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共为您搜索到91篇文章
  • 为何把养老、教育、医疗当拉需求“三驾马车”该骂

    为何把养老、教育、医疗当拉需求“三驾马车”该骂

    在教育、医疗领域作为公共服务的补充,高端或者个性化的教育和医疗产业有着巨大增长空间,高端养老产业也有巨大的产业化空间,但远远达不到“三驾马车”的重要性。现在,中国经济转型已经开始进入下半场,消费将长期占据经济增长主角的位置,消费升级将包括从居民的衣食住行到吃喝玩乐等各方面,这种升级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就是说,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将不再依赖哪些特殊的产业的短期拉动,而是在各个领域各个产业的长时间不断改进和坚持。

  • 为制药公司叫屈的人们,别忘了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为制药公司叫屈的人们,别忘了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尽管,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的巨大体量和她走过的道路,让我们仍有理由去期待和想象:如果中国的“山寨”或逆向工程能力在制药领域得到充分发挥,如果中国能在国家战略的层面推动制药业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精造”,甚至再大胆一点,有朝一日,中国制药业具备了更强的研发和生产能力,能够超越简单的市场逻辑,站在“反向运动”的潮头浪尖,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提供诸多廉价而高效的药物,这个世界,必将是一个不同过往的新世界。

  • 养老教育医疗是新三驾马车?也可能是新三座大山

    养老教育医疗是新三驾马车?也可能是新三座大山

    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就决定了,养老、教育、医疗事业应该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公益事业,而不能走全盘市场化、商业化的道路。将养老、教育、医疗作为拉动经济的手段,颠倒了经济发展和民生的关系,既不符合社会事业自身的规律,也不符合新时代党的指导思想,甚至连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都不会公开提出这样的主张。

  • 美国为何要把医疗交给唯利是图的资本?

    美国为何要把医疗交给唯利是图的资本?

    美国人看不起病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美国政府一般不会在提供廉价的能源、公共住房、医疗、教育等核心生产、生活必需品方面大幅增加支出。这些必需品都是刚性需求商品,就是少数人控制以后,便能卡住其他社会成员的脖子,让他们老老实实把收入的绝大部分吐出来,把他们榨干净的商品,是命根子商品。

  •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自主制药能力保障下的公益性医疗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自主制药能力保障下的公益性医疗

    近几年来,由于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日益突出,国家又加大了在医保方面的投入。可是只加大医保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持续发展下去,未来,公共医疗支出太多会不会拖垮财政呢?要挣脱国际医药垄断资本绑架,我能看到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着手做优做大做强中国的国有制药企业,将医药领域被新自由主义冲击垮的自主研发能力再重建起来,形成和掌握自己核心技术,才能不受制于人,才能用最小的成本保障人民的健康事业。

  • “穷病”、白求恩与共产主义

    “穷病”、白求恩与共产主义

    白求恩确信,他在苏联的所见所闻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所有的人都能看得起病,医生面前再也没有穷富之分,医疗能够真正的践行其救死扶伤的职责,而不是被利益集团绑架,沾满铜臭味。即使一个人得了慢性病或者传染病,他也能安心的去住院和疗养,社会主义制度保障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生命与健康权利。除了共产党,没有人愿意和致力于“让人活命”“人能做人”的问题……于是白求恩加入了共产党,开始了中国人民都无比熟悉的那一段艰苦征程……

  • 从《我不是药神》看市场化社会的焦虑

    从《我不是药神》看市场化社会的焦虑

    我国科研经费、人才力量都今非昔比,是否能够驯服市场巨兽,破除医疗行业私有化、市场化造成的利益藩篱和种种矛盾是关键。在这个前提下,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加大自主研发,让医疗成果切实为大众所享,才是破解市场化社会带来的高风险、高成本和普遍焦虑的现实路径。

  • 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和实践及其现实意义

    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和实践及其现实意义

    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我国的国民健康状况大幅度跃升,70年代末预期寿命等健康指标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其中,毛泽东的医疗卫生思想和实践起了重大作用,主要表现在:一是树立“一切为了人民健康”的思想,把卫生工作视为重要的政治工作,同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建设结合起来,对健康进行综合治理;二是树立“预防为主”的思想,采取预防为主的方针及符合国情的适宜技术,控制医疗成本;三是树立“面向工农兵”的思想,建立面向全体人民的公平的医疗保障制度,保基本、强基层;四是树立卫生工作和群众运动相结合的思想,这是党的群众路线在社会建设领域的体现;五是树立良好医德医风,激发医务人员的职业荣誉感。这些做法,推动我国在经济发展水平很低的情况下建立了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对当前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仍具有借鉴和指导意义。

  • "千万不要叫救护车"-从一张美国急诊室的账单说起

    美国医疗收费乱象一直都是美国健康经济学家关注的焦点。就职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健康经济学家詹姆斯·罗宾逊认为,天价账单只是为了满足医院不断升级设备、扩建大楼、提高雇员工资的需求。但医院不应该是一台一味扩张的机器,而是应该好好考虑患者的真实需求。

  • 亲历:香港的医疗制度

    亲历:香港的医疗制度

    在香港,做B超需要等一年,做MRI需要等五六年,不等的话,私立医院全自费,价格仅为大陆的10倍左右。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到一河之隔的深圳看病呢?——其实,现在到深圳看病的香港市民也不少。不过更多的人还是不清楚这条途径的。殖民者和港毒一百多年的洗脑,可不是开玩笑的。

  • 杖责医生,不如自责反省!

    杖责医生,不如自责反省!

    最近几天,“医生药品提成事件”在媒体引起强烈反响,不少人义愤填鹰。药品加成的事情并不新鲜,也不奇怪,事情公开了,怎么办?政府最少应该自问自己以下几个问题:其一、医疗卫生事业到底属公益性事业还是市场化商品?其二、医生的地位、待遇和安全到底该如何保证?其三、医疗器械及药品事业是对内、对外的全开放性事业,医院能够做成非开放性事业吗?

  • 江宇:三医联动的理论基础:医疗的商品化和去商品化

    江宇:三医联动的理论基础:医疗的商品化和去商品化

    当前,关于三医联动有许多争论,争论的背后是理论认识的分歧。我想从政治经济学和医疗服务生产方式的角度谈谈,如何看待三医联动。

  • 教育、医疗该不该是公共品? ——谈谈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公有制

    教育、医疗该不该是公共品? ——谈谈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公有制

    从历史看问题没错,但历史不只有过去,现在,它还包括了未来。只有公有制才有可能给与一个无限可能的未来,而私有制的能给与的未来是有限的,并且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它的一些终点了。

  • 医疗完全市场化既残忍又沉重--由魏则西事件引发的思考

    医疗完全市场化既残忍又沉重--由魏则西事件引发的思考

    医生与病人之间所存在的严重信息不对称性,且基本不可能通过技术手段解决,一旦生病,决定权就掌握在医生手中。一般人看病喜欢到医院找熟人,原因不仅是希望医生提供高品质的服务,而且是希望医生提供符合患者需求的服务。这就是说,医生的“良心”不仅在于医术高明,而且在于能够站在患者角度考虑问题。现代医疗服务大幅度提高了技术水平,但是却弱化了医疗的伦理功能。

  • 古今中外圣贤,都说医疗绝对不能赚钱

    古今中外圣贤,都说医疗绝对不能赚钱

    医生被伤害,患者闹医院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已经证明了一个真理,医学、医疗、医生这三医,绝对不能以赚钱为目的。不管主张医疗市场化、医院私有化、医生职业化的理由多么正当,辩词多么机巧,论证多么堂皇,都不能消解一个简单的公理:生命及其健康是无价的,如果将生命做成生意,这就违逆了人类有三医以来的基本价值观,是一种不道德。

  • 莆田系——私立医疗的罪与罚

    莆田系——私立医疗的罪与罚

    莆田游医们,像黑社会一样,完成了血腥的原始积累后,终于完成了洗白,大哥翻身当老总。但是无数的后来莆田人仍然以此为荣,在网上各个莆田论坛中,随处可见”只要有钱,道德算个P“的思想,无数人还会前赴后继投入这块国民大肥肉的争抢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