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共为您搜索到150篇文章
  • 出离愤怒!侮辱国旗被百万悬赏追缉,坚决不能放过

    出离愤怒!侮辱国旗被百万悬赏追缉,坚决不能放过

    港毒暴徒一再挑衅国家主权和尊严,直接原因是他们认为自己的行为可以不用付出应有代价,他们不怕香港的法律。之前侮辱国徽的暴徒,仅有一名28岁冯姓暴徒被香港警方拘捕,其他的暴徒至今逍遥法外。就是被抓获的这名暴徒,能不能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还是个问号。因为定罪的权力控制在香港的法官手里,而此前多名港毒暴徒得到轻判或免罪,而维护秩序的警察却被重判的司法不公正问题,以及与此有关的香港外籍法官高比例现象,令人不敢对香港的法治抱有信心。

  •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大陆同胞与香港同胞有着天然的和生命息息相关的自然情感与泡泽情谊。在香港遭受外国金融大鳄的鲸吞掠虐的危急之际,中国共产党动用全国人民的血汗巨款来拯救香港。在历史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阶级以全国工人为后援,让香港同胞第一次在帝国主义面前挺直了一身躯;在现实中,又是中国共产党率领全国人民以自己的血汗,让香港在危急时刻挺直了腰杆。

  • 香港问题的起源、发展和未来

    香港问题的起源、发展和未来

    日落西山日不落,跌落山巅美利坚!徐吉军认为,中国只要在国际博弈大棋局中占据优势,香港台湾问题再怎么激化也只能是中国的内政问题,美国最终必将被我们威慑而不敢直接出兵,无非底下捅刀子,搞搞战术讹诈罢了。再过五年,台海问题,香港问题,都将随手化解,不复存在。形象的比喻就是哪有什么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一切都是中美问题!如此以来,港独们无论是打砸抢还是玩颜色革命的游戏,能够扰乱的也只是弹丸之地香港的一个个角落而已,疥癣之疾,无关痛痒!

  • 起底:一个自称“杂种”的“香港英雄”真面目

    起底:一个自称“杂种”的“香港英雄”真面目

    林保华之所以如此自贱,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既有蒙古族的血统,又有汉人的血统,但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他认为自己在中国大陆生活了38年,在香港生活了21年,在美国生活了9年,在台湾生活了13年,是哪里人已经不重要,祖先是谁也不重要,“只要是自由人”。所以,他恬不知耻的说:“骂我‘卖国’,真的所言不虚,而且还是卖国杂种,因为是汉蒙满杂种,搞不好还有其他外国敌对势力血统。”一个不认祖宗、“五毒(独)俱全”、将“杂种”称谓引以为荣的人(哪怕是自嘲)竟然被“港独”、“台独”捧为“资深政治家”、“英雄”、“导师”,这究竟是讽刺,还是悲哀?香港搞事的激进愤青们醒醒吧,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 这些香港人为什么举着星条旗游行?

    这些香港人为什么举着星条旗游行?

    眼下,美国正在与中国打贸易战,在这种两国交战、需要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情况下,这些香港人居然举着美国的国旗星条旗在香港游行,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在长美国人的威风,在灭中国人的志气,这是在向全中国人民的心头插刀,是彻头彻尾的汉奸行为!这些香港人,不管他们自己承认不承认,他们都是中国人。作为一个中国人,居然认盗为师、认贼作父,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国格和人格。

  • 愤懑与恐惧!起底港毒事件背后的“法治”真相

    愤懑与恐惧!起底港毒事件背后的“法治”真相

    毫无疑问,港毒势力正在香港实施港版的“颜色革命”,香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但这些事件,也让我们得以近距离的观察和重新思考,很多人曾经笃信不疑的一些西方原则信条。正是出于对这些西方信条的迷信,让很多人成为西方体制的崇拜者和中国全盘西化的主张者,以及“颜色革命”的社会基础。

  • 在“一国两制”下的稳定才是香港繁荣的唯一出路

    在“一国两制”下的稳定才是香港繁荣的唯一出路

    香港要发展经济,要发展文化,一定要保持社会稳定,稳定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前提,经济的发展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和一个有序的市场来支持经济行为的话,经济发展只会是空中楼阁。在这个时候,媒体就不能煽风点火,而应该对政策加以精准的解读,协助落实民众的知晓权和监督权,而不能凭借信息渠道的控制,怂恿煽动民众闹事甚至是暴力闹事,这踩到了香港人民的底线,破坏了香港的法治。另一方面,频繁的街头闹事和社会暴力也会导致社会心态的暴力化,造成法律的实质性缺失,而没有法律作为稳定的社会行为规则,人们的行为就缺乏长远稳定的预期。从长远上来说,它侵害了香港同胞的根本利益。

  • 香港大乱必将导致大治

    香港大乱必将导致大治

    要想在香港回归五十年以后,使香港顺利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提高香港民众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认识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只有度过寒冬的人才知道春天的美好,当年广大中国人民从新旧两种社会的对比中,才亲身感受到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好。对于香港人民来说,也需要有这样一个在亲身经历中自己教育自己的过程。因此,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告诉香港民众,香港目前的乱,从根本上说是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让他们了解到为什么近几十年来,中国大陆社会稳定,经济快速发展,民众生活得到较大改善,而台湾和香港却政治纷争不断,经济发展与民众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

  • 宪之:长痛短痛?有备无患——香港治乱刍议

    宪之:长痛短痛?有备无患——香港治乱刍议

    香港乱局,不必幻想。还是毛主席说得好: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向最好处争取,作最坏打算。“一国”原则,不得不动用“紧急状态”,看似“最坏”,实则最好。长痛不如短痛是也。不是我想要的,是你逼的。合理合法,理直气壮。既然仗不得不打,就不必瞻前顾后,畏首畏尾,顾虑重重,该出手时就出手。不打则已,打则必胜。像59年西藏平叛,像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漂漂亮亮,可以“打出五十年稳定”,“不用变”。

  • 董建华谈香港问题根源:一些教材刻意激化两地矛盾

    董建华谈香港问题根源:一些教材刻意激化两地矛盾

    通识教育科教科书无须送审,造成内容错漏百出。《巴士的报》2018年7月曾列举当年发行的五套新版课本,其中“今日香港”及“现代中国”两个单元分册有多处错误,像名创教育出版的《新领域高中通识》,把日本“集体自卫权解禁”误称为“自卫权解禁”,两者定义截然不同。雅集出版社的《雅集新高中通识教育系列》在介绍辽宁舰时,用的是改装前舰身锈迹斑斑的“瓦良格”号照片,另一张展示三军仪仗队的照片,解放军穿着已淘汰的“九七式”军服,与今日中国军事面貌大不相符。

  • 扒开这些美国非政府组织的“画皮”

    扒开这些美国非政府组织的“画皮”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有着多年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颠覆和“颜色革命”的丰富经验,对街头政治这一套做法玩得很娴熟。2003年阻挠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的50万人街头运动,就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幕后组织、策划和指挥的。由此可见,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已经成为影响香港稳定的最大黑手,其危害性远超那些台前的“港独”分子。

  • 香港出现暴乱的根源在哪?

    香港出现暴乱的根源在哪?

    大家一定都记得,那年“占中”暴乱后,对制止暴乱警察的刑事处罚居然非常“及时”地出现了,还比对暴徒的刑事处罚早得多,严厉得多,还不得保释!可对暴乱分子的处罚呢?两年后才出来一个什么罪名,最后好像还没有定案。这种现象在鼓励什么?倡导什么?香港有法制,但有法治吗?有法律制度,但法律治理在哪?法律在治谁?

  • 迫切需要二次回归!香港的五大困局与出路(上)

    迫切需要二次回归!香港的五大困局与出路(上)

    如果把这些事联系起来看,不难看出美国的险恶用心——以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为支点撬动中美关系,近期可把香港问题作为中美经贸谈判的筹码,中期可作为遏制香港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的大棒,远期可作为中美经济“脱钩”的抓手。美国专门出台法律大打香港牌,说明美国想像过去那样单一打台湾牌、南海牌、朝核牌,已经遏制不住中国,必须不断加大力度、打组合牌,甚至会有不顾一切铤而走险的冲动。

  • 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英美在血腥镇压本国民众时,“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英美等国的伎俩,早已为许多人看穿,只有那些仇视中国的政客在摇唇鼓舌、搬弄是非,而英美等国的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大旗也早已被他们曾经对民众喷过无数次的辣椒水腐蚀,被他们曾经对民众丢过无数次的催泪瓦斯熏黑,被他们曾经无数次砸向民众头上的警棍砸得千疮百孔。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说其实也不准确,因为他们的那杆所谓的大旗从一开始就是腐朽的、破烂的、漆黑的,这早在几百年前的圈地运动、三角贸易、西进运动中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证明。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所说的,“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 暴力乱港!香港反对派神秘金主系中情局“白手套”

    暴力乱港!香港反对派神秘金主系中情局“白手套”

    作为收受“黑钱”的“回报”,“香港人权监察”在反对香港修例方面积极配合美方部署,将修例“妖魔化”,引用美方发布的数据,造谣称容许香港将逃犯移交内地是“打开缺口”云云。实际上,NED是CIA的“白手套”,专门资助世界各地政党及政治组织,进行反政府的政治活动。

  • 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1937年底,王明回国,钦差大臣身份,否定毛泽东路线,高标“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局面逆转。遵义会议过去三年了,高层的国际迷信依然严重,“十二月会议”上,毛泽东再次陷于孤立。乃至“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喧嚣一时,以致“六中全会”两年后,余毒还酿成皖南事变悲剧。“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要害是让抗战“服从”统战,一切“服从”国民党,眼睛只盯着“统”,忘记了“抗战”和“独立自主”。是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我们应信守这一承诺。但是,这只是个大前提框架。“一国两制”,“一”是经,“两”是权;“一”是根本,“两”是枝节。“五十年不变”,是宏观的资本主义制度,它并不妨碍我们去殖民化,不等于放弃爱国主义教育。基本法与国家宪法不能平起平坐,更不能凌驾于宪法至上,成为普世大法。中央政府在去殖民化方面,完全有权也应该有所作为。坚持“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不等于忘记“一国”是根本,不能忘记“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