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116篇文章
  • 李戡:左手模仿、右手抄袭——杨天石的黄郛研究

    李戡:左手模仿、右手抄袭——杨天石的黄郛研究

    杨天石写这篇文章,还得到了美方的支持,这种支持,不论是经济上、或是档案上,换来的却是一片远不如谢国兴的文章。美方学者如果看过谢国兴的书,再审阅杨天石参考痕迹明显、“挑剩捡漏”风格的文章,极有可能取消补助资格,取消合作关系。杨天石顶着社科院的头衔,美国人想当然耳,认为他具有一定学术水准,给足方便和特权,殊不知杨天石是这样干法!当杨天石在媒体上大谈自己治学精神时,可曾有一丝愧对谢国兴、蒋永敬之感?愿本文的发表,让杨天石的治学真相得以为外间所知,并告诫近代史学者,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务必遵守学术引用规范与学术道德。

  • 为了遏制共产主义,中情局是怎样魔幻洗脑的?

    为了遏制共产主义,中情局是怎样魔幻洗脑的?

    杜勒斯信誓旦旦地说,决不会在不情不愿的人身上实施残酷的实验。然而从早期的“蓝鸟计划”开始,他已经这样秘密做了2年。中情局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当二十年挥霍而去,留下满目疮痍,恐怕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 许善达:认真研究美国遏制中国的目标和手段

    许善达:认真研究美国遏制中国的目标和手段

    美国的手段就是想方设法遏制中国,至少要逼我们形成一个像日本那样的定位,就是不能挑战它们最核心的利益。最核心的利益是什么?高科技、军事、货币,这些对美国来说都是它最核心的利益所在,这些东西你是绝不能挑战美国的,你要挑战,它就非跟你干到底,它会一招不行来两招,两招不行来三招,反正不能让你在这几个核心领域来与美国竞争。如果中国也掌握了最核心的技术,军事装备也能够提升到跟美国有一拼,美国是绝不能允许的。

  • 鹰派还是非鹰派?——简析美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鹰派还是非鹰派?——简析美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奥布莱恩的前任博尔顿被称之为强硬“鹰派”。无论是在布什政府、还是在奥巴马政府、以及特朗普政府,博尔顿都是以“鹰派”著称,这主要是在于他在对外关系上,尤其是以在伊朗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而闻名。从奥布莱恩以往的言行和行为方式来看,在对外关系上他似乎也是坚持强硬,只不过是显得比较策略和温和。这是睿智而带有迷惑性的!

  • 美国的干预印证了暴乱黑手真相

    美国的干预印证了暴乱黑手真相

    必须指出,如果美当局胆敢进行实质的所谓制裁、破坏香港的政经发展,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所指出的:“美方损害中国利益的任何举动都将遭到有力回击”,美国的利益终将受到损害。当今的中国早非当年被列强强加各种不平等条约的中国,任何外国施压威胁吓不倒中国人民,任何搞乱香港的图谋都注定失败。香港是中国的香港,包括香港市民在内的全体国人,对美国的恶行绝不会坐视不管。那些仰仗外国人鼻息、以贩国卖港为荣的本地暴徒和政客小丑,或可以猖狂于一时,但与国家民族为敌,与香港市民的利益为敌,等待他们的,将是最严厉的惩处,也将永远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任卫东:沙特油田被炸暴露美国战略困局

    任卫东:沙特油田被炸暴露美国战略困局

    美国退出中东就会使伊朗坐大,使俄罗斯扩大影响,从而使中东格局进一步向着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而要阻止这种趋势的发生就要投入难以负担的资源甚至进行无法预料结局的战争,而这将严重妨碍美国全球战略目标的实现。这就是目前美国面临的全球战略困局。而要突破困局,恐怕只能是抛弃霸权,重建国际均势格局。当然,这是一个充满斗争过程。事实上,无论多么强大的国家都会有自己的软肋。只要敏于洞察,勇于利用,老鼠扳倒大象也不是不可能。当前,世界进入了斗争成为高频主题词的历史时期,真正的和平与发展也只有在斗争中才能争取。

  • 这头嗜血的恶狼,咬住香港的伤口不放!

    这头嗜血的恶狼,咬住香港的伤口不放!

    2011年,英国历史学家,也是当代最杰出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一的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对英国《卫报》回忆起一段与索罗斯共进午餐时的对话。席间,索罗斯问起如何评价马克思,接着又自问自答:“这个人150年前就发现了资本主义制度中我们必须引以为戒的一些东西。”这句话充分展现了索罗斯的政治倾向:他极度信奉资本主义,但又时常尖锐批评这套制度内部的“一些东西”。批评的目的当然不是像马克思那样埋葬它,而是对它进行补救、完善和巩固。颠覆任何非资本主义的制度,当然也算是对资本主义的巩固。

  • 中国要深刻影响世界——关于改革开放的下半篇文章

    中国要深刻影响世界——关于改革开放的下半篇文章

    为着霸权的根本利益,美国要在全球范围内利用一切手段围剿中国,举凡中国的利益及影响都是美国所必须铲除的对象,为此,一切道理、准则、规矩都要为美国这等根本利益让路,简单地形容说,就是霸权将越来越不会讲理,越来越不会讲什么规则。窃以为,展望未来,美国将不只对中国搞仅仅有点小意思的“双重标准”,针对中国,美国将出现无数个标准,乃至无标准,只要能够打击削弱中国,一切手段与办法都无比正确。所以,中国深刻影响世界最大的命题,就是带来中美之间不可避免的战略斗争,这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难以回避的历史课题,也是做好改革开放下半篇文章必须完成的任务,也可称之为中国对世界最大的影响与贡献。

  • 李零:谁说美国选盟友都是民主标准?

    李零:谁说美国选盟友都是民主标准?

    美国是个“全球鹰”,它成天想的是全球打击,随时随地打击,想打谁就打谁,几乎如科幻小说一般。二战,美国接收了大批犹太难民,美国的军工、金融、科技、学术, 都受惠于这批高级难民(如爱因斯坦、奥本海默、阿伦特)。以色列的移民,最有影响力的是美国移民。这决定了它和以色列的特殊关系。这个国家,没有直选,只有共和、民主两党轮流坐庄。就像飞机送餐,点头微笑,“chicken or beef(鸡肉或牛肉)”,让你随便挑。打仗是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谁也不敢反对(除非死人太多)。共和、民主两党都酷爱打仗,对外没任何区别,区别只在收税和利益分配。但就是对内,也是大同小异,无论怎么收,怎么分,都绕不过三个代表,一是犹太集团,二是军工集团,三是金融大鳄。他们说,他们才是美国,他们就是美国。

  •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全球“民主”输出案例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全球“民主”输出案例

    需要指出的是,以国家民主基金会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在外国扮演的并非是情报刺探及颠覆政权的直接行为体。恰恰相反的是,国家民主基金会会利用当地政府自身的弱点(如尼加拉瓜是长年累积的人民对政府独裁的不满及腐败横行等缺陷)进行活动。在类似尼加拉瓜这样的政治空间缩小、反对声音被湮没、政治制衡几乎不存在的国家,国家民主基金会就会从民主和人权等方面出发出资资助培养有助于民间社会挑战权威政府的一系列手段、战略和各项技能。美国不遗余力地向全球进行类似“民主”输出,可以说在一些国家确实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无论是在蒙古国干预竞选还是在尼加拉瓜社会动乱中,均能发现以国家民主基金会为首的美国非政府组织的身影。这些组织通过其身份的特殊性,长时间且隐蔽地向各目标国非政府组织提供财力支持、人力支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更发人深省的是,非政府组织通过长年累月进行的“民主”输出对于目标地社会年青一代意识思想会造成潜移默化的改变。

  •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美国电影何以影响中国青年价值观?!

    美国电影何以影响中国青年价值观?!

    美国电影在青年群体中备受青睐和追捧,一方面与好莱坞电影精良的制作和全方位的宣传有着极大的关联,另一方面也与青年自身对电影的热爱有关。美国电影给青年带来各种娱乐和刺激体验的同时,也导致其对美国社会的盲目向往,对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缺乏认同,其个人的成长与发展也受到多方面的影响。为了减少和降低美国电影对青年及其价值观的负面影响,既需要给他们创造良好的电影环境,也需要开设专门的影视课程来提高青年对美国电影的辨识能力。

  • 张捷:中国数据背后的逻辑与美分妖魔党

    张捷:中国数据背后的逻辑与美分妖魔党

    仅仅简单的一些经济差异比较,就知道单单凭借一个数据就说三道四的低级和苍白,而分析了这诸多的经济数据和因素,我们应当的就是对中国更有信心,但我们还在美国的体系之下,下面是更深融入去给美元缴费,还是自力更生脱离这个体系发展,是要权衡的。脱离也是有巨大代价的,光一个英国脱欧就多少代价?中美经济体系脱钩,影响巨大。但你死皮赖脸的让对方全赢的留在这个体系,被盘剥到油尽灯枯,则更没有前途。本来是共赢的事情,人家要全赢,不允许你缴费分一杯羹,面对如此霸道的对方,也要有斗争的勇气。人家要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得利的,而斗则是两伤的事情,不能单方面只看中国的代价。

  • 警惕“深伪”技术成为“颜色革命”的杀手锏

    警惕“深伪”技术成为“颜色革命”的杀手锏

    拥有网络霸权和全球话语霸权的美国,尚且如此警惕“深伪”技术的威胁,我国更应引起高度关注,未雨绸缪。随着人工智能制作假视频技术的成熟,特别是在互联网“西强我弱”的舆论环境中和社交媒体信息泛滥的背景下,网络信息让人真假难辨,获得真实、可靠信息的成本越来越高了,中国又拥有全球最大、高达8.29亿的网民群体,这种“深伪”技术一旦被敌对势力用于舆论战和“颜色革命”,社会很容易坠入“信任危机”的深渊,不可不加以防范。

  • 钮文新:美联储不只是降息—美国出现“钱荒”问题

    钮文新:美联储不只是降息—美国出现“钱荒”问题

    鲍威尔在美联储议息会议结果公告之后发表谈话,他说:“即使利率回到零区间,也不会考虑使用负利率。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我们将使用所有的工具。关于降息周期将在何时结束,我的回答是,当我们觉得做得足够的时候,美联储就会停止降息。”他还说,美联储将会重新讨论何时扩大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并提出“有机扩表”概念。

  • 埃及革命回来了?

    埃及革命回来了?

    铁打的社会矛盾,流水的总统。颜色革命没有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稳定的原因在于,颜色革命本身有成瘾性,对有政治野心的人来说,它见效快,易上手,打击精准,原先同处于一个“革命队伍”的“同志”,都是有样学样,往往相互插刀,用颜色革命推翻颜色革命。更主要的是,颜色革命打破了这些地区原本的社会稳定,民众对政府和秩序的敬畏感消失了,自由放任思想有了相当市场,各种非政府组织林立,外国干涉势力力量增强,再加上社会经济在颜色革命后普遍今不如昔,往往造成一种积重难返的局面,民众的怒火很容易点燃,他们未必针对某一个领导人或者某一届政府,而是对社会本身的持续性失望,颜色革命非但不能缓解这种失望,反而把急性病治成了慢性病,把肝硬化治成了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