精日共为您搜索到49篇文章
  • “精日”绝不仅是失德,而是在犯罪

    “精日”绝不仅是失德,而是在犯罪

    美化、宣扬军国主义,不仅是对国民情感的伤害,更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嗜血、好战的军国主义是人类的恶魔,导致了无数的血雨腥风。刑法应当谨慎干涉道德选择,但必须关注影响人类未来的核心价值,只有严厉打击美化军国主义的行为,法律才能柔软地为人类铺开美好的明天。

  • 地道战景区,被“汉奸”和垃圾攻陷

    地道战景区,被“汉奸”和垃圾攻陷

    红色景点不单单只是旅游景点,也是红色宣传、红色保护、红色教育,把红色精神传承给下一代的基地。红色景点的陈设、展品以及任何形式都不是目的,而是通过营造一种穿越感,让游客回到那个非常年代的氛围中,去切身感悟前辈们的付出与牺牲。问题是,这些消费设施与红色景点的整体氛围是不是相符?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能够在小摊林立和满地垃圾中穿着国军、汉奸的衣服感受革命前辈的精神吗?问题是,有没有组织机构和严格规范,将景区管起来,将群众组织起来,以与革命年代一样的纪律和激情去感染游客,而不是让“老区”成为下一个雪乡。

  • “精日”离汉奸还有多远?——评“鬼子阴魂”现象

    “精日”离汉奸还有多远?——评“鬼子阴魂”现象

    光就那些所谓的“精日”小青年本人而言,我宁可相信是一些缺乏是非感的愣头青的作秀,但是指使或者影响他们这样做的那些人就不那么简单了。从所谓的“精日”到汉奸,差的就是一种气候。假如国内出现动乱,假如某些事件让他们产生仇视社会的心理,假如有人对他们诱之以利,假如发生外敌入侵,他们非常可能由“鬼子阴魂”马上变成当代汉奸。

  • 安生:如何看待“精日”、“果粉”

    安生:如何看待“精日”、“果粉”

    舆论战、心理战自古有之。双方交手,要用檄文骂对方混蛋不是东西。古代造反,要讲究大义,梁山泊闹事,要挂起“替天行道”。道义上占劣势的一方,很难维持,很容易不战自溃。自己忙着贬低自己的过去,对方顺势而为,贬低中国,外加抬高自己。

  • 要警惕日本对华的另类思想文化渗透和舆论宣传战

    要警惕日本对华的另类思想文化渗透和舆论宣传战

    虚无中国的历史,抹黑我们的军人,淡化日本的侵华史,撕裂民族认同,消灭中国的文化,逐步弱化并最终控制和奴役中华民族,这不就是日本鬼子一直想做,在做的吗?小日本操控在我们国内培养的日杂换了一幅马甲,用另一种方式继续玩以往的每逢重大节日前玩的伎俩。也就是说现在对华舆论战,小鬼子仍在继续,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于是上面这些鬼把戏就接连不断地出现了。

  • 师伟:论精日裸奔

    师伟:论精日裸奔

    不管是从立场感情角度、还是国家发展角度,日本都不值得正常的中国人崇拜,中国出现精日都是怪异的、不可接受的!精日问题已经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精日对我们造成的危害,远远高于吕超然这类香蕉人。精日现象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最近突然被集中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网友要当心有人带节奏、打掩护。日杂的事情要关心、这是上层建筑的问题,经济上的事情更要关心、这是经济基础的问题!

  • 见日杂不放一枪,专门袭击共产党:日杂背后是两面人

    见日杂不放一枪,专门袭击共产党:日杂背后是两面人

    日杂群体组织极为严密,渗透范围极广,斗争方式极为残酷,后台非常过硬,危害极大,已经形成规模庞大的明确的非法反动组织,并且有实际的非法言论和政治行动,明显属于敌我矛盾,实际上应按照颠覆国家政权罪(或扰乱公共秩序罪)予以严厉彻底清除,可是体制内一些人却深受祝华新、贺卫方等人“主要打击极左”思路的影响,在对待日杂群体时按照人民内部矛盾进行处理,处置极为宽松,相反,他们将周新城等许多有战斗力的马克思主义人士(或平台)作为主要打击对象,这一现象,令人费解。

  • 《我们的报告-南京紫金山日军军服事件起底》

    《我们的报告-南京紫金山日军军服事件起底》

    我们在这里向同胞们呼吁,这些人,这些行为,是对我们的历史观和价值观的摧残,是对我们民族情感的侮辱,是在侵害我们每一个人的家族的血的记忆。我们必须对这样的行为重视起来,也必须勇于向有关部门坚决地检举和揭发,使他们受到法律的约束和处罚,并在处罚之后真切地为他们的行为忏悔、道歉。

  • 如何看待有人身穿旧日本军人军服拍照的行为?

    如何看待有人身穿旧日本军人军服拍照的行为?

    一个社会存在主流思想,就会由这种思想衍生出相应的世界观、价值观和道德观,以及与之对应社会行为规范。违背主流思想的人,如果不被明确打击的话,至少也会被歧视、排斥、孤立。他们将处处低人一等,感受到整个社会对他们的冷暴力。如果他们还不打算让自己的行为回归符合主流思想的话,迟早会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 民族边缘人:作为西化变种的精日分子

    民族边缘人:作为西化变种的精日分子

    精日分子是在全球化浪潮中基于近位比价的西化变种。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感情移位,是近代以来我国相较于西方国家处于绝对弱势的后续反应。他们在与世界强国的比价过程中失去自我,选择曾经极度损害中国的日本作为心理崇拜的投射对象。其中反映出来的,更多的是基于近位类似性和自卑的反中情绪。这种弱势处境的异向投射,反映出来的反政府、反中国人倾向,应该引起人们的警惕。

  • 从美国和德国对纳粹不同态度看国内

    从美国和德国对纳粹不同态度看国内"精日"现象

    通过对德国和美国对待纳粹的正反两方面的不同态度和造成的后果的对比,向国人敲响警钟,对国内发生的“精日”现象,不能掉以轻心,一方面在舆论上要严厉谴责,另一方面要追究法律责任,以儆效尤。

  • 竟然有人嫌地震死人少!而且跟精日是一类人!

    竟然有人嫌地震死人少!而且跟精日是一类人!

    总之,蛋总发现了很多这样的精日分子,注册地显示有在国内的,有在国外的,但大多数汉语都很标准,偶尔夹杂日文,或者日语词汇。通过观察分析,他们一般都关注跟日本相关的微博,比如日剧、日本动漫、日本文化、日本明星。因此,淡总分析,这些人中有不少是中国的年轻人,长期沉迷在日本的文化中(游戏、动漫、电视剧),对日本产生了好感,非日货不买、非日本电影不看、非日本明星不粉。还要学日语、看日本报刊,最后被日本的反华作品给洗脑了。

  • 像我们这样一个民族,你们拿什么战胜?

    像我们这样一个民族,你们拿什么战胜?

    一个民族总有些东西是不能亵渎的。天破了,自己炼石来补;洪水来了,不问先知,自己挖河渠疏通;疾病流行,不求神迹,自己试药自己治;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让他去吧,谁愿意做俯伏的羔羊也让他去吧;谁愿意跪天子跪权臣就让他去吧,谁想不问苍生问鬼神也让他去吧;斧头劈开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这就是这个民族不可亵渎的东西。

  • “精日”分子着日军服拍照行为已触犯现行法规

    “精日”分子着日军服拍照行为已触犯现行法规

    精日分子行为的实质不仅是亵渎英烈、侮辱公众,且是一种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已触犯《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烈士褒扬条例》、《治安处罚法》相应条款,可追究法律责任。强烈呼吁由公安机关立案,根据周边视频核查四名精日分子身份,提起行政拘留以待后审处理,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

  • 日本对华舆论战的另一种方式

    日本对华舆论战的另一种方式

    虚无中国的历史,抹黑我们的军人,淡化日本的侵华史,撕裂民族认同,消灭中国的文化,逐步弱化并最终控制和奴役中华民族,这不就是日本鬼子一直想做,在做的吗?6月1日国家实行了网规政策,禁止并严厉打击各种低俗炒作。在这种情况下,低俗炒作的套路不能玩了,小日本操控在我们国内培养的精日换了一幅马甲,用另一种方式继续玩以往的每逢重大节日前玩的伎俩。

  •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在这个忙忙碌碌,物欲横流,无节操无下限事件满天飞的年代,仍然不会缺乏真正的爱国者,烈士也仍然不会被人遗忘,他们的精神也不会被人遗忘,更不容宵小之辈亵渎!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后代对日韩明星如数家珍,而对真正需要缅怀的烈士一无所知甚至大加嘲弄!这就是我们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