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8篇文章
  • 如果还看不到那颗獠牙,只能说明你也同样长了一颗

    如果还看不到那颗獠牙,只能说明你也同样长了一颗

    越是迷信金钱的人,则越信奉资本主义,则越在行恶之途难以回归,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唯金钱者,岂能行善?因为即便是行善,也是为了金钱,这就是伪善嘛!资本主义就是伪善,今天西方国家在疫情来临之时的应对方式,已经把他们多年编织的假面血淋淋的扯下来了。到现在,如果你还看不到资本那颗吃人的獠牙,那只能说其实你、也长了那颗吃人獠牙!

  • 何伟文:自由市场经济暴露出巨大脆弱性

    何伟文:自由市场经济暴露出巨大脆弱性

    新冠疫情表明,自由市场经济再次被证明不足以应对大规模公共灾难和大规模衰退两种风险,而这两种风险将长期存在。实践再次提出了各国经济体制的适应性挑战,需要各国政府负责任地面对和解决。如果仍然为了资本的利益而坚持有明显问题的自由市场经济,那么,美国“里根经济学之父”斯托克曼的预言有可能成为现实,即从现在开始,接下来的10年将是“动荡的20年代”,注定将越来越糟糕,最终上演严重的经济与社会危机。

  • NE0: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NE0: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我们的对手并不是死的,他们并不是说像文章推演里面假设出来一个僵化的对象,对于你的刺激没有任何的反应,实际上我们在跟国外进行博弈的时候,对方也在努力的寻找你每一次的漏洞和破绽从你身上获得利益。这就是为什么往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是因为你的对手每时每刻也都在根据你的变动,在调整他自己的一个应对方式,就像我们从中国人的角度当然可以来认为疫情实际上是有利于一个人民币的国际化的,但你站在对手的角度去想,他们肯定是不希望你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一个人民币国际化的优势。他们宁愿自己的民众死,也不愿意让中国把钱给赚了,这就是冷酷的资本主义。

  • 英学者:新冠疫情暴露资本主义三大危机

    英学者:新冠疫情暴露资本主义三大危机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资本主义经济结构中更多的缺陷,尤其是工作越来越不稳定,因为零工经济崛起,数十年来工人的议价能力也退化了。远程办公对大多数工人来说根本不是办法,尽管政府向正规合同工提供了一些援助,但个体经营者会发现自己孤立无援,无依无靠。更糟糕的是,在私人债务已经达到历史高位的时候,政府正在向企业放款。就在本次疫情之前,美国家庭债务总额为14.15万亿美元,比2008年(名义上)高出1.5万亿美元。不要忘记,曾经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就是高额私人债务。

  • 面对疫情只加强医学科技的投入和科学组织规划够吗

    面对疫情只加强医学科技的投入和科学组织规划够吗

    现在癌症治疗也体现了这一导向,它可以长期服药控制不能根治。这对资本是最有利的,即使研发出特效药也一定会贵到让普通大众怀疑人生,所以科技至上科技可以根本解决问题的看法是片面的。某院士是专家,笔者什么专家都不是,但生活和工作环境使我对专家有一定的了解,专家只在他了解的领域是专家,离开这个领域而涉及其他领域尤其是社会领域的问题时,他们的见解与普通人无异,个别人甚至低于社会平均水准。所以咱老百姓千万不要以为专家说的都是金科玉律。

  • 黄卫东:大奴隶主华盛顿是如何成为民主明星的?

    黄卫东:大奴隶主华盛顿是如何成为民主明星的?

    到资本主义社会,废除这种世袭的奴役制度,自然是一大进步。不过西方媒体从美国成立,就开始宣传,长达240多年的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实际上从来没有在人类社会出现过。就像此次美国面临新冠病毒威胁了,美国老百姓第一反应是,大量购买枪支,根本不是国内公知们所宣传的自由民主国家,而是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大家认识到,原来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原来美国人大量拍摄的西部片,是真的历史。总而言之,华盛顿的民主明星形象,和美国的自由资本主义神话,都是美国精英高明的文化洗脑,给人们形成的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是和实际毫不相干的谎言。

  • 基辛格的梦呓呢喃,是资本主义的临终呐喊!

    基辛格的梦呓呢喃,是资本主义的临终呐喊!

    曾经的基辛格在国际舞台上叱咤风云,见证了以美帝国主义为翘首的资本主义最辉煌的时代,而晚年,恐怕要看到自己曾经奋斗的一切都要付诸东流了!当下的美国总统,一直在谎言、反复无常、无知、恐吓之间徘徊,被自己的对手攻击,甚至被自己的下属攻击,这还有一点大国领袖的样子么?美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何能振臂一呼,重举自由世界抗疫大旗?正如马克思所说,当人类出现瘟疫大流行,资本主义就会暴露出种种弊端,从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趋势来看,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

  • 基辛格冒泡谈新冠病毒,透露出三个信号!

    基辛格冒泡谈新冠病毒,透露出三个信号!

    未来的世界,将是世界人民红色身影,与世界资本世界民族白色身影的长期斗争。世界人民是有国家民族文明疆界的;世界资本世界民族却是不受疆域和国界的任何限制的。目前我们中国恐怕是还没有被世界资本世界民族彻底征服的世界最后的文明堡垒了。我们面临着历史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我们没有退路。

  • 张新宁: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张新宁: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马克思、恩格斯并没有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这句话。即便如此,这句打着马克思旗号的“名言”瞬间风靡网络,让人不得不叹服马克思的“神预言”。然而,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那样,马克思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彰显其当代存在。这样的方式,其实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低级红”。谣言止于智者,我们应当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倡导实事求是的学风与文风,准确地、客观地、全面地宣传、研究马克思主义。

  • 资本主义无法给我们带来负担得起的住房

    资本主义无法给我们带来负担得起的住房

    资产阶级通过其对投资的垄断,在住房等人类基本需求上挟持着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社会有资源为所有人提供稳定、安全、免费或近乎免费的住所。资本家拒绝满足这一基本人类需求,因为这永远也不会给他们带来他们容身于该行业所必需的利润。我们必须对经过民主地规划、维护的社会住房进行大规模投资。资本家和房地产开发商永远不会这么做。我们必须征收他们的不义之财——通过向他们和我们社会中所有其他的富商巨贾征税——然后自己动手来做。

  • 钱昌明:面对疫情,西方为何集体倒下?

    钱昌明:面对疫情,西方为何集体倒下?

    在奉行“私”字观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政客们想的是一己、一党之“私”,终日里忙的、干的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上下扯皮、左右掣肘。百姓们崇尚个体自由,追求个人私利,忙于一人一家的生计,致使整个集体、国家很难在抗疫的集体斗争中有所作为。这就白白浪费了整整两个月可有效防止疫情传播的“窗口期”!推开了中国人(付出巨大牺牲得来)抛给他们的救生圈,这才酿成了在西方世界形成第二波疫情的“大流行”。

  • 陶谢:韩国“N号房”:畸形社会结构下的恶之花

    陶谢:韩国“N号房”:畸形社会结构下的恶之花

    韩国现代社会是在殖民和冷战格局下建立起来的,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从没有得到认真清理,男性地位尊崇,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庸,是韩剧反复表达的主题。男性在社会家庭中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不幸的是,这些压力,竟然卑怯地转向族群中更弱势群体,在性暴力中获得变态自信,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围观剥削凌虐女性而无动于衷。另一方面,少数财阀垄断了大部分社会资源,不仅干政青瓦台,娱乐圈频频爆出的性丑闻,追根溯源,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网传影星张紫妍死前曾留下50多封230多页遗书,历数被迫陪睡财团负责人、演艺圈及媒体高管,可是这些遗书连同她的自杀事件至今仍被雪藏。有了这样上行下效的坏榜样,出现大众版的“N号房”又有什么奇怪的?

  • 75%的俄罗斯人认为苏联时期是“最伟大的时期”

    75%的俄罗斯人认为苏联时期是“最伟大的时期”

    苏联和东欧反革命事件三十年来,尽管资产阶级不断进行反共、反苏的宣传,但俄罗斯人对苏联和斯大林的评价却越来越积极。

  • 波多黎各共产党:资本主义现形的两大利器

    波多黎各共产党:资本主义现形的两大利器

    当商店和医院由于大规模的公共卫生事件而缺乏医疗用品时,当没有足够的检测手段来检测冠状病毒时,当我们做出的安全决策受殖民主义的支配时,当工人们只能依靠其雇主施舍的工资来维持生计时,这恰恰是资本主义濒临崩溃的迹象。随着资本不时经历的周期性危机卷土重来,每种情况都可能会走濒临崩溃的道路。

  • 田辰山:资本主义是杀人的“乌托邦”

    田辰山:资本主义是杀人的“乌托邦”

    社会主义不仅不是乌托邦,而且是可以使人类自然状态地平平安安延续生存下去的最现实不过道路。“社会主义”的根本意义是哲学,是远远超出经济学范畴更博大、更崇高的理念,仅将它限定为是个经济学术语,并用资产阶级经济学话语对它作涂鸦,用“乌托邦”否定它,用“不利资源合理配置”、“阻碍经济发展”、“限制自由”、“不民主”、“没有人权”等等标签否定它,是颠倒了黑白,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 桃花舍主人:西方体制的两个“优点”说明了什么?

    桃花舍主人:西方体制的两个“优点”说明了什么?

    短期看来西方的这种“长治久安”似乎是“优点”,但从人类文明发展提高的长远角度来看,这只是少数资本利益团伙的“治”和“安”,其是建立在压榨、损害本国大多数普通百姓利益以及其它国家人民利益的基础上的,这种体制本质上是野蛮落后的,是西方群类进化迟缓或不足的表现。对照中华文明,从近三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开始,就逐渐形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君为轻民为贵”、“等贵贱均贫富”等人文思想意识,这些先进的文明意识在现在的西方社会仍然不具备——此次疫情中不少西方国家的“群体免疫”企图甚至暗中的实行,即是证明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