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共为您搜索到206篇文章
  • 鹿野:毛泽东主席到底怎样评价蒋介石的抗战?

    鹿野:毛泽东主席到底怎样评价蒋介石的抗战?

    毛主席在抗战初期对于蒋介石集团有光明的前途等一些正面言论,并不是对于其抗战的评价和发展趋势的结论,而只是尽可能的对它们进行争取。但是看其后来的表现,显然并没有接受毛泽东主席的这种争取,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光明的前途了。而毛主席在抗战后期对于蒋介石集团是“抗日力量的障碍物”,是“人民抗战的绊脚石”,才是对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在整个抗战期间表现的总结。在历史研究当中,判断毛主席对蒋介石抗战的评价,显然应该以后者而非前者作为依据。

  • 从《蒋公的面子》看中国大学里的误导式教育

    从《蒋公的面子》看中国大学里的误导式教育

    吕效平在复旦大学演讲中否定学雷锋活动和雷锋精神,令我记忆犹新,他说:“我们还有非常极端的学雷锋运动,……学雷锋运动是反现代化、反文明的一场运动。”几年来,我一直理解不了他的这些话的内在逻辑和实践依据,只看到这位大学教授的狂妄和无知。更令我不解的是,在那个演讲现场,对吕效平的这些错误观点,青年学子们却报以笑声和掌声。

  •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一方面,如果要是蒋介石死了,国民党中掌握军权的顽固派分子主持国民党大局,而这些人的反动性决定了他们很可能投降日本,这也意味着杀掉蒋介石以后,中共要同时面对日军、伪军以及顽固派领导的国民党三股势力,这无疑大大增加了抗战的艰巨性。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会让日本扩大侵略,给人民群众带来灾难。而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与民主人士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很少考虑自身的私利,而是始终把减少人民大众的苦难放在第一位。另一方面,人民群众对事物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像抗战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在重庆谈判和政协会议中愿意承认蒋介石集团的主导地位,在遵循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的基础上搞多党派参政议政的联合政府,如果蒋介石集团接受了,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恐怕就会推迟很多年。能不能说中国共产党的这种做法错了,应该在抗战后立即和国民党开战呢?显然不能,因为当时大多数人还没有清晰的认识蒋介石的面目,也不愿意再打仗。如果中国共产党在抗战后立即主动和国民党开战,解放战争恐怕很难像后来一样顺利。

  • 李闻血案,什么样的“党史”“不小心披露了”真相?

    李闻血案,什么样的“党史”“不小心披露了”真相?

    蒋氏临近败逃之际,他对于中国,或者说中国人对于蒋氏的期望:既然不带来福音,那也不要临走了遗祸众生。然而,蒋氏最后一爪子:金圆券,把他最后一缕在大陆的残魂也带进了千载骂名的十八层地狱:城市小资产阶级对他的一点亲近感也荡然无存。这家伙已经不把大陆当家了!现在的台湾岛上,蒋氏的雕像扳倒、锯断不知多少,蒋公如有残魂,不知现在该魂归何处?看如今这般身后事,还真不如当年静悄悄的远去!

  • 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上)

    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上)

    蒋氏临近败逃之际,他对于中国,或者说中国人对于蒋氏的期望:既然不带来福音,那也不要临走了遗祸众生。然而,蒋氏最后一爪子:金圆券,把他最后一缕在大陆的残魂也带进了千载骂名的十八层地狱:城市小资产阶级对他的一点亲近感也荡然无存。这家伙已经不把大陆当家了!现在的台湾岛上,蒋氏的雕像扳倒、锯断不知多少,蒋公如有残魂,不知现在该魂归何处?看如今这般身后事,还真不如当年静悄悄的远去!

  • 双石:张国华两降及时雨

    双石:张国华两降及时雨

    国民党军史政编译局所撰《勘乱战史》所列人民解放军蚌西北作战的参战部队中,并没有列出豫皖苏军区、豫西军区的“土八路”,看来他们数十年后也没闹明白:在蒋二公子战车部队助力之下却始终拱不下的“共军”中,有这么一一支地方“土共”。实际上这也很容易理解,豫皖苏和豫西军区部队接防的阵地是原中原野战军第二纵队和华东野战军六纵队结合部的阵地,豫皖苏和豫西军区部队中又各有原中野和华野“地方化”的主力兵团,国民党军史政编译局数十年没拎清爽,应属正常范畴。

  • 蒋总裁溪口觅乡愁

    蒋总裁溪口觅乡愁

    蒋介石不敢前往总统府,急切间,居然逃向了中山陵。惊魂未定时,灵谷寺方向来了一群国民党军队的烈士,同样是连打带骂:国民革命的胜利果实,被你这个败类出卖了,出卖给了日本鬼子、美国鬼子,要你何用……众烈士闪开,中山先生走了出来,劈头就是教训:你分裂国家,分裂民族,分裂外蒙,出卖东北,制造台湾问题,你不择手段,藏污纳垢,排除异已,你充当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充当日本左翼的走狗,你一生背叛革命事业,你有何脸面来中山陵?

  • 由七七事变想到毛主席蒋介石:两条抗日路线

    由七七事变想到毛主席蒋介石:两条抗日路线

    抗日战争,虽然要讲统一战线,但是,必须区分两种世界观,以及两种抗战路线。毛主席代表的是无产阶级世界观,坚守的是全面积极的抗战路线;而蒋介石代表的是非无产阶级世界观,他搞的是片面的消极的抗战路线。蒋介石的那一套,对付日本人行不通,对付其他的帝国主义列强同样也行不通。毛主席所代表的世界观和路线,是中华民族生存的唯一选择。

  • 史迪威日记中的抗战蒋介石:独裁者、顽固的蠢驴

    史迪威日记中的抗战蒋介石:独裁者、顽固的蠢驴

    史迪威经常在日记中把蒋介石叫做“花生米”,在1943年1月19日的日记中,他这样写道:金钱、影响和职位是领导人唯一考虑的事情。阴谋诡计,欺骗出卖,虚假报道。索要他们能得到的任何东西;他们独一无二的念头是让别人打仗;对他们的“英勇斗争”做假宣传;“领袖们”对人民漠不关心。懦弱蔓延,勒索至上,走私漏税,全然愚蠢无知的参谋机构,无力控制派系争斗,继续压迫民众。拯救他们的唯一因素是老百姓的麻木服从。“知识分子”和富人把他们宝贝的崽子送去美国,农家子弟离家去死──没有关怀、训练或领导。而我们则处于这样一种位置:只能支持这个腐败的政权并赞美其挂名首脑,那个英明的爱国者和战士──“花生米”。天啊。

  • 鹿野:共产党执政前的中国是什么样的?

    鹿野:共产党执政前的中国是什么样的?

    在共产党执政以前的中国,经济极度落后,老百姓缺衣少食,穷困潦倒到没有条件讲卫生,即使连厕所这样的生活必需场所也成了滋生疾病的温床。此外,民国时代的“中国”只不过是一个地理概念,而不是一个现实的政治实体,因为不要说群雄割据的北洋军阀时代,即使是在号称实现了“统一”的蒋介石时代,中央政府也从来没有能够对边疆实行过有效的管控。而当1946年《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签订之后,国民党元老柳亚子痛心疾首地表示“这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汪兆铭的卖国条约,还要无耻地超过他们一千倍、一万倍呢!”

  • 搞笑大作——蒋乙己

    搞笑大作——蒋乙己

    常公喝过半碗咖啡,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常公,你当真会打仗么?”常公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到了45年强弩之末的日寇也打不过呢?”常公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攘外必先安内,先死后生,先死后生,敌人向我方逃蹿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联合国大厦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常公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那些外交官们也便这么过。

  • 从轰炸机马丁中队的命运,看蒋介石“军事天才”

    从轰炸机马丁中队的命运,看蒋介石“军事天才”

    “蒋总裁”与老婆宋美龄亲临大校场召集“马丁”中队的队员,疾言厉色申饬:“你们的胜仗也是败仗,因为你们负责掩护的飞机被打掉了!”军纪严明、脑回路迥异于常人的“蒋总裁”把“马丁”中队长石友信等人做降级处分,全队进行彻底整顿,所有人员在汉口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整训。这就是“轰炸机为轰炸机护航”的由来。这就是国民党军系里的“宫斗”狗血剧。“蒋总裁”也不搞清事情到底为何,就胡乱惩治有功人员,就这个领导素质,中国没有亡在他手里,已是万幸!

  • 孙元良屡战屡跑升官发财,廖龄奇舍命抗日不得善终

    孙元良屡战屡跑升官发财,廖龄奇舍命抗日不得善终

    严格讲,廖龄奇有小错而无大过,即便有罪但罪不至死,牺牲品而已。此战所谓的战神薛岳总体战略稀松、上司王耀武指挥不当、友军擅自撤退乃至畏战逃跑……这些责任比廖龄奇大得多。然而杀一个倒霉蛋廖龄奇,天下都太平,上下左右和和气气,多好!如果放在共产党军队,类似廖龄奇只知打仗冲杀而不懂团结同志的将领是不可能出现的,即便犯了错误首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毕竟共产党军队是拥有先进文化的军队,《亮剑》中的李云龙到底是胡诌。而类似廖龄奇这样非主流的人在国民党军队则两极分化,要么枪毙、要么青云直上,比如张灵甫这种稍有战功(其实功劳主要是上司王耀武的)的人在残暴杀死妻子后照样被重用。而类似庸人李天霞这样的主流将领反而被表彰,终于在六年后的1947年,李天霞在孟良崮战役中继续作战不利、坑了张灵甫!

  • “飞将军”孙元良,也配称“抗战英雄”?

    “飞将军”孙元良,也配称“抗战英雄”?

    你知道国军为什么会在淞沪开战吗?你知道400勇士为什么会在租界抗敌吗?那是因为蒋介石的抗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抗战,而是“打给外国人看”,争取列强的同情。所以从淞沪会战,到南京保卫战,才会无组织、无战略、送人头,防线、要塞变成摆设,军事长官未战先逃,留着下层将士们白白送死。

  • 蒋介石是怎样粉碎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的?

    蒋介石是怎样粉碎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的?

    蒋介石集团指挥的淞沪会战不但没有能够“粉碎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反而因为国军在战场上表现不佳进一步刺激了日本的侵华野心,抛弃了控制华北等原定目标而明确提出了灭亡整个中国的计划。不过现在也有一些中国学者认为,日本一开始就没打算把那些停战条件当真,而蒋介石之所以在淞沪会战后接受了那些停战条件,也只不过是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的缓兵之计。但是即使按照这些学者的观点,也不能说淞沪会战打的有多好,更不能说淞沪会战“粉碎了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

  •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蒋介石的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同意日本的要求,中国政府会被舆论的浪潮冲倒,中国会发生革命。”“假如同意日本采取的政策,中国政府倒了,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中国共产党将会在中国占优势,但是,这就意味着日本不可能与中国议和,因为共产党是从来不投降的。”由此可见,“中国人民之情绪已达沸点,不能抗日之政府,决不能继续当政。”作为掌握全国政权的国民政府,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坚持抗战。不过,此后蒋介石并没有放弃过与日本媾和的想法,甚至在英、美、苏先后卷入二战,并逐步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以后。“在1943年10月的同一周里,重庆政府并非只在‘靠不住的盟友’一边下赌注,也与南京汪伪政权保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