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96篇文章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桃花舍主人:革命斗争历史题材影视剧中的称呼问题

    桃花舍主人:革命斗争历史题材影视剧中的称呼问题

    当今的一些革命斗争历史题材的影视剧,恰恰就在敌我双方的称呼方面出了问题。这种问题,反映出一些影视剧制作者不尊重历史,随心所欲地篡改历史细节,而对革命斗争历史细节的或粗率马虎、或刻意篡改,不仅损害了这类影视剧的真实性,也往往起到了戏弄、淡化、甚至抹黑革命斗争历史的作用。比如,许多革命斗争历史题材影视剧中所表现的革命组织和军队,人们互相不称“同志”,而称“兄弟”、“姐妹”,这实质上是将共产党描写得“国民党化”,遮蔽了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的先进性、创新性和人民性。

  • 遵义会议:生死攸关的转折,走向胜利的起点

    遵义会议:生死攸关的转折,走向胜利的起点

    在纪念遵义会议召开85周年之际,我们要牢记历史经验,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在新的时代继续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前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 胡新民:从遵义会议看毛泽东崛起

    胡新民:从遵义会议看毛泽东崛起

    遵义会议后,周恩来与博古有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周恩来说,我们党必须找一个熟悉农村革命的人当统帅。我虽然长期做军事工作,但我有自知之明。你虽然有才华,但不懂军事,很难领兵打仗。你和我都是做具体业务的人,不适合做领袖,当统帅。毛泽东擅长农民运动,经过井冈山斗争,总结出打游击战、运动战的经验,很适合驾驭目前的战争,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帅才。宁都会议后,他离开了军队,但红一方面军不能没有他。从长征开始,我就在想办法让他尽快回到军事领导岗位。我深信,以他的才能,一定能率领红军走出困境。周恩来还说,谁做“书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掌军权,谁来领导打好仗,只有在战争中不断得到军队拥护的人,才能真正成为党的领袖。

  • 董学君:毛主席,我们永世敬仰您

    董学君:毛主席,我们永世敬仰您

    中国人民得以站立并扬眉吐气,毛主席是领路人,中华大地这片神奇土地浴火重生啦!多么值得庆幸!毛主席离开我们了,但他又永远活在亿万人民心中!今天,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的大国一一中国,已取得了“当惊世界殊”的辉煌成就,毛主席是其缔造者!多么伟大而神圣的开拓者,领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毛主席乃为时势所造的拯救中华民族的英雄,如大禹而胜过大禹啊!他集中华圣域山水之灵气,日月之精化于己身,成为本民族的智慧,勇敢和坚韧意志力的化身和独一无二的典范。想到毛主席便不能不使我们想到长江黄河长城,想到黄山青松和万里蓝天翱翔的矫健的雄鹰。毛主席已成为也应当成为中华民族的文明图腾。伟大的毛主席永远活在亿万海内外有血性有良心的中华儿女心中。毛主席永远不会朽,千秋万代!

  •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从伊朗的出口结构来看,有一种说法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公司掌握着40%的伊朗出口,同时靠控制油气确实也能控制伊朗的经济命脉。所以,伊朗国内一些民众和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一状态早就心有不满。因此,在综合因素的影响下,面临内外夹击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命运如何,是否会在未来面临大的改革,都是未知之数。

  • 胡新民:今日中国与周恩来的愿望

    胡新民:今日中国与周恩来的愿望

    “两弹一星”元勋王大珩在回忆研制“两弹一星”的艰苦历程时说:“必须掌握具有威慑力的战略武器,并且越早越好,因为没有人会等你填饱肚子后再来打你。我想,对这一点体会最深刻的莫过于毛泽东了,所以毛泽东才深有感触地说出这样的话:实践证明原子弹还是要有一点的,有一点就比一点没有好!”而最能理解毛泽东的也莫过于周恩来了。1962年12月14日,中共中央下达了加快原子弹研制的《关于成立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的决定》。中央专委由周恩来总理、7位副总理和7位部长组成,周任主任。在他的高效组织指挥下,生产科研和建设中的100多个重大问题及时得到解决。1964年9月16至17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专委第九次会议,根据对国际形势的估计,提出早试和晚试两个方案。会后,报请毛泽东批准。毛泽东说:原子弹是吓人的,不一定用。既然是吓人,就早试。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终于在10月16日实验成功。

  • 侯立虹:喜迎开天英雄话鼠年——庚子杂感

    侯立虹:喜迎开天英雄话鼠年——庚子杂感

    鼠咬天开是关于老鼠的美丽传说,传说的老鼠那么威武,那么令人可亲可敬!现实中的老鼠,又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面目狰狞。神话与现实的天壤之别,启迪人们在鼠年不要想入菲菲异想天开,要认定目标学习鼠咬天开,撸起袖子加油干,拥抱开天英雄,领略英雄无限风光。

  • 胡新民:周恩来与新中国的对外开放

    胡新民:周恩来与新中国的对外开放

    1970年代,面对中国的国际影响与日俱增,美国总统尼克松终于承认中国是世界五大力量之一,但周恩来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曾向法国总统蓬皮杜表示:人家说我们是大国,我说不完全是,面积大,人口多,这算是大国,但从经济发展来说,差得很远。按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说,法国是中国的十多倍,需要几十年的努力,至少要到21世纪才能达到法国现在的水平。因此他反复强调必须努力对外开放,引进先进技术和人才,要“敢于向一切国家的长处学习”。尽管在他生前并没有提出对外开放的口号,但他的这些对外开放的思想和利用外部世界的有所作为,都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值得我们永远记取。

  • 从情系群众信访看周恩来的初心使命

    从情系群众信访看周恩来的初心使命

    1966年的一天,周恩来在处理内蒙古自治区的群众来访事件时,快速把被接见人名单审视一遍,从中选出一位,然后和这位上访者打招呼、问话……周恩来耐心听这位来自边疆的青年上访者的申诉。他一边用亲切的神情鼓励这位青年申诉,一边用笔飞快地记录着,中间插进一些询问。他一面了解情况,一面对上访者做思想工作,有鼓励,也有批评,共用5个小时,记满几张纸,中间没有休息,也没有吃午饭和晚饭。对陪同接见的工作人员,他从政策理论到工作态度亲切地给予指导和教育。

  • 朱德说:毛主席是杰出革命领袖,而我只是共产党员

    朱德说:毛主席是杰出革命领袖,而我只是共产党员

    我说:“朱毛,朱毛,从我参加革命起就是这么个叫法,您和毛主席一样都是革命领袖嘛!”不曾想到,这一下子惹得朱老总生了气,他脸一沉,眼一瞪,十分严肃地说:“你说的不对,朱毛的叫法是因为我是总司令,毛主席是总政委,那是朱毛红军的简称,可毛主席是杰出的革命领袖,是老师,我只是在毛主席领导下做一点具体工作的共产党员。”接着他非常严厉地对我说:“以后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不能有这样的提法。”在朱老总身边工作,我是很少见他以这样严肃的神色谈话的,心里不免有几分紧张。然而,也更增深了几分对朱老总敬重之情。

  • 重读《愚公移山》

    重读《愚公移山》

    越是成功的时候,越要冷静。欧阳修说:“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司马光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毛泽东同志告诫全党:“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每个人都知道,革别人的命容易,革自己的命难,持续不断地自我革命更是难上加难。在困难和问题面前,作为一个顶级大国,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我们一定要走愚公的正确路线,一定要反对走智叟的错误路线,这是一条深刻的历史经验。

  • 张其武:革命文献孤本——《红军问题决议案》

    张其武:革命文献孤本——《红军问题决议案》

    1933年,博古到中央革命根据地后,与李德推行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御中的保守主义,致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1934年10月,红军被迫撤离根据地进行长征。长征途中,博古按李德的战术指挥红军,到湘江战役结束,红军折损过半,损失惨重。直到1935年1月遵义会议,才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正确领导,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红军问题决议案》,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革命这段历史的见证,对研究党史、军史有重要意义,所以说,它是一本重要的革命文献。

  • 岁末年初几个不寻常信号及2020政经大趋势前瞻

    岁末年初几个不寻常信号及2020政经大趋势前瞻

    如果没有主席所作的深谋远虑的人才布局,尤其是治国理政人才的培养和布局,那我们极有可能步苏联东欧的后尘。苏联当时有强大的军队、强大的工业生产力,就是短缺政治人才。结果苏联领导层严重脱离实际,唯心论盛行。当时在苏联,“戈尔巴乔夫现象”不是个别人的作为,而是弥漫于领导集体的一种唯心主义和教条主义思潮。他们真相信美国,相信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最终导致苏联解体。

  • 朴实雄健的革命完人——缅怀敬爱的李大钊先生​

    朴实雄健的革命完人——缅怀敬爱的李大钊先生​

    李大钊先生在《新纪元》这篇宏文中欢呼:“新纪元来,新纪元来,人最有趣味的事情就是送旧迎新,因为人类最高的欲求是在时时创造新生活。”李大钊先生的这个亲切而雄健的呼唤至今已经整整100年了!让我们在新年到来的时候,在新的时代,在先生精神风范的感召下永远奋斗。

  • 毛泽东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缘何而发?

    毛泽东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缘何而发?

    毛泽东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个尖锐问题,主要是担心革命阵营内部出现分裂。此前,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虽已公开响应中共关于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五一口号”,并应中共邀请已经或正在准备进入解放区。但是,面对国民党蒋介石的求和呼声,少数人在此关键时刻又出现了动摇,甚至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