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91篇文章
  • 彭光谦:弘扬五四精神,树立正确的民主观

    彭光谦:弘扬五四精神,树立正确的民主观

    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深刻认识五四运动的时代价值和五四精神的深刻内涵,就是要弄清楚为什么只有马克思主义指引的道路才是中国的解放之路,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担负起救中国的历史责任。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把握五四运动的进步精神,识别那些盗用五四运动之名,玷污五四精神的资产阶级假货,朝着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进。

  • 五四精神永放光芒

    五四精神永放光芒

    如今我们纪念五四运动,是要发扬五四的爱国和革命精神,继承和研究它的思想文化遗产,寻求启示与借鉴,以便在日后的文化建设中走上更健康的坦途,而不至于重蹈历史教训的覆辙,甚至“把早已被前人所超越的东西重又当成珍宝供奉起来”。倘若反思五四就导致“儒化中国”,“儒家马克思主义”,让“儒学”成为当今代表中华民族生命和民族精神的“正统”;或者“全盘西化”,“民主个人主义”,依然以所谓“建设西洋式之新国家”为宗旨和目标,排斥唯物史观学说的指引作用,那就不是什么“道与世更”,不是真正继承五四传统,而是与历史的必然要求南辕北辙了。

  •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从起草《湘南运动大纲》,为后来的湘南起义进行思想、组织上的准备和酝酿;到去湘南领导桂东县军民打土豪、分田地和开展桂东县苏维埃政权建设,并提出“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演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的纪律;再到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坚定不移地同“左”倾盲动主义做斗争,这几个方面足以表明,毛泽东为湘南起义作出了重要历史贡献。

  • 为中国革命辩护——读曹征路的《重访革命史》

    为中国革命辩护——读曹征路的《重访革命史》

    我认为,《重访革命史》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这部著作本身。如同曹征路的《那儿》、《问苍茫》和《民主课》等小说那样,她的写作和发表(目前还只是在网络上),都是历史征候与时代征候双重挤压的产物,毫无疑问也会遭致某些人的贬损和攻击(有时是以漠视的方式)。她或许将作为一份由良知和勇气混搭的“证词”,被雪藏在时间的深处,但如同曹征路为之辩护的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她不可能长久被遗忘,迟早有一天会被人们发掘,被追认,被褒扬。

  • 我敬重的邻居老兵

    我敬重的邻居老兵

    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在属地政府部门的支持下,于2019年3月,烈士们牺牲四十年之际,为332名英雄战士在祖国的怀抱树立了《英名墙》,一座永远的丰碑,把烈属和战友们多年的积压释然了,多年的期盼变成了现实,让为国捐躯的好男儿们英名永存!这些年,陈松跑遍东南西北,将了解到的烈属和老兵的情况整理了大量资料,向党和国家及军队的主管机关汇报,为国家对烈属和退役军人的相关法律法规的建立健全进行了艰苦的努力。

  • 《潜伏》十年,余则成究竟在相信什么?

    《潜伏》十年,余则成究竟在相信什么?

    余则成们的人生,你们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等你们的这些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年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黑暗里,你们坚定地守望心中的太阳;长夜里,你们默默地催生黎明的曙光;虎穴中,你们忍辱负重,周旋待机;搏杀中,你们悄然而起,毙敌无形。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勋永垂不朽。你们,在烈火中永生。

  •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区别于游击队,武工队基本活动于敌占区,他们以政治进攻为主要内容,包含打击伪政权和铲锄汉奸,而若想达成这样的任务,也不全靠说服教育,小规模的袭击、伏击,则几乎是家常便饭。尽管武工队没有打仗的任务,但大凡隶属于军分区的武工队,其所配备的近战兵器在当时是相当棒的。因为,武工队给伪军官或其家属上一次政治课,往往便会有短兵相接的遭遇战斗;在伪政权的大门口上刷一回标语,可能要面对十倍百倍的敌兵的围捕;深入虎穴锄掉一个汉奸,则无不伴随着激烈而残酷的打斗;改造一个两面政权或帮建一个秘密支部,又不知要经历多少回合的血腥较量,其惊险程度,却是比一般游击队的军事行动更紧张更富传奇色彩的。

  • 梅荣政: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

    梅荣政: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

    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最鲜明的品格和最大的优势,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关键和根本。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管党治党的历史经验,特别是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鲜活经验证明,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始终是革命党,党的自我革命和伟大社会革命是辩证统一、相互促进的关系。新时代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领导;必须继续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加强基层治理,全面夯实党的组织基础;必须抓住“关键少数”。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要勇于做自我革命的表率。

  • 长期执政条件下推进党的自我革命重大命题研究

    长期执政条件下推进党的自我革命重大命题研究

    长期执政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制度的基本特征。在长期执政条件下,中国共产党要实自身发展壮大,有效应对面临的严峻挑战以及避免重蹈苏东垮台的覆辙,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长期执政条件下不仅必须要进行党的自我革命,而且也能实现自我革命。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为指导建设先进政党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真心诚意地接受人民监督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外在动力,党自我净化、自我监督的优良传统与机制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因此,在长期执政条件下,要实现党的自我革命,就必须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激活党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积极借助人民群众的监督,增强党自我革命的外在压力;创新党内民主监督的机制,夯实党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从而加强党自我革命的理论基础、群众基础和制度基础。

  • 黄维——杜聿明,被拴在一起的蚂蚱

    黄维——杜聿明,被拴在一起的蚂蚱

    黄维多年后自己回忆说:突围前他曾致电蒋介石和空军总部,要求务必于15日实施计划。但15日上午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飞到阵地上空与之通话时说“不能按照计划实施”,黄维则说“你不能照计划实施,我只好自己断然处置了”,遂于下达突围命令,规定各部于黄昏前同时开始突围。但“当突围的命令下达后,各部争先恐后的逃命,有的提前就开始突围,特别是战车营,在将近黄昏时,因其停车场受到解放军的激烈炮击,以致战车纷纷移动,引起其他部队的误会,各自乱跑。而为解放军立即发觉,层层截击。所谓突围,实际上是乱跑。”

  • 朱佳木:为什么要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

    朱佳木:为什么要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

    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把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紧密相联,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一大要义。所谓“革命理想”,就是指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统一;所谓“高于天”,就是指坚定这一理想对于共产党员来说高于一切。在当前复杂艰巨的国际国内斗争面前,我们更要挺起共产党人的精神脊梁,用“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精神,去抵御风险、解决矛盾、迎接挑战。

  • 李明圣:共产党为什么选择毛泽东

    李明圣:共产党为什么选择毛泽东

    毛泽东成为军队统帅和政治领袖,是不断战胜打击、排挤、挑战和党内各种错误的结果。博古政治早产,力不从心,是经验和能力问题。张国焘拥兵自重,利令智昏,是格局和党性问题。王明非左即右,德不配位,是立场和人品问题。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国际,在众多中共早期领导人中,选择了代表正确的毛泽东。

  • 武工队不是西方样式的特种部队

    武工队不是西方样式的特种部队

    武工队是在党领导的人民战争这个大背景下作战,故而特别强调依靠群众和当地党组织。他们与地方党往往是合而一体的,有些军区或军分区还规定必须要有地方政权的领导参加。对此,八路军野战政治部、115师、129师等对武工队工作的指示中,都有强调。刘伯承在《武工队在敌后活动的战术问题》一文中,就曾说:“武工队是以政治进攻为主,那么在组织上就要想到政治人员如何加强……五分区的武工队三十余人分布于八十余里,人少,需要一部分本地干部参加领导,以加强对群众的领导和军民的血肉结合……武工队的基本问题就是在当地生根,在政治上与群众结合,也要在组织上结合。”

  • 红色军魂与人民本色

    红色军魂与人民本色

    铸牢红色军魂,永葆人民军队本色,关键落点在人。广大官兵正确价值观的确立与坚守,离不开先进军事文化的熏陶滋养。文化重在化人,因其化人而有力量。只有不断培育强军文化,如春风化雨般滋养官兵心田,同时向错误思潮亮剑、清除思想雾霾,才能在去伪存真中坚定文化自信。只有充分信任激励官兵,不断发掘提炼火热军营的鲜活实践经验,文化建设才能更好激发官兵的主动性和创新性,彰显先进军事文化的魅力和伟力。

  • 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绝与中国的“短二十世纪”对话

    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绝与中国的“短二十世纪”对话

    1978年郭沫若逝世后,舆论对郭沫若进行了“妖魔化”,将郭沫若在政治上塑造成阿谀奉承、表里不一的佞臣;在文化上塑造成态度粗暴、置人死地的酷吏;在学术上塑造成抄袭剽窃、献媚争宠的小人。“妖魔化”郭沫若是为了否定以郭沫若为代表的革命文化,拒绝与二十世纪中国主流文化对话。以事实为依据质疑和批判对郭沫若的“妖魔化”,其意义不仅在于还原历史真相,也是为了“重建我们与20世纪中国的对话关系”。

  • 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么?

    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么?

    其实在国际社会上,不欢迎革命卫队的远不止美国和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巴林也早就把革命卫队设为了恐怖组织。这背后当然也是有具体原因的,沙特指控革命卫队曾经组织对沙特进行过轰炸,而巴林则认为革命卫队经常在巴林境内煽动什叶派骚乱,干预巴林内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