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为您搜索到4716篇文章
  • 中国为什么不直接收拾香港的暴徒?

    中国为什么不直接收拾香港的暴徒?

    只要香港政府还能坚持、还在坚持,只要香港还没有到彻底失控的时候,内陆是绝对不会进去趟这趟混水的——让它折腾,军队在旁边呢,能折腾出什么浪花来?所以,我们要相信我们的政府,政府的考虑一定是深层次的,没有进去并不是我们“怂”——连美帝我们都不怕,还怕香港那几个小丑?

  • 中国龙芯:构建自主国产软硬件产业生态体系

    中国龙芯:构建自主国产软硬件产业生态体系

    人生所能体验的最大乐趣,莫过于参与并完成一项艰苦而有重大意义的任务。胡伟武说:“没有什么比为人民做龙芯,为国家和民族建设自主创新的信息产业体系更艰苦和更有意义的事业了。我们生逢其时、使命在肩。只要我们继续坚持为人民做龙芯的宗旨,继续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继续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必然能推动龙芯在新时代的更大发展,必然能建立起自主创新的信息技术体系,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龙芯人应有的贡献。”

  • 张志坤:香港是普世势力在中国开辟的新战场

    张志坤:香港是普世势力在中国开辟的新战场

    香港已经被普世势力成功地开辟为一个新的突破口,成为他们新的政治战场,通过这场事变,他们锻炼出来一支新的政治队伍,造成了突出的政治影响。所以,不管眼下这场暴乱如何结果,未来他们必将还要掀起更大的政治风浪。不客气的说,目前香港当局与大陆对此只是在治标而不是在治本,某种程度上说,甚至无力治本。这就像过去农村铲地,只不过是把地表上的杂草简单地撸一撸而已,源头还在,根系仍存,一旦条件具备,很快就会再次疯长起来。

  • 藏在香港示威者身边的美国人,是谁?

    藏在香港示威者身边的美国人,是谁?

    香港网媒“坚料网”称,这种阻碍交通的“不合作运动”,令赶时间的上班一族迟到,失去全勤奖金,对部分去看病或有急事的乘客构成不便,将影响数百万无辜市民。反对派所谓的“不合作运动”是社会的慢性毒药,实际上破坏了法治,撕裂了社会,甚至把香港的繁华稳定变为历史,令香港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 华春莹为什么说:做人不能太美国?

    华春莹为什么说:做人不能太美国?

    中美贸易战仍在激烈进行,华为仍然在美国的黑名单上,香港暴乱仍在愈演愈烈,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又在拿中国新疆说事,美伊冲突随时可能引爆战争,现在美国又在WTO向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发起挑战,这些都源于“太美国”的自私、无耻、野蛮和邪恶本质,我以为当前中国应该立即将对中国不友好的美国企业、将向台湾出口武器的美国军工企业纳入不可靠名单,对在香港策划、组织暴乱的境外敌对势力实施收网行动,坚决打击“太美国”的嚣张气焰,让美国感受到中国对美国发起强大反击的坚定意志。“太美国”就是自私、野蛮、无耻、邪恶的代名词,美国“山巅之城”的形象正在摇摇欲坠。“做人不能太美国”,揭示了美国的本质,也是揭示了世界不安宁、不安全的根源所在,如此,美国将会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唾弃和抛弃,美国终会因为“太美国”而从全球霸主之位跌落。

  • 吕景胜:香港颜色革命给高校社科课堂带来什么启示

    吕景胜:香港颜色革命给高校社科课堂带来什么启示

    教师如果鼠目寸光,学生可能就不会登高望远;教师甘于为敌对势力张目,为西方逆行辩解,学生就可能胳膊肘往外拐,做街头混混,认贼作父,血液中流淌汉奸基因。如教师整天配合西方舆论表达,妖魔高铁、大飞机独立研发,贸易战初始就是中国错中国原罪,南海应该去仲裁,中国不守国际法,可以不要钓鱼岛,绑架孟晚舟是司法独立,打压华为是华为不守美国法治,美国长臂管辖有效因为美国有实力,华为事件不是政治事件是法律问题,改革必须实施新自由主义、挑拨中俄关系、中朝关系。长期受此高论“高师”的熏陶能成长为什么样的学生?

  • 张志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张志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从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任何有关中国多元化的鼓噪都有害无益,对于这种企图,说得轻一点是赶西方政治的时髦,说得重一点,其实就是和平演变的一个变种,同颜色革命在实质上如一丘之貉。中国历来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道路与社会结构,都是一元化的发展与演进,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思想文化,历来都是如此。因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不仅现在如此,将来也必须如此。否则,如果搞什么多元,就将没有中国的崛起与未来。

  • 警惕英国新首相借机把中国变成垫脚石的政治企图

    警惕英国新首相借机把中国变成垫脚石的政治企图

    民粹主义的火焰是被他煽高的,现在风朝着中国吹,所以火看起来是要烧到中国这里,如果中国团结起来,吹起一股更大的风,那么民粹主义的烈火就会反过来烧到他身上,他自己将被民粹主义吞噬,一如他利用民粹主义的火焰吞噬特蕾莎·梅一般。最后要说的是,新首相的到来,是一场中英之间进入巅峰对决的标志,这场较量是没有退路的,中国只要后退一步就将万劫不复,任何中国人都不要存有丝毫的侥幸。

  • 中国共产党的素质决定了中国成功

    中国共产党的素质决定了中国成功

    中国的成功有几个关键因素。一是执政党的素质。近100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保持其先锋者的性质,它不断适应外界的变化,做不到这一点的政党已像苏联共产党或欧洲一些国家的共产党一样消失了。在这一点上,中共可以说是卓越非凡的。第二,中国有杰出的政治领导人,他们都是推动中国发展的重要人物。第三个因素是中国有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科学规划。我们都知道“五年规划”在中国发挥的核心作用,它把短期计划和中长期计划有效结合在一起,避免国家以混乱的方式行动。令人惊叹的是,在过去很多年中,这些规划都基本得到落实。相反,苏联等国政府没有做到这一点,因为其规划不太切合实际。中国在这三方面的经验可以为许多国家所效仿。当然,中国的成功也有一些特殊的客观因素,比如国家规模、人口数量以及人口构成等。主客观因素共同解释了中国的发展奇迹。

  • 叶方青:中美贸易,关注进口比关注出口更重要

    叶方青:中美贸易,关注进口比关注出口更重要

    中美贸易摩擦,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中国的一次检验,检验中国的差距和不足,检验中国的应对水平和能力,从一段时间的表现看,需要改进的方面还很多,特别是一些部门应该加强自身建设,全面提高能力,多提出一些有水平、有战略价值的好建议,多推出一些有水平、有战略价值的好政策,当好中央助手和参谋,为中国高质量发展做出一些经得起检验的踏实工作!

  • 张志坤:中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新定位

    张志坤:中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新定位

    经常有人喋喋不休地拿什么中俄“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来说事。笔者建议请不要拿外交语言来权衡战略问题。习近平主席已经说得十分清楚,“在当前形势下,双方要深化战略协作,这不仅是为了中俄两国的利益,更是为了捍卫基本的国际准则和国际道义,维护世界和平、安全与稳定”。按照习主席的说法,中俄关系的确不针对第三方,但针对全世界,针对全世界最重要、最核心、最关键的问题。这就足够了,这样的针对性难道还不十分强烈吗?

  • 我是冠军!不服?憋着!

    我是冠军!不服?憋着!

    许多年过去了,这些西方老爷们依旧如此看我们——中国是东亚病夫,不配有这样的成就,不配有高科技,不配有华为这样的公司,不配拿竞技体育金牌,不配出现孙杨、姚明、刘翔、苏炳添这样的世界顶级运动......只要中国有了,只要中国赢了他们,他们就认为中国作弊了。所以,我认为孙杨干得漂亮,一直以来,中国运动员都被认为谦逊、温和、集体主义、服从管理、顾大局,哪怕我们早已实力强大,我们也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今天,当有人欺负到脸上的时候,我们希望我们运动员,都能像孙杨一样,用实力、用金牌、用语言怼回去!我是冠军,你算老几?

  • 西方四大粮商巨头垄断中国粮食市场

    西方四大粮商巨头垄断中国粮食市场

    美国ADM与新加坡丰益国际共同控制的益海嘉里,在国内食用油市场已经占有60%-70%的份额,金龙鱼、胡姬花、鲤鱼等食用油品牌同属益海嘉里所有。在合并的当年,就有媒体称益海嘉里掌握了国内油脂价格的控制权,成为中国食用油寡头。跨国资本以高于国家保护价收购国产大豆,目的是对大豆产业的垄断。从全国的市场占有率来说,国产大豆只是一小部分,益海在国内转基因食用油市场占有率很大,他们的目的是控制大豆产品的定价权。外资控制了大豆领域,大豆油价格便容易被操纵。

  • 岳青山:华为抗美首战告捷意义非凡

    岳青山:华为抗美首战告捷意义非凡

    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充分准备。特朗普打压和遏制中国崛起的主意是早已定了的,抗美科技战、经济战,都是持久战。华为初战告捷,只是打出了一个好开头,要做好长期的艰巨的斗争准备。特朗普“停火”,无非是想“战场”没能得到的东西,转到谈判桌上得到。还是习近平总书记昭告世界说的:“中国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也决不会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任何人不要幻想让中国呑下损害自己利益的苦果”。特朗普此人毫无诚信,翻云覆雨,谈判势必旷日持久,就算达成协议,说不定转背就被撕毁。还是要詺记毛主席那句话:“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 愤懑与恐惧!起底港毒事件背后的“法治”真相

    愤懑与恐惧!起底港毒事件背后的“法治”真相

    毫无疑问,港毒势力正在香港实施港版的“颜色革命”,香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但这些事件,也让我们得以近距离的观察和重新思考,很多人曾经笃信不疑的一些西方原则信条。正是出于对这些西方信条的迷信,让很多人成为西方体制的崇拜者和中国全盘西化的主张者,以及“颜色革命”的社会基础。

  • 与“麦卡锡主义”如出一辙的偏执呓语

    与“麦卡锡主义”如出一辙的偏执呓语

    在中美两国寻求符合新时代、新要求的合作方式与平衡点的过程之中,这封公开信是美国国内极个别人出于各种奇怪动机甚至是个人私利,不希望中美关系行稳致远而声嘶力竭地发出的噪音。虽然其内容已荒谬到不值得一驳,但也必须警惕这种声音对美国国内民意可能的侵蚀。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国家正经历复杂而深刻调整乃至挑战的当下,必须警惕某些政治人物利用这封公开信的论调,将美国国内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引向外部、引向中国,从而骗取自身政治利益的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