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509篇文章
  • 西方种族歧视实际是殖民者对非西方民族的欺压蔑视

    西方种族歧视实际是殖民者对非西方民族的欺压蔑视

    所谓种族歧视,或者种族主义,并不仅仅是所谓某个人种对于另外一些人种的不公平对待和态度。从本质上说,它是西方资产阶级或者西方的殖民主义者、西方的帝国主义者对被他们曾经剥削和压迫的广大非西方民族的普遍的欺压与蔑视。在他们的骨子里,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过去曾经被西方资产阶级欺压和蔑视的民族,那种优越感始终挥之不去。这种丑恶的、狭隘的资产阶级的本性总是要表露出来,让他们不表现是不可能的。

  • 关乎国运:当前局势正发生重大转向!

    关乎国运:当前局势正发生重大转向!

    随着中国的崛起,改变了全球财富流向,必将打破西方普世价值神话。以西方为中心,以西方为尺度来衡量我们自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这沧桑轮回的苍茫大地上,我们随时能听见,“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从一带一路到亚投行,从人民币原油期货交易到国际版根据地建设,从各个领域的伟大斗争到万众一心、民气可用,一步一步我们走来,看似很慢,其实进展远比我们预想来的快。非常庆幸我们生于这个伟大的时代,与我们的民族一起荡气回肠!

  • 鹿野:外交部发言人狠狠打了阿丘们的脸

    鹿野:外交部发言人狠狠打了阿丘们的脸

    不管西方特别是美国在其他方面做的怎么样,舆论工作的确是值得中国学习的:其舆论界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对本国抗疫的批评,但是始终在反共反华的“政治正确”上保持高度一致。既没有一个人像阿丘那样认为美国应该对世界道歉,也没有一个人像那位省作协原主席那样胡编乱造出“一地手机”,更没有一个人在主流媒体上发表重磅文章《停止妖魔化中国抗疫》……这一切和中国舆论界的乱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国内谣言无恶意,评论西方妖魔化—曹公知的神逻辑

    国内谣言无恶意,评论西方妖魔化—曹公知的神逻辑

    曹林们肆意指鹿为马的时期已经成为历史,武汉市网信办前些时间在不了解曹林的情况,曾经邀请他和祝华新去作舆情分析的讲座,当接到网友的情况反映以后马上取消了。到目前,曹林在国内基本上是扬名五湖四海了,不了解情况的人把他当根葱,是因为他曾经混迹于某著名媒体,但如果他自己也仍然自我感觉良好,那么他真的是应该去量量体温了!如果说他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么他就太对不起雇主了!醒醒吧,曹公知!

  • 胡懋仁:什么是人性的危机?

    胡懋仁:什么是人性的危机?

    至于说到人性危机的问题。我认为,这纯粹是一个唯心史观的问题。西方资本主义在兴起之初,特别是在工业革命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前一段时间出现的问题,西方国家都出现过。巴尔扎克所写的《人间喜剧》里,不都是充斥着这样的人和事吗?在资本主义那个时期,这样的情况真是太多、太普遍了。后来,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文明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 百年变局下新自由主义周期性衰退透析

    百年变局下新自由主义周期性衰退透析

    新自由主义衰退与新全球主义兴起是当今世界百年变局的典型表现,根本原因在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大国崛起以及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地位和影响力相对下降。国际金融及债务危机、中国崛起以及中美贸易摩擦,是新自由主义衰退、新全球主义兴起的三大冲击性影响因素。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体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适应新全球主义的发展规律与潮流,新自由主义的“三化”和“三反”极端思潮,必然为新全球主义的合作开放思想所取代。

  • 孙晓:疫情在西方世界的蔓延预示西方阴谋的破产

    孙晓:疫情在西方世界的蔓延预示西方阴谋的破产

    虽然孔特总理早已经宣布整个意大利进入紧急状态,但是意大利国内却一直在“裸奔”。在被中国大陆公知们吹捧的“西式民主自由”的社会环境下,意大利政府内部却在如此紧急的环境下依旧相互扯皮,只是把中国人拒之门外,却没能针对本国居民以及本土归侨采取任何必要的防护措施。政府的相互扯皮,置之不理让本来防护意识就淡薄的意大利民众对疫情产生了更为错误的判断,疫情爆发前夕,公共场所依旧人满为患。被确诊的病例在确诊前依旧能无所顾虑地出入公共场合。所谓的紧急状态在疫情全面爆发前早已经变成了一张写满形式主义的废纸。

  • 徐吉军:孙杨蒙冤出局,竞技体育,西方玩不起了?

    徐吉军:孙杨蒙冤出局,竞技体育,西方玩不起了?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中华民族屹立不倒的高贵精神内核!竞技体育,玩玩而已,归根结底,是国家竞争!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提升,西方各国财政表现越发不佳,未来世界范围内的竞技体育的诸多组织,很可能陷入经费紧缺的窘境。到时候,中国完全可以推动此类权威机构按照中国的意图进行改组。今天被禁赛8年的孙杨,届时完全可以昂首入掌某个权威机构,出了这口气!

  • 王玉涛:趁火打劫举动背后的霸权逻辑

    王玉涛:趁火打劫举动背后的霸权逻辑

    归根结底,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自视自身文明高人一等,唯我独尊的心态和优越感使然,在这一心态驱使下,西方国家以“西方中心论自居”无视其他文明的优点,不承认其他国家和人民自主选择自身发展道路的权利:一方面,对落后者,他们高高在上,不屑一顾,任意嘲笑和讥讽,特朗普脱口而出的“粪坑”国家,美国智库年度“失败国家”评选正是这种心态的真实写照;另一方面,对迅速崛起并正在赶超者,感觉颠覆其认知,优越感受到强烈冲击,却心有不甘,进而耿耿于怀,甚至极端仇视,于是攻击抹黑,职责污蔑,甚至诅咒,处心积虑炮制话题,以做抓手进行分裂、颠覆和瓦解,企图将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再次纳入西方垄断资本的殖民体系,永远充当其附庸。正如知名美国作家、国际社会活动家、时政评论家安德烈·弗尔切克生所指出的那样:“在西方(指欧美发达国家)眼里,整个世界都是西方的奶酪,其他人都低欧美白人一等,需要被其统治。”

  • “中学”是怎么“西渐”的?

    “中学”是怎么“西渐”的?

    欧洲思想家一方面运用来自希腊和中国的“理性”与无神论哲学作为反封建、反教会的锐利思想武器,另一方面他们把中国哲学“原则”融入欧洲哲学范畴、纳入了西方的思维形式之中,中国元素被深深埋藏在西方语境的深处。

  • 孙晓:“阿拉伯之春”不是春

    孙晓:“阿拉伯之春”不是春

    所谓的阿拉伯之春,表面上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帮助中东北非各国民众带来和平、民主和繁荣的壮举,实质上是美国用这个“壮举”作为外衣赤裸裸干涉他国内政,攫取他国资源,巩固其在中东北非地区存在的霸权主义行为。西方国家的阴谋在如今中东北非局势的动荡下已经穿帮,在西方各国发生的难民危机和恐怖袭击证明,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只会让西方自食恶果。

  • 疫情当前,有些国人嫌贫爱富的表现令人心寒

    疫情当前,有些国人嫌贫爱富的表现令人心寒

    持续的疫情,已不单是考验我们摁倒它、消灭它的能力和韧劲,还检阅着部分国人的这种“弱国心态”。但越是困难时刻,越是自我锻造的时候。我们有着几十年来积累的综合实力储备,也有克服困难的教训和经验。不能因为眼前一点困难就丢了精气神儿。要真正“强起来”,首先要有一颗自信强大起来的心脏。

  • 王今朝:反智的阴谋论排斥

    王今朝:反智的阴谋论排斥

    西方博弈论非常强调考虑一切可能的战略的可能性。即使阴谋论事后被证明是错的,也是事发后我们寻找事情起因的一个重要方面。怎么能遗漏一种重大的可能性呢?万一是呢?而且,许多方面必然考虑起因。就像破案一样,总要找嫌疑人。有的时候案子也破不了。但证明总是要先有一个或几个方向。就算我们不查,或者查了不说,提个醒总是对的。对于这些,不能用“阴谋论”一棍子打死!真实的社会是充满了矛盾的。世界正处于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中华民族的发展也到了一个关键点上。当此时刻,保持足够的警惕和谨慎是必要的。绝对地先验地排斥阴谋论是不可取的反智。

  • 罗竖一:切勿盲目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罗竖一:切勿盲目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中医自身的莫大优势,以及西医的先天性缺陷和其没有特效药的残酷现实,特别是不容再耽误的十万火急之疫情态势,注定“中医当是救治新型肺炎患者的主导者”。在抗击新型肺炎的工作中,西医当好配角即可——其本身就提供不了安全可靠的“特效药”。否则,既是对其自身的不负责,又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更是对患者、民众、社会和国家的不负责。

  • 鹿野:今年的央视春晚小品值得我们深思

    鹿野:今年的央视春晚小品值得我们深思

    小品否定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方式与价值观本身,不就是对社会主义的一种呼唤吗?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年的春晚小品所展示出的社会众生相,在客观上其实都反映了只有抛弃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与价值观,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才是解决当下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的根本出路。

  • 程增学:谈谈对最近电视上播出的两部电影的看法

    程增学:谈谈对最近电视上播出的两部电影的看法

    快到年底了,又有贺岁大片之类的影片登场,又有独资的或合作的大片吸引着人们的眼球。真心希望中国的文艺精英赶紧断奶,别再一味地揣摩着西方人的口味,盯着西方人钱袋,梦想着西方人给予的荣誉。中国人观众也能早一点摆脱看电影时的尴尬,一方面贡献着票房,一方面成为别人眼里被教训(或叫被启蒙,如《黄飞鸿》)、被征服、被拯救的对象(如《无问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