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共为您搜索到303篇文章
  • “儿子,废青的血是爸爸给你铺的路!”

    “儿子,废青的血是爸爸给你铺的路!”

    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是香港的利益所在。而那些手里拿着英国护照、美国护照的人,香港乱了跟他们是无关的,相反香港越乱,他们能从中捞到的好处就越大。如果形势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个后果他们也绝不会跟香港一起承担。李柱铭、黎智英早就说了,“为美国而战”,他们是美利坚、英吉利的忠烈,不是香港的忠烈。那些走上街头的香港年轻人,真到了该清醒的时候了。

  •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中英两次鸦片战争谈判期间,英国人名为要求“平等”,实质上是要求大英帝国对于大清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统治。在这个意义上,饱受争议的“夷”字,恰如其分地点出了殖民话语逻辑的要害。对于“文明人”来说,谁是真正的“野蛮人”?如何恰当地回答这个问题,这里充满了各种焦虑和不确定因素。当衍指符号“夷=barbarian”成为现实的那一刻,当殖民者言说中的barbarian开始渗透汉语的那一刻,就必然造成伤害和逆转,甚至出现认知对象被颠覆的危险。从这种意义上说,“平等”话语的殖民性在中英《天津条约》对“夷”字的禁用上,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它也是英国人发动战争的法律依据之一。

  • 警惕英国新首相借机把中国变成垫脚石的政治企图

    警惕英国新首相借机把中国变成垫脚石的政治企图

    民粹主义的火焰是被他煽高的,现在风朝着中国吹,所以火看起来是要烧到中国这里,如果中国团结起来,吹起一股更大的风,那么民粹主义的烈火就会反过来烧到他身上,他自己将被民粹主义吞噬,一如他利用民粹主义的火焰吞噬特蕾莎·梅一般。最后要说的是,新首相的到来,是一场中英之间进入巅峰对决的标志,这场较量是没有退路的,中国只要后退一步就将万劫不复,任何中国人都不要存有丝毫的侥幸。

  • 田安澜: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田安澜: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在香港反对势力的背后站着一大批外部势力,香港每一次政治动荡的背后总会有外部政治势力阴影的浮动。这次“反修例”,外部势力不再是躲在背后,而是直接高调站在前台,站在了第一线,反对势力和外部势力也不讳言。

  •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如果说,在英国还对香港保持治权的20世纪50年代,英国政府能够在中方的坚持下承诺不让香港成为反华反共的基地,那么在香港回归祖国22年后的今天,我们有什么理由对那些在香港猖狂反华的势力听之任之?

  • 香港乱象的根本原因是“阴魂(英魂)不散”

    香港乱象的根本原因是“阴魂(英魂)不散”

    我们应当树立的基本原则是:一旦接手,那就要彻底“去殖民化”,信守承诺,赋予“港人治港”的“非殖民化”、“爱国化”意义。必须用“热爱中国”、“效忠国家”的新标准实现新的“港人治港”局面。

  • 迫切需要二次回归——香港的五大困局与出路(下)

    迫切需要二次回归——香港的五大困局与出路(下)

    笔者认为,香港再怎么乱也翻不了天,香港就像中国家门口的一口麻辣火锅。英国人走了,留下又麻又辣的火锅底料;美国人来了,时不时地再加点麻辣佐料,有时甚至还想点把火;来来往往的过客,都虎视眈眈,想从锅里吃两口;真正为它操心的只有中国大陆,不仅时不时地添加食材,还要提防有人砸场子。下一步,怎么办?立马端走,客人就都走了;掀翻火锅,另起炉灶,显然不太明知;那就让它先煮一煮,多吸引点人气财气,等到煮得火候到了,就一锅端回来。因此,急不得,慢不得,也拖不得,必须学会等待,但不是无所作为,而要久久为功。什么时候收回台湾就一起端回来,最迟也就是香港回归50年后的2047年。香港的二次回归,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我们有这样的战略定力!

  • 张顺洪:《每季评论》与鸦片战争前英国对华舆论

    张顺洪:《每季评论》与鸦片战争前英国对华舆论

    在《每季评论》看来,基督教民族与中国的商业往来迟早会出现危机,而危机现已到来,“我们唯一的祈求是明智地利用这个危机”。为此,它提出用陆军进行远征是不可想像的,海军与海军陆战队才是适用的部队。对中国的第一次沉重打击应该选择在广州,然后海军沿海岸北上,直驶达白河口。这种威慑将迫使中国朝廷求和,从而订立由中国皇帝批准的条约。

  • 从英国驻美大使被迫闪辞看美国所谓的“政治开明”

    从英国驻美大使被迫闪辞看美国所谓的“政治开明”

    在美国国内,你可以踢作为“资本家的狗”的美国总统和政客的塑像屁屁,唯独不能动他们背后的那400多个大资本家一根毫毛,不能损害他们的利益,不能反对为资本家服务的金钱政治体制,否则坚决镇压没商量。同时,你不能真的对美国总统表示不满,否则,抓你没商量,奥巴马时代和小布什时代的那些被抓捕被判刑的美国民众就是明证。而在国际上,美国总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英国驻美国大使只不过在给国内的密信中批评了特朗普和美国政府,就被迫下台,就连给自己家大使说话的首相梅姨也被特朗普狂怼。

  • 同遭通胀党争,为何英国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同遭通胀党争,为何英国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可以看出,越是大陆文明属性强的经济体,土地资源越多,资产阶级越难在与土地贵族的斗争中取胜。这是因为,保守派的势力随着耕地的面积成正比。反过来,英国海洋商业文明属性强,本来就易于发展工商业和对外贸易,土地贵族势力较弱,又排除了外来势力干涉,于是在迈向资本主义的竞赛中取得先机。

  • 洛佩西的如意算盘和亨特的殖民旧梦

    洛佩西的如意算盘和亨特的殖民旧梦

    这就是西方国家最无耻最丑恶的地方,一方面对本国的请愿和示威活动野蛮镇压,甚至是出动正规军进行镇压,一方面为了政治目的,到处伸黑手,策动、操纵和支持发生在其他国家的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违法犯罪活动,这种双重标准令很多其本国人士也看不惯,在这里,我就不引用这些国家的网民的评论了,因为相信很多人都了解了。美英两国策动、操纵和支持香港暴乱只不过是在乌克兰玩的那一套的故伎重演。美国又一次充当反面教员,美国通过军事威胁得不到的,通过贸易战得不到的,别想通过在香港制造暴乱和社会动乱得到!

  • 鹿野:50年前英国准备提前归还香港的内幕

    鹿野:50年前英国准备提前归还香港的内幕

    必须旗帜鲜明地站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一边,捍卫广大劳动者的权益。如上文所述,1967年初的时候香港右派势力还是占据优势地位的,甚至率先发动了反共暴乱。但是由于当时的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劳资纠纷中旗帜鲜明的支持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于是右派的反共暴乱就很快被爱国群众的反英抗暴运动所湮没。

  • 驳英首相特雷莎·梅:究竟是谁不尊重人权和自由?

    驳英首相特雷莎·梅:究竟是谁不尊重人权和自由?

    堂堂的英国首相,怎么能连最起码的道理都不讲?在她的眼中,在英国破坏公私财产的行为就是“绝对的犯罪行为”,而在中国的香港,破坏公私财产的行为就不是犯罪行为。这是什么逻辑?!

  • 请回答:1997年英国人在香港埋了多少雷?

    请回答:1997年英国人在香港埋了多少雷?

    彭定康在临走前,留下了一份英国护照。根据公开的解密文件,彭定康在离开香港前,草拟了一份5万人的“白名单”,名单上全是忠于英国的香港社会精英。这些精英每个人都收到了一个密码,只要有了这个密码,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的英国使领馆,他们都能凭密码带着全家人入英国国籍。这5万人里,有不少是高官富商,他们中不少人已经移民去了英国,但相当多人还是留在了香港,他们中有2100人的名字、身份,时至今日还严格保密。一批忠于英国的香港人,回归后一直留在香港,除了搞事还能干什么呢?

  •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英国脱欧背后的技术风险与资本博弈

    在这个技术革新的时代,新媒介、大数据和政治的结合不一定是坏事,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用、被谁用——是用来解决暴露出来的政治症结,还是用来煽动群体情绪、制造更多的问题?是商业利益驱动的数据公司在利用,还是以公共利益为重的机构在使用?按照葛兰西(Antonio Gramsci)的说法,政治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领域,而是生产性的,是一个结局开放的过程;在其中,经济、社会和文化中的各种力量和关系相互互动、影响,从而生成某种权力形式和领导方式。新媒介提供的只是新的平台和形式,而新的政治则是在各种力量的复杂互动与博弈中产生的。它需要历史的回顾、自身的省思;需要培育新的政治主体,进行积极的政治讨论,将各种被冷落的意见表达出来;需要打破陈旧的、僵化的政治话语,寻找新的共识。

  • 学术资本主义对英美大学教师的影响

    学术资本主义对英美大学教师的影响

    高校教师目前的生存现状不仅仅影响着当代学者,还将影响到学术圈的后继者 —— 研究生院的博士生、硕士生。由于学校无法为科研人员提供长期稳定的工作环境,当前的许多科研人员开始另谋出路:科学、工程、数学类的科研人员开始考虑向谷歌、亚马逊等大型企业的科研中心求职;而一些人文学科的教授正逐渐退出学术圈。同时,兼职或短期教授由于受到合同的限制,很难长久地为学生提供专业领域内的服务或学术上的帮助。因此,在课堂上表现突出的学生将很难获得已经离职的教授的推荐信,离开学术领域的教授也将难以为有学术目标的学生提供相应就业指导。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博士项目的缩水,以及博士生人数的骤降。汉伦在文章中指出,当下高校教授所处的种种困境,很有可能导致学术圈后继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