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96篇文章
  • 熊蕾:遥想白求恩

    熊蕾:遥想白求恩

    如今中加两方在对白求恩的描述上有一点趋于接近,就是:都比较突出白求恩的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这一点,让一些加拿大朋友感到缺憾。比如,加拿大白求恩反法西斯研究会前任会长、心理学教授大卫•莱斯布里奇(David Lethbridge)就强调:几十年来,人们处于利益的考量,试图把白求恩塑造为一个人道主义者、一个医生,这样做,就矮化了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和身份,我们应当还原历史人物的原貌,才不会愧对白求恩的初心。我认为他的提醒很是振聋发聩。

  • 孙立人活埋1200多鬼子俘虏,真的假的?

    孙立人活埋1200多鬼子俘虏,真的假的?

    孙立人杀俘的故事,除了始作俑者《大国之魂》的杜撰,以及后来一些媒体自媒体的添枝加叶以讹传讹,找不到丝毫的出处,也不可能找到出处。这个故事编的太离谱,超级离谱了,是一个稍有军事历史常识的人都不该去相信的。如果有人说他百米跑了10秒,你在对其不甚了解的情况下相信他的话情有可原,可他要是说他百米跑了3秒你仍然相信,那就不仅仅是他的脑袋有问题,说明你的脑袋也有问题了。

  • 新见晋察冀手稿释读:白求恩是怎样炼成的?

    新见晋察冀手稿释读:白求恩是怎样炼成的?

    白求恩的世界观和后来共产主义及国际主义思想的形成及献身于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绝非一时冲动,亦非欧美人所讽喻的所谓英雄主义情结,而是他的终生信仰所致,是他血脉里的成长经验,是他一以贯之的人道主义精神激励的结果。

  • 罗援将军:谁是中国军人的精神图腾?

    罗援将军:谁是中国军人的精神图腾?

    “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英雄黄继光和他的战友们,在共和国黎明的曙光中跨过鸭绿江,在人生最美的花季里鏖战朝鲜战场,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新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静好,让中朝友谊之花弥漫无尽的芳香。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战争年代,英雄是勇于牺牲血洒疆场,和平时期,英雄是负重前行让人民享受更幸福时光。

  • 韩毓海:毛泽东指出的新路彻底扭转了中国命运

    韩毓海:毛泽东指出的新路彻底扭转了中国命运

    在全面分析了中国的国情之后,毛泽东指出,中国革命正确的道路,便是首先在农村建立稳固的红色政权,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与此同时,在党和人民的事业陷入迷茫与困惑的时候,毛泽东指出,到群众中去,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以充分认识中国的基本国情——这就是寻找“新路”的唯一正确方法。寻找出路和新路,不能靠书斋里的争论和辩论,因为这需要实践。而在现代中国,实践不是什么抽象的东西,实践,首先是指暴力革命。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新路”和“出路”,也是一条血路。

  • 为什么美国大媒体只关注香港而对其他不感兴趣

    为什么美国大媒体只关注香港而对其他不感兴趣

    2019年10月25日这一天,在《纽约时报》网站以“香港抗议(Hong Kong protests)”为词条检索,可搜到最近一个月中有282条结果,而“智利抗议(Chile protests)”有20条,厄瓜多尔有43条,海地仅有16条。这种比例失调的现象在《福克斯新闻》那里则更为明显,在同一时间段内搜索香港有70个结果,智利、厄瓜多尔和海地却分别仅有4个、2个和3个。

  • 叶劲松:苏联对中国抗战的重大援助是不容否定的

    叶劲松:苏联对中国抗战的重大援助是不容否定的

    某些所谓揭秘真相的谣文作者已经被反共歇斯底里症所控制,所以他要从反共出发,违反历史事实,全无良心地捏造历史。这些人硬要说苏联“绝不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硬要说抗战时苏联援助是“资助共产党在内地发展,与国民党军队争夺天下”。这些人既企图否定中国抗战初期,“苏联是给予中国援助的唯一国家”,“中国在抗日战争一开始就得到了苏联人民及政府的同情与支持”的历史事实,也企图抹杀苏联援助“对我国太平洋战争前抗战意义重大”。这些人的反共歇斯底里,还使他力图抹杀中国共产党及领导的武装力量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因此他攻击抗战时的“共产党在内地发展,与国民党军队争夺天下”。但历史事实不是某些人企图捏造就能捏造了的,历史事实将给企图捏造历史者以重重的耳光。这些人不能给出其资料出处,不敢表示出作者姓名或上网马甲,说明企图捏造历史者是在阴暗角落里干见不得人的事。

  • 魂兮归来,重返中国!——《重返中国》丛书总序言

    魂兮归来,重返中国!——《重返中国》丛书总序言

    中国文化并不落后,更不“劣根”“专制”。中国文化的核心概念——仁、义、为民,完全可以对等西方文化的核心概念——人权、自由、民主,双方并无高下优劣之分。“为民”和“公天下”的中国式大一统中央集权,是中国政制的根本铁则,善莫大焉,简单将其比附成西方历史的小国君主“专制”,毫无根据。科技落后,并不等于文化落后。不是文化落后要挨打,而是军事落后要挨打。整个我们对西方“正史”、对中国自己历史的知识体系,都应当推倒重来。

  • 岳青山:从毛主席一生只睡板床体会共产党人的初心

    岳青山:从毛主席一生只睡板床体会共产党人的初心

    毛主席自甘清贫,严于律已,吃苦在前,“不图自乐”,一生只睡木板床,坚决“拒睡”沙发床,固执得不许一次变通,没有一天例外,始终保持革命年代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这是为什么呢?有人认定,这乃区区小事!然而,毛主席却有其战略的思考,对“艰苦奋斗”这四个大字,看得更远,想得更深。他号召全党各级领导“保持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要做表率,自己也就要做了“表率的表率”。首先是,艰苦奋斗是不忘“初心”的必然要求。艰苦奋斗决不是小事。它既是牢记“初心”,全心全意“为劳苦的人民服务”的必然要求,又是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的具体体现,更是“打破“历史的周期率”,不当“李自成”的重要环节。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前三十年全党干部基本上保持了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保住了党的无产阶级先进性,清正廉洁,为世所公认。这样的共和国的开国领袖,广大的劳动人民能不发自内心地永远崇敬和怀念?

  • 田辰山|被导演者的宣言:要么自杀,要么自我解放

    田辰山|被导演者的宣言:要么自杀,要么自我解放

    必须结束人间的动乱、战乱!必须结束对自然剥夺,必须结束一切摧毁人类作为整个一个大生命过程的生态环境的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竞争游戏!必须立刻向它叫“停”!全世界的人们,首先是被欺凌、压榨的,都要醒过来,从这场被导演的噩梦中警醒。要团结起来,不要再被人导演!不要再接受被一小撮导演者分配给我们为他们资本服务的角色、用小线拉着我们人人跟随他们的腔调唱木偶戏!全世界的我们,人人都不要跟这个集团玩了!

  • 李振 | 毛泽东:“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

    李振 | 毛泽东:“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

    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在战场和谈判桌的交互斗争中运筹帷幄,始终抓住而又巧妙灵活地使用谈与打、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这两手,双管齐下,互相配合,针锋相对,毫不放松,稳操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的主动权。在“文斗”方面,我方有理。在“武斗”方面,我方亦有办法,依托坚固的阵地,用“零敲牛皮糖”的办法,一口一口地吃掉敌人,积少成多,合起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亦文亦武,紧密配合,在谈判桌和战场上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较量中,迫使“联合国军”就范,达成协议。

  • 聂荣臻为何说“八路军值钱”?

    聂荣臻为何说“八路军值钱”?

    尽管报告没有由此得出中共将在未来的内战中获得胜利的结论,但是,这样的一套政治、组织系统,这样的一支队伍,这样的一个党,能够在强大的日本人眼皮底下顽强生存,发展壮大,到抗战末期,成功造就出一片开阔的天地。接下来,面对国民党这样的对手,胜负之局,或已不难预料。

  • 毛泽东亲自持枪上战场的大柏地战斗

    毛泽东亲自持枪上战场的大柏地战斗

    生死关头,朱德指挥伏在半山坡作为总预备队的独立营和直属队向山下猛冲。平时很少摸枪的毛泽东也大臂一挥高呼道:“所有还能走动的战士,都随我一起上!”他随即拿起一把枪,带着警卫排向敌军阵地冲锋。身边的警卫排长受伤了,毛泽东仍奋不顾身地向前冲。朱、毛深知,红四军生死存亡,在此一举。红军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敌人,于正午时分全歼被围之敌,俘敌800余人,缴枪800余支。毛泽东会打仗,提出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但他却很少拿枪。事后他说:“等到我毛泽东都要拿起枪的时候,红军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事实证明,社会主义阶段,在所有领域的发展,都不能脱离政治。如果脱离了政治挂帅,结果必然会迷失政治方向,并会在不知不觉中走上邪路。中国革命的胜利,靠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的发展——特别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同样离不开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 姚有志:忠实履行传承红色基因的光荣使命

    姚有志:忠实履行传承红色基因的光荣使命

    在封建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双重污染毒化已久的中国近代,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和奋斗进击精神,处于全面的沉寂状态。以农民为主体的四万万同胞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文盲,几乎百分之百是科盲,整个民族精神状态被愚昧无知、麻木盲从所笼罩。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在中国,严重的问题在教育农民。而唤起民众、教育民众的任务,历史地落在以毛泽东为代表、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人身上。

  • 胡歌突然发文:同志们,永别了!

    胡歌突然发文:同志们,永别了!

    今天,我们不会忘记,正是因为你们的无所畏惧,正是因为你们的视死如归,正是因为你们的旌霜履血,才有我们今天这岁月静好,我们才有今天这可爱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