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4737篇文章
  • “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

    “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

    过去自由派鼓吹“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当十八大以后他们的政治图谋受挫以后,配合特朗普政府让中国屈服于美国的极限施压,向美国拱手交出中国的经济主权,或者让中国的经济私有化进而碎片化以便于美国各个击破,最后通过控制中国的经济来控制中国的政治走向,这就是所谓的“精英”鼓吹投降论的问题实质。有人的确是误判,而有人却是非常立场坚定地配合美帝通过控制中国的经济来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对于前一些部分人,可能情有可原;对于后一部分人,一定罪无可赦。

  • 美国“西进”的终极目标——剑指中国

    美国“西进”的终极目标——剑指中国

    以美国为首的各基督教差会企图征服中国,这本来是20世纪初的历史事实,当时在中国的基督教徒们,为了迷惑大众,将The 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的中译文表述为“中华归主”;可是,不知道今天的学者为何将其名称改译为“中国基督教事业统计”。这样一来,在今天的读者眼里,很难看出当时惊心动魄的历史危机,反而觉得帝国主义侵华力度不够,为之遗憾不已,使人们容易不知不觉丧失历史方向感……

  • 华为再次硬核反击美国?美国媒体刚传来大消息

    华为再次硬核反击美国?美国媒体刚传来大消息

    曾经我们对美国高科技企业高高堆起的专利壁垒,满怀艳羡又望而兴叹,中国每年支付给国外公司的科技专利费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倒也罢了,利用自己的科技领先优势,赚取高额利润,毕竟还没有超出市场和竞争的范畴。但这些技术优势,被当今第一大国当作遏制中国,遏制华为的手段,为此不惜切断全球的技术和产业协作体系关键环节。为此,国人震惊,愤慨,又有些无奈。这一次,华为也可以用自己的专利权,合情合理的进行反击。

  • 广发英雄帖,华为开了一个好头!

    广发英雄帖,华为开了一个好头!

    有时候想想,真要感谢一下那些给我们制造困难的对象。像美国卡我们超算,我们超算动不动就世界第一;西方世界封杀我们空间站,现在中国自己的空间站向全世界开放。本月12日,中国公布了中国空间站首批国际合作项目,来自17个国家的9个项目从42项申请中脱颖而出,这些国家包括瑞士、波兰、德国、意大利、挪威、法国、西班牙、荷兰、印度、俄罗斯、比利时、肯尼亚、日本、沙特阿拉伯、墨西哥、秘鲁等。时至今天,美国再卡我们芯片,卡我们操作系统,多年以后再回头看看,也许我们会欣慰的说“当‘缺芯少魂’成为了我们的痛点,当我们正在进行最后的迟疑要不要大力发展自己的芯片与操作系统时,是美国与谷歌帮我们作了最终的决定!”

  • 中东难民是如何拖垮北欧的?

    中东难民是如何拖垮北欧的?

    随着叙利亚战事趋稳,移民危机已经逐渐过去,不过余殃尚存,而且不能再加重了。比如据“债务之钟”网站,芬兰到2019年3月13日,主权债务已高达1053亿欧元,分摊到个人,每个芬兰人需要承担19067欧元政府债务。如果更多难民进入,需要领取补贴的人数增加,以税收维系的福利体系就将面临危机……

  • 访谈倪光南院士:中美芯片产业差距在哪?

    访谈倪光南院士:中美芯片产业差距在哪?

    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和投入,不能指望短短几年就获得回报,真正把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起来,恐怕还要一二十年的时间,我们要有决心,也要有定力,要把行业“短板”补齐,踏踏实实坚持做下去。

  • 人民日报:美国正在打造全球最大网络武器库

    人民日报:美国正在打造全球最大网络武器库

    据报道,截至2016年底,中央情报局直属的网络情报中心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总共设计了超过1000个木马、病毒和其他“武器化恶意代码”。除了美国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美军网军也在开发自己的网络武器。2015年“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称,美国开发的网络武器多达2000种,是世界上头号网络武器大国。网络武器堪比核武器、生化武器,其对全球基础设施和各国正常生产、生活可能造成严重破坏。美国军队和情报机构这种大量开发网络武器的行为正在引发网络军备竞赛,直接威胁全球网络安全。

  • 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诸葛亮借着最后一个来挑战他的程德枢的对话,说出了他对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认识,这是整个舌战群儒的中心,也阐明了诸葛亮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格。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做到两点:坚守崇高的信念,同时脚踏实地。诸葛亮把知识分子分成了“君子之儒”与“小人之儒”。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而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做君子之儒,不要做小人之儒。这是诸葛亮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他用一生实践了这个信念;这也是他对所有知识分子提出的要求,穿越千年,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中)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中)

    任正非从很早起就树立了改变民族命运的梦想,刻在骨子里的崇高使命感,使得华为终究成就不凡。华为建立于国内外技术落差极大的时代,刚刚建立就在家门口遭遇国际巨头的竞争。有些被中国人寄予厚望的民族品牌,丧失与国外厂家抗争的勇气,甘愿沦为组装厂,做起了实质上的买办生意。华为则从极低起点起步,怀着向死而生的勇气一路逆流而上,最终成长为令美国总统忌惮的ICT巨头。华为为什么能走到今天?因为任正非始终国家命运放在心上,以民族崛起为己任,向着有利于增强中国工业实力的方向,砥砺前行!

  • 美国独立战争不是一国革命产物

    美国独立战争不是一国革命产物

    《万国一邦:美国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这本书就挑战了两个世纪以来,美国史学界的固有做法,将美国史纳入全球背景,清晰而深刻的指出,许多曾经被描绘为美国政治精英、军事精英、商业精英独创的制度化创新,以及其他一些对于美国历史进程形成了长期影响的重要选择,其实都是全球框架下各种政治主体相互作用的结果。比如,荷兰人、西班牙人、法国人以及之后的英国人在北美的殖民,并在随后展开领地竞争,这是美国开国以后扩张冲动的来源。殖民强国的领地竞争、贸易竞争,从来就是充斥着暴力和欺诈,并不存在一些美国学家所宣称的五月花号来客以后,美国人一开始就有平等共和性。

  • 储贺军:美国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储贺军:美国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虽然国内公知们还在坚称美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在拼上老命,努力挣脱美国体制对于他的束缚了。他不断地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无非就是要突破美国体制对于总统的限制,以期实现美国的再次伟大。中美之间为什么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单单是美国人不会允许让别人超越,更为关键是,美国人已经看到,中国崛起依靠的是一种美国人永远无法复制的体制。这才是让美国人彻底绝望的关键点。

  • 吴宣恭:“竞争中性决定所有制中性”是一个伪命题

    吴宣恭:“竞争中性决定所有制中性”是一个伪命题

    当一系列鼓吹私有化的计谋被揭穿之后,目前又出现了所有制中性和竞争中性的理论。他们提出要想谈市场竞争的公平就不要谈企业的所有制,企图以掩人耳目的方法麻痹人民的社会主义性,以便暗渡陈仓进一步推行私有化。马克思讲过私有制作为公共的、集体所有制的对立,只是在劳动资料和劳动外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才存在。私有制的性质与所有制的性质不同。私有制的性质依私人是劳动者还是非劳动者而有所不同。所以,私有制主体决定了其所有制的性质。各种所有制都有不同的主体,这些主体在社会生产目的、经济活动方式以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地位不同,其在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发挥作用也不同,结果所获得的社会财富形式和份额也有所不同,所有制主体的差别决定了各种所有制的地位和社会作用。

  • 80年前,面对军事包围、经济封锁,是这样应对的

    80年前,面对军事包围、经济封锁,是这样应对的

    自力更生的“力”在哪里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力”蕴藏在亿万民众之中。经过广泛动员,广大党政机关、军民、领导干部都投入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产大运动中去。毛泽东在杨家岭对面的山沟里开垦出一块菜地,种上了西红柿、辣椒、土豆等蔬菜,朱德王家坪的菜园年年获得大丰收,被称为“小南泥湾”,刘少奇、张闻天拿起劳动工具、来到田间地头、干得热火朝天,周恩来、任弼时参加军民纺线大赛运动还获得了“纺线能手”的称号。三五九旅凭着“要与深山老林决一战,要使陕北变江南”的豪情壮志,凭着“一把撅头一把枪”把野兽出没、渺无人烟的“烂泥湾”变成了陕北的好江南。

  • “文明冲突论”难掩霸权思维

    “文明冲突论”难掩霸权思维

    马克思早就指出,历史发展的规律不应当在思想领域中去寻找,而应当“在尘世的粗糙的物质生产中”去寻找,即在经济发展本身中去寻找。“文明冲突论”无限夸大文化差异、文明差异的影响,却对不公平的政治经济秩序下的国与国之间利益不均衡、发展不均衡等问题视而不见,因此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 “天平已向中国一方倾斜”

    “天平已向中国一方倾斜”

    美国《华盛顿邮报》也直接道出特朗普不愿正视的事实:他对施压战术的依赖,正表明效果在递减。该报称,从攻击朝鲜的“火与怒”言辞到升级对华贸易争端,再到针对墨西哥的新最后通牒,特朗普对他国采用羞辱、威胁和惩罚措施。但是,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达到12年来的高峰,关税战令华尔街陷入极度紧张,平壤也恢复了短程导弹试射。特朗普的施压政策在过去两年半几乎没有收获红利。“历史经验证明,试图通过泼脏水、拆台、极限施压等手段达成协议,只会破坏双方合作关系,错失历史机遇。”白皮书称。

  •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始终正视中外技术差距的客观存在。他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中国离世界先进水平还很远,永远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如果我们不向美国人民学习他们的伟大,我们就永远战胜不了美国。另一方面,任正非也并不认为有什么技术是中国人无法掌握的。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中国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一定能够迎头赶上,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种集中攻关的工作方式,给任正非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成为后来华为研发过程中的典型工作方式。1994年,成为华为发展史上关键转折点的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研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