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627篇文章
  • 朱富强:疫情下的中医与中国经济学

    朱富强:疫情下的中医与中国经济学

    研究身体系统的医学和研究社会系统的经济学在研究思维上具有相通性,都应遵循从本质到现象的研究路线。但是,根基于自然主义思维,现代西医却热衷于从功能性关系分析病理现象,从局部性角度来寻找解决病症的工具性措施;与此不同,基于经验主义思维,传统中医倾向于从因果性关系分析病理现象,从整体性角度来寻找解决病症的治本性措施。正是由于侧重于事后对功能关系的探究并由此提出工具主义解决方法,西医在面对新的病症时往往束手无策;与此不同,中医却长期致力于整个有机体系统的运行机理的认知和修复,从而对新病症也可以较为有效的措施,尽管这个措施通常也并不是速效的。在很大程度上,现代西医和主流经济学都属于一种“道”之学,注重病症这一“标”的解决;传统中医和古典经济学则体现了一种“理”之学,注重病因这一“本”的疏解。不幸的是,在功利化和短视化的当今社会,世人往往重于“道”之学而轻于“理”之学,以致中医和古典经济学不可避免地被边缘化。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伤害几多?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伤害几多?

    2019年中国GDP已接近100万亿元,人均GDP迈上1万美元台阶,一年的经济增量就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发达国家的经济总量。暂时性的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积极因素,中国经济的基本趋势不会由此逆转,经济中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中国经济潜力大、韧性强、回旋余地足这一阶段性特征也不会因此改变。

  • 在被废弃的美国城镇,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死亡

    在被废弃的美国城镇,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死亡

    我的家乡濒临破产,结构系统在衰落。最近我和表妹一起,开车穿过我长大的县城。这是一个名叫普雷斯顿的小镇,大约有5000人口,位于爱达荷州。我们走过小镇的大街上,儿时的每一家商店都被木板封住。但是新开了一家殡仪馆,全镇的殡仪馆增加到了两家。这意味着该镇现在有一家杂货店和两家殡仪馆。我表妹转向我说:“你知道吗,这里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死亡。”

  • 美国想借疫情拉拢它国打击中国经济

    美国想借疫情拉拢它国打击中国经济

    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礼尚往来”的说法和做法!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哪些国家支持了我们,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我们必定也会“投桃报李”;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哪些国家在落井下石,我们也一定会记在小本本上,总有一天要还回去的。

  • 负利率是否会危害经济发展:流行的时间偏好说批判

    负利率是否会危害经济发展:流行的时间偏好说批判

    为了保障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政府不应该基于时间偏好说默认乃至鼓励人们的草率和短视行为,而是要积极引导有助于社会发展和个人长远利益的理性选择,要积极推行缓解和避免个人非理性行为的社会政策,最终要塑造出关注社会和未来的责任文化。这正如庇古倡导的,“政府应该保护未来的利益,不仅要防止把我们自己的偏好放在后代之上,而且要防止我们的‘非理性贴现’。”显然,所有这些都对现代主流经济学基于个体理性并关注即期消费的成本-收益分析框架以及相应的政策主张提出了反思和挑战。

  • 毛泽东是如何评价抗美援朝战争的?

    毛泽东是如何评价抗美援朝战争的?

    现在有些人喜欢无根据地假想:没有抗美援朝,中国经济会发展更快,会从中美关系中得到更多好处……这些幻想并不现实,根本症结是想要把事态发展的决定权交给他人,自己处于被动。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历来讲究占据主动性,绝不会受人指使,听天由命。当然,有战争就会有牺牲,就会付出一定代价。评价一场战争对与错,我们主要看这个牺牲和代价是否值得,主要看决策者是不是在为大多数国人争取利益。抗美援朝没有毛泽东个人私利,是他从国家和人民利益出发做出的正确选择,我们不应忘记毛泽东的这一伟大历史功绩。

  • 肺炎将导致经济衰退?对不起,您脑洞太大了

    肺炎将导致经济衰退?对不起,您脑洞太大了

    这篇文章的传播者是明显制造恐慌气氛,要通过制造对中国经济的不信任,发起舆论战、金融战。炮制这篇文章的人显然非常明白一个原理:经济上的预期可以自我实现,如果在经济领域造成恐慌,就真的会影响经济。因此,这篇文章用了大量渲染煽情的口吻,用了大量耸人听闻的字眼——比如“很有可能变成恶性循环”、“已经焦虑的天天失眠”“2020不用说肯定是赚不到钱了”。您吓唬谁呢?

  • 英国脱欧与全球金融大战应对战略(修订版)

    英国脱欧与全球金融大战应对战略(修订版)

    美国金融帝国主义已经走到了崩溃的总边缘,美国平台已经被玩成了一个百孔千疮的超级烂摊子,统治美国与金融殖民世界的美帝犹太财团、盎格鲁·撒克逊财团、军火财团、高科技泡沫财团及有毒农业财团五大统治财团,已经定下了整合五眼联盟为美英帝国作为统治世界新平台的战略大计,英国脱欧拉正式开了这一序幕。战略第一阶段将是发起对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的超级金融大洗劫,将四国央行全部收入美国统治财团掌中,继而将五眼联盟统一为新的美英联邦合众国,替代美国作为更为强大有力的金融殖民统治世界新平台。战略第二阶段是发行世元(世界元)替代美元,将世界各国手中持有的美元美债全部作废清零,实现对世界的超级金融大洗劫,美英帝国继续统治世界一百年。这是一场规模与影响力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球金融大战。美帝国及新的美英帝国必定是将中国及俄罗斯视为头号敌手,我们的应对战略将是:第一、金融反腐严阵以待;第二、减持美元美债极大避险;第三、帮助英联邦自救,极力阻止美联储变世联储;第四、大力挖掘中俄合作潜力增加反对美帝国的力量;第五、大力制止美帝国发起的针对伊朗及土耳基的中东大战,并做好东西响应解放台湾的准备;第六、拔除美帝国策动的南海大战引信,避免中日韩主要物流通道被切断;第七,大力拔除美国印度策动的驱赶印度穆斯林到中南半岛的驱穆大战引信;第八,结成中日韩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西太平洋,结成中俄中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中东,结成中俄欧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欧洲,结成中俄拉战略合作大三角驱逐美帝出拉美,在避免美国爆发种族大战的基础上彻底埋葬美帝国,实现普天下人民的翻身大解放。

  • 有关“合理利用便利经济型酒店抗击新疫情”的建议

    有关“合理利用便利经济型酒店抗击新疫情”的建议

    就近隔离诊治的可行性基础:防控的关键还是及早发现、尽快隔离。病毒感染性疾病绝大部分要靠自身免疫系统的应答消除病毒、产生中和抗体后康复,去大医院也暂无特效药物,可以在隔离观察点受医生远程(甚至视频教育)指导合理中西药物治疗,大部分应会好转无需住院。那样一定会将传染率降下来,死亡数自然就会少。

  • 吴铭:从口罩涨价问题看战争动员潜力与经济体制

    吴铭:从口罩涨价问题看战争动员潜力与经济体制

    中美两国当年在战争动员能力方面的天渊之别,根本原因不在于经济规模,而在于经济体制:一个是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所有商家都要谋取利益最大化、大发国难财;一个是公有制为主导的经济体系,所有方面都支持人民战争,不要说利润,全国人民节衣缩食、不惜牺牲生命,也支援自己的战争。所以,没有人发国难财、没有人涨价,相反,还有很多无偿奉献。

  • 当不良嗜好遇见野蛮生长的市场原教旨主义

    当不良嗜好遇见野蛮生长的市场原教旨主义

    在市场原教旨主义指导下,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是市场主体所奉行的基本原则。因此,当中国人饮食文化中的不良嗜好遇上野蛮生长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时候,就会有商家在利益的驱动下,拼命地去迎合、鼓励和煽动这种不良嗜好。在此情况下,即使国家法律明令禁止饲养和销售果子狸,也会有商家为了牟利而不惜违法。这是因为:“当利润达到100%时,就有人敢于铤而走险; 当利润达到200%时,他们就敢于冒上断头台的危险;而当利润达到300%时,他们就会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这也就是吸毒贩毒、卖淫嫖娼等社会丑恶现象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 周文:中国需要自己的国际经济学

    周文:中国需要自己的国际经济学

    在经济趋向全球化的今天,新的国际经济现象已出现,构建中国自己的国际经济学理论体系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中国的经济学者应以更广阔的视野对国际金融、国际汇率、国际贸易、国际直接投资、国际电子商务、国际数字化经济等一系列内容进行全新研究,推进国际经济学理论重构。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会产生理论的时代。

  • 改革的主线、底线和红线,改革要警惕卡瓦略式人物

    改革的主线、底线和红线,改革要警惕卡瓦略式人物

    卡瓦略曾在美国名校接受新自由主义教育,任职之后卡瓦略竭力主张银行私有化、全力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在阿根廷金融危机前夕卡瓦略协助西方金融资本外逃,后来卡瓦略以出卖情报破坏金融安全的罪名遭到逮捕。一些人也曾竭力主张商业银行必须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不承认商业银行股权被贱卖的事实,而目前则竭力主张资本项目自由化,如果中国像阿根廷一样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和持续的社会动荡,那么,那些推动资本自由化、利率市场化、企业私有化、股市衍生品化的官员们也可能会得到与卡瓦略类似的下场。

  • 本就拥有经济主权的西方,为何要重建经济主权?

    本就拥有经济主权的西方,为何要重建经济主权?

    由于发达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由于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失去的经济主权也远远多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在目前,发展中国家更需要重建经济主权,而不是应发达国家要求,采取完全不设防,扩大引进外资、扩大有害于本国经济发展的进口以及进一步出让国内市场等放弃经济主权的措施。否则,别人在“收紧”,你却在“放松”,必定会对本国的利益进一步造成重大损害。

  • 魏建翔:以集体经济促进乡村人与自然“两种解放”

    魏建翔:以集体经济促进乡村人与自然“两种解放”

    党的历代领导人一方面坚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两种解放”的思想,另一方面根据中国具体国情,创造性地诠释了集体经济促进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内在逻辑。当前农村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两种紧张关系仍然存在,使农村居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受到制约。近年来,贵州省通过大力发展集体经济,推动生产发展、村民增收、乡风和自然环境改善相统一,涌现出“塘约模式”“毕节模式”“湄潭模式”等经验,成为以农村集体经济促进人与自然“两种解放”的典型代表。中国共产党对农村集体经济的理论探索和贵州实践的经验总结表明,农村改革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

  • 左大培:猪肉问题背后的经济自由主义阴影

    左大培:猪肉问题背后的经济自由主义阴影

    非洲猪瘟于上世纪60年代传入欧洲,当时苏联还实行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下苏联对与外国的人员和物资往来控制极严,所以虽然与欧洲紧邻,却在30年中没有传入非洲猪瘟。而一旦转向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并对西方开放,非洲猪瘟就在十几年后的2007年传入了高加索地区和俄罗斯……这是历史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