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249篇文章
  • 智利9·11政变:美国如何以宣传战颠覆别国

    智利9·11政变:美国如何以宣传战颠覆别国

    通过隐蔽行动方式颠覆智利阿连德政府,从一开始就是美国对智政策的总体战略目标。宣传战则是美国对智隐蔽行动的一个重要环节。为此,美国进行了周密的政策设计、策略谋划,形成以“中情局附件”为主干的宣传战计划。此后,美国综合运用包括隐蔽资金支持在内的诸多政策手段,充分利用各种媒体资源和传播渠道,针对智利展开了密集的宣传战,处心积虑地制造了经济、社会和政治混乱,助推了1973年智利“9·11政变”的发生,颠覆了阿连德政府。因此,美国的宣传战是引发1973年智利“9·11政变”的重要因素,是美国实施宣传战的典型案例。

  • 美国经济崛起之前排斥外国直接投资原因解析

    美国经济崛起之前排斥外国直接投资原因解析

    美国在19世纪末成为世界头号工业强国之前,对外国直接投资采取歧视甚至憎恨的态度,且外国投资绝大部分被限定于购买债券。美国及拉丁美洲的历史经验说明,一国经济迈入发达经济门槛之前,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虽然可以促进经济短暂繁荣,但对该国长期发展有害,因而应尽量避免。那些试图依靠外国直接投资实现经济发展的国家最终都陷入依附型经济。

  • 陈文鸿:美策划“颜色革命” 黎智英领功

    陈文鸿:美策划“颜色革命” 黎智英领功

    陈文鸿教授指出,乱港派在港搞美式的“颜色革命”,以示威游行等政治动员、文宣动员,再以激进暴徒与警察冲突,野猫式占领市中心等瘫痪政府及交通运作,制造国际新闻,打击中央政府威信及特区政府威信,迫使社会及政府依从他们的主张后,再混入台式的“太阳花学运”毁灭法治。陈教授说七一暴徒冲击破坏立法会,正正与五年前台湾“太阳花学运”占领台北“立法院”的模式一样,唯独分别是香港的暴徒渗入“美国特派队”:“梁继平喺美国读开书,返嚟完成‘工作’,即日经台湾返美国喇。”

  • 叶方青:中美贸易,关注进口比关注出口更重要

    叶方青:中美贸易,关注进口比关注出口更重要

    中美贸易摩擦,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中国的一次检验,检验中国的差距和不足,检验中国的应对水平和能力,从一段时间的表现看,需要改进的方面还很多,特别是一些部门应该加强自身建设,全面提高能力,多提出一些有水平、有战略价值的好建议,多推出一些有水平、有战略价值的好政策,当好中央助手和参谋,为中国高质量发展做出一些经得起检验的踏实工作!

  • 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凸显美式人权的虚伪

    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凸显美式人权的虚伪

    美国的种族歧视背后有着深刻而复杂的根源。种族问题将成为美国难以破解的社会难题,甚至成为社会冲突的爆发点。美国自诩为“人权卫士”,却无意亦无力解决本国存在的严重种族歧视问题,暴露了其制度性结构性缺陷,凸显了“美式人权”的虚伪本质。美国种族关系的现状受制于其国内的政治架构、历史传统和意识形态,不在这些方面进行改革,就无法改变美国种族关系和种族歧视的恶性循环,少数族裔人权保障也就无从谈起。

  • 方鲲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美国司法制度

    方鲲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美国司法制度

    美国的司法制度无疑有很多缺陷和漏洞,然而纵使设计得再高明、再精细,如果整个社会文化堕落了,上层建筑腐朽了,一个组成部分亦不可能独善其身。检察官奉行丛林规则,不知正义为何物。而律师认钱不认理。社会文化、社会道德沉沦至于此,穷尽设计之所能,也不可能创造出一个成功的司法制度。所谓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设计再好的制度,也能被活人找到空子可钻。美国司法制度存在的问题,其危害性、严峻性不见得低于中国,但统治美国、控制美国舆论的精英阶层拥有强大的宣传机器,长期以来持续不断进行贬低他国的洗脑宣传,已经形成了美国人普遍的傲慢思维方式,这是美国的悲哀。

  • 张志坤:中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新定位

    张志坤:中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新定位

    经常有人喋喋不休地拿什么中俄“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来说事。笔者建议请不要拿外交语言来权衡战略问题。习近平主席已经说得十分清楚,“在当前形势下,双方要深化战略协作,这不仅是为了中俄两国的利益,更是为了捍卫基本的国际准则和国际道义,维护世界和平、安全与稳定”。按照习主席的说法,中俄关系的确不针对第三方,但针对全世界,针对全世界最重要、最核心、最关键的问题。这就足够了,这样的针对性难道还不十分强烈吗?

  • 解局:美国究竟如何隐蔽地干预他国内政?

    解局:美国究竟如何隐蔽地干预他国内政?

    作为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民主援助”具有极强的意识形态色彩。在美国“民主援助”中发挥极大作用的全国民主基金会,从成立之初起就具有非常强烈的反共色彩,而它最初的工作目标就是对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包括欧洲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亚洲的越南、缅甸等国实施“民主援助”。它所承担的使命,正是中央情报局过去一直从事的工作。唯一的区别是,中央情报局是作为美国政府机构,以隐蔽的方式实施输出民主的战略,而全国民主基金会则是以非政府组织的身份,公开从事输出民主的活动。​

  • 岳青山:华为抗美首战告捷意义非凡

    岳青山:华为抗美首战告捷意义非凡

    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充分准备。特朗普打压和遏制中国崛起的主意是早已定了的,抗美科技战、经济战,都是持久战。华为初战告捷,只是打出了一个好开头,要做好长期的艰巨的斗争准备。特朗普“停火”,无非是想“战场”没能得到的东西,转到谈判桌上得到。还是习近平总书记昭告世界说的:“中国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也决不会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任何人不要幻想让中国呑下损害自己利益的苦果”。特朗普此人毫无诚信,翻云覆雨,谈判势必旷日持久,就算达成协议,说不定转背就被撕毁。还是要詺记毛主席那句话:“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 与“麦卡锡主义”如出一辙的偏执呓语

    与“麦卡锡主义”如出一辙的偏执呓语

    在中美两国寻求符合新时代、新要求的合作方式与平衡点的过程之中,这封公开信是美国国内极个别人出于各种奇怪动机甚至是个人私利,不希望中美关系行稳致远而声嘶力竭地发出的噪音。虽然其内容已荒谬到不值得一驳,但也必须警惕这种声音对美国国内民意可能的侵蚀。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国家正经历复杂而深刻调整乃至挑战的当下,必须警惕某些政治人物利用这封公开信的论调,将美国国内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引向外部、引向中国,从而骗取自身政治利益的伎俩。

  • 白人至上主义回潮与美利坚“分众国”的浮现

    白人至上主义回潮与美利坚“分众国”的浮现

    白人至上思潮的复归是以当前美国的历史性、社会性、区域性、群体性等特点为背景的,是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体现。它在2017年酿成形形色色群体性运动的同时也以超越种族分歧内核的方式深深植入社会制度和政策的肌理之中,进而与美国的外交政策相互呼应,反过来进一步作用于国内社会日益“撕裂”的局面,使其切实陷入“美国反对美国”与“美国反对世界”两项叠加的恶性循环。若不加正视和遏制,一个由内而外的“美利坚分众国”将日益浮现。

  • 美国正造就一个可能无法战胜的敌人

    美国正造就一个可能无法战胜的敌人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在数十年前就提出,若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那么中国就会变成美国的敌人。当前美国正不断把中国逼成一个自己可能无法战胜的对手。中国是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崛起中大国,美国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特朗普政府当前的做法,不但不能说服中国为了共同利益改变我们不喜欢的政策和做法,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加棘手。即便把中国视为大国竞争对手,美国的取胜之要也并非打压中国,而是改变正在分裂和削弱美国竞争力的国内政策,使自身真正强大起来。

  • 路风:自主创新与美国的负面教育

    路风:自主创新与美国的负面教育

    也许以后的年轻人很难相信,中国曾经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有那么多的人相信技术进步可以通过“拿来主义”实现,而用不着自主开发。当然,这种思维的流行不仅与学界的“胆怯”有关,也与跨国公司的“大众教育”有关。大约在2005—2006年的某一天,作者应邀参加了一个论坛。在论坛的嘉宾讨论环节,主持人向当时微软(中国)的负责人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什么时候能有像微软那样的企业?”那位负责人煞有介事地纠正主持人说:“中国已经有啦,因为微软就是中国企业。”为了攫取中国市场,当时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都自称中国企业。今天,在微软按照美国政府的行政命令对华为“断供”之际,再回想一下这些言论,不禁令人莞尔。这个插曲说明,一个民族要想进步,就要汲取自己从经历中获得的教训。对于包括工业史在内的学术研究来说,其社会功能之一就是使民族的记忆历久弥新,时时提醒我们什么是错误的、什么是正确的。

  • 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美国知青去古巴砍甘蔗

    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美国知青去古巴砍甘蔗

    尽管“我们必胜”纵队成员在古巴的劳动成果并不显著,回国后也未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革命事业,但他们的活动无疑促进了美古两国的民间交流,而且参加过这一活动的美国青年在精神上都得到了一次升华,可谓“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直到今天,这一纵队仍在美国活跃着,每年都组织大批青年前往古巴体验生活,并为打破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不懈努力着。

  • 美军史上最大失败,朝鲜战争转折点——血战长津湖

    美军史上最大失败,朝鲜战争转折点——血战长津湖

    长津湖之战对于整个朝鲜战争来说,影响非常深远。志愿军九兵团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将美国人彻底轰出了朝鲜东部元山平原地区,一举扭转了朝鲜战争的大局。

  • 苏联解体:苏共高层瓜分国家利益讨好美国?

    苏联解体:苏共高层瓜分国家利益讨好美国?

    不光是对苏联人民,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而言,东欧剧变同样未必是一件好事情。当然,最起码对中国而言,苏联解体意味着来自北方的地缘威胁几乎可以说是永久性地消失了,中国还从苏联地区以极低廉的价格得到了大批技术、设备、科研人员以及各类资源。但是必须看到的是,东欧剧变也意味着人类探索有别于资本主义的新的生活模式的进程遭遇了重大的挫折,这是事关所有人的一件事情。而对世界格局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世界政治军事格局和地缘政治均势的两极体制至此被完全打破了,美国成为全世界唯一的霸主。同时,这也意味着资本扩张的制衡因素不存在了,之后的一系列大事件——包括现在的全球经济危机,可以说都是发端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