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共为您搜索到112篇文章
  • 贸易战正在帮助中国赢得许多良机

    贸易战正在帮助中国赢得许多良机

    其实,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自贸易战开打以来的实践证明,“中美贸易战没有赢家,只会双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这一判断是对的。不过,在“双输”已经显现的困境中,齐鲁宫却看到了贸易战正在帮助中国赢得许多难得的发展良机,这恐怕是美国特朗普政府意料不到的。

  • 何自力:美国发动贸易战凸显其霸权主义本质

    何自力:美国发动贸易战凸显其霸权主义本质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另一个重要动机是为了阻止美国的衰落,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比历届美国总统都显得更急切。实事求是地讲,美国虽然在经济总量上和科技创新水平上仍然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占据着霸权地位,但是从战后的发展轨迹看,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衰落也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美国历届政府都采取各种措施企图阻止美国的衰落,为此绞尽脑汁,使尽浑身解数,但都收效甚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导致美国衰落的真正原因。必须指出,美国的衰落和霸权地位动摇,是由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和僵化的意识形态造成的,是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变化的结果,是大趋势,具有客观必然性。

  • 美国国会高调祭奠去世参议员的背后?

    美国国会高调祭奠去世参议员的背后?

    有人曾说,麦凯恩走了,对台独是一个损失,台湾少了一个靠山。但美国国会两党高度一致地祭奠麦凯恩反而证明,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强硬干涉我国内政的美国政客的消失让台独损失了什么。相反,这种两党一致的高规格祭奠麦凯恩,实际上是在告诉我们,我国今后将会面临更多的麦凯恩式的美国政客,美国的议员们对国会如此褒奖麦凯恩是心领神会的。

  • 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

    江涌: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

    要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要统筹发展与安全两件大事。发展与安全,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并行不悖,缺一不可。新时期新时代,一定要坚持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既要重视主权,又要重视安全,特别是政治安全、政权安全。经济安全是基础,政治安全是根本,不能因为我在讲经济安全,就不适当地、过分地强调经济安全的重要性,认为它可以覆盖、取代一切其他安全。

  • 山雨欲来,如何判断天下大势和中国应对方略?

    山雨欲来,如何判断天下大势和中国应对方略?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最近世界上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很多大事,如果我们不能清晰地对这些事件进行判断,则可能采取错误的应对方略。我们先将这些事件一一列举如下: 一是美加贸易谈判不欢而散。在美墨签订贸易协定之后,备受瞩目的美加贸易谈判8月31日传出消息,双方都没有作出让步,没有如人们特别是如特朗普所预期的那样达成协议,而是说下周三继续谈判。 二是乌克兰爆发血案。8月

  • 如果这不是战争,那还有什么是战争?

    如果这不是战争,那还有什么是战争?

    今天中美贸易战升级,340亿加160亿共计500亿美元,这绝不会是最后的数字,尽管美国提出的2000亿美元的征税清单在国内听证会上遭到了多数证人的反对,但特朗普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本来在贸易战之前,中国作出了一些妥协和让步,但特朗普觉得不过瘾,还没有捞够油水,还没有让中国伤筋动骨,还没有打疼中国,特别是没有对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给以致命打击,虽然美国对中国征税清单中绝大多数商品都是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但中国仍然岿然不动。因此,500亿美元绝不会是最后的结果,特朗普所要的远不止这些,他要的是美国的重新伟大,是美国对全世界的碾压。

  • “盯住中国”,这是纸老虎在咆哮吗?

    “盯住中国”,这是纸老虎在咆哮吗?

    不管是美国此前抛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还是“第三次抵消战略”,以及最近的“印太战略”,脉络都是清晰的,是一脉相承的,那就是调整策略、集中力量,“盯住中国”、“平衡中国”、“抵消中国”、“包围中国”、“对付中国”。具体讲,有四点:一是平衡抵消我快速崛起对美构成的挑战,使我面临更大战略压力。二是平衡抵消我亚太地缘政治优势,使我周边安全环境更趋复杂。三是平衡抵消我战略利益的迅速拓展,使我维护海洋权利更加困难。四是平衡抵消我对台军事优势,使我解决台湾问题面临更多困难。

  • 特朗普对华政策并非基因突变-解读美国的世界战略

    特朗普对华政策并非基因突变-解读美国的世界战略

    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美国为了防止中国与苏联结盟,就曾向中国伸出橄榄枝,毛泽东的做法则是先后在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重创、重伤美国,美帝国岌岌可危的时候,美国不得不向毛泽东的中国低头屈服,抽出手来集中精力对付赫鲁晓夫时代以来一直对美相对软弱的苏联。因此,整个冷战的故事,就是毛泽东重创美国,使美国被迫与中国握手言和,美国集中精力瓦解了苏联。今天,饱受失败苦衷的俄罗斯汲取教训,痛定思痛,今天的普京全面采纳了毛泽东的战略,面对美国的拉拢没有犹豫和妥协退步,而是果断地清洗国内亲美资本寡头的同时,通过车臣战争、俄格战争、克里米亚战争、东乌克兰战争、叙利亚战争重创美国,迫使美国对俄罗斯不断妥协让步,这种情况下,美国自然会将主要精力和资源集中起来对付中国。新冷战时代,中国一定要汲取苏联因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们发展壮大而亡党亡国的历史教训。

  • 40个指标全面透析中美差距

    40个指标全面透析中美差距

    中美差距究竟有多大?差距主要在哪?中国能否赶上美国?我们从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医疗、国防等6个方面,运用了40项指标对中美差距进行了定量分析,其中,美国处于领先的指标有28个,即约70%的指标领先于我国。我国只有部分指标具有相对优势,我国领先的主要是数量指标。

  • 特朗普瞄准中国?“军力报告”说解放军已瞄准美国

    特朗普瞄准中国?“军力报告”说解放军已瞄准美国

    报告提到的,解放军可能在展现有攻击美国与盟国军队,还有包括关岛在内等西太平洋军事基地的能力。由于轰-6K能搭载6枚对陆攻击巡航导弹(land-attack cruise missile,LACM),赋予了解放军射程能覆盖关岛的远程精准打击能力,因此这些轰炸机飞入西太平洋令人不安。报告还透露,中国正在研制一种拥有核运载能力的隐形远程战略轰炸机,或许就是近年来在中国各大军事网站论坛中引起热烈讨论的轰-20,可以在未来10年内投入使用。对于美国这份新的“中国军力报告”,虽然有些内容和观点是以往不曾有的,但是其对抗思维仍是一以贯之的。将中国和俄罗斯重新崛起视为是美国繁荣、安全的“核心挑战”。同时,把中国当作“假想敌”,故意制造敌人。

  • 中科院专家:美国有能力对中国“断网”

    中科院专家:美国有能力对中国“断网”

    “我们没有互联网,我们只有因特网,我们实际用的是美国的网,美国总统有权随时关掉一个国家的因特网通道,控制它是很方便的事。”吕述望教授对《侨报》记者说道。

  • 由中情局每周汇报中国情况说起

    由中情局每周汇报中国情况说起

    大家不妨想象:每周都有来自中国、源源不断的各种情报信息摆上中情局要员的办公桌,然后他们对此进行精心的整理归纳,择出其中最重要、做关键的东西拿去向总统、向国防部长做汇报,这与其说是什么“惊人的专长”,还不如说是“惊人的渠道”更为妥帖、更为恰当。来自中国每周源源不断的新情报,要么是有特殊的情报员传递,要么就是极其神奇的算命,二者必居其一,到底哪一种是中情局“惊人的专长”呢?

  • 特朗普贸易战六大谎言,为何中国学者多成传播者?

    特朗普贸易战六大谎言,为何中国学者多成传播者?

    特朗普贸易战的整套逻辑,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遗憾的是,中国经济学家、中国的政治学家、中国的法律学家和其他一些中国文科知识分子成了特朗普谎言的传播者,事实上,他们已经成了美国战略利益的代言者。因此在任何有价值的关于中美经济博弈的分析之前,必须首先来戳穿这些谎言。

  • 从长周期看中国的历史巨变与当前的中美博弈

    从长周期看中国的历史巨变与当前的中美博弈

    世界上各个国家有很多不同治理国家的方式,中国有中国的,印度有印度的,俄罗斯有俄罗斯的,美国有美国的,我认为对所有的国家不能用一种模式来衡量,一种管理方法来要求,不能说只要是采用美国这个方式就是对的,其他方式就是不对的,各个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治理国家,采取不同的管理办法,这是无可指责的。

  • 中国如何突破避免发展陷阱、摆脱美国控制?

    中国如何突破避免发展陷阱、摆脱美国控制?

    当前世界形势危机重重,美国对中国的敌视越来越严重,而整个新兴经济体陷入危机状态,整体力量的削弱必然对中国打破美国的遏制和围剿构成负面影响。现在的中国必须利用美国向全球开战的时机,必须利用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深受美国之苦的时机,必须利用美国寻求短期利益、丧失国家信用、陷入孤立状态的时机,纵横捭阖,合纵连横,摆脱西方的思维模式和精神控制,走出一条真正适合中国的发展道路。

  • 贸易战、南海、太空:美国拉开对抗中国的战线

    贸易战、南海、太空:美国拉开对抗中国的战线

    当在贸易领域无法短时间取得优势的时候,美国肯定会利用其他的资源和手段,在其他方面对中国进行试探和讹诈。而这一次,美国人选择的是南海。CNN的报道说,他们在飞越渚碧礁、永暑礁、赤瓜礁和美济礁4个主要岛礁期间,中国战机6次“喊话”,警告他们已进入了中国境内,要求他们立即离开,美国媒体借着这个机会,迅速开始新一轮的“南海军事化”炒作。除了南海之外,“应对中俄的太空威胁”也成了美国人的发力点。马蒂斯说,国防部完全认同总统对保护太空资源的忧虑,一些国家已经有能力攻击美国的太空资源。这里的“一些国家”,显然指的是中国和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