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20篇文章
  • 三问推特脸书,谣言不封凭什么封这些账号?

    三问推特脸书,谣言不封凭什么封这些账号?

    脸书和推特认为呼吁香港恢复秩序是“散布政治纷争”;支持港警维护社会秩序是“破坏当下政治抗议运动的合法性”;“中国一点都不能少”“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虚假消息;一个主权国家的国旗是有害信息。“孤烟暮蝉”告诉刀哥,外网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除了喇叭不在我们手上,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来自推特与脸书的直接“灭声”,把你嘴巴封起来。

  • 望长城内外:香港反对派在改变策略

    望长城内外:香港反对派在改变策略

    香港回归以后,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与生活方式不变,而人的世界观一旦基本形成,则是较难改变的。因此,要改变香港反对派及“大专联盟”的思想,要让他们放弃“西式民主梦”,现在看来是很难的。也许要经过二三十年,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经过客观现实的教育,有可能改变思想,而其中相当一部分人,至死也不会放弃“西式民主梦”。由此可见,我们与香港反对派的斗争将会长期进行下去。

  • 周新城:必须警惕和防止颜色革命

    周新城:必须警惕和防止颜色革命

    为了实现颜色革命,美国是不惜财力的。凡是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反对派没有一个不是得到美国的财政支持的。进行反对现政权的活动,包括做意识形态宣传、搞“街头政治”、组织选举,那是要花很多钱的,而反对派又大多没有钱,不得不依靠美国出钱。在这方面,美国是极其慷慨大方、不惜血本的。在乌克兰,当以尤先科为首的反对派组织大规模示威,需要把各地群众集中到首都基辅时,美国通过非政府组织(例如索罗斯基金会)出钱租车并发劳务费(据说每天10个美元,远远超过当地实际收入),而且一夜之间在广场上搭起了帐篷,以供住宿。在格鲁吉亚的玫瑰色革命过程中,美国也借助于非政府组织事先准备好了一切,如花多少钱、资助哪个反政府组织、与谁合作等等。为了颠覆白俄罗斯卢卡申科政权,2004年美国政府拨款8900万美元用于支持白俄罗斯的独立媒体、反对派、国内组织和商业团体;2005年美国参议院又宣布将专门拨款500万美元用于资助白俄罗斯的反对派。据说美国政府每年为了“促进民主”的拨款就高达10亿美元。

  • 俄罗斯今天如何在青年中防范“颜色革命”?

    俄罗斯今天如何在青年中防范“颜色革命”?

    2017年3月26日,在俄罗斯发生了一场几乎遍布全国、“组织有序”的抗议活动,抗议的主题是政府官员腐败。与以往不同,在这场抗议中年轻人发挥了“主力军”作用。尽管抗议活动很快停止,并未对2018年总统大选造成威胁,但其发动和组织情况引人深思。苏联解体前,苏联影响最大的青年政治组织——列宁共青团已经被解散,青年组织和年轻人的社会价值观一度十分混乱,当代俄罗斯青年组织在组织管理体系和人生观与价值观方面都经历了艰难的重建。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成功发动“颜色革命”后,西方也寻找机会发动“俄罗斯版颜色革命”,俄罗斯采取各种措施严加防范。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经济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西方制裁等受到极大影响。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在组织、管理、教育、自我发展等方面做好青年工作,防范“颜色革命”。

  • 马钟成:美国“颜色革命”战略及其应对思路探讨

    马钟成:美国“颜色革命”战略及其应对思路探讨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依据吉恩▪夏普的非暴力战争理论,在全球范围内频频通过颜色革命的方式更迭他国政权。从“郁金香革命”到“茉莉花革命”,从“占领国会”到“占领中环”,全部都出自吉恩▪夏普所总结出的198种非暴力战斗手法。高度重视心理战和意识形态战争,是夏普式非暴力战争的鲜明特色,其中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刻意制造和传播谣言。“非暴力战争”理论出现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并非偶然,它是美国精英阶层系统性学习和模仿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产物。

  • 望长城内外:香港的“颜色革命”是如何发生的?

    望长城内外:香港的“颜色革命”是如何发生的?

    大量的情况表明,香港今年的暴乱行动完全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其它如以争取“民主、自由、人权”为旗号,以政权变更为基本目的;利用突发事件制造街头政治活动;利用社会矛盾,大造舆论,煽动、蒙蔽和裹挟大批民众参与等“颜色革命”的特征,也在香港今年发生的“反修例运动”中充分地表现出来了。例如,香港反对派和极端暴力分子公开叫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要求行政长官下台,并声言不排除会成立“临时立法会”等,都充分表明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推翻香港特区政府,夺取香港的管制权。香港今年发生的“反修例运动”具备了“颜色革命”的全部特征,是一场彻头彻尾、货真价实的“颜色革命”。如果要与先前发生在其它国家的“颜色革命”相区别的话,可以称其为“黑色革命”。

  • 树立底线思维,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树立底线思维,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思想教育工作者要善于抓住事物的根本,阐扬彻底的理论。具体而言,要以美国等西方国家助推“颜色革命”的阴谋动机和真实意图教育青年人,用“颜色革命”在多国引发的政治悲剧、国家悲剧警示青年人,用“颜色革命”在多国理论上实践上的破产说服青年人,用“颜色革命”中多国青年人的不幸遭遇感染青年人,促使青年人形成正确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真正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颜色革命”划清界限,不断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始终保持政治定力和政治清醒。

  • 央视大起底:幕后黑手如何手把手教乱港分子?

    央视大起底:幕后黑手如何手把手教乱港分子?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廼强称,香港中文大学设有一个叫“香港美国中心”的机构,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脸谱专页“时闻香港”透露,“港美中心” 2014年3月15日至16日举行了两天一夜的“工作坊”,“名正言顺”培训大学生作为“占中”骨干,“这些手段足以显示,美国人在香港的实质性干预活动将大幅增加,甚至“占中”会得到美当局的全力协助”。2014年4月出版的《紫荆》杂志也披露,“工作坊”的参与者实际上是由一些政党要人、国际学者及神秘政治人物授课,教学生如何面对大型示威抗议活动中的“谈判策略”,并为香港普选定下所谓的“不可退的底线与立场”等。《紫荆》直言,“港美中心”表面上是一间非盈利的大学联盟机构,其董事会成员也包括多所大学的校长,但实质上美国驻港总领馆才是这家机构的真正后台依靠。

  • 阚道远:“颜色革命”的灾难性影响

    阚道远:“颜色革命”的灾难性影响

    通过“颜色革命”上台的政治代理人唯西方马首是瞻,丧失了独立自主发展的意愿和能力,在政治上依附西方,在经济上被西方殖民,被跨国资本剥削控制,沦为西方发达国家原材料基地和初级加工基地,始终在全球生产的价值链底端徘徊,难以摆脱被宰制的命运,实现国家现代化遥遥无期。统计显示,爆发“颜色革命”的大多数国家国内通货膨胀严重,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剧烈,财政体系日益紊乱,经济发展速度减缓,腐败问题愈演愈烈,实现富裕发达的目标更加艰难。

  • 中国人的“民主教育”

    中国人的“民主教育”

    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则是亲身体验了一把西式的自由民主。当台湾在两蒋之后开始“民主转型”时,一些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曾经觉得自己过上了美国人那种自由民主而又富足的生活,而大陆的中国人却依然生活在贫穷与落后之中,于是有的人便趾高气扬地对大陆的中国人进行冷嘲热讽。可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台湾二三十年来毫无休止的政治纷争,严重拖累了经济与社会发展。台湾的GDP 在二十多年前为大陆的40%,而现在只有大陆的4%,少了一个“0”。他们曾经引以为骄傲的大台北、大高雄,如今甚至不如大陆的一个地级市。而贫富差距依然存在,靠普选上台的陈水扁成了大贪官,高喊“民主、自由、平等”的蔡英文依然在为资本家打工。实践是最好的老师,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也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受到了深刻的“民主教育”。雁默的这封信,就是一份有代表性的作业。

  • 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阚道远:“颜色革命”的新趋势新特征

    阚道远:“颜色革命”的新趋势新特征

    “颜色革命”作为美国干涉别国内政、实现政权更迭的典型形式和政治手段,近期呈现出一系列值得关注的新趋势新特征,反映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新变化。要清醒认识“颜色革命”颠覆国家政权、造成政治动荡、阻碍国家现代化进程的重大政治危害,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和斗争意识,严格落实政治职责,扎实做好青年思想政治工作,加强网络治理和舆论引导,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 “颜色”并不“革命”,“自信”方能“他信”

    “颜色”并不“革命”,“自信”方能“他信”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自信不足,指望跟着美国融入世界,到头来收获的只能是“颜色”,这是一个普世规律。俄罗斯和乌克兰尝够苦头,今天该我们尝尝了,香港乱局正是美国人“赐给”我们的的“颜色”。香港动乱,是殖民情节的唤醒发酵酿成的苦酒。

  •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一国两制”这一体制创新是完全正确的,它有利于在中国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内地和香港充分发挥各自的制度优势,互相取长补短,共进双赢。但是,由于受内地新自由主义公知和香港反对派的干扰和误导,导致香港回归后在具体实施中出现了偏差,比如说香港继续资本主义制度,结果去殖民化工作没有做到位。又比如只强调香港暂不开展共产主义宣传,却连体现中华民族认同的爱国主义教育也没有跟上。再比如为了维持香港繁荣稳定,单纯关注资本利益而忽略了多数港人的利益等。这些策略上的失误无形中催生了新的矛盾和问题。

  • 吕景胜:香港颜色革命给高校社科课堂带来什么启示

    吕景胜:香港颜色革命给高校社科课堂带来什么启示

    教师如果鼠目寸光,学生可能就不会登高望远;教师甘于为敌对势力张目,为西方逆行辩解,学生就可能胳膊肘往外拐,做街头混混,认贼作父,血液中流淌汉奸基因。如教师整天配合西方舆论表达,妖魔高铁、大飞机独立研发,贸易战初始就是中国错中国原罪,南海应该去仲裁,中国不守国际法,可以不要钓鱼岛,绑架孟晚舟是司法独立,打压华为是华为不守美国法治,美国长臂管辖有效因为美国有实力,华为事件不是政治事件是法律问题,改革必须实施新自由主义、挑拨中俄关系、中朝关系。长期受此高论“高师”的熏陶能成长为什么样的学生?

  • 田安澜: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田安澜: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在香港反对势力的背后站着一大批外部势力,香港每一次政治动荡的背后总会有外部政治势力阴影的浮动。这次“反修例”,外部势力不再是躲在背后,而是直接高调站在前台,站在了第一线,反对势力和外部势力也不讳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