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437篇文章
  • 古明浩:胡适、徐志摩不知道的西方粪臭文明

    古明浩:胡适、徐志摩不知道的西方粪臭文明

    西风东渐以来,咱们中国人受到多大的误导。那些喝了点洋墨水的媚外者所兜售的泰西药方有多少真实成分呢?柏杨口授的病毒是藏身注重卫生以筷用餐者,还是随地疴屎拉尿以手抓饭之徒身上,不是很清楚吗?从吾土吾民的六朝烟水气对照吃手抓饭者满街的臭气熏天,会让人深刻体认无知的西化派长年经营中国人卑贱感是何等丧心病狂!靠殖民掠夺暴发者真有资格称文明人吗?想想一再遭纵火洗劫的圆明园!诅咒祖宗戕害民族自信者知罪乎?

  • 韩毓海:为什么中国与西方走着不同的道路?

    韩毓海:为什么中国与西方走着不同的道路?

    为什么中国与西方走着不同的道路?为什么偏偏在西方产生了资产阶级?中西文明大反转并不是因为西方文明先进,而恰恰是因为西方野蛮,其集中表现就是持续不断的宗教战争。因为战乱不休,所以就需要有一股力量来筹措军需,特别是筹措战争经费。资产阶级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产生的。

  • 热衷于蹭中国“上热搜”的美西方,还剩下什么?

    热衷于蹭中国“上热搜”的美西方,还剩下什么?

    西方国家的“人权民主”的公信力不断遭受质疑,虚伪性越来越明显。西方国家标榜的 “人权民主”其实不过是利益财团支持之下两党或者多党轮流坐庄的政治把戏罢了,其实最终的政权都是控制在资本财团手中,他们才真正享受“人权民主”,穷人得到的只是一张选票而已,这才是西方民主制度的本质。美西方的强权和傲慢在中国这里行不通,鼓吹的“人权民主”在中国更不会有市场,在香港上演的“画皮”戏也不会被放任下去!实际上,美西方并不了解已经有超过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却习惯性的将“长臂管辖”的触角伸向中国。但是,一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国家总是想控制一个超过5000年历史的大国,不觉得很可笑吗?

  • ​《外交事务》|白人美国与多数人的身份政治

    ​《外交事务》|白人美国与多数人的身份政治

    现在摆在美国人面前的问题是,当美国其中一个主要政党已经是“反民主”时,对民主的重视程度又会如何。只要共和党仍继续作为一个白人政党运作,“民主”就会受到打击。2016年的总统选举给未来带来了一些希望,因为反对特朗普比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多出约300万。三年后的今天,在特朗普的白人民族主义,和民主党的多元文化主义之间该如何选择似乎更加清晰。人们只希望越来越多美国人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坚持种族等级不能以失去民主作为代价。

  • 王今朝 萨米:西方发展经济学的三大范式比较

    王今朝 萨米:西方发展经济学的三大范式比较

    从科学哲学的角度看,经济发展理论不只是发展的思路,而主要是发展的范式。西方发展经济学存在结构主义、新古典主义、马克思主义三大范式。这三大范式在概念、假设、方法论、解释、制度和政策建议、预测上存在着根本的差别,从而具有科学性上的根本差异。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经济学范式的科学性是最高的。这意味着无论是西方的结构主义和新古典主义,都不足以成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指导理论。

  •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光明日报:西方“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反观近期发生在加泰罗尼亚和伦敦的示威活动,纵火、拥堵机场、砸毁商铺等暴力违法活动与香港越来越像,当地暴力示威者甚至毫不避讳声称要复制所谓“香港经验”。但西方媒体对此却保持低调,认为这些事情发生在香港是“民主自由”,发生在西方则是“暴力骚乱”。事实证明,西方新闻观终究不过是权力与资本合谋编织的华丽外衣,假借“新闻自由”,奉行“双重标准”的做法,到头来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黎阳 | 民主:目的还是手段?

    黎阳 | 民主:目的还是手段?

    如果当年日本鬼子搞南京大屠杀时就说是为了“民主”,那如今中国的“民主教”头目们便大可以振振有辞把那死难的三十万中国人说成是“民主的代价”了,日本鬼子还用得着为掩盖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罪恶而煞费苦心吗?只要“民主是目的,后果无关紧要”,那“为了民主,瓦解政府”岂不就顺理成章了?

  • 《世界不平等报告》揭露资本主义国家巨大危机

    《世界不平等报告》揭露资本主义国家巨大危机

    美国的贫富差距,之所以如此快速扩大,这一切都起因于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1981年里根开始推行“里根经济政策”,该政策的主要内容是解除金融管制、降低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管控。里根这套“经济政策”,讲白了就是图利富人阶级的,他支持有钱人不进行财富再分配,让有钱人变得更有钱。因为在里根看来,有钱人更有钱后,才会更大力的消费和投资,然后通过有钱人的消费和投资,让社会中下层也获利。从此以后,美国的贫富差距,就难以抑制的不断扩大。

  •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发生了什么?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发生了什么?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 师伟:九龙塘上好八连

    师伟:九龙塘上好八连

    我认为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九龙塘上好八连上街打扫卫生当然是信号,但后续行动还是要随机应变。现在香港市民已经开始觉醒,出现了一些打击废青的行为,但总体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下贸然介入并非最好的时机。

  • 陈先达 |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陈先达 |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在社会主义国家,如果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甚至在党和国家的指导地位被取消,那就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因为,如果共产党抛弃或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就必然接受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慕峰:文明边缘的香港

    慕峰:文明边缘的香港

    香港既处在中华文明的边缘,也处在盎萨文明的边缘。与新加坡最大的不同,是港人在政治上的幼稚,尤其是,香港的社科学者,不少是盎撒文明的传声筒。他们学自英美,但大多不像新加坡和日本学者那样,冷静的做过不同文明之间的制度比较分析。从学界到实务界,相当部分利益与英制直接挂钩(金融、司法)。所以对英制的弊端,几乎不会有人去分析和指出,也无法像新加坡那样,将英制中有益的部分抽离出来,而只愿做整体承袭。长期的英国殖民,以英为尊的心态,导致香港精英阶层缺乏自醒,进而将盎萨文明中的内在缺陷,归结为对盎萨文明抄袭还不彻底。

  • 光明日报:中国文化对欧洲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光明日报:中国文化对欧洲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进一步做好“中学西传”的研究,我们还必须有学术批评的视角,必须在多元文化交融互鉴的观照之下,打破西方文化中心主义,因为西方文化中心主义显然存在着“以西方之心度世界之腹”的明显局限。同时还必须认识到,西方对中国文化常会误读、曲解甚至污蔑。对此,中国学者就更有必要坚定文化自信,掌握话语权,以此打破西方的文化霸权。

  • 香港问题真相:西方将颜色革命洗脑术伪装成屠龙术

    香港问题真相:西方将颜色革命洗脑术伪装成屠龙术

    香港作为中国大陆过去唯一的对外窗口,人、钱、货必经之地,就像新加坡一样设了个收费站,躺着都赚到笑醒,香港人真的以为全是凭“狮子山精神”才富裕的么?如果香港不能正视世界的发展,不能正视大陆的崛起,还沉醉在西方世界的话语系统里,迎合那些全面抹黑中国的言论,看不到世间的真相,在精神上找到了比大陆高人一等的理论依靠,就只能让香港问题愈演愈烈。

  •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面对步步走近的巨大颠覆性危机,苏联决心全盘按照西方的方案深化苏联央行的改革,无比虔诚地忠实照办美国金融专家小组的新自由主义指令,无视外资银行高息揽储吸引大量储户和巨额资金。任凭资本代理人的境内外舆论,大肆贬低卢布,诋毁国企,集中报道负面新闻,为公有资产的彻底贬值,低价收割做好铺垫。西方国家认可央行权威,但对待苏联的央行,却丑化为专制集权。苏联央行到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一道,已被公众舆论塑造为罪恶深渊,充满忏悔。在美国金融专家小组“善意”的指令下,苏联央行的彻底地、投降式的开放,创作了人类史上最荒唐的金融开门缉盗段子。

  • 李光满:马克龙为什么说“西方霸权终结”?

    李光满:马克龙为什么说“西方霸权终结”?

    近年来,我们很少看到欧洲政治家对国际局势,对全球地缘政治、对国际关系、有欧洲的未来有着如此清醒的认识和准确的把握,由此可见,马克龙是一个有思想的政治家,如果法国由这样的政治家长期执政,必然会改变法国的未来。对于马克龙提出的西方霸权终结论,我们要辩证的去看,从趋势上看,西方霸权确实在终结,但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我们要有足够的理性和耐心,中国的发展也不会一天实现,同样是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但马克龙说得没错,那就是随着中国文化的觉醒,中国的崛起将变成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