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3篇文章
  •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待《资本论》的态度是将其看做科学作品和历史作品的统一,坚持由“科学品性”提升“历史品格”——这就是对唯物主义路径的着重阐发;恩格斯进而希望通过自己的扎实辛勤工作,全方位展示他和马克思共同的理论思维——辩证法,用以“伟大逻辑”的建构。要之,恩格斯的工作和《资本论》方法关联的线索有三:一是以《自然辩证法》研究和《资本论》商品章“工作呼应”,希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彻底肃清“蒲鲁东主义”;二是坚持《资本论》的由“自然过程”向“历史过程”进军,对其总体方法论和理论逻辑主张——自然历史过程——进行学理性阐发,又主要归结于发生学的工作逻辑;三是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唯物主义思考,以耄耋之年推动“《资本论》增补”工作,进行巨大的认识推进。换言之,从广义的工作角度看,恩格斯是尝试把《资本论》当作马克思自身要完成而未能完成的“《辩证法》”(即唯物辩证法)的一个全面预演。经由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化的“辩证法”努力,《资本论》逐渐成为指导科学思考和进行意识形态战斗的武器,这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 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关系

    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关系

    “世界怎么了、人类向何处去”,往往会因世界经历重大变局、人类遭遇重大挑战而被提出来,成为亟待哲人回答的世界之问。19世纪上半叶,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引发的世界之问,马克思给出了利用世界市场走向“真正的共同体”的答案,显示出高于其他回答的科学性。世界市场及其矛盾,是当时马克思必须面对也是当下“人类命运共同体”无法回避的历史环境。世界历史视野、人类关怀精神、平等交往理念、实践指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相承之“脉”。从时空指向、主体维度、主要内涵、实现方式等方面来看,人类命运共同体有别于马克思的“真正的共同体”,体现了创新之“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种利益共同体,并不承载社会形态演进功能。它是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的特殊社会形态背景下,为了应对人类共同挑战而被倡导的一种新型国际关系状态。

  • 魏建翔:以集体经济促进乡村人与自然“两种解放”

    魏建翔:以集体经济促进乡村人与自然“两种解放”

    党的历代领导人一方面坚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两种解放”的思想,另一方面根据中国具体国情,创造性地诠释了集体经济促进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内在逻辑。当前农村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两种紧张关系仍然存在,使农村居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受到制约。近年来,贵州省通过大力发展集体经济,推动生产发展、村民增收、乡风和自然环境改善相统一,涌现出“塘约模式”“毕节模式”“湄潭模式”等经验,成为以农村集体经济促进人与自然“两种解放”的典型代表。中国共产党对农村集体经济的理论探索和贵州实践的经验总结表明,农村改革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

  • 钱昌明:漫谈历代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

    钱昌明:漫谈历代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

    历史是一面镜子,读史睿智。回顾历代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可以清淅看出人类文明进化的轨迹。人类只有走马克思主义指出的公有制——共产主义光明大道,这才是出路。

  • 于鸿君:关于办好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若干思考

    于鸿君:关于办好思想政治理论课的若干思考

    我们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对建设者的德的要求和接班人的德的要求是不一样的。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关系着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他们如果缺乏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不能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解决、研究国家民族问题,那可能就会出大问题,甚至祸国殃民,所以大学的思想政治教育就尤为重要。

  • 习近平: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

    习近平: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

    全党都要加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习和运用,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学习不是背教条、背语录,而是要用以解决实际问题。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原原本本学习和研读经典著作,努力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自己的看家本领,坚定理想信念,坚持正确政治方向,提高战略思维能力、综合决策能力、驾驭全局能力,团结带领人民不断书写改革开放历史新篇章。

  • 鹿野:浅谈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乱象

    鹿野:浅谈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乱象

    必须改变教育产业化、学校企业化的错误思路,让高等教育回归公益性服务的本位,让高校教师同学生的关系从“老板”和雇佣工人这种扭曲的关系重新回归服务者与被服务者的关系。依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真正摆正了“高校及其教师是服务者,学生是被服务者”的关系,让高校从“企业”变成真正的学校,教师从“老板”变成真正的教师,绝大多数高教系统当中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更不会有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恶性问题了。

  • 张文木: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与人权

    张文木: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与人权

    无产阶级特殊地位决定了无产阶级是人类的“心脏”,无产阶级的哲学是人类的“头脑”,无产阶级的权利是人权问题的核心内容。道理很简单:高谈人权而漠视根本无任何权利的无产阶级,那就不是彻底的人权观;如果解决人权问题不与无产阶级解放联系起来考察,那么,这种理论也无疑是虚伪的理论。

  • 卢映西:资本主义的终结和社会主义的新生

    卢映西:资本主义的终结和社会主义的新生

    《资本的终结:21世纪大众政治经济学》虽是一本面向大众普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的书,但其理论意义不容小看。此书的突出特色,就是抓住了生产过剩这个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正视而其他经济学流派都视而不见的关键问题,浅显明白又合乎逻辑地论证了资本主义发展必然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失业、贫富分化、对外扩张、经济危机、生态危机等现象,最终走向灭亡,而且灭亡的时刻就在眼前。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资本的终结已经毫无悬念,未来的道路仍须探索。一本书写得既通俗易懂又发人深省,实在难能可贵。

  • 七张图看懂《资本论》——《资本论》思维导图

    七张图看懂《资本论》——《资本论》思维导图

    《资本论》导游是一次历险记。诗云:“敌事奇虚实;司命首因间。兵久衢地合;主客两酩酊。盘锦云霄路;泥泞读书人。旌旗九门立; 一夜风雪紧。”马克思主义历险记终归是勇者之盛宴、机会者之权衡、怯者之逃离!是为记。

  • 究竟应该如何认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关系?

    究竟应该如何认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关系?

    俞吾金先生“运用差异分析法研究马克思的学说”一文以马克思与恩格斯思想的差异为由,把恩格斯开除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列是错误的。科学地应用差异分析法应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在正视和承认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本质的基础上研究马克思恩格斯的差异。马克思恩格斯在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过程中基本思路、方法和观点是一致的,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学说不仅是“阐发者”的作用,而且在许多领域也做出了杰出的突出贡献。俞吾金先生把马克思恩格斯没有的思想强加于马克思恩格斯,极力夸大马克思恩格斯的差异,由此做出的结论也是错误的。

  • 卫子曰:李子柒犯了什么罪?

    卫子曰:李子柒犯了什么罪?

    只有把一切归功于团队,才可以把一切归功于“精英“,才可以维护住“唯上智下愚不移”的神圣不可侵犯,才能够保住“精英”的根本利益。李子柒虽然聪明伶俐,却没看透这一层——你越委屈、越拼命证明自己当初没有团队、全是个人奋斗努力,就越冒犯“唯上智下愚不移”,在“精英”眼里就越可恶。

  • 历史是“薛定谔的猫”,还是马克思的“必然性”?

    历史是“薛定谔的猫”,还是马克思的“必然性”?

    在当下流行的话语体系中,最“高明”且最“科学”的歪曲和屏蔽,已经形成了三个“重大理论成果”:一是把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搬运到社会科学中来,从而衍生出否定历史必然性的一系列理论;二是将计算机的经典逻辑和计量经济学的统计检验作为“实证”的唯一标准,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性;三是以大数据和统计因果为依据,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揭示人类社会客观规律的必要性。

  • 江宇:毛泽东对中国国家治理道路的探索

    江宇:毛泽东对中国国家治理道路的探索

    国家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问题之一。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在马克思到列宁探索的基础上,对国家治理进行了探索,形成了独创性的社会主义国家治理思想和实践,包括:建设强有力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实现人民真正的联合;现阶段社会主义国家既要承认和利用资本主义因素,又要引导和限制;通过发展经济民主和政治民主,走群众路线,防止国家异化变质;社会主义国家要掌握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导权,等等。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在新时期对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和毛泽东国家治理思想的发展和创新。

  • 知青是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为实现初心而奋斗的群体

    知青是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为实现初心而奋斗的群体

    现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大任务,而面临的风险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我们党是代表最广大工农群众利益的,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工农是实现“初心”,完成“使命”的主力军,每一个愿意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斗的人,只有深入到工农群众中去,与他们结合在一起,融为一体。在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产生的毛泽东思想指引下,我们就能够战胜任何风险,迎接任何挑战。这是建党以来近一百年的历史反复证明了的事实。

  • 霍布斯鲍姆:马克思如何改变世界(访谈)

    霍布斯鲍姆:马克思如何改变世界(访谈)

    随着苏联的解体,资本家们不再害怕了,在这个意义上,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都能以比以前平稳得多的方式来看待问题,不易为激情所扭曲。但我认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经济的不稳定性在20世纪末变得更为显著。80年代前期,拉丁美洲出现了严重的金融危机。90年代前期,俄罗斯出现经济灾难。然后就是世纪末这次几乎席卷全球的巨大经济衰退,从俄罗斯波及韩国、印度尼西亚和阿根廷。我觉得,这一切使人们开始认为资本主义体制内部有一种根本的不稳定性,而这一点他们早先是排除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