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共为您搜索到216篇文章
  • 与国际接轨之疑惑

    与国际接轨之疑惑

    中国前四十年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引起来。今后的对外开放,还会有引进来,但已经开始有更多的走出去了。对于走出去,我们就不再单单做那些与别人接轨的事,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轨。那些别人的轨,未必适合我们走出去的行为,未必适合我们走出动的方式,未必适合我们走出动的思维。所以该改的轨一定要改,该重修的轨也一定要重修,该新立的轨也一定要新立起来。

  • 正确认识改革开放的历史

    正确认识改革开放的历史

    有的观点把改革开放前后对立起来,认为如果改革开放能提前30年就好了,中国早就是发达国家了,这是想当然的主观臆测。旧中国就有私有制、商品经济和对外开放,但并未改变中华民族积贫积弱的局面。世界上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既有发展比较好的,但也有大量陷入贫困混乱的。新中国前 30年为改革开放积攒了多方面的红利,这是改革开放成功不可或缺的前提。

  • 习近平“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意义重大

    习近平“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意义重大

    2018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强调:要掌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充分认识新形势下改革开放的时代性、体系性、全局性问题,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 习总书记关于“用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的观点,是和他一贯倡导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

  • 清除有碍“两个毫不动摇”的陷阱

    清除有碍“两个毫不动摇”的陷阱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进程,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下,跳出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对立思维并进一步发展为“两个毫不动摇”的进程、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效能各有侧重和互为补充的进程、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互学互鉴并不断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程。回顾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历史,可以避免掉入用暂时局部波动评判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谁退谁进、单纯以经济效益高低评判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谁优谁劣、脱离历史场景和历史逻辑掉入片面评判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谁先进谁落后、脱离坚持党的领导及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历史而抽象地探讨发展公有制经济还是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等陷阱,进而进一步增强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自觉性和主动性。

  • 纪念改革开放,必须铭记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

    纪念改革开放,必须铭记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

    改革开放的起步资金,全都是前三十年积累的。没有前三十年的家底,无论如何的改革开放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皮之不存毛将附焉?“解放思想”的威力无论多大,都要以相对雄厚的物质国力作为基础,才能营造吸引外资的硬件——完善的城市基础建设。只有这样才能有外资进入,才有之后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及成就。所以,纪念改革开放,首先要铭记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向毛泽东那代人鞠躬!

  • 王震曾几次表达过“毛主席至少比我们早看50年”

    王震曾几次表达过“毛主席至少比我们早看50年”

    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确保我们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坚守“党的建设的政治方向”和必须“把党的伟大自我革命进行到底”,从本质上说,都是毛泽东关于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思想的同意语,是对毛泽东关于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思想的坚持和发展。

  • 不能把新中国前三十年与改革开放时代对立起来

    不能把新中国前三十年与改革开放时代对立起来

    为什么中国能早早就把工业做的部类齐全?因为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实行了高积累、低消费的国策,全国人民勒紧了裤腰带创造出这个局面。1970年,中国人消费率只有63%,积累率达到37%,印度人干什么呢?他们消费了78%的产出,只积累22%。到1980年,中国积累率35%,印度只有27%。一直到上世纪末,印度积累率才达到35%。没有毛泽东时期前辈们勒紧裤腰带,中国现在就与印度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实还不是同一起跑线,因为美国肯定不愿意支持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达起来!

  • 作家笔端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意气风发的年代

    作家笔端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意气风发的年代

    《中国共产党历史》二卷还认为,最能体现这个时代精神风貌的时期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前半期,《党史》二卷是这样描述的:“帝国主义越是封锁,国民经济越是困难,人民却越是团结在党的周围。这是因为,人民群众坚信,党所代表的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发展工农业生产,改变贫穷落后面貌,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一个艰苦奋斗的年代,一个乐于奉献的年代,一个理想闪光的年代和一个意气风发的年代。这种时代性的社会风尚和思想氛围,给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烙下了深刻的印记。”

  • 倍加珍惜、长期坚持、不断丰富改革开放的宝贵经验

    倍加珍惜、长期坚持、不断丰富改革开放的宝贵经验

    改革开放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人民的根本利益;检验改革开放中每一个政策、决策正确还是不正确,效果好还是不好,标准也只能是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凡是人民拥护、赞成、高兴的,就应当坚决实施,反之,则坚决不予出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人民依法享有广泛充分、真实具体、有效管用的民主权利”,才能使人民“有更多、更直接、更实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才能切实做到“让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从而使改革开放持续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热烈支持。

  •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毛泽东时代26年,不止具有指标性的发电量增速与各主要工业国家相比遥遥领先,还有几乎所有基础性产品产量增速都遥遥领先,但在权威们估算的各主要工业国家GDP增速比较中,中国却成了与之相差悬殊的倒数第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国家GDP增长与物质财富增长到底是正比关系还是负比关系?该如何理解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

  • 改革的主线、底线和红线—改革要警惕卡瓦略式人物

    改革的主线、底线和红线—改革要警惕卡瓦略式人物

    卡瓦略曾在美国名校接受新自由主义教育,任职之后卡瓦略竭力主张银行私有化、全力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在阿根廷金融危机前夕卡瓦略协助西方金融资本外逃,后来卡瓦略以出卖情报破坏金融安全的罪名遭到逮捕。一些人也曾竭力主张商业银行必须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不承认商业银行股权被贱卖的事实,而目前则竭力主张资本项目自由化,如果中国像阿根廷一样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和持续的社会动荡,那么,那些推动资本自由化、利率市场化、企业私有化、股市衍生品化的官员们也可能会得到与卡瓦略类似的下场。

  • “市场经济”和我国近年来出现的生产过剩

    “市场经济”和我国近年来出现的生产过剩

    为什么我国近年来会出现严重的生产过剩呢?根本原因是目前在我国,投资决策的主体是微观企业,而企业追求的目标是企业利润最大化。结果,几乎所有的企业(包括全部的民营企业和多数国有企业)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指挥下,看到哪种商品有利可图,就把资本投到哪里。而当市场出现饱和时,由于产能的生产远远早于产品的生产,就首先出现了产能过剩现象。而生产同一类产品的企业为了收回投资的成本,就竞相降价出售产品,接着又出现了产品过剩现象。我国生产过剩现象形成的机理,与资本主义国家生产过剩现象形成的机理是完全相同的,这说明,生产过剩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应有的现象。

  • 周新城:为什么“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周新城:为什么“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有人喜欢说,不改革,死路一条,还说这是邓小平说的。其实,邓小平在视察南方的谈话是这样说的:“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死路一条。”所以,不改革是死路一条;改革不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也是死路一条。两句话一起说,才是全面的。不能像某些“著名经济学家”那样只讲前一句,不讲后一句。那是片面的。坚持社会主义,就意味着有的东西是不改的,不是什么都要改。

  • 吴宣恭教授访谈录

    吴宣恭教授访谈录

    关于所有制与市场经济的关系,我认为应先认识到社会经济制度具有层次性,厘清生产资料所有制与市场经济的主从关系。所有制是社会最基本的制度,是反映社会生产关系本质,起基础作用的主要层次;计划和市场则是资源配置的不同方法和手段,是由基本经济制度决定的派生的次一级的层次。不能颠倒经济制度的主要层次和非主要层次,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转换当成生产关系发展变化的主线,更不能认为所有制要根据市场经济的要求而改革。应始终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强调所有制对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决定作用。

  • 全文收藏!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全文收藏!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40年春风化雨、春华秋实,改革开放极大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中国人民的面貌、中国共产党的面貌。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迎来了从创立、发展到完善的伟大飞跃!中国人民迎来了从温饱不足到小康富裕的伟大飞跃!中华民族正以崭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 改革开放以来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若干理论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新马克思经济学综合学派若干理论创新

    笔者认为,市场在一般经济资源配置中可以起决定性作用,并应更好地发挥国家在微观中观宏观宇观经济中的调节作用;应加强事先事中事后的全过程监管,建立强市场和强政府的“双强”格局;质疑市场与政府的作用完全是此消彼长的“对立关系论”,也不赞成第一次市场调节和第二次政府调节的时间上的“两次调节论”,而是坚持市场与国家“功能性双重调节论”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