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78篇文章
  •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习近平“两个伟大革命论”,包含了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即共产主义事业是伟大社会革命,伟大社会革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搞好党的建设,搞好党的建设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两个伟大革命论”展现了伟大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之间的理论、历史和实践之间的逻辑关系,使马克思主义“两个伟大革命论”得到了系统化、体系化的理论呈现。

  • 南线告捷,北线奏凯,改变了什么?

    南线告捷,北线奏凯,改变了什么?

    关于这次国共双方的这次南线大决战,如今早已见诸于祖国大陆的各种史籍典册,而且已经成为了各种影视作品的丰富素材。人们早已耳熟能详不说,也为各路军迷提供了长期的热议话题,可谓经久而不衰!然而迄今为止,我们见得最多的,还是胜利者方面的记录,以及进出过“共军”的“战犯管理所”、有被“洗脑”之嫌的前国民党军参战将领的回忆。如此,当然也就难免为前朝遗老,后辈“果粉”所垢病——他们都以“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由,顽强地对这些记录表达或表现出了忽视乃至无视之意。笔者这次就开一新局:用失败一方的“事后诸葛”之论,来这场战事作打总结。至于各位读者从中得出什么样的结论,那就由各自见仁见智了。

  •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中国也想学西方,可是毛主席说,西方人是先生,中国人是学生,但是先生总是欺负学生,根本不允许中国走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而且中国国内还有盘踞着权力中心的封建势力,也不允许中国搞什么维新变法。于是谭嗣同等人被送到菜市口砍了头。这一条启蒙之路还是没有能够走得通。中国不是没有接受过启蒙教育,可是这样的启蒙教育最终却把中国逼上了绝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被逼上梁山。中国人民没有活路了,不上梁山还能怎么办?只有革命才能给中国带来活路,不革命就只有死路一条。那位认为中国是革命和救亡取代了启蒙,压倒了启蒙,因而认为这给中国带来了很大遗憾的学者,他并不是不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向往和憧憬所谓西方的启蒙。这进而到底是什么意思?

  • 毛泽东指导新中国战争准备的高超艺术

    毛泽东指导新中国战争准备的高超艺术

    新中国成立以来,面对两强争霸、敌强我弱的基本战略态势,毛泽东总是慧眼独具、直击要害,以极富预见、极有魄力、极具创意的战争准备实践,有效达成了战胜对手、慑止强敌、固国强边的战略目标,在新中国军事斗争史乃至世界军事史上留下了光辉篇章!

  •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现在各个不同学科哲学工作者的哲学视野也在发生变化,变得越具客观性和包容性。但开展哲学对话不容易,因为哲学有不同类型。就主要之点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革命实践型哲学,是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为目的的哲学;中国传统哲学是人生伦理型哲学,强调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是追求至善之学;西方哲学则是思辨智慧型哲学。类型不同,它们有各自的范畴和思维模式,以及不同的哲学兴奋点和生长点。如果在当代社会主义中国,中西马哲学工作者没有共同的问题意识和共同认可的一些最基本的哲学共识,对话就很难展开。

  • 典型的民国大师:闹革命被吓破胆,抗日却第一个跑

    典型的民国大师:闹革命被吓破胆,抗日却第一个跑

    1938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十五一早,许兴凯突然通知各乡镇,抓紧时间,征集大批车辆到县政府内的仓房空院。深更半夜,老百姓都睡下了,突然集合队伍,带着警备队和车辆,打开南城门,说是要“阅边”。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到县里最边缘,一般没人去的地方,检查工作。这话鬼才信呢,您来这么久,下去过一回吗?何况检查工作,为啥动静这么大,还不让地方人士知道,摆明是要弃职潜逃!您跑也就跑了,可为啥要带走公款和人枪?不说公款,人枪可是滑县人民保命用的。

  • 寒春:在延安,我找到了归宿,找到了一条光明的路

    寒春:在延安,我找到了归宿,找到了一条光明的路

    在这个交通很不发达,连盼望已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都是在二十多天后才知道的闭塞的边区,牧民却是如此无私地给予千里外受到美帝侵略的异国人民以援助,多么令人感动!这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我深信工业发达、军事力量雄厚的美国,最后是战胜不了具有这种精神的人民的。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能站在人民的一边,为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为建设新中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激动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看着,想着,我的双眼湿润了。

  • 金民卿:五四运动的宝贵精神财富及其当代传承

    金民卿:五四运动的宝贵精神财富及其当代传承

    100年前,先进青年知识分子是五四运动的先锋;今天,广大青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我们要加强对广大青年的政治引领,引导广大青年自觉坚持党的领导,听党话、跟党走。回答好为什么当代中国青年运动的主题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为什么当代青年必须把个人理想融入民族复兴伟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找准当代中国青年运动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的着力点,激励广大青年在各行各业发挥生力军和突击队作用。深入研究当代青年成长成才的特点和规律,引导广大青年把树立远大理想和脚踏实地统一起来,让广大青年在五四精神激励下,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 刘润为:关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批孔的问题

    刘润为:关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批孔的问题

    在儒学已经为一切反动势力所利用、成为统治者压迫中国人民的工具的这种极端严峻的形势下,如果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前驱们以一种学究的态度来对待儒学,一边批判它的缺点,一边又充分铺陈它的优点,那就根本不可能改变当时的思想文化格局。要终结腐朽的儒家文化的统治地位,就必须造成强大的舆论定势;而要造成强大的舆论定势,就必须对腐朽的儒家文化采取激烈批判的方式。大势所趋,情绪偏激、说话过头,是很难避免的。但是,我们在看到这些问题的同时,还必须看到:如果没有这种激烈的批判,就不能祛除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深重毒素,中国传统文化就有可能因为毒素的持续扩散而趋于消亡。

  • 从《团》剧中的大刀砍坦克说开去

    从《团》剧中的大刀砍坦克说开去

    抗日军中,没见过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便已经出现的坦克完全有可能,在遇到坦克时因缺乏反坦克兵器和器材而束手无策也完全有可能,但没见过坦克不意味不知道坦克是什么,没有对付坦克的手段不意味就只能用刀砍和用手掰。只要在行伍间揩上几壶枪油,就绝不可能出现《我的团长我的团》中那样的荒唐事。

  • 张灵甫为何能从“抗日名将”到“革命烈士?

    张灵甫为何能从“抗日名将”到“革命烈士?

    诸多抗日将领都因不合历史虚无主义者的“胃口”遭到摈弃。他们需要一个参加过抗日而最终被解放区军民击毙的“好人”为突破口,来证明解放战争的“错误”,中国1949年10月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走了一条不该走的“弯路”。这个人物的挑选颇费了一番心思。首选必须是国民党将领,其次必须是黄埔嫡系出身,以便体现出民国的“正统”,第三必须是解放战争战场战败自杀,第四必须长得帅,以方便当今喜欢“看脸”的青年人易于接受和同情,这种苛刻条件下的“完人”,找遍国民党阵营实际上并不存在,他们便“揠苗助长”,将张灵甫虚化抬高后推了出来。

  • 沙健孙:五四运动——民族复兴的历史起点

    沙健孙:五四运动——民族复兴的历史起点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五四运动之所以成为这个革命的开端,不仅是因为中国工人阶级开始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更重要的是因为,工人阶级对革命的领导,是通过它的先锋队共产党来实现的,而这场斗争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播及其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在思想上和干部上准备了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这是五四运动的最大成果和最大收获。

  • 继承五四精神,缅怀五四运动—今天应比那时更理性

    继承五四精神,缅怀五四运动—今天应比那时更理性

    近年有人再举“启蒙”大旗,拿当年的五四运动说事,大声叫嚷什么中国需要一场新的历史“启蒙”之类,窃以为,这种做法不仅是在篡改当年的历史方向,而且也是意在篡改当代中国的政治方向,需要给予高度的警惕。

  • 周恩来:严守机密的光辉典范

    周恩来:严守机密的光辉典范

    周恩来注重保密工作,但从不搞神秘化,而是实事求是。有一位公安部门的负责人,每次给周恩来报送材料的信封上都写上“亲启”“特急”“绝密”。有一次他启封阅看后笑着对秘书说:“这位同志亲自写报告、写信封是好的,字也写得十分工整用心,但每次都注上‘特急’、‘绝密’也没必要。如果没有轻重缓急,都是急事也就不急了,都是绝密也就没密了。”

  • 埋下“铜元”,长出新中国

    埋下“铜元”,长出新中国

    共产党埋下铜元,就将自己同人民群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这里,埋下的不是一块铜元,它埋下了一份秋毫无犯的宣言书,埋下了一份为了人民的责任状,埋下了一份献身人民事业的赤胆和忠贞,是子弟兵对父老乡亲无限的大爱!春华秋实,待春风吹过,共产党收获了民心,收获了同舟共济的意志,收获了积极向上的力量,收获了一个崭新的中国。所以,从铜元上自然生长出了一个新中国!

  • 董学文 | 五四:不断重温的启示

    董学文 | 五四:不断重温的启示

    对五四精神遗产的继承,倘若取其一点,不及其余,抛却本质,那是以点遮面,以意为之;倘若强调绝对的因袭性和一致性,则是一厢情愿,有悖于辩证法。在对五四运动的认识上,首先需要的是真实地还原历史,其次需要的是辨析它的几种发展可能,认清其中哪种发展是真正符合历史潮流的。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主观主义的态度或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都是不可取的。那种鼓吹“回溯性的建构”,认为“‘回到五四’构成了补‘资本主义’这一课的前提”的说法,是欠妥当的,因为这种理论,实际已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描绘成一个背离五四科学、民主、人权、自由传统的过程,描绘成一个“封建主义”大复辟的过程,因之要呼吁“回到五四”,要“重新启蒙”,显然,这就把对五四精神的承继引向了另外一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