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116篇文章
  • 李光满:中美正在哪四条战线激烈较量?

    李光满:中美正在哪四条战线激烈较量?

    美国围剿、攻击中国的战车已经开动,我们不要指望美国能够对中国科技网开一面,不要臆想美国不会对中国发动军事战争,为了打垮中国,阻止中国对美国的超越,美国不会有任何仁慈,也不会讲任何道义,人类历史已经证明,战争是解决大国争端、实现地位转换的终极形式,美国作为一个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霸主,绝不会甘心让出自己的霸主地位,而一定而会不惜一切代价向中国发起攻击,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政治战、外交战、舆论战、军事战、能源战,所有战争手段都会使用出来,因为事关生死,所以必然惨烈异常。

  • 驱逐卓别林,迫害钱学森,美国当年如何走火入魔?

    驱逐卓别林,迫害钱学森,美国当年如何走火入魔?

    麦卡锡主义的真正目的,不是抓多少个苏联间谍,而是当你找到一个靶子,一个全民公敌的时候,就能把人们的目光从真正的问题上移开。等你和中国撕得起劲的时候,美国资本家为什么把工厂从美国搬到中国,为什么让美国工人失去了工作,就再没有人记得。

  • 美国想靠制裁整垮伊朗?——做梦!

    美国想靠制裁整垮伊朗?——做梦!

    白宫的政治智慧、决策水平、执行能力已经无法让美国妥善处理伊朗危机,甚至连体面撤出都做不到。在中东,美国像一头蛮牛被波斯猫牵着鼻子走,也是一景。想想让人心生感慨:这个诞生了沃尔特·李普曼、尼古拉·斯皮克曼等战略大师的国度现在在国际问题上屡屡被一个远在天边的中东欠发达国家戏弄,也许这才是美国的最大危机。

  • 盘点特朗普对华举措,展望未来中美关系

    盘点特朗普对华举措,展望未来中美关系

    纵观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中美关系,笔者发现有一个规律:美国把中国视为伙伴,两国关系就发展,就友好;美国把中国视为对手、威胁,两国关系就对峙甚至对抗。当下,美国已经明确把中国视为主要威胁,未来两国发展趋势难以乐观,将在有限合作的同时,更多地会出现矛盾、摩擦甚至发生冲突。美国著名外交家基辛格说,“中美两国关系回不到从前了”。对此,我们必须足够重视,而不应有任何的幻想。

  •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尽管有人说:“习惯吧,美国已不再是老大”,尽管有人说:“西方世界必将消失”。但这个过程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的。毛泽东告诫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上任第一天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对中国发出叫嚣,强调美国军方要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这种疯狂叫嚣,反映了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因自身衰退而焦虑万分的阴暗心理、因看不得别国崛起而疯狂挣扎的反动本质。他的叫嚣提醒我们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我们唯一正确选择。

  • 对中国国际贸易、利用外资战略的思考与展望

    对中国国际贸易、利用外资战略的思考与展望

    我们预计,在未来,中国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政策将是结构化的,有的贸易可以实施比较自由的政策,有的贸易必须加强管制(如中国已经限制了外国垃圾进口),有的投资可以是比较自由的,有的也需要加强管制(如中国必须限制高科技出口,也应该限制外国金融投资,毕竟,中国并不缺少金融工具)。只有这种结构化的政策才与世界的辩证本质相一致。而且,既然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贸易和投资的主体应该更加转到依靠公有制企业上来。转到依靠公有制企业,就可以使中国的结构化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能够得到更有效的实施。

  • 华为的成功令迷信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哑口无言

    华为的成功令迷信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哑口无言

    短短数月之后,当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督战,押举国之力,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地逼迫盟国、及美国友邦全方位围堵封杀华为的时候,华为既没有休克,也没有投降,而是毫无争议地站在5G网络,高端智能以及5G手机、芯片研制,和操作系统的最高端。粉碎了美国想通过芯片和操作系统卡死华为的阴谋。华为的成功也令那些迷信西方的所谓主流经济学家们,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任正非的战略头脑,和高效计划管理水平,使得那些“满腹经纶”,自认为装了一肚子西方经济学理论,受过MBA训练就可以安邦定国的人黯然失色。

  • 伊朗已做好应战准备,美国沙特敢下手吗?

    伊朗已做好应战准备,美国沙特敢下手吗?

    当今世界,能和美国经济实力不相伯仲的只有中国,有能力和美国在综合国力上与美国有一搏的还是中国,所以和中国合作,才能对冲美国的阴谋。今天的美国,已经从想打谁就打谁,衰落到了想打谁就想办法忽悠别人替自己打的阶段!中国不想打仗,中国正在努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谋求人类共同的大发展和共同的福祉。来吧,沙特和伊朗,我们中国欢迎你们,要啥有啥,买啥给啥!而且,不附加任何条件!

  •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一百年后的历史学家在回顾人类目前正在经历的这一段历史变迁的时候,可能性比较大的是把百年变局概括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的复兴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东方复兴的回应”。中美两个如此规模巨大的国家,其中一个综合实力迅速上升,一个实力依旧超强但显露疲态;一个努力获取与自身实力相称的全球影响力,一个很不情愿与他国分享权力;一个拥有东方式的古老政治文化传统,一个饱受西方文明和基督教滋养。在它们之间出现各种各样分歧、摩擦,乃至一定程度的冲突,均属正常和自然。

  • 分裂委内瑞拉的是美主导的经济战争,而非社会主义

    分裂委内瑞拉的是美主导的经济战争,而非社会主义

    最近的一些政治暗杀正在加剧这种气氛。委内瑞拉与美国结盟的哥伦比亚政府边界的紧张局势继续存在。社会主义积极分子的坚实基础是不会让革命被推翻的,也不会让紧张局势继续升级。马杜罗和统一社会主义党的主要任务是团结委内瑞拉,而不是让委内瑞拉升级为内战状态。

  • 索罗斯做空香港之心不死

    索罗斯做空香港之心不死

    索罗斯的确对政治情有独钟。早在上个世纪,索罗斯就成立了“开放社会研究所”,后更名为“开放社会基金会”。大量的报道称,索罗斯通过这个基金会,在东欧和中东以及其它地区的“颜色革命”的背后,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媒体举例说,发生在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发生在2004年年底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土耳其国会的宪法修改事件以及中东埃及的穆巴拉克总统倒台等,都有索罗斯的身影。有舆论认为,索罗斯的目标就是“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

  •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网上公知盛传,到了欧洲之后的难民“民主了、自由了、也幸福了”,例如“拿的救助金比在中国的工资都多”、“不用工作白吃白喝有人养”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可事实呢?往往是有点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偷渡的船票,穷得叮当响的难民只能不停地跑,等待战火的审判。而那些逃走的,葬送在地中海中的亡魂无数,还要面临被贩卖的风险,到欧洲之后,能成功取得合法救助的人数比例也不高,流离失所的饿死鬼、病死鬼也不罕见,不见天日的难民营里苦苦祈盼的一张张面孔,也都是真实的写照。

  • 在美国,把权力装进了笼子,但是装进了谁的笼子?

    在美国,把权力装进了笼子,但是装进了谁的笼子?

    对试图研究欧美政治的学者来说,挖掘出隐藏在美国政府背后并且真正控制着美国的势力才是最让人感兴趣的成果。这个领域的最关键问题,就是谁真正统治着美国?最新歌颂美国政治的人们唱到美国人“把权力装进了笼子”,然而很少有人问一声,鸟儿自己会建造一个笼子然后钻进去么?答案显然是不会的。那么是老百姓把权力装进笼子里的吗?也不是。那权力这只鸟儿是被谁装进笼子的呢?这才是关键。这至少说明美国是先有的笼子后装的鸟儿,就说明美国有超出政权的力量。嘿嘿,这恰恰暴漏了把鸟儿装进笼子的是超越政权的一只黑手。

  • 我给毛主席当参谋: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我给毛主席当参谋: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毛主席对周恩来又一次表扬我们,他说,不要认为美国人什么都可以,我们的小参谋能精确预测麦克阿瑟的登录时间和地点,在军事历史上都是不多的。美国人没啥了不起,我们的小参谋是可以有大作为的。毛主席还说,通过这件事,要教育我们的干部,特别是少数犯恐美病的人,那种想法是要不得的。这件事后,毛主席鼓励我们要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作战指挥。这件事,毛主席、周总理善于与参谋交流的伟人风范,也让我受益终生,铭记终生。这件事,让我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历史,永远成为一种激励。

  • 以史为鉴,警钟长鸣——写在“九一八”国耻日

    以史为鉴,警钟长鸣——写在“九一八”国耻日

    审视88年前这场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回望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浴血奋斗的14年,面对当今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战略包围、经济遏制和和平演变、颜色革命,面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有能够担当历史使命的坚强领导,必须有全国各族人民的坚定团结,必须以国家强盛和人民富裕为坚实基础。

  • “社会主义”名声在美国民众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么坏

    “社会主义”名声在美国民众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么坏

    现在几十年之后,事情已经变化了。43%的美国人相信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可能为国家带来好处,将这个政治选择提高到与特朗普维护的选择(赞同的人占42%)技术上的平局。在年轻人和非白人中间社会主义这个词更加普及。一些人将自己的观点的变化归因于伯尼·桑德斯,桑德斯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成员,在2016年总统选举时民主党候选人的提名中反对希拉里·克林顿的“绳索”,他现在试图重新成为2020年选举民主党的候选人。特朗普将所有的东西政治化,人们整天都在谈政治,但是民主党的领导精英们继续没有提出建议。然而,桑德斯们他提供一个强有力的象征,表明可以用别的方式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