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627篇文章
  • 回味《人民的名义》:经济发展中的众生百态

    回味《人民的名义》:经济发展中的众生百态

    我们需要更多的李达康,因为他们确实在为了经济发展而努力,但他们的权力必须要受到约束,他们身边,必须有更多的易学习去监督。我们不需要祁同伟这样的官员,但我们要注意,没有人生来就是恶人,在一个人早期的时候,不让让他遭受太多的不公平,这会扭曲一个原本不坏的灵魂,英雄和奸雄,有可能就在一念之间,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去做圣人,但我们可以努力创造一个让大家成为“好人”的环境。我们的精英知识分子,不要像高育良一样,平时袖手谈心性说政治讲法律,满腹经纶口若悬河,但自己却没有真正的信仰,也没有真正的理性逻辑,不懂得实事求是,在关键时刻被轻松击倒,沦为笑柄。

  • 紫虬:北京利刃——超额客户价值的创造者

    紫虬:北京利刃——超额客户价值的创造者

    当下,只要像十九大号召的:“激发全社会创造力和发展活力,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必然渐入佳境,大势将应了一句老话“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到了这里,您还以为美国举国体制围堵华为,只是因为5G领先嘛?非也,究其实质,依然是劳动和资本之间阶级抗衡的结果。不要低估华盛顿国会山议员的政治嗅觉。经济哪儿能脱离政治呢?

  • 调整收入分配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调整收入分配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近年,收入分配问题一直是我国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热点问题,因而党中央、国务院多次为此做出重要决策,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也相应采取了许多具体政策措施予以解决,但是,问题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解决这一问题要有新思维,即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直接从企业入手,一方面,在工人一方,增加收入分配项目,增大收入分配比例,提高收入水平;另一方面,在企业主或经营者一方,对其收入结构进行科学界定,减少收入分配项目,降低收入分配比例,降低收入水平。

  • 市场经济已经有了,现在需要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

    市场经济已经有了,现在需要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

    我国近年来也出现了严重的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现象。为什么会出现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现象?根本原因是分配机制问题。我们常说,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可实际上,“按劳分配”虽然在参与社会总收入分配的人数上是“主体”,但“按资分配”却在分配的金额上成了“主体”,也就是说“大多数人分了较少的钱,而少数人分了较多的钱”。其结果就是资本收益增长快于劳动收入增长,致使劳动者群体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持续下降,穷富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

  • 西藏在扶贫中腾飞的经济内在逻辑

    西藏在扶贫中腾飞的经济内在逻辑

    经济模式的变化,才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精准扶贫改变地区经济结构,让地区基本劳动收入提高,那么地区特色商品与外界的交换价值就不同了,那么你就可以取得更多的外部的经济流入,西藏的发展,现在就是到了这个拐点上,工资廉价,不是什么时候都是好事情,每一个人的收入增加,就是整个地区的整体增加。现在国家对西藏的持续投入,可以看到达到了一个关键的拐点,就是西藏的用工的费用,是市场化的与内地接轨了,这个就业需求对经济的作用,很多时候比简单的GDP增长更为重要。

  • 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经济战争

    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经济战争

    从政治的角度看,目前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的“贸易战”,完全是政治的继续,是矛盾极端尖锐化而爆发的斗争,只是暂时还没有大规模地使用暴力,但小规模地使用暴力已经开始,如“孟晚舟事件”。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从来没有完全脱离了经济的政治,任何战争无不同一定的政治、经济密切联系。目前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的“贸易战”也完全是政治的工具,如果从目前美国与中国正在进行的遏制与反遏制斗争的战略全局来看,就更没有理由怀疑美国对中国进行的“贸易战”是否是“政治的继续”了。

  • 贾根良:警惕”扩大进口战略“背后的隐忧

    贾根良:警惕”扩大进口战略“背后的隐忧

    “扩大进口战略”虽然有助于我国对外贸易的平衡,但无助于解决我国低端产品出口过剩和贸易条件恶化的问题,不利于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扩大内需战略的实施,并将进一步强化我国“出口低端产品并进口高端产品”的贸易结构。实现对外贸易的平衡不能采取单纯的扩大(资本品)进口战略,而要立足于国内经济的结构调整,只有通过国内资本品使用部门为独立自主的资本品创造部门提供市场以及两者之间建立起互补性生产需求的平衡增长,才能真正实现产业升级并扩大内需的战略目标。但在目前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解决我国对外贸易不平衡问题上,人们完全忽视了国内经济各部门之间生产性中间需求的巨大作用,特别是忽视了通过平衡增长为本土高端制造业创造国内市场的重要作用。据此,本文针对性地提出了相关对策建议。

  • 晏智杰教授为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翻案是徒劳的

    晏智杰教授为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翻案是徒劳的

    晏智杰教授闭眼不看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经济危机,闭眼不看帝国主义通过发动对海湾国家的战争掠夺这些国家的资源,闭眼不看美国通过以武力相威胁或通过挑起国际和地区的紧张局势和战争的办法向这些国家推销武器弹药等物品,闭眼不看美国凭借美元霸权地位和国际货币的发行权剪世界劳动人民的“羊毛”,闭眼不看列宁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对帝国主义的腐朽性和过渡性的理论发展,而津津乐道地以所谓的资本主义“巨大发展和成就”,以所谓的“生产力标准”来替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辩护,这确实是一个基本世界观、基本方法论和根本的阶级立场问题。

  • 叶劲松:经济危机与主流经济学家的狼狈和欺骗

    叶劲松:经济危机与主流经济学家的狼狈和欺骗

    主流经济学家肤浅地只讲美国对金融业松于监管,是对劳动人民的欺骗。主流经济学家的这种讲述,将“美国当局过分宽松的监管”归于一种政府经济部门的超阶级的管理业务问题,或业务管理水平问题。但他们首先隐瞒了这是阶级利益问题,即隐瞒了美国政府自由放任资本追逐利益,是满足资本利益要求的阶级问题。即隐瞒了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政策的阶级本质。

  • 驳徐焰谣文:1941年苏联因体制弊病差点垮台?

    驳徐焰谣文:1941年苏联因体制弊病差点垮台?

    不管从德国“闪击战”顺利程度,苏联、法国军民抵抗德军的程度和最终结果的区别等方面看,都显示了苏联社会主义体制对以法国为代表的西欧资本主义体制的优点。这种优点连资产阶级学者也承认。但是,没见徐先生就“法国的士气不振”和最后法国投降等问题,撰文指出法国的体制有弊病,受到人民的反对之类的。却只见徐先生攻击苏联军民在战争初期不作为,苏联在战争初期的被动和困难是苏联体制弊病的表现之类的。

  • 石冀平:另类视野中的公共产品

    石冀平:另类视野中的公共产品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和制度分析虽然已被逐于主流经济学的庙堂之外,而且主流经济学中的公共产品概念也确实屏蔽了它的阶级和制度色彩。但是这种主观的理论安排,并不能消除两者之间的客观联系。

  • 张捷:私有化是怎样洗劫国家和国民的

    张捷:私有化是怎样洗劫国家和国民的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目前流入中国的热钱数额较大,这与俄罗斯实施休克疗法时的情形有本质不同。当年俄罗斯进行私有化前,流入到俄罗斯经济体的海外热钱数额并不大,即便如此,这些热钱在私有化后通过各种黑市大量进入俄罗斯,廉价收购原国企债券从而控制了大量的俄罗斯支柱产业,不仅攫取了俄罗斯人民多年创造的宝贵财富,也严重威胁到俄罗斯的经济和金融安全。

  • 法治万能还是经济基础决定法治——兼论腐败原因

    法治万能还是经济基础决定法治——兼论腐败原因

    虽然强势阶层和弱势阶层的存在以及贫富悬殊发展造成的经济腐败、司法腐败、行政腐败以及对弱势阶层的压迫和歧视等丑恶现象随处可见,但宣传“法治万能”的专家却仍宣称,只要严格依法行事,这些丑恶现象都会消失,世界将只有干净和平等。总之,这些专家既不能在理论上解释清楚,为何不是哲学上说的经济状况决定其它现象(包括法律实施状况),而是法律实施情况决定其他社会现象;又没有也不能以事实给他们的“法治万能”的观点以证明,仍不厌其烦的宣传“法治”将消除腐败和不平等,并要人们等待这美好一天的到来。

  • 没有“模型”,马克思就不“科学”啦?

    没有“模型”,马克思就不“科学”啦?

    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此,这里着重讨论普遍存在于经济学界的有关实证的两个误区,正是这些误区把科学实证异化成为狭隘实证。

  • 长波和积累的社会结构—— 一个评论与再解释

    长波和积累的社会结构—— 一个评论与再解释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处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攻坚期。运用SSA方法,研究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过程中经济增长和资本积累所需要的制度结构和制度条件,有助于更好把握和适应经济发展新阶段,助力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乃至社会主义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