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共为您搜索到113篇文章
  • 蔡霞的“自信”很滑稽

    蔡霞的“自信”很滑稽

    如此“反常识”的蔡霞,你让你所钟情的“普世价值”情何以堪?你让你的“常识”情何以堪?你让你的“自信”情何以堪?真正的常识是:普世价值本身就是一种“主义”。蔡霞把“普世价值”从“主义”中摘出来,就是妄想用“普世价值”来垄断真理,可她居然还能“自信”地高呼:“无论什么主义都不要妄想垄断真理”!

  • 张程:揭穿西式选举民主的“神话”

    张程:揭穿西式选举民主的“神话”

    西方政客、理论家们宣称,以定期选举票决为标准的西式民主“包治百病”,能发展经济、保障人权、维护自由、促进平等甚至促进实现世界和平。实际上,西式选举民主因其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不仅“非万能”,而且还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

  • 慕尼黑安全会议基金会:西方主导世界秩序步入末路

    慕尼黑安全会议基金会:西方主导世界秩序步入末路

    报告指出,西方世界秩序的最基本支柱正在弱化。在“后真相”时代,“自由民主国家”很脆弱地受到错误信息影响。这些国家的民众越来越不信任现有制度,认为它无法带来积极解决方案,从而更加转向国内,抵制全球化和开放。报告指出了当前世界面临的三大挑战:首先是西方世界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主义盛行。其次,西方世界秩序出现裂痕。第三大挑战是后西方甚至后秩序时代的形成。

  • 中国法学会:反对宣扬“宪政民主”等西方思潮

    中国法学会:反对宣扬“宪政民主”等西方思潮

    在该计划中,将“针对国内外错误思潮、重大事件,组织专家进行研讨,集体发声,旗帜鲜明地反对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三权分立’”列为本年度年的工作要点。一要加强思想政治引领,落实好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二要进一步发挥智库作用;三要做好法学人才和成果评选工作,充分发挥优秀人才和成果的引领作用;四要进一步加强地方法学会建设和会员工作;五要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和法律服务实践;六要深化对外法学交流,着力提升交流实效;七是以改革创新为动力加强自身建设。

  • 侯惠勤:如何正确认识普世价值的政治实质?

    侯惠勤:如何正确认识普世价值的政治实质?

    西方加紧对中国进行思想渗透,一方面说明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没有像西方所希望的那样,回到西方秩序之中,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发展道路,而我国对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坚持发展,越来越显示出这一制度的优越性;另一方面,西方感到如果不加紧颠覆中国的政治制度、加紧遏制中国,可能就难以控制中国了,但它们又找不到更好的途径,所以就把西方一些的传统理念,经过一定的包装,以普世价值的形式呈现出来。

  • 据说美国被“普世价值”捆住了手脚

    据说美国被“普世价值”捆住了手脚

    杨恒均在洋洋万言的整篇文章中,最大的绝招就是自由派公知的惯用伎俩——偷换概念和混淆概念的诡辩术,把“二战”以后建立的国际秩序和国际关系准则(美国曾经是最重要的推动建立者之一,后来成为肆意的破坏者)与具有特定含义的“普世价值”混为一谈,把美国不得不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包括部分西方国家人士的批评之下有所收敛说成是“普世价值”对美国的束缚,并且在论证中要么缺乏论据,要么论据虚假,要么是在论据本身就虚假的同时与论点没有逻辑关系,因此论点不成立,所谓的“普世价值”能够捆起美国的手脚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不过“杨大忽悠”精心炮制的这篇奇文也算是“忽悠界”的经典作品了。

  • 评杨恒均先生的美国无所不能论与普世价值论

    评杨恒均先生的美国无所不能论与普世价值论

    洋奴们吹捧美国的普世价值,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中不少人以此为生,从美国人手里拿工资,替美国人干活。自从里根时代以来,美国用战略忽悠和文化价值观入侵颠覆了前苏联之后,发现了使用文化侵略的好处,从布什总统到奥巴马一脉相承,20多年来,通过民主输出和颜色革命,已经颠覆了全球几十个国家。但是,这也给世界带来激剧动乱和大量的难民,刺激了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势力的爆发。

  • 特朗普向中国学习,中国公知们害怕什么?

    特朗普向中国学习,中国公知们害怕什么?

    特朗普没有讲民主,却满口“人民”,他提出一个重要民主概念,是民主的本质:人民当家做主。而特朗普不只是要向中国学习,还砍掉了中国公知的旗帜普世价值。因此特朗普就成了一个民粹主义者,被中国公知骂成了“老流氓”。

  • “普世价值”的理论误区和制度陷阱

    “普世价值”的理论误区和制度陷阱

    几百年来,资本主义国家尽管不断进行自我调整,但改变不了社会成员两极分化状况,改变不了金钱和利益集团操控政治的局面。这些都是无法用“普世价值”掩盖的事实,也宣告了把资本主义制度普世化的破产。

  • 特朗普踢TPP的“屁屁”居然也是“普世价值”的胜利

    特朗普踢TPP的“屁屁”居然也是“普世价值”的胜利

    前些时间,奥巴马弄出个“TPP”来,自由派人士弹冠相庆,认为这是“普世价值”的胜利,因为如果中国不加入“TPP”,就会被孤立。而11月22日,特朗普宣布对“TPP”喊停以后,居然还有自由派人士雄赳赳地称喊停“TPP”也是“普世价值”的胜利,在某些人这里,他们居然违背逻辑规律同时判断两者都是“普世价值”的胜利,他们到底是在忽悠别人还是在忽悠自己并且把自己忽悠傻了呢?

  • “南非道路”二十年的反思:不能照搬西方模式

    “南非道路”二十年的反思:不能照搬西方模式

    南非的问题—这其实也是非洲的问题—并不能通过照搬西方的自由、民主、宪政的模式而解决。如果没有从下而起的动员和政治运动,没有人民民主专政的形式,南非就不可能彻底改变殖民留下的旧的经济体系和经济关系,就不可能有国大党的群众路线的贯彻,也就不可能有人民的拥护。人民不再觉得自己是社会的主人翁,任你有多健全的法律体系和多透明的新闻,社会的暴力、贫富差别都要无日解决。

  • “普世价值”快混不下去了

    “普世价值”快混不下去了

    “公知”们赖以神气活现的“普世价值”在世界范围内破产了,快混不下去了——为了“普世价值”(“政治正确”),美国“家庭收入猛降”、“国债猛增”、“犯罪猛增”、“死于执法过程中的警员数量也差不多增加了50%”、“凶手逃脱法律的惩罚”、“国内的贫穷与暴力和国外的战争与毁灭”、“更加不安全”、“把亿万美元用于讨好特殊利益集团与国外势力”、“搞烂了美国城市、搞烂了教育。

  • 完善人民民主是对“普世价值”最有效的回击

    完善人民民主是对“普世价值”最有效的回击

    当前,我们党和国家面正临新的挑战和斗争,国内外敌对势力采取的斗争方式隐蔽巧妙,极具诱惑性和欺骗性;西方敌对势力对斗争精心策划、处心积虑。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斗争,大多以传播西方社会思潮且以文化渗透的方式,把“自由、民主、人权”作为突破口。习总书记说: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

  • 张文木:当前主要是要与右的“普世价值”进行斗争

    张文木:当前主要是要与右的“普世价值”进行斗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改革开放到今天,我们已向西方学到了不少好的东西,但也有些人开始走火入魔,忘掉了自己。他们以西方为普世,以美国为绝对标准,似乎中国改革若不合美国的标准,就统统都不达标。这样的结果只能使中国的改革走向它的反面。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在与“普世价值”、教条主义的斗争中成长的。

  • 赵磊:“价值量化”,你让“普世价值”情何以堪?

    赵磊:“价值量化”,你让“普世价值”情何以堪?

    有人批评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不能量化,所以不是科学。主流经济学以此洋洋得意地质疑劳动价值论的科学性:“‘劳动时间决定价值’,这个根本没法量化”;“即使马克思断言,‘价值由劳动时间决定’是一个‘社会过程’,可这个说法并没有解决复杂劳动和简单劳动之间的换算比例问题”。于是乎,“价值量化”成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所谓难题。

  • 汪亭友:“共同价值”不是西方所谓“普世价值”

    汪亭友:“共同价值”不是西方所谓“普世价值”

    2015年9月,习近平同志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中提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这无疑是正确的。然而,某些赞同西方所谓“普世价值”观点的人因之又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