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共为您搜索到94篇文章
  • 医疗完全市场化既残忍又沉重--由魏则西事件引发的思考

    医疗完全市场化既残忍又沉重--由魏则西事件引发的思考

    医生与病人之间所存在的严重信息不对称性,且基本不可能通过技术手段解决,一旦生病,决定权就掌握在医生手中。一般人看病喜欢到医院找熟人,原因不仅是希望医生提供高品质的服务,而且是希望医生提供符合患者需求的服务。这就是说,医生的“良心”不仅在于医术高明,而且在于能够站在患者角度考虑问题。现代医疗服务大幅度提高了技术水平,但是却弱化了医疗的伦理功能。

  • 古今中外圣贤,都说医疗绝对不能赚钱

    古今中外圣贤,都说医疗绝对不能赚钱

    医生被伤害,患者闹医院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已经证明了一个真理,医学、医疗、医生这三医,绝对不能以赚钱为目的。不管主张医疗市场化、医院私有化、医生职业化的理由多么正当,辩词多么机巧,论证多么堂皇,都不能消解一个简单的公理:生命及其健康是无价的,如果将生命做成生意,这就违逆了人类有三医以来的基本价值观,是一种不道德。

  • 莆田系——私立医疗的罪与罚

    莆田系——私立医疗的罪与罚

    莆田游医们,像黑社会一样,完成了血腥的原始积累后,终于完成了洗白,大哥翻身当老总。但是无数的后来莆田人仍然以此为荣,在网上各个莆田论坛中,随处可见”只要有钱,道德算个P“的思想,无数人还会前赴后继投入这块国民大肥肉的争抢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 江宇:中国“免费医疗”的可能道路

    江宇:中国“免费医疗”的可能道路

    医疗近期成为议论焦点,北京三中全会也有涉及。笔者认为,从理论和实践来看,免费医疗模式是最符合中国国情的保障模式,应当作为医改的长远目标。全会对医改作出新部署,为将来实现免费医疗开辟了道路。

  • 李玲:医疗市场化为什么失灵--肯尼斯•阿罗关于医疗卫生特殊性的理论及其发展的综述

    李玲:医疗市场化为什么失灵--肯尼斯•阿罗关于医疗卫生特殊性的理论及其发展的综述

    由于治疗结果的不确定性,病人在享受医疗服务之前完全没法检测这一“商品”,在与医生的“交易”关系中,信任变得尤其重要,医生应该以关注病人的福利为指南,而不能像普通商人一样,以自利为公认的准则。所以利润最大化对医院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利润”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否认信任关系的信号。

  • 刘长明:纪念626指示,反思医疗市场化

    刘长明:纪念626指示,反思医疗市场化

    1985年被称为中国医改元年,医改弊病马上显现:一是政府对公共卫生的投入严重不足;二是农村医疗卫生防疫网加速破败;三是卫生医疗部门的行业作风开始变坏。90年代的医疗市场化改革宣称的医疗单位效率低下、人浮于事、在其位不谋其政等等需要改革的弊病,其实是从1979年开始的医疗改革所产生的,原先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弊端。

  • 安邦智库:魏则西事件,问题的焦点是医疗市场化改革

    安邦智库:魏则西事件,问题的焦点是医疗市场化改革

    从准公共服务这个原则出发,中国政府应该将医疗服务分为两个大的领域: 一是以政府控制的公立医院为主的基本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以及相应的基本医药制度。二是适度市场化的高端医疗服务体系。最终分析结论:中国的医疗服务首先应定位为面向大多数人的准公共服务,而不能走完全市场化的道路。

  • 全民免费医疗可实现效率最优

    全民免费医疗可实现效率最优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全民免费医疗和全民医保符合帕累托最优。医疗不是奢侈品,它是维系国民生命延续的最基本的人权保障,政府应把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把免费医疗由部分阶层扩展到全民,让发展成果惠及所有百姓。

  • 免费医疗是对市场失灵的矫正

    免费医疗是对市场失灵的矫正

    市场不是万能的,医疗服务和国防、治安、消防、道路等公共服务一样,由政府运营效率更高、效果更好,全民免费医疗或政府主导的全民医保是对市场失灵的矫正。

  • 免费医疗应是中国梦的重要元素

    免费医疗应是中国梦的重要元素

    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社会保障全民覆盖,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否则,低收入家庭如有病人,就会因为支付不起医疗费而在家等死,这不是文明社会的制度安排。

  • 江 宇:只有信息公开才能打破医药医疗腐败利益链

    江 宇:只有信息公开才能打破医药医疗腐败利益链

    医药医疗腐败利益链是看病贵的一大根源,要打破这一利益链,根本办法是信息公开。只要把药品招标全过程的信息、包括所有药品的价格、品规、厂家、用量向社会公开,把药品流通全过程置于阳光之下,就能让一切灰色利益链无所遁形。

  • 医疗被资本寡头掌控——滚蛋吧,医疗君!

    医疗被资本寡头掌控——滚蛋吧,医疗君!

    公共医疗卫生事业被资本掌控的现实,直接关系到这个社会中千千万万的普通劳动者的生,老,病,死。比起《滚蛋吧,肿瘤君》中对生命和亲情友情的眷恋,现实中更为常见的是面对天价的医药费无可奈何。

  • 美国刑法怎样对付过度医疗

    美国刑法怎样对付过度医疗

    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名肿瘤医生为从医疗保险公司骗钱,不仅让癌症患者过度接受伤害身体的化疗,而且让未患癌症的就诊者服用强力抗癌药物,受害者超过500人。这名医生名叫法里德·法塔,年龄50岁,7月10日,他被底特律地方法院判处45年监禁,并处两千万美元的罚金。

  • 美国刑法怎样对付过度医疗

    美国刑法怎样对付过度医疗

    由政府创建一个公共医疗保险机构为无医保人口提供经济实惠的公共医疗保险选择,打破私营医疗保险公司在事实上的垄断地位。奥巴马政府能否在其医改大计中攻克这一难关,有效解决困扰美国多年的过度医疗问题,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 医疗私有化是如何祸害拉丁美洲的?

    医疗私有化是如何祸害拉丁美洲的?

    20世纪90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在拉丁美洲推行以私有化、自由化为特征的新自由主义医疗改革,给拉丁美洲带来灾难性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