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共为您搜索到215篇文章
  • 西方干涉造成的灾难,要靠加强西方干涉来解决?

    西方干涉造成的灾难,要靠加强西方干涉来解决?

    《何以为家》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下拍摄的,只字不提西方国家和中东亲西方的买办势力对于难民苦难的责任,相反宣称难民的苦难全是穷苦人自身的责任,只有西方加大干涉力度才能解决。这恐怕就很难说不是西方资本势力的反动宣传了。在西方资本的操控下,中东到处充斥的都是《何以为家》这种为西方霸权辩护,把西方文明称之为天堂的片子。这种舆论氛围使得埃及,叙利亚和利比亚多年的动乱不但没有能够给其他中东国家一丝一毫的教训,反而又给了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等国效法的榜样……

  •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美国过多使用“长臂管辖”、制裁等工具,其“后座力”和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各国会主动寻找其他机制避开美国,避免与美国“有联系”,并推动企业的“合规”建设。欧洲为规避美国的“长臂管辖”和次级制裁,正在尝试避开美国和美元支付的SPV(特殊目的载体)系统,该系统已于1月正式宣布落地,由法国、德国和英国三国联手推进,美国无法审查其交易。美国的这种六亲不认的“长臂”乱舞,拿出的是“压箱底”的工具,损害的不仅是其盟友体系,最终也将削弱其霸权。

  • 西方政治学界对于“定量霸权”的反思与批判

    西方政治学界对于“定量霸权”的反思与批判

    定量研究已经成为西方政治学界(尤其是美国政治学界)的主要研究方法,但也出现了“定量霸权”的局面。同时,定量方法日益繁杂、深奥,出现为定量而定量的状况,并且定量学者的学术著作日益“小众化”和“圈子化”,定量研究的弊端日渐显现。为摆脱“定量霸权”,西方政治学界开始反思并批判政治学领域里定量思维的统治地位。一些西方政治学者认为,政治定量分析存在种种不足,政治学研究必须摆脱“物理学嫉妒”。另外,也要认识到政治学研究已经形成了两种独特的文化即定量研究和定性研究,两者分别具有各自独特的研究程序和研究逻辑,本质上两者并不存在彼此对立的关系。为超越“定性—定量鸿沟”,政治学者必须摆脱对特定方法论的盲目崇拜,要以问题为导向,以问题去选择研究方法,而不是从研究方法去选择研究问题。

  • 钱昌明:谁在掌控半岛局势的“主动”权?

    钱昌明:谁在掌控半岛局势的“主动”权?

    “朝核”问题的实质就是朝鲜的安全问题。只要美国霸权主义一天不放弃它对亚洲的霸权,只要美国霸权主义一天不放弃对朝鲜的敌视政策,“朝核”问题就一天无解。所谓的“八月危机”也好,“金特会”也好,不过只是双方的斗争、过招而已。至于胜负如何?全看主动权在谁手里。就目前情况看,金正恩是胜利者。金正恩不愧是一位国际反霸斗争的高手!因为控制半岛局势的主动权一直掌握在他的手里。

  • 王立强:关于美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的思考

    王立强:关于美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的思考

    美国想要确保对世界的统治,不是让中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成为它的附庸,就是用金融手段铲除社会主义中国的威胁。中美建交以来,接触和封杀始终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两个基本内容。接触战略只是美国的权宜之计,逼中国改制才是它的真实意图。美国对中国封杀完全符合金融垄断资本先投资、后奴役的规律。股市是金融危机的策源地。金融危机爆发时财富没有凭空蒸发,而是从一部分人手中转移到了另一部分人手中。我们在对外经济合作中,要敢于给资本立下规矩。要借鉴我党领导金融业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的金融政策,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友好国家的人民币贷款而不是外汇贷款。用这种办法可以有效增加海外订单,利用境外市场需求拉动国内企业走出低谷。

  • 钱昌明:美国的霸权还能“撑”多久?

    钱昌明:美国的霸权还能“撑”多久?

    政治上,如今美国早已失去“道义”制高点,彻底撕去了骗人的遮羞布,赤裸裸地露出大资本霸权的蛮横丑恶嘴脸:国内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残酷地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早已把“民主”、“人道”的面具抛到九霄云外;国外,“美国优先”的霸道,四处树敌,无疑是在自我作践,连它的“小兄弟”盟友也闹得个个心寒,纷纷离心离德、作鸟兽散!

  •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的前世今生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的前世今生

    二战之后,美国总统行政权越发强势,美国业已成为“行政国”,总统俨然成为“帝王总统”,美国国会在国土安全、外交、经贸等领域授予总统以及行政机关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尤其在对外交往中,总统动辄以国家紧急状态为名启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所赋予的权力,单方面对外施加影响、推行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事实上,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幌子,它以国家核心利益为尺度,以美国绝对安全为目标,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支撑,采取一种超前性和进攻性的战略态势,不惜以牺牲他国和人民利益、破坏既有国际秩序为代价。美国法院(包括联邦最高法院)在国家紧急状态面前原则上一般都会尊重行政机关的决定,有时甚至选择性地失聪、失明!

  • 武兵:策动委国政变 美帝本性难移

    武兵:策动委国政变 美帝本性难移

    列宁曾经说帝国主义是“泥足巨人”,毛主席说,美帝是“纸老虎”,从历史长河与发展规律看,无论帝国主义怎样的貌似强大,怎样的横行霸道、不可一世,然而,它是寄生性、腐朽性、垂死性决定了它在人类社会中彻底灭亡是必然的。

  • 钱昌明:特朗普怎样让美国“伟大”?

    钱昌明:特朗普怎样让美国“伟大”?

    “二战”后,美国为与苏联争夺世界霸权,挑动冷战,裹胁盟友,四处伸手,不断作恶,发动热战,这就大大地有损于美国的伟大。特别是在冷战终结以后,它在取得“一超”的国际地位以后,霸权野心更是进一步膨胀,竟想一吞下整个地球!它与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与人们为敌,无所顾忌地骑在他国头上,任意拉屎拉尿。殊不知任何事情都是辩证的,霸权主义也是一柄双刃剑,它既在不断扩张中伤害他国;同时也在削弱自己。美国的霸权主义正在祸害世界的同时,也把自己推向衰亡之路。

  • 两个老霸权国家在为世界制造麻烦

    两个老霸权国家在为世界制造麻烦

    脱欧的直接导火线是对移民的反感。在这一点上,它与特朗普的“边界墙”是同一个问题。不过,英美帝国主义在数世纪来蹂躏世界、把所到之处当作殖民地、实行强抢掠夺、买卖奴隶,是移民问题的背景。到如今。那里的人们想移居美国和英国,本应没有被拒绝的理由。所谓移民问题,是对数世纪来英美帝国主义的野蛮行径的“报复”——按照《英辞郎 on the WEB》的有趣解释,这无非是“用美国CIA的术语说,就是因为外交政策而为本国带来的不可预期的负面后果”。

  • 钱昌明:世界需要“反霸”正义力量

    钱昌明:世界需要“反霸”正义力量

    其实,霸权主义就是一只纸老虎。你软它就硬;你硬它只能软。善良沉默,邪恶盛行!值得庆幸的是,今次委内瑞拉事件,人们终于可以听到抗议之声了!不仅有当事者——委内瑞拉政府、人民的坚决抗争声,还有邻国古巴、墨西哥等国的声援声;更有大国俄罗斯和中国的反对声!美国霸权主义可怕吗?只要你敢于斗争,就不可怕。

  •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

    特朗普的“美国主义”,主观上是想让美国摆脱“两难”处境——收缩军事霸权,改善财政危机,让美国霸权继续强大;但形势比人强,客观上又不允许它这样做。特朗普想缓和与俄国的关系,民主党人就掀起了“通俄门”调查;特朗普想撤军、搞“收缩”,军方不同意,军费只能“步步高”,只能打破上限——创造高达750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特朗普自己要“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第一”,自然会亲自下令建立“太空司令部”,搞起了太空军事化;特朗普想改变贸易逆差,他上台后的现实却使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特朗普明明宣布了要从叙利亚撤军,国防部长一辞职,他只得自食其言。特朗普永远只能处于自我否定的过程中。

  • 剥削的全球化是21世纪帝国主义的关键

    剥削的全球化是21世纪帝国主义的关键

    比如去年在东南亚新的生产设施中外国直接投资14%来自中国,落后于日本的20%。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约一半用于开采资源,其余的部分表明中国需要很多劳动力的企业重新安排在柬埔寨、缅甸和其他工资低的国家。中国政府的努力集中在考虑它的战略部门,比如人工智能、生产和使用机器人。美国的实力在后退。实际上从冷战结束以来帝国主义大国不能表明有任何真正的军事上的胜利。清楚的是帝国主义大国不想与中国共享海洋,不愿分享它的霸权。特朗普是柏林墙倒塌以来第一个承认帝国主义的势力正在后退的美国总统。他想改变方向,以便恢复最近几十年消散的实力。

  • 美国对中国南海岛礁的入侵不会止步

    美国对中国南海岛礁的入侵不会止步

    就中国方面来说,美国这等赤裸裸的挑衅、打脸,实在让人恶心难堪,但为了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好在习惯可成自然,如果就是如此这般地持续下去,倒也算得上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了。

  • 美国人是怎样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霸权的?

    美国人是怎样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霸权的?

    到了《老友记》,里面有一些很好玩的镜头是美国人开始嘲讽英国式的发音。仔细看一下细节,当剧里的英国人出现在纽约,说着一口英国腔,会受到别人的嘲笑。但是在以往,一口英式发音会提升你在社会上的地位。就像目前的中国,很大情况下是处于文化不自信的状态。我们很多东西是以他们作为标准,所以如果你有英式发音,那么你在同学中间的地位会高一点。这就是“文化霸权”的渗透。

  • 美国是一个好教员

    美国是一个好教员

    今天还有人在为美国吹嘘,说美国对自己的老百姓有多好多好,而某些国家对自己的老百姓就没有对外国老百姓要好。还说什么时候这个国家对自己的老百姓和对外国的老百姓也一样好了,人家才会信服你。估计这个吹嘘美国者的批评所指是华夏政府。在表面上看,美国政府对他的公民似乎是不错。可是人们看到的是美国的非洲裔人没有任何人权保障,警察随意开枪射杀非洲裔公民,对于其他少数族裔同样有着强烈的种族歧视。这是对自己老百姓好的表现吗?再看中国,几十年来,华夏政府对于那些处在贫困状态的人民,用尽了各种力量,竭力要帮助他们脱贫,而且已经有绝大多数原来处于贫困状态的人们已经摆脱了贫困。华夏政府这种对自己百姓的态度比起美国对自己的百姓的态度来说似乎只好不差。这个说法应该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