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627篇文章
  • 产权改革是我国经济改革的突破口吗?“产权私有化”论评析

    产权改革是我国经济改革的突破口吗?“产权私有化”论评析

    我们的“经济改革”是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现阶段具体国情相结合的理论为指导的,而所谓产权私有化则是以私有化和自由市场化为主要内容的新自由主义为指导的。以什么思想为指导,关系改革的成败,是决不能含糊的。

  •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过去5年,世界经济持续疲软,中国经济以7.2%的速度发展。这个速度超越了世界上最乐观的估计,也超越了我们的估计。按这个速度,中国经济每10年就要翻一番!人均收入也有望在短时间内翻番。中国将很快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人均收入将迅速越过16000美元的中等收入坎,进入更加持续增长的阶段。如果按这个速度增长30多年,到2049年,中国的GDP将达到美国的3倍多。如果我们能实现这个增长率,且中国人口在2049年为16亿的话,如果美国人均GDP增长是2%的话,那么中国的人均GDP就会接近美国那个时候的水平。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我们听听旅美学者黄树东怎么说。

  • 程恩富 朱炳元:引领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

    程恩富 朱炳元:引领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

    为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国设立丝路基金、发起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推动建设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目的是支持各国共同发展。因为中国深知,那种你多我少、你输我赢的旧思维不利于维护和发展世界人民的整体利益。中国始终认为,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会更好。正如Xi,JIn-Ping主席今年5月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中指出的:“4年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同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同30多个国家开展机制化产能合作。”所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来自中国,但成效惠及世界。

  • 实行“改革新思维”才是苏联解体的致命性原因

    实行“改革新思维”才是苏联解体的致命性原因

    有些舆论借苏联建立后经济社会建设上存在的众多问题,进而试图完全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意义,消解社会主义对人类的根本价值,这是完全错误的。只要我们客观分析苏联的经济社会发展历程,便不难看到:虽然苏联在各个发展阶段存在某些机制和政策失误,但事实证明,苏联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道路取得了巨大成就,总体促进了苏联经济社会的快速良好发展。

  • 从产品产量的真实数据看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

    从产品产量的真实数据看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

    有人认为,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速度,以GDP计算比印度、非洲落后国家、甚至比旧中国都差,这是真的吗?当我们用真实的产品产量数据比较,却发现事实完全相反。本文共9个部分:第一、二部分,分析GDP比较的问题;第三、四部分,提出毛泽东时代时间界定,产品产量数据来源及分析方法;第五部分,基本数据比较的结果;第六至第九部分,提供了各类产品的大量数据比较和图表显示,供大家研究参考。

  • 论人性与生产力、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关系

    论人性与生产力、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关系

    人性中有善良,也有邪恶,但都不是与生俱来的,人性不是本私的,人性和生产力、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是相互作用、相互转化的。是用放纵人性的邪恶刺激私欲膨胀,用人性本私的理念治国,则国必乱,国必衰,国必亡。用人性的善良、美好,用集体主义、共产主义、爱国主义理论指导治国,则民心归,民心齐,民力聚,民必富 ,国必强!

  • 没有谁比毛泽东更懂经济工作

    没有谁比毛泽东更懂经济工作

    毛泽东尖锐批评那些声称战争忙,没有闲功夫去做经济建设工作,要等战争胜利了才能进行经济建设的论调,呼吁苏区“要使人民经济一天一天发展起来,大大改良群众生活,大大增加我们的财政收入,把革命战争和经济建设的物质基础确切地建立起来”。

  • 静候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消息,应对美国“挑衅”

    静候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消息,应对美国“挑衅”

    我认为在中国经济杠杆泡沫巨大之时,如果中国央行没有控制好利率,中国经济势必崩盘,那时美国可以用“注水的美元”通吃中国实体经济,从而实现美国经济“再工业化”。我认为,美国“再工业化”不是本土经济再工业化,而是要实现“美国对全球工业的再控制”。这就是中国所面对巨大风险。

  • 特朗普这次引爆世界的决定,暴露了其背后的秘密

    特朗普这次引爆世界的决定,暴露了其背后的秘密

    中国发展市场经济,应该有一个底线:一定不能让非公有制资本掌控国家命脉;可以利用非公有制资本发展经济,但是一定要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否则,也难免会陷入资本控制国家的困境。而且,因为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趋势越来越强,资本控制国家,并不意味是本国民族资本说了算,而是世界最强资本说了算,那中国就也是一个资本的寄居外壳,世界的大资本都是没有祖国的。

  • 钮文新:特朗普不肯放下贸易大棒

    钮文新:特朗普不肯放下贸易大棒

    中国要强大,更要学会讨价还价,以无畏对付流氓。这不是我们凶狠,而是对手逼迫我们必须健壮,不只是军事,还有经济,还有筹码。但我认为,面对“得了便宜还犯浑”的流氓手段,我们的策略和筹码显得有点不足,而且在东西方文化差异面前,让我们看起来有点儒弱。

  • 论经济好坏,不能只看国有或民营经济比重

    论经济好坏,不能只看国有或民营经济比重

    沈阳的情况说明经济衰退不能归咎于国有经济,苏州的情况说明服务业比重低经济仍然健康,广州的情况说明国有经济强同样可以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天津的情况说明民营经济带来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问题,而杭州和深圳的情况却表明在国有经济较弱的条件下实现的经济快速增长带来的问题可以不像天津那样典型。简单化地说哪种所有制好或者不好,遇到问题就追溯到计划经济,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 李奇泽  黄平:经济全球化与发达国家收入不平等

    李奇泽 黄平:经济全球化与发达国家收入不平等

    西方国家一些政党利用抵制经济全球化来转移国内矛盾和巩固其执政地位,在短期内也许会有一定效果,但在中长期内这种政策或行为会导致执政党向民众的各种承诺都无法兑现,因此其最终难逃被选民抛弃的命运。西方发达国家如果不能从自身社会结构出发思考造成贫富分化的制度性根源,而把造成问题的原因引向经济全球化,则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中国能否打破“60%魔咒”?

    中国能否打破“60%魔咒”?

    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在美国的强大攻势面前保持不败,主要是中国握有两大法宝,一是强大的国有经济,二是强大的金融防火墙,这两大法宝绝不能丢,一旦丢了这两大法宝,必将步俄罗斯、巴西等国后尘,也必将步日本后尘,在“60%魔咒”面前败下阵来。金融领域的开放,宁可慢一点,也要稳步前行。

  • 罗思义:美国经济未强劲复苏,中长期将缓慢增长

    罗思义:美国经济未强劲复苏,中长期将缓慢增长

    鉴于净固定投资与美国经济增长之间存在极强的相关性,美国经济政策没有办法避免这种形势,也没有办法提高美国中长期经济增长率。就评估美国经济前景看,2017-2018年美国短期经济增长会有所好转,但由于经济结构原因,美国中长期经济增速将继续维持在略高于2%的水平。

  • 市场歧视何以如此广泛

    市场歧视何以如此广泛

    经济学的科学性毕竟体现在致用性上,需要能够准确地刻画或预测人类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的社会现象,并且能够将人类社会改造成人类所理想的状态。既然如此,阿马蒂亚.森就问道:政治经济学是否要为了自己的所谓的需要而对但丁的名言进行诠释,“对你周围的所有的人,抛弃所有的友善”?

  • 经济战之利润战:是谁拿走了中国的消费红利?

    经济战之利润战:是谁拿走了中国的消费红利?

    低价值的大众市场,中国品牌很活跃;高价值的中高端市场,中国品牌严重缺位。衣、食、住、行等各行各业,中外品牌在总量上都各具规模,但在价值实现上落差巨大。近来,消费升级、消费驱动之说在中国极为盛行,但如果中国市场消费力,尤其是高端消费力,都外流了,那么中国经济只会更加空虚,得益的却是正在与中国经济体过招的国际资本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