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7篇文章
  • 意护士绝望自杀,资本主义制度现在最缺的就是希望

    意护士绝望自杀,资本主义制度现在最缺的就是希望

    为什么大家都喊哪里是自由灯塔,想想看吧,你看着一片废墟的欧洲,那里从前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你会陷入深深的怀疑中,这时候美国大兵物资充裕,也许打仗的本事一般般,但他们带来的是未来美好生活的一点盼头。中国不仅有中国制造,廉价商品,还能给世界带去希望,有什么不好呢?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发生类似的惨剧,虽然你们习惯乳法、乳意,但每个能坚持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值得真心尊敬,不管他是什么肤色,什么人种,都在搏命。

  • 冠状病毒是“灾难资本主义”下的完美灾难

    冠状病毒是“灾难资本主义”下的完美灾难

    病毒本身即是引发休克的事件。它被用来将混乱极大化,同时尽可能减少保障。我不认为这是阴谋论,这完全是美国政府与特朗普处理危机失能。特朗普不将它视作公共医疗危机而是认知危机,以及竞选连任的潜在问题。这是最糟糕的情况,特别是美国没有全国医疗保健计划,对于工人的保障更是糟糕透顶,加起来形成最大的冲击。它将被用来拯救位处当前关键危机(像是气候危机)核心的产业:航空业、天然气与石油业,以及邮轮业,政府想要继续支持它们。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的扬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的扬弃

    实践劳动价值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变革的本质内容,要注意三方面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1,一般商品经济与雇佣劳动为特征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界限;2,活劳动在财富增量中的决定作用;3,劳动员工主体,自主联合劳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方式。根据马克思对市场是流通领域总表现的定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对雇佣劳动不断变革的商品经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根据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尊重活劳动对社会财富增量的决定作用,坚持劳动员工主体,发展自主联合劳动,实现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和劳动回报紧密结合,在解放生产力中不断变革、完善公有制主体和有益的非公经济补充的生产方式,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变革中形成的过程。本文是笔者依据学习、体验、感悟的归纳,本着“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1]的精神,所作的理论探讨,对于文中免不了的先验或学习不准确之处,欢迎批评。

  • 世界大变局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关系重构

    世界大变局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关系重构

    世界大变局是影响两种制度关系未来发展走向的重要变量和关键因素,正在重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关系及共处空间。西方发达国家与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深入调整,关联互动、竞争博弈趋势明显,不同文化交流互鉴、各种政治思潮碰撞争锋异常活跃。西方资本主义政治模式和发展经验光环黯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成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一个长期历史过程,需要各种主客观条件的成熟,最终要靠社会主义取得成功的实例来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

  • 从群体免疫到优胜劣汰,资本主义价值观缘何破产?

    从群体免疫到优胜劣汰,资本主义价值观缘何破产?

    在付出巨大牺牲和惨痛代价之后,中国已经为全世界抗击疫情树立了榜样,为全世界抗击疫情探索出了成功经验。唯其艰辛才有价值,唯其不易方显珍贵。希望世界各国在中国成功战胜疫情之后,踏着中国的脚步前进,共同取得全面抗疫战争的最后胜利。现在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援助队已开赴意大利、伊朗、伊拉克,很多国家在向中国取经,与英国“群体免疫”的投降论相比,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精神才是最为珍贵的,虽然英国的没落不可避免,但中国的未来却无限光明,人类的未来也一定会无限光明。

  • 病毒流行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

    病毒流行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

    大规模的社会隔离和对确诊患者的集中隔离相结合,有效地遏制了该流行病在重灾区的蔓延。中国采取的措施为世界其它国家争取了宝贵的几周时间,以应对这种无法规避的高传染性病毒的传播。可悲的是,相当多的国家忽视了这一警告,反而花了这段时间批评中国,认为中国的反应是“威权主义”的。评论家们为该国经济崩溃的前景而垂涎三尺,却不是问我们能从遏制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但这是意料之中的。在资本主义的想象中,残酷的竞争优先于合作和团结。

  • 田辰山: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谣言

    田辰山: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谣言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赚钱是主要方面,提供好的服务是次要方面;还可说,赚钱是动机、目的,提供服务是效果、手段。想想吧,“提供好服务才会赚钱”说法,为什么是一个谣言?因为二者必然内在逻辑已是决定了的,如果不提供好的服务,或者提供更坏的服务甚至害人的服务,也都可以赚钱,而且可以赚大钱,那么就不会有赚钱同提供好的服务相联系这么一回事了。其实即便有这种情况,它是偶然性特例。把偶然性特例说成是一般真理,正是这里,这种经济学理论逻辑立刻现出它是编造的谣言了。

  • 美国隐瞒疫情背后:富人检测,穷人等死

    美国隐瞒疫情背后:富人检测,穷人等死

    只从纸面上看,美国绝不是什么疫情严重的地区。但以实际情况看,美国的潜在感染人数很可能已经和日本一样,查不清楚了。在事情爆发之前,很多人都认为,美国的医疗体系是极其发达的,以美国医疗体系的发达程度,美国政府完全有能力应对疫情。那为什么美国连检测都没能力完成?因为美国的医疗体系发达归发达,但是它不是为穷人服务的,只是为有钱人服务的。在面对波及到全民的疫情时,这个体系就显得极其脆弱。

  • 胡懋仁:什么是人性的危机?

    胡懋仁:什么是人性的危机?

    至于说到人性危机的问题。我认为,这纯粹是一个唯心史观的问题。西方资本主义在兴起之初,特别是在工业革命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前一段时间出现的问题,西方国家都出现过。巴尔扎克所写的《人间喜剧》里,不都是充斥着这样的人和事吗?在资本主义那个时期,这样的情况真是太多、太普遍了。后来,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文明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 齐泽克:冠状病毒是对资本主义“杀死比尔”式重击

    齐泽克:冠状病毒是对资本主义“杀死比尔”式重击

    几年前,詹明信( Fredric Jameson)用一些以宇宙大灾难(如威胁地球生灵的小行星,或致死的病毒)为主题的电影,引起了人们对乌托邦之可能性的关注。此类全球大灾难催生了全球团结,我们之间的微小分歧开始变得微不足道,我们均致力于寻找解决办法——这正是我们当下的光景。重点不是施虐般地享受广泛蔓延的痛苦——相反,重点在于我们要反思一个可悲的事实,即我们需要一场灾难,才能让我们能够重新思考我们这个社会的基本特性。

  • 鲍盛钢: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

    鲍盛钢: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

    资本主义会消亡吗?会的,但是资本主义的消亡不是源于无产阶级革命,而是源于利润和投资机会的消失,“这时或多或少会出现静止的状态,本质上属于一个进化过程的资本主义将逐渐萎缩衰退。这时,企业家会无所事事,他们会发现自己处于与完全确保和平社会的将军们一样的地位。靠利润与利息为生的资产者阶层将走向消失,一种非常清醒型的社会主义就可能自动出现。”这是经济学家熊彼特对资本主义后未来社会的一段描述,对此熊彼特讲到:“尽管我的许多论点与许多社会主义作家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论点不同,我的最后结论却与他们是相同的。”

  • 刘顺:马克思如何批判资本主义“保护关税制度”

    刘顺:马克思如何批判资本主义“保护关税制度”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资本主义“保护关税制度”既是资本物权统摄价值分配、主导全球生产秩序的一种霸凌手段,也是资本主义国家为了最大化资产阶级利益而择机采取的权宜性策略,在本质上属于资本逻辑在国际经济交往领域的排他性表现。他们认为该制度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建立民族工业的制度壁垒、实现垄断的经济政治屏障、最终操纵利润的重要工具。时至今日,尽管一些历史情节有所变化,但马克思、恩格斯的深刻批判思想并未过时反而历久弥新,对我们认识当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以美国保护主义为代表的逆全球化新动向,仍具有无可挑剔的重大理论价值与现实意义。

  •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自由贸易的本质批判及当代价值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自由贸易的本质批判及当代价值

    自由贸易和与自由贸易相对的保护关税议题,不仅是马克思开始关注经济问题的一个关键线索,而且也是其对资本主义展开多重批判的一个重要始点。在他看来,资本家口中所标榜的“自由贸易”,完全是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兜圈子,本质上只不过是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对生产体系进行调节的一种权宜手段,也是资本主义强国牺牲他国利益而聚敛财富的一种单边自由。他深刻认识到自由贸易历史作用的二重性,但仅仅在“加速社会革命”意义上才赞成资本主义自由贸易。马克思这种宝贵思想,虽然距今170载但仍具有穿越时空的重大价值,有助于我们认清西方“自由贸易”的历史真相与话语陷阱,是一套深刻解释全球化新变局和科学驾驭全球化新未来的理论利器。

  •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中国人对美国体制的崇拜,同样是资本控制的媒体和网络以及渗透的教育平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市场化竞争的大环境下,不光是资本媒体,就是一些非资本的体制内媒体,流量也是重要的考核指标,也因此时不时会变成谣言的传播者,甚至出现大量的“媒体两面人”现象。媒体市场化,非常适合美国,因为美国就是资本至上的体制。资本控制的主流媒体,会自觉地维护美国的体制而不会去反体制。只要美国政府登高一呼,就会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阵营做到一致对外,这种政治自觉,都不需要外部的干预,是融化在资本骨子里,并渗透到媒体文化和媒体制度流程之中的。

  • 鹿野:奥斯卡表明美国欲结成反华统一战线

    鹿野:奥斯卡表明美国欲结成反华统一战线

    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历史的必然,不仅广大劳动者摆脱受剥削受压迫地位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共产主义者的领导下建设社会主义,资产阶级想要活命,唯一的办法也是尽快让共产主义者上台走社会主义道路。只要明确了这个真理,不忘初心,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主义,那我们就是无敌的。

  • 资本主义防控重大疫情能有公有制的体制优势吗?!

    资本主义防控重大疫情能有公有制的体制优势吗?!

    事实证明:发挥中国的体制优势,说到底就是发挥公有制为主体的国家优势,在抗击重大疫情面前,这个巨大优势资本主义私有制根本无法比拟。这场重大疫情再次证明,中国无论怎么改革,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本制度,必须毫不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