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共为您搜索到371篇文章
  • 超大型政治体的内在逻辑——“帝国”与世界秩序

    超大型政治体的内在逻辑——“帝国”与世界秩序

    世界帝国的形成彻底改变了以往流行的基于国内政治所形成的左派与右派的政治意识形态划分,这在美国和欧洲的竞争性选举中能够清楚地看出。原来主张自由市场的右派在转向民粹派,而左派却变成了维护全球既得利益的建制派。这种意识形态倒错恰恰反映了世界帝国在今天的危机,即没有一种政治主张能够解决其面临的三大困境。可以说,我们今天正处在世界帝国第一版面临失效并趋于崩溃,而第二版的构思还尚未到来的混乱、冲突和巨变中的时代。

  • “赌上命运”的文在寅,能不能赢?

    “赌上命运”的文在寅,能不能赢?

    文在寅真想彻查这件事情,或者说,真想借这件事情扳倒韩国一手遮天的财阀们,需要满足三个基本条件:1、韩国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不受外国力量控制。2、韩国拥有一个深入基层、如臂使指的高效、现代化的政党。3、韩国拥有一支饱受人民信任,并且听党指挥的强大军队。这三个条件,文在寅政府一个都没有,拿什么和财阀斗?勇气吗?赌上性命吗?

  • 陈元:资本脱离了产业就是洪水猛兽

    陈元:资本脱离了产业就是洪水猛兽

    谈及未来,陈元表示,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蓄势待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机器人、智能制造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步伐的加快,在为我国工业提质增效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机遇。面对世界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日益兴起的态势,我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强大的科技创新力量。

  • 资本主义对美国年轻人吸引力减弱

    资本主义对美国年轻人吸引力减弱

    拉克曼认为,美国主流信奉资本主义的政治家并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解决方案来处理好当下年轻一代美国人所关注的问题。主流政治家和媒体对民主社会主义政策的批评,在很大程度上是用政治术语表达的。反对者并没有说这些计划不会奏效,而是说它们在政治上不切实际,富有的竞选捐款人和主流政界人士将会反对这些计划。这让年轻人更加相信,他们实现目标的唯一途径就是支持那些社会主义者。

  • 施蒂格利茨:不平等加剧暴露西方深层问题

    施蒂格利茨:不平等加剧暴露西方深层问题

    过去半个世纪,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们基于市场总体上是竞争的这一假设进行研究,将竞争政策的焦点缩窄到只关注经济效率,而不是更宽泛的关于权力和不平等问题的担忧。讽刺的地方在于,就在经济学家们开始揭示这一假设的缺陷时,这一假设却成为了决策圈的主导思想。博弈论以及不完全信息和不对称信息模型的发展,揭露了竞争模型的根本局限性。

  • 金融资本时代下国际竞争格局演变研究

    金融资本时代下国际竞争格局演变研究

    20世纪初以来,西方国家金融资本开始影响国际政治与经济秩序,人类社会由此进入金融资本时代。回顾金融资本百年发展历程与国际竞争格局可以发现,以积累和寄生为本性的金融资本及其主导的不平等的国际经济旧秩序是造成整个世界深层矛盾的总根源。当前国际竞争的焦点已由西方国家逐渐转移到亚太和中国。西方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处于相对衰落阶段,不可能通过国内变革解决自身面临的问题,对外转嫁危机将是美国走出困境的必然选择。对此,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应积极应对。

  • 高考工厂的偷鸡、超级规模和幕后资本

    高考工厂的偷鸡、超级规模和幕后资本

    我们必须认清的是中国教育领域向资本的沦陷,衡水一中、陕西五大名校、四川五朵金花、上海四大民办小学等等,已经是在各地走向垄断地方最高端教育资源,所以教育领域的沦陷,不是向课外班、课外培训机构或者他们当中实力较弱的奥数培训沦陷,而是向教育莆田系或者叫衡毛系沦陷,是垄断加食利公办而崛起的强大资本,这些资本占据了教育的最高端,主导了国家下一代的未来,那么国家不变色么?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 资本主义再认识:当代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新解读

    资本主义再认识:当代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新解读

    什么是资本主义?它走向何处?这是困忧人类数百年而颇具争议的重大问题。与全球社会经济发展正处于结构性转型过程相契合,世纪之交的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形态凸现出显著的新变化。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生产领域和分配领域都呈现出了新的特征和表现形式,资本主义也对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进行了有限度的调整和变革,但这些新变化和新举措,又为生产关系的进一步扩展设置了新的界限、障碍、限制和桎梏,从而进一步促进对资本关系自身规定性及本质的自我背离、自我否定和自我扬弃的进程。这鲜明地体现了当代资本主义的两重性特征和生产方式矛盾运动的辩证法,彰显了马克思资本主义理论的当代价值和理论张力。

  • 看央视315晚会有感

    看央视315晚会有感

    从总体上来看,资本家有可能受到道德的制约,成为良好道德规范的遵守者,但不可能成为优良道德的建设者。因为,真正具有先人后己、先公后私、助人为乐、舍己为人等高尚道德情操的人,是不可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胜的。因此,不经节制的资本只会成为社会道德的破坏者,而不可能社会道德的建设者。

  • 一场大水,尽显资本主义的冷漠和社会主义的温情

    一场大水,尽显资本主义的冷漠和社会主义的温情

    在资本主义的西方,纵有天大的难处,也要一个人独自面对。这样的生活,早已经把我那颗曾经异常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打磨得象加拿大漫长的寒冬一般冰冷刚硬。在这般凄凉的心境之下,如此温馨的回忆突然袭来,带着故乡那熟悉的气息,仿佛冬日里一团熊熊烈焰般烘烤着我那愈益冰冷的内心世界。

  • 一个鬼神,正在地球上游荡

    一个鬼神,正在地球上游荡

    不受节制的资本是万恶之源,但要想驾驭资本却难上加难,因为它逐利的天性使它具有无限的神力,为了奔向利润的大海,它会象滔滔的江河奔流不息,不可阻拦。也许只有到了消灭了私有制的那一天,它才会像被驯服的狮子和老虎,乖乖地趴在人类的脚下。一个鬼神,一个名叫资本的鬼神,如今正在地球上游荡…

  • 跨国公司——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一)

    跨国公司——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一)

    美国跨国企业的布局遍及全球,毫无疑问的是,在20世纪这些企业都是在世界50个国家之一拥有总部的美国公司。然而,随着公司的全球化程度加深,跨国公司对美国的忠实程度受到质疑。由于本国税收政策和对持有投资的当地国家展现忠诚的需要,这一问题加重了。美国联邦政府和跨国公司之间的关系不再如以往那么牢靠。

  •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只要了解一点电影史的人都知道,西方资本势力统治下的好莱坞早在三四十年代开始就推出了两种“反共文艺”,一种是旗帜鲜明的歌颂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强调要战胜一切敢于威胁这种体制和价值观的所谓“共产主义邪恶势力”,另一种则是先骂一通“美国社会的黑暗”,然后再强调“如果实现了共产主义统治会更黑暗,所以我们也只能忍受”。前者被称为“主流反共文艺”,后者被称为“黑色反共文艺”。这两种文艺作品艺术风格是相反的,但是其实所要表达的思想内涵是完全一致的,都认为美国式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是不可战胜的“历史终结”。

  • 萨米尔·阿明:不平等的国际专业化和国际资本流动

    萨米尔·阿明:不平等的国际专业化和国际资本流动

    今天,欠发达国家所出口的大部分重要原料都控制在垄断者的手中。或者是几家公司直接占有有关的生产资源,或者是分散在各个生产国中的生产集中在几个实力很强的外国进口商手中或者集中在当地批发贸易商手中,而当地批发贸易一般也很集中。总之,几个垄断者支配了发达国家与欠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然而,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所有这些垄断因素都起着同样的作用:有利于先进的生产国,不利于欠发达国家。垄断能够使价值由穷国向占支配地位的国家转移,它促使穷国的工资停滞。垄断者使这种局面一成不变。一系列不利于积累的恶性循环出现了。

  • 美国阿片成瘾严重,罪魁是疯狂逐利的私人资本

    美国阿片成瘾严重,罪魁是疯狂逐利的私人资本

    阿片类药物成瘾大流行成为美国的一个主要问题后,奥施康定的销量大幅下滑。面对数十起指控的普渡制药公司解散了整个阿片类药物团队并计划专注于开发“新药”,这其中包括治疗阿片类药物成瘾的药品。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一项新专利以理查德·萨克勒命名。

  • 《世界规模的积累:欠发达理论批判》中文版序

    《世界规模的积累:欠发达理论批判》中文版序

    相比于目前的主导意识形态话语,我认为,通过市场实现全球化是一种反动的乌托邦。我们必须加以反对,并从社会主义视角提出一种人性的全球化替代方案。资本主义已经成为全人类的敌人。所以,必须视之为一种“过时的”世界体系。为了保卫人类,我们要根据一些基本原则采取措施。这些原则不同于支配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积累和再生产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