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共为您搜索到234篇文章
  • 美国对中国南海岛礁的入侵不会止步

    美国对中国南海岛礁的入侵不会止步

    就中国方面来说,美国这等赤裸裸的挑衅、打脸,实在让人恶心难堪,但为了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好在习惯可成自然,如果就是如此这般地持续下去,倒也算得上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了。

  • 美国人是怎样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霸权的?

    美国人是怎样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霸权的?

    到了《老友记》,里面有一些很好玩的镜头是美国人开始嘲讽英国式的发音。仔细看一下细节,当剧里的英国人出现在纽约,说着一口英国腔,会受到别人的嘲笑。但是在以往,一口英式发音会提升你在社会上的地位。就像目前的中国,很大情况下是处于文化不自信的状态。我们很多东西是以他们作为标准,所以如果你有英式发音,那么你在同学中间的地位会高一点。这就是“文化霸权”的渗透。

  • 美国是一个好教员

    美国是一个好教员

    今天还有人在为美国吹嘘,说美国对自己的老百姓有多好多好,而某些国家对自己的老百姓就没有对外国老百姓要好。还说什么时候这个国家对自己的老百姓和对外国的老百姓也一样好了,人家才会信服你。估计这个吹嘘美国者的批评所指是华夏政府。在表面上看,美国政府对他的公民似乎是不错。可是人们看到的是美国的非洲裔人没有任何人权保障,警察随意开枪射杀非洲裔公民,对于其他少数族裔同样有着强烈的种族歧视。这是对自己老百姓好的表现吗?再看中国,几十年来,华夏政府对于那些处在贫困状态的人民,用尽了各种力量,竭力要帮助他们脱贫,而且已经有绝大多数原来处于贫困状态的人们已经摆脱了贫困。华夏政府这种对自己百姓的态度比起美国对自己的百姓的态度来说似乎只好不差。这个说法应该没错吧?

  • 港媒:美把“长臂管辖”变为政治手段

    港媒:美把“长臂管辖”变为政治手段

    多年来,华盛顿一直利用制裁作为将古巴、俄罗斯、朝鲜、苏丹和叙利亚等国隔离在国际贸易体系之外的一种手段。与《反海外腐败法》相关措施不同,这些制裁是公开的政治手段,旨在对目标政权施加最大压力。美国今年利用经济制裁打击中国技术企业中兴通讯,随着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预计中国企业会再次成为打击目标。中国必须重视这一形势。

  • 面对霸道的美国,咱中国人有什么好怕的?!

    面对霸道的美国,咱中国人有什么好怕的?!

    不错,中美关系搞崩了,美国会禁止向中国出口高新技术产品,这确实会在一段时间影响我国科学技术和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可是,我们与美国做了几十年的生意,美国什么时候把最新的、一流的、核心的高新技术转让给我们了?我们“以市场换技术”,把大片的市场让给了外资,可换来的都是二流、三流甚至是不入流的技术,而最新的、一流的、核心的技术,不仅美国人不肯给我们,而且其他的国家也都不会给我们。

  • 从霸权到霸凌是美国的悲哀

    从霸权到霸凌是美国的悲哀

    从霸权到霸凌,是资本主义病重后的痴癫,无助于病愈,相反会加重病情。即使特朗普能让美国的经济有点起色,也治不了本。美国必须变,美国正在变。但特朗普是被关在美国制度的铁笼子里的老虎,他再咆哮,也跳不出这个笼子。举个例子:发生枪击案后,特朗普站在受害者家属面前听哭诉时,也面带戚容。但一转身,他又在美国步枪协会大会上公开支持拥枪权。美国的枪祸是民主的痛。没有一个议员不会首先顾及自己的票仓。在这种制度下,美国能发生根本的变革吗?纵观几千年历史,历史的进步从来靠的不是一人一票,而是“水可载舟,水可覆舟”。

  • 许建康:大国兴衰与霸权长周期

    许建康:大国兴衰与霸权长周期

    五百多年来的全球化趋势始终是资本的全球化,通过霸权国家的全球统治以及争夺霸权的斗争,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阶段性地向全球范围扩散。在此过程中,国际经济关系既有适合当时生产力发展的一面,也有阻碍生产力继续发展的一定形态,前者随着生产力发展从适应转向不适应;还有国家等上层建筑适应又不适应的反作用,有时是决定性的反作用。要把世界历史进程作为一个大系统的矛盾运动来考察。毛泽东在《矛盾论》中研究大系统的复杂矛盾运动,其中有几对基本矛盾,基本矛盾中有的因条件变化上升为主要矛盾或降为次要矛盾,还有始终制约大系统特征实质的根本矛盾。整个大系统的运动是其中各个方面不平衡发展相互作用的合力形成的动态过程,不是生产力单一维度的产物。

  • 必须提防美国可能的一个“狠招”

    必须提防美国可能的一个“狠招”

    美国的真正目的就是要纠集一群人来围殴中国!他真正想要的高招是,如何才能纠集一群人,不仅让他们听他的,冲锋陷阵地对付中国,而且不敢向他要什么好处提什么条件。美国在极限施压的手法下,稍微让点步,很快就让墨西哥和加拿大与其签订新的贸易协议。墨西哥总统,当初是号称墨西哥的“特朗普”,强硬得很,但“投降了”。加拿大的总理,可是号称与特朗普这个爱玩“握手杀”的打成平手,也“投降”了。为了掩饰他们不是被特朗普“俘虏”了,不失去中国这个很大的贸易伙伴,还特意跟中国人解释,他们与美国签订的协议中没有针对中国的“毒丸”。美国人已经越发感到,特别是那些所谓的政治精英和寡头垄断资本大肆蛊惑,这个地球上真正能威胁到美国霸权的,就一个国家,那就是中国。他们要干的世纪“大事”,就一个,没有第二,就是要遏制中国成为超级大国!

  • 美国的霸权跌落方式与怼美之道

    美国的霸权跌落方式与怼美之道

    与美博弈所谓的上策、中策、下策,在笔者看来,其实就一策,那就是“要让其灭亡,就先让其疯狂”。具体来讲,就是要诱导、促使甚至唆使其霸权过度扩张,过度消耗有限的战略资源,同时我加紧团结反霸战线上的能团结的一切力量,积小胜为大胜!一是,特朗普的个性特点和行为风格为我们提供了促美疯狂的可能;二是,在美国的强压欺凌下,俄罗斯、法国、德国等老牌强国将可能为了维护曾经的历史荣耀,采取实质性的反美行动;三是,另外要敏锐地看到,美国制造和利用我周边热点问题牵制和干扰我发展的同时,我们可以积极主动地发挥我多年力量累积形成的局部区域优势和地缘力量就近投射影响的优势,诱导其与我玩我可以一两搏千斤的博弈游戏。

  • 特朗普袒护沙特:沙特电锯肢解的是美国价值观

    特朗普袒护沙特:沙特电锯肢解的是美国价值观

    一些受到美国操纵的各国反政府势力造谣惑众制造混乱甚至是煽动颠覆政府受到所在国政府依法惩办的时候,总是受到美国和西方的粗暴干涉,借口就是保护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现在可好,卡舒吉只是批评沙特王室,就惨遭杀害,并且是在使领馆内杀害。本来美国的所谓的“人权”形象由于其对外政策早已百孔千疮,对内也是一样,假如美国政府纵容沙特王室的做法,将对于美国所谓的“人权”形象是雪上加霜。

  • 继美国霸权之后,世界正重回多元主义

    继美国霸权之后,世界正重回多元主义

    德国选择党的崛起意味着:由左倾自由主义势力掌控的、看似坚不可摧的文化霸权在德国已经式微。在这一点上,德国知识分子阶层的处境有些接近美国民主党,他们无法解释特朗普总统在竞选中获胜的原因,也无法在他奇怪的治理方式下找到自己的节奏。但是,在美国,公共领域正无可挽回地向“娱乐圈”的方向发展,而德国和西欧、南欧其他国家走在一条漫长的通往平庸的道路上。目前来看,从波兰到匈牙利,东欧国家已经对自由民主无动于衷,只有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给了我们一丝希望,自由之星依然在旧世界中闪闪发光。

  • 中国被美定位为战略对手,帝国主义野心昭然若揭

    中国被美定位为战略对手,帝国主义野心昭然若揭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公然插手,多次派遣军机、军舰入侵我领海领空之内。这种霸道的、肆无忌惮的暴行在美国自己看来,似乎都是正常的,理所应当的。但是,他这样放肆地入侵一个主权国家,不仅从来没有任何反省与悔意,反而都在指责受害者不该反对美国的暴行。今天的世界,除了美国,还有哪个国家如此蛮横无理?如此骄狂气傲?这不就是帝国主义的本质表现吗?面对这样的家伙,你跟他讲文质彬彬?你跟他讲温良恭俭让?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在对牛弹琴?还是在与虎谋皮?可能都不是。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美国是根本不吃这一套的。

  • 杨承训:警惕中国沦为西方霸权主义的技术殖民地

    杨承训:警惕中国沦为西方霸权主义的技术殖民地

    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再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科技创新是发展的第一动力”,标志着社会生产力理论的飞跃。如何正确地将科技创新融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用“第一动力论”引领政治经济学新突破?经济学人应当重视补科技“资源稀缺”的短板,要认真解析科技创新成为发展“第一动力”的原理,研究科技发展同经济社会发展、社会体制改革等之间的关系,从而揭示创新成为发展“第一动力”的规律性,真正将“第一动力”论升华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内容和基本观点。

  • 美国帝国主义逻辑的扭曲意味着对世界的威胁

    美国帝国主义逻辑的扭曲意味着对世界的威胁

    分析人士比尔·范奥肯指出,五角大楼的文件清楚地表明了美国帝国主义的一个视角,它在所有的方面被围困,处于丧失全球统治的致命危险之中,这反映已经退役的和现役控制特朗普的对外政策的军人联盟内部的思想,在中东和中亚进行的16年没完没了的战争期间,美国扩大它的战略利益遭到失败,造成一系列消耗美国军事力量的崩溃。

  • 美国的霸权还能持续多久?

    美国的霸权还能持续多久?

    美国已经遇到解不开的死结,只要再借不到外债,美国的霸权就将结束。当然,美国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在死亡前疯狂的发动一场战争(战争能挽救美国吗?已经负债20万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再把债务打到100万亿?),或搞乱可能挑战的对手。如果对手以不变应万变,坚持自己的主义,坚持自己的道路,不被新自由主义迷惑,美国就会望洋兴叹,离死亡的日子不远了。

  • 反思对华“接触政策”的产物,但跑偏了方向

    反思对华“接触政策”的产物,但跑偏了方向

    特朗普政府的这篇报告在不同部分渲染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方面对美国造成的威胁与挑战,可谓新世纪以来“中国威胁论”的集大成者,明里暗里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