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49篇文章
  • 周恩来:严守机密的光辉典范

    周恩来:严守机密的光辉典范

    周恩来注重保密工作,但从不搞神秘化,而是实事求是。有一位公安部门的负责人,每次给周恩来报送材料的信封上都写上“亲启”“特急”“绝密”。有一次他启封阅看后笑着对秘书说:“这位同志亲自写报告、写信封是好的,字也写得十分工整用心,但每次都注上‘特急’、‘绝密’也没必要。如果没有轻重缓急,都是急事也就不急了,都是绝密也就没密了。”

  • 埋下“铜元”,长出新中国

    埋下“铜元”,长出新中国

    共产党埋下铜元,就将自己同人民群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这里,埋下的不是一块铜元,它埋下了一份秋毫无犯的宣言书,埋下了一份为了人民的责任状,埋下了一份献身人民事业的赤胆和忠贞,是子弟兵对父老乡亲无限的大爱!春华秋实,待春风吹过,共产党收获了民心,收获了同舟共济的意志,收获了积极向上的力量,收获了一个崭新的中国。所以,从铜元上自然生长出了一个新中国!

  • 董学文 | 五四:不断重温的启示

    董学文 | 五四:不断重温的启示

    对五四精神遗产的继承,倘若取其一点,不及其余,抛却本质,那是以点遮面,以意为之;倘若强调绝对的因袭性和一致性,则是一厢情愿,有悖于辩证法。在对五四运动的认识上,首先需要的是真实地还原历史,其次需要的是辨析它的几种发展可能,认清其中哪种发展是真正符合历史潮流的。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主观主义的态度或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都是不可取的。那种鼓吹“回溯性的建构”,认为“‘回到五四’构成了补‘资本主义’这一课的前提”的说法,是欠妥当的,因为这种理论,实际已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描绘成一个背离五四科学、民主、人权、自由传统的过程,描绘成一个“封建主义”大复辟的过程,因之要呼吁“回到五四”,要“重新启蒙”,显然,这就把对五四精神的承继引向了另外一条道路。

  • 鹿野:给热播剧《密查》等影视剧提几点意见

    鹿野:给热播剧《密查》等影视剧提几点意见

    可惜的是,当下某些文艺工作者却把描写地下党人革命工作的电视剧弄成了包裹着谍战剧外衣的言情剧。给人的感觉是地下党闲着没事整天去谈恋爱,而且不需要组织批准,想和谁谈就和谁谈,还经常和国民党特务与日本间谍之间弄出一点“超越政治分歧的恋爱”。这种狗血雷人的剧情暴露了他们对于那一段艰苦卓绝的革命史不仅一无所知,而且缺乏对原著和历史的最基本的理解能力与逻辑思维判断力。《密查》中这种情节,也反映了近年来所谓“红色谍战剧”当中带有一定程度普遍性的问题罢了。

  • 钱昌明:什么是“五四”精神?

    钱昌明:什么是“五四”精神?

    五四运动是一场反帝爱国的政治运动,同时又是一场思想文化运动(亦称“五四新文化运动”)。它高扬了反帝爱国精神和反封建的革命精神;最为可贵的,它还弘扬了马克思主义精神。正是这一马克思主义精神,才让中华民族这一古老的民族重新焕发了青春。

  • 王广:唯物史观与五四运动

    王广:唯物史观与五四运动

    五四运动正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这样的时刻”,它一方面是“过去时光结束的界标”——标志着旧民主主义革命的退场;另一方面“又明确地指出生活的新方向”——拉开了中国人民伟大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斗争的序幕,并由此引发了广泛而深层次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运动,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创造了多方面的条件。五四运动是一个光辉的起点,是一个光荣的开端,是构成中国共产党人“初心”的蓓蕾。百年时光易逝,五四精神永存。今天我们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正是为了回望起始,不忘初心,面向未来书写更加伟大的新诗篇。

  • 彭光谦:弘扬五四精神,树立正确的民主观

    彭光谦:弘扬五四精神,树立正确的民主观

    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深刻认识五四运动的时代价值和五四精神的深刻内涵,就是要弄清楚为什么只有马克思主义指引的道路才是中国的解放之路,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担负起救中国的历史责任。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把握五四运动的进步精神,识别那些盗用五四运动之名,玷污五四精神的资产阶级假货,朝着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进。

  • 五四精神永放光芒

    五四精神永放光芒

    如今我们纪念五四运动,是要发扬五四的爱国和革命精神,继承和研究它的思想文化遗产,寻求启示与借鉴,以便在日后的文化建设中走上更健康的坦途,而不至于重蹈历史教训的覆辙,甚至“把早已被前人所超越的东西重又当成珍宝供奉起来”。倘若反思五四就导致“儒化中国”,“儒家马克思主义”,让“儒学”成为当今代表中华民族生命和民族精神的“正统”;或者“全盘西化”,“民主个人主义”,依然以所谓“建设西洋式之新国家”为宗旨和目标,排斥唯物史观学说的指引作用,那就不是什么“道与世更”,不是真正继承五四传统,而是与历史的必然要求南辕北辙了。

  •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从起草《湘南运动大纲》,为后来的湘南起义进行思想、组织上的准备和酝酿;到去湘南领导桂东县军民打土豪、分田地和开展桂东县苏维埃政权建设,并提出“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演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的纪律;再到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坚定不移地同“左”倾盲动主义做斗争,这几个方面足以表明,毛泽东为湘南起义作出了重要历史贡献。

  • 为中国革命辩护——读曹征路的《重访革命史》

    为中国革命辩护——读曹征路的《重访革命史》

    我认为,《重访革命史》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这部著作本身。如同曹征路的《那儿》、《问苍茫》和《民主课》等小说那样,她的写作和发表(目前还只是在网络上),都是历史征候与时代征候双重挤压的产物,毫无疑问也会遭致某些人的贬损和攻击(有时是以漠视的方式)。她或许将作为一份由良知和勇气混搭的“证词”,被雪藏在时间的深处,但如同曹征路为之辩护的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她不可能长久被遗忘,迟早有一天会被人们发掘,被追认,被褒扬。

  • 我敬重的邻居老兵

    我敬重的邻居老兵

    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在属地政府部门的支持下,于2019年3月,烈士们牺牲四十年之际,为332名英雄战士在祖国的怀抱树立了《英名墙》,一座永远的丰碑,把烈属和战友们多年的积压释然了,多年的期盼变成了现实,让为国捐躯的好男儿们英名永存!这些年,陈松跑遍东南西北,将了解到的烈属和老兵的情况整理了大量资料,向党和国家及军队的主管机关汇报,为国家对烈属和退役军人的相关法律法规的建立健全进行了艰苦的努力。

  • 《潜伏》十年,余则成究竟在相信什么?

    《潜伏》十年,余则成究竟在相信什么?

    余则成们的人生,你们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等你们的这些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年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黑暗里,你们坚定地守望心中的太阳;长夜里,你们默默地催生黎明的曙光;虎穴中,你们忍辱负重,周旋待机;搏杀中,你们悄然而起,毙敌无形。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勋永垂不朽。你们,在烈火中永生。

  •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区别于游击队,武工队基本活动于敌占区,他们以政治进攻为主要内容,包含打击伪政权和铲锄汉奸,而若想达成这样的任务,也不全靠说服教育,小规模的袭击、伏击,则几乎是家常便饭。尽管武工队没有打仗的任务,但大凡隶属于军分区的武工队,其所配备的近战兵器在当时是相当棒的。因为,武工队给伪军官或其家属上一次政治课,往往便会有短兵相接的遭遇战斗;在伪政权的大门口上刷一回标语,可能要面对十倍百倍的敌兵的围捕;深入虎穴锄掉一个汉奸,则无不伴随着激烈而残酷的打斗;改造一个两面政权或帮建一个秘密支部,又不知要经历多少回合的血腥较量,其惊险程度,却是比一般游击队的军事行动更紧张更富传奇色彩的。

  • 梅荣政: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

    梅荣政: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

    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最鲜明的品格和最大的优势,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关键和根本。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管党治党的历史经验,特别是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鲜活经验证明,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始终是革命党,党的自我革命和伟大社会革命是辩证统一、相互促进的关系。新时代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领导;必须继续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加强基层治理,全面夯实党的组织基础;必须抓住“关键少数”。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要勇于做自我革命的表率。

  • 长期执政条件下推进党的自我革命重大命题研究

    长期执政条件下推进党的自我革命重大命题研究

    长期执政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制度的基本特征。在长期执政条件下,中国共产党要实自身发展壮大,有效应对面临的严峻挑战以及避免重蹈苏东垮台的覆辙,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长期执政条件下不仅必须要进行党的自我革命,而且也能实现自我革命。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为指导建设先进政党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真心诚意地接受人民监督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外在动力,党自我净化、自我监督的优良传统与机制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因此,在长期执政条件下,要实现党的自我革命,就必须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激活党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积极借助人民群众的监督,增强党自我革命的外在压力;创新党内民主监督的机制,夯实党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从而加强党自我革命的理论基础、群众基础和制度基础。

  • 黄维——杜聿明,被拴在一起的蚂蚱

    黄维——杜聿明,被拴在一起的蚂蚱

    黄维多年后自己回忆说:突围前他曾致电蒋介石和空军总部,要求务必于15日实施计划。但15日上午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飞到阵地上空与之通话时说“不能按照计划实施”,黄维则说“你不能照计划实施,我只好自己断然处置了”,遂于下达突围命令,规定各部于黄昏前同时开始突围。但“当突围的命令下达后,各部争先恐后的逃命,有的提前就开始突围,特别是战车营,在将近黄昏时,因其停车场受到解放军的激烈炮击,以致战车纷纷移动,引起其他部队的误会,各自乱跑。而为解放军立即发觉,层层截击。所谓突围,实际上是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