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共为您搜索到194篇文章
  • 王今朝:对我国改革发展的基本哲学问题的探讨

    王今朝:对我国改革发展的基本哲学问题的探讨

    撰写这篇文章,并不意味着作者认为这篇文章完全正确,也不意味着它考虑了所有重要细节。但它确实是作者的尽力追求科学之作,因此,应该可以作为一个还不错的相对真理。假如有人认为,它连相对真理都不够,那么,只要它能收抛砖引玉之效,作者就极为满足了。作者相信,它至少能够引起一些重要读者的深思。这就足以保证它能达到一个起码的价值了。而如果它确实能够得到较多的同意,它的价值就很高了。它也就运用辩证法产生了一种学术服务政治的巨大功能!

  • 王立胜:改革开放40年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

    王立胜:改革开放40年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提到,“要把好乡村振兴战略的政治方向,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性质,发展新型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道路”。这为我们接下来推进农村改革提供了方向性的指引。现如今,改革开放进入新征程,我国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时代。改革开放永无止境,只要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分析发展形势,总结提炼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就一定能够不断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实的基础。

  • 罗援:周恩来也是改革开放的奠基人

    罗援:周恩来也是改革开放的奠基人

    我们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时,千万不要忘记改革开放的另一位奠基人,这就是周恩来。如果没有当年周恩来与邓小平的“拨乱反正”就没有今天的“改革开放”。没有当年毛泽东、周恩来打开外交局面,也没有今天的改革开放的外部环境。没有周恩来解放并使用了大批懂经济的老干部和知识分子,特别是促成了邓小平同志的复出,更不会有今天的改革开放。吃水不忘掘井人,人民不仅仅是原谅周恩来,人民更是发自内心感谢周恩来!

  • 深化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深化改革开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我们不否认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有一部分应该归功于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吸收借鉴西方经济学科学有益成分的积极因素。但是,我们不能由此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源自西方经济学及其新自由主义等的理论指导。一部分西化派经济学家,别有用心地将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说成是西方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的胜利。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利国利民的重要成就,均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经济理论的结果,而过去和现在存在的不少问题,一定意义上均是西方经济学错误理论和政策影响的结果。

  • 深化改革开放,不断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深化改革开放,不断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改革开放问题,实质上就是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变化发展规律。为了给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好向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分配过程等各个环节都做出系统的分析。由于本文的目的和篇幅所限,我们还不能对上述问题展开分析,这里也许就算是一个简短的绪论吧。

  • 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伟大革命

    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伟大革命

    回顾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可以看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根本成就,是在同各种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潮和主张的斗争中取得的。我们党对这一斗争始终保持清醒头脑,驾驭得当,有了问题及时纠正,才使得改革开放保持了正确方向和革命性质,取得了历史性成就。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是我们把党的基本路线作为党和国家的生命线,坚持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四项基本原则、改革开放这两个基本点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 让英美议会制度在中国彻底没戏——整风反右的影响

    让英美议会制度在中国彻底没戏——整风反右的影响

    仍然值得警惕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一切机会不遗余力地大肆攻击党的基本路线。有的宣扬西方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是“普世价值”,鼓吹中国只有全盘西化才有前途,鼓吹“宪政民主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有的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妄图搞乱人心,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对此,我们的态度是,对一切否定党的领导、否定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改革开放的言行,都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坚决捍卫党的基本路线,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延安整风对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历次集中教育的影响

    延安整风对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历次集中教育的影响

    这种教育方法和原则对后来的马克思主义教育活动影响深刻,如1983年开始的整党,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使不少党员澄清了思想,端正了态度,改变了作风,取得了预期效果。“三讲”教育也是针对党性、党风方面存在的问题,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展开。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进一步保持党的先进性与纯洁性。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通过采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形式来检查全体党员在“四风”上所存在的问题、不足,并提出整改措施,等等,都是对延安整风运动中批评与自我批评方法的继承与发展。

  • 论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论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我们必须充分意识到,如同反对和否定毛泽东同志一样,反对和否定小平同志与改革开放,是要从另一个侧面否定党和人民实践探索、创造历史的辉煌成就,破坏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奋斗的政治基础,不与这种违反党纪和宪法的政治逆流进行坚决斗争,听凭错误言论、杂音噪音肆无忌惮地泛滥,必将模糊与混淆大是大非的原则界限,破坏全党的团结统一,必将严重削弱党和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影响和损害改革开放的再出发、再深化,阻碍乃至打断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

  • 改革开放能够在旧中国的基础上进行吗?

    改革开放能够在旧中国的基础上进行吗?

    所有强国都有这么一个特点,打不过的就是朋友,如果不是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领教过中国的厉害,如果不是中国已经拥有了核武器,而是按照某些公知所说的中国应当对美妥协,以换来中国发展的空间结果会完全相反,因为他们的这种说法在历史上已经被证伪了,在国内,妥协的晚清和民国,被帝国主义瓜分,而新中国强硬的前30年换来了世界的尊重和美国的橄榄枝。

  • 与国际接轨之疑惑

    与国际接轨之疑惑

    中国前四十年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引起来。今后的对外开放,还会有引进来,但已经开始有更多的走出去了。对于走出去,我们就不再单单做那些与别人接轨的事,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轨。那些别人的轨,未必适合我们走出去的行为,未必适合我们走出动的方式,未必适合我们走出动的思维。所以该改的轨一定要改,该重修的轨也一定要重修,该新立的轨也一定要新立起来。

  • 正确认识改革开放的历史

    正确认识改革开放的历史

    有的观点把改革开放前后对立起来,认为如果改革开放能提前30年就好了,中国早就是发达国家了,这是想当然的主观臆测。旧中国就有私有制、商品经济和对外开放,但并未改变中华民族积贫积弱的局面。世界上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既有发展比较好的,但也有大量陷入贫困混乱的。新中国前 30年为改革开放积攒了多方面的红利,这是改革开放成功不可或缺的前提。

  • 习近平“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意义重大

    习近平“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意义重大

    2018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强调:要掌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充分认识新形势下改革开放的时代性、体系性、全局性问题,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 习总书记关于“用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的观点,是和他一贯倡导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

  • 清除有碍“两个毫不动摇”的陷阱

    清除有碍“两个毫不动摇”的陷阱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进程,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下,跳出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对立思维并进一步发展为“两个毫不动摇”的进程、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效能各有侧重和互为补充的进程、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互学互鉴并不断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程。回顾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历史,可以避免掉入用暂时局部波动评判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谁退谁进、单纯以经济效益高低评判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谁优谁劣、脱离历史场景和历史逻辑掉入片面评判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谁先进谁落后、脱离坚持党的领导及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历史而抽象地探讨发展公有制经济还是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等陷阱,进而进一步增强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自觉性和主动性。

  • 纪念改革开放,必须铭记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

    纪念改革开放,必须铭记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

    改革开放的起步资金,全都是前三十年积累的。没有前三十年的家底,无论如何的改革开放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皮之不存毛将附焉?“解放思想”的威力无论多大,都要以相对雄厚的物质国力作为基础,才能营造吸引外资的硬件——完善的城市基础建设。只有这样才能有外资进入,才有之后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及成就。所以,纪念改革开放,首先要铭记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向毛泽东那代人鞠躬!

  • 王震曾几次表达过“毛主席至少比我们早看50年”

    王震曾几次表达过“毛主席至少比我们早看50年”

    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确保我们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坚守“党的建设的政治方向”和必须“把党的伟大自我革命进行到底”,从本质上说,都是毛泽东关于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思想的同意语,是对毛泽东关于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思想的坚持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