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3篇文章
  • 张昌廷:马克思与凯恩斯经济危机理论之比较研究

    张昌廷:马克思与凯恩斯经济危机理论之比较研究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根源在于资本主义私有制,根本原因是劳动群众有限的消费,只有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才能从根本上消灭经济危机;凯恩斯认为三个基本心理规律决定了有效需求不足,有效需求不足又造成非自愿失业,政府需要干预经济来增加有效需求、实现充分就业。两种经济危机理论在经济危机的成因、理论基础、危机的实质、研究方法、阶级立场、研究目的等方面存在根本的区别。我国要克服和避免经济危机需要以马克思理论为指导。

  • 梅荣政:补足理想信念之“钙”

    梅荣政:补足理想信念之“钙”

    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的精神之“钙”。正是因为始终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中国共产党人经受住各种考验。习近平同志强调,“坚定‘四个自信’,最终要坚信共产主义、坚信马克思主义。”党员、干部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站位就高了,心胸就开阔了,就能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做到“风雨不动安如山”,炼就金刚不坏之身。

  • 形式逻辑岐见:社会主义认识中的“白马非马”

    形式逻辑岐见:社会主义认识中的“白马非马”

    一些形而上学的观点,把初级阶段理论看作是资本主义补课,抹杀邓小平提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前提条件。在批评所有制跨越生产力发展的一大二公倾向时,走向另一个极端。

  •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传播通考》很有意义

    朱佳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传播通考》很有意义

    当前有极少数人,试图借口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的所谓翻译问题,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通考》在这个大背景下出版,对党的理论工作者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工作者学习、继承和发扬老一代马克思主义理论传播者的光荣传统,反击打着修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译文的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行为,也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我希望这部丛书的出版,切实为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研究、阐释、宣传、普及工作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

  • 谣言止于智者——击碎污蔑马克思的三大谣言

    谣言止于智者——击碎污蔑马克思的三大谣言

    作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究竟有无私生子都不能丝毫减损他在理论上的伟大建树。但如今中外造谣污蔑马克思的言论甚嚣尘上,也不得不引起警惕。马克思自己对待谣言可以毫不在意,但是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却不可随波逐流一起轻信这一不确定的重要信息。1853年,在一封为马克思辟谣的公开信中,魏德迈、克鲁斯和雅可比曾愤激地说:如果德国工人政党允许一切混蛋诽谤像马克思这样一个不仅为了党贡献了毕生的劳动而且牺牲了地位、财产和全家安宁的人,那么这个党应当受到每个人的审判.

  • 人类命运共同体:解决当代国际基本矛盾的中国方案

    人类命运共同体:解决当代国际基本矛盾的中国方案

    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昭示了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必然表现为国际关系矛盾,由此产生了从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世界历史进程。中国共产党人将这一思想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确立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和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对马克思这一思想在新时代的伟大发展。全球化生产力和霸权主义世界格局之间的矛盾构成当代国际基本矛盾,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解决这一基本矛盾的中国方案。其根本动力是当事国的人民的共同福祉和全球化生产力发展的客观需要;其经济基础是各国人民为了自身福祉共同建设的经济文化纽带,其政治军事基础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秩序,其价值基础是在此过程中逐渐形成和不断发展的“共同价值”。而由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起来的全球生产力与各国人民的普遍联系,则为未来“自由人联合体”积累条件。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认识发生学(上)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认识发生学(上)

    在资产阶级生产历史上升时期,其工作者尚能坚持说明构造的本来面目,但掩盖历史性质,努力地将其说成是历史自然形式;所以,“经济认识预设”从来是资产阶级范畴生长的自然基点。处于生产方式社会构型期的资产阶级认识论已不允许矛盾化的生产关系表达方式。其理论工作者的任务重心转向对生产关系性质本身进行掩盖,就是说,不仅“物象”生产方式,而且也同时“物象化”生产关系。进入全面社会统治时期后,资产阶级的物象关系具有瓦解一切范畴的功能,——当然,这不过是代表了真相对于假象的愈来愈猛烈的进攻。

  • 马克思的幽灵:新世纪中国科幻小说的社会形态想象

    马克思的幽灵:新世纪中国科幻小说的社会形态想象

    社会形态想象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科幻小说的重要主题之一。《三体》中“长老的二向箔”式社会形态想象,隐藏着高科技水平和低社会形态的逻辑错位。它和其他的社会形态想象,如智能算法构成社会形态的内在主宰、不同社会形态之间既对抗又并行、社会形态在科技发展中将产生畸变等,都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检视中显出自身的破绽和局限。相对于具体的科学技术想象,社会形态想象更强调诸多社会因素的整体性和关联性,很难彻底摆脱既有的人类经验和理念的隐性掌控。马克思主义的观念和方法,对科幻小说的社会形态想象不可或缺。重启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社会形态批判的想象方式、激活这种想象的审美能量,是科幻小说发展的未来方向。

  • 马恩关于十九世纪无产阶级革命战略思想初探

    马恩关于十九世纪无产阶级革命战略思想初探

    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十九世纪无产阶级制定了阶级斗争的一系列策略原则。到了十九世纪中叶,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把这种战略思想扩大到亚洲民族解放运动:他们把亚洲人民反对欧洲资本主义的侵略和掠夺的斗争同欧洲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联系起来考察,从而丰富和发展无产阶级革命战略诸如殖民地革命和民族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同盟军、统一战线、以及在殖民地革命中开展土地革命等方面的思想和内容。

  • 帝国主义侵华“有功”论辨析

    帝国主义侵华“有功”论辨析

    西方列强将宗主国先进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引入中国,主观上并不是要促进中国的现代化,更不是为了推动中国的发展和进步,而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其在中国的殖民统治、基本需求和根本利益,更好地满足其优裕舒适的生活需要。至于由此导致的中国近代社会变革并带来某些新式基础设施的客观结果,这是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始料不及的。那种认为西方资本主义列强侵华“有功”的论调,那种忽视其对中国的野蛮侵略及由此造成的巨大灾难的认识,是典型的“倒果为因”。

  • 什么是“事实”?—唯物史观何以“唯物”(之五)

    什么是“事实”?—唯物史观何以“唯物”(之五)

    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起点(认识起点),只能从“经验事实”(即各种现象)出发。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叙述起点(表达起点),则应当从“科学事实”出发——即从真相出发。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起点与叙述起点的区别在于:前者是指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对象起点”,后者是指马克思主义叙述的“逻辑起点”。

  • 赵磊:唯心主义者能接受唯物史观吗

    赵磊:唯心主义者能接受唯物史观吗

    辩证唯物主义是唯物史观的根基和源头,唯物史观是辩证唯物主义在历史领域的展开和贯彻。换言之,唯物史观的本体(“社会存在”),不过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本体(“物质”)在历史领域的必然的逻辑结论。否认“物质第一性”,必然否认“社会存在第一性”。试问:一个在世界观或自然观上否认“物质决定精神”的人,能在历史观上坚信“存在决定意识”吗?一个在世界观上相信“精神决定物质”的人,能在历史观上反对“意识决定存在”吗?

  • “三大改造”奠定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制度经济基础

    “三大改造”奠定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制度经济基础

    没有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确立,就没有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也就无从谈起。以“一化三改”为核心内容的“三大改造”,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探索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进行的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实现了我国由新民主主义革命向社会主义社会的顺利过渡,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公有制这一基本经济制度、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比较完整的社会主义工业体系等,由此开辟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道路。“三大改造”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奠定了基础,使之具有鲜明的社会主义本质特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 左鹏:打好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仗

    左鹏:打好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仗

    新自由主义的矛头是对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因为加强哲学社会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高校意识形态阵地管理,这股思潮在教材、课堂的活动空间已大大萎缩,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其本质,但是它的影响已经由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延伸到了舆论宣传和一些政策的制定实施了。比如,在经济体制改革中,中央一直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但一些地方、部门和媒体对于中央做出的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决策部署常常置若罔闻,甚至做出相反方向上的解读,而对于中央做出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决策部署却很容易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不时提出一些过头的口号。

  • 许光伟:唐诗宋词与《资本论》

    许光伟:唐诗宋词与《资本论》

    《资本论》是“诗性智慧”与“革命逻辑”的工作统一。然则“行动主义——唯物主义”构成了世界意义的思想通史线索,它的始源是“中国诗”,最初的思想高点是“唐诗宋词”。文化作品要在书写“主体工作结构”,即理想与现实的辩证法主体人格行动。然则“唐诗宋词——《资本论》”构成了历史科学作品的“两仪结构”:以历史写文化、以文化写历史,成为对“方法论唯物主义”大写字母化的意义锚定。结论是,经济作品不仅反映要历史原理,也要反映文化原理,使之充满历史行动活力与阅读思考活力。然则新时代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工作内涵是:既要运用“马克思主义抽象力”,也要运用“中华抽象力”;要使经济学理论模型民族内涵化,在艺术方面尤其需要基于中华的工作意义“引经据典”,提升其文化品位,书写“经济学的文化自信”。

  • 陈先达 |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陈先达 |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在社会主义国家,如果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甚至在党和国家的指导地位被取消,那就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因为,如果共产党抛弃或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就必然接受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