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20篇文章
  • 美民主基金会在委内瑞拉的颠覆活动和委政府的对策

    美民主基金会在委内瑞拉的颠覆活动和委政府的对策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委内瑞拉的主要活动是通过提供资金、活动场所和邀请访美等手段支持委内瑞拉政治反对派推翻查韦斯政权及其政党联盟,打着“促进民主”、“解决冲突”、“加强公民生活”的旗号,进行倒查活动,如向反对派政党、非政府组织、媒体、研究机构和大学、工会和企业主提供资金、培训人员、提出建议、进行领导等,对查韦斯政权实行“静悄悄的干涉”计划, 该计划有短期、中期和长期明确的 目标。美国对委内瑞拉查韦斯政权的“静悄悄的干涉”计划始于克林顿政府,布什执政以来,这项计划得到加强。

  • 欧安会/欧安组织与“颜色革命”的起源

    欧安会/欧安组织与“颜色革命”的起源

    1975 年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召开并签署了《赫尔辛基协议》,会议提出的人权议题开始成为东西方较量的新内容。人权的价值理念逐步在苏东各国得到认知和接受,同时,美国也开始重视起人权外交。第一次“颜色革命”的爆发与苏东国家在内外两方面出现的上述情况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冷战结束后,欧安会升格为欧安组织。尽管俄罗斯实力大减,但是美国仍然利用欧安组织在前苏联地区发动了第二次“颜色革命”,以此来防止俄罗斯东山再起从而威胁西方的安全。而不同于第一次“颜色革命”的是,美国主导了欧安组织并为其他国家设定了行为规范和标准。

  • 委内瑞拉之乱是一次颜色革命,是拉美灾难的延续!

    委内瑞拉之乱是一次颜色革命,是拉美灾难的延续!

    后面委内瑞拉的政局到底如何发展我们无法预测,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委政府急需要搞好国内经济,让民众生活安稳,有幸福感。二是国民团结,只要国民团结,无论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如果国民不团结或被别国利益,再富的国家也会被搞得四分五裂,一贫如洗,比如乌克兰。有了这两条,什么危机都可以化解,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什么敌人都可以战胜。如果不能做到这两条,那么委内瑞拉很可能会继续乱下去,而且还会越来越乱,政治乱,经济乱,社会也乱,如此持续下去,数十年都无法恢复元气,就像阿根廷一样,这就是美国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 以防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

    以防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

    要以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牢牢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始终坚持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严密防范、坚决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各种渗透颠覆破坏活动,不断深化反恐怖反分裂斗争,坚决捍卫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国家政治安全,坚决捍卫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

  • 法国街头革命运动的困境

    法国街头革命运动的困境

    之所以法国人因为燃油税的增加爆发如此激烈的罢工和抗议,是因为他们认为马克龙给富人减税,却对普通老百姓征税,还想改动劳动法损害他们的福利,是不能容忍的。法国经济陷入了“高税收一高福利一高负债一高成本一高失业率”,和“低投资一低效益一低增长”的恶性循环。然而一个政治家,想通过民主的体制,缩减选民的福利,是必然要被选民们抛弃的。

  • 斯姆尔科夫斯基的临终检讨

    斯姆尔科夫斯基的临终检讨

    整个民族的热情,像火山熔岩般沸腾起来,它的力量那样大,简直要把那个霸权,从帝国宝座上摇撼下来。于是,这幕壮烈的悲剧,被这力量推到了高潮——民主与专制,强权和真理的搏斗展开了。没过一个月,苏式坦克就冲破了那道用“社会主义大家庭”词句铸成的铁幕,把霸主的黑手伸了进来。重建人道社会主义的改革被暴力囚禁了,建设“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的理想被鲜血淹没了……而他,和他的几个同志,竟被从中央委员会驻地,直接押上了一架没有座位的苏联货机,飞到了莫斯科。

  • 齐奥塞斯库死有余辜

    齐奥塞斯库死有余辜

    在1989年后东欧开始剧变,最先在波兰出现,以苏联解体告终,但以齐奥塞斯库被枪决为标志,罗马尼亚成为最后倒下的一块多米诺骨牌。早在齐奥塞斯库上台前夕,毛主席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罗马尼亚这个党,在思想上和赫鲁晓夫相同的东西很多”,“完全是一种实用主义,不讲是非,如果不改正错误,决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齐奥塞斯库上台后,在修正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已经没法“回头是岸”,只能是饮鸩止渴,只能是死有余辜。

  •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啥?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啥?

    昂山素季过去和现在的遭遇说明了什么?起码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民主运动和人权标准必须符合本国实际。当遇到罗兴亚人事件时,特别是当意识到有人试图通过罗兴亚人问题使其国家安全和声誉遭到威胁和影响时,她不得不考虑国家的利益,不得不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这时,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就与其之前追求的理念发生了严重的不对称。而她站在维护国家和其领导的政府利益角度处理这些问题时,西方就不高兴了,因为这有违西方的标准和价值。这时,她自然就成了西方攻击的对象。她原有的西方给她的所有光环顿时便消失了。二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国际特赦组织本质与无国界记者等国际组织一样,以NGO外衣为西方利益服务和输出西方意识形态,因为采取双重标准:例如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

  • 当代俄罗斯青年政策与防范“颜色革命”措施

    当代俄罗斯青年政策与防范“颜色革命”措施

    2017年3月26日,在俄罗斯发生了一场几乎遍布全国、“组织有序”的抗议活动,抗议的主题是政府官员腐败。与以往不同,在这场抗议中年轻人发挥了“主力军”作用。尽管抗议活动很快停止,并未对2018年总统大选造成威胁,但其发动和组织情况引人深思。苏联解体前,苏联影响最大的青年政治组织——列宁共青团已经被解散,青年组织和年轻人的社会价值观一度十分混乱,当代俄罗斯青年组织在组织管理体系和人生观与价值观方面都经历了艰难的重建。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成功发动“颜色革命”后,西方也寻找机会发动“俄罗斯版颜色革命”,俄罗斯采取各种措施严加防范。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经济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西方制裁等受到极大影响。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在组织、管理、教育、自我发展等方面做好青年工作,防范“颜色革命”。

  • 当心公知假借“民意”兜售“私货”

    当心公知假借“民意”兜售“私货”

    “民意”当然是个好东西,老百姓的呼声理应得到理解和尊重。但是,不得不悲哀的承认,当前在中国,很多时候网络上“民意”的定义权被公知们所掌握,“民意”一词就快和“民主”、“自由”、“人权”等好词一样腐烂变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擦亮眼睛辨别“民意”的真伪。奉劝大家一句:当心公知借言“民意”兜售“私货”,更不能为公知们假借“民意”所夹带的“私货”买单。

  • 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分裂战乱不是理论将是事实

    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分裂战乱不是理论将是事实

    中央政府缺乏统御、控制能力的国家易生内乱和分裂是古往今来不可置疑的事实。分裂的国家必有战争。孱弱的国家将成为大国角力的战场。分裂之后原一国各局部利益之争不可避免。中央集权衰败的国家民族矛盾凸显并演变成不可收拾的裂国败像。推演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这样强大的执政力量国家将分崩离析有着深厚理论、历史、现实社会政治、国际格局、他国经验教训的内涵,既是常识,也将是不争的事实。

  • 美国“人权外交”的本质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的危害

    美国“人权外交”的本质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的危害

    冷战结束以来,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主权国家面临的主要外部安全威胁,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奉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推行人权外交,以此为借口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并以雄厚的财力、先进科技、强大的舆论和压倒性的武力为后盾对不屈从其霸权的发展中国家展开疯狂攻势,企图左右这些国家的政局、控制资源和战略要地。其本质仍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西方国家的干涉和侵略径严重侵犯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当事国人民的人权,制造了一起又一起人道主义灾难,成为地区动荡不安的重要根源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最大障碍。但西方国家对此毫无愧疚,相反却振振有词,一副强权有理的架式。西方国家的战略家处心积虑炮制各种理论,一方面,为曾经的侵略行为辩护;另一方面,为今后可能的干涉行径创造理论依据,以证明其正当性。对此,广大发展中国家必须保持警惕,认清西方人权理论的侵略本质,义正词严地予以反对和回击,捍卫自身正当权益。

  • 金一南:一个香港领事馆美国竟派1000人

    金一南:一个香港领事馆美国竟派1000人

    美国人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手段,不管是军事手段还是政治手段、宣传手段,包括最先进的网络。他现在问题出在哪儿呢?就出在他宣称的东西与世界适合不适合。他力图在中东建造美国民主的样板,他的核心意思什么呢?还是一种征服,就是一种基督教文明对伊斯兰文明的征服,就是我给全世界立个标杆。当美国人向全世界扩散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忽略了一点是什么呢?世界的多样性。不是单一的一个美国的文化、美国的制度、美国的体制就能够笼罩全世界的,文明是不一样的,国家发展进程是不一样的,而且各国人民的文化、历史、追求都是不一样的。当美国抹杀这些不一样,趋同的时候他陷入很大的灾难。

  • 云石:擅闯西沙、搅局香港,英国到底想干嘛?

    云石:擅闯西沙、搅局香港,英国到底想干嘛?

    出于”盟友情谊”,英国配合下美国也很正常。但这种配合,通常应该只是战略角度,从宏观层面出发,而且是作为追随者面目出现——比如在国际场合,中美扳手腕时,英国跟着美国的大旗摇旗呐喊下,就完全可以交待过去了。直接在充当出头鸟,在南海、香港等具体问题上主动给中国添堵,这怎么看都超出了“履行盟友义务”的范畴。所以,英国这些行为,除了“献媚”美国外,势必还有自己的动机。

  • 社会运动视角下西方NGO的民主输出与“颜色革命”

    社会运动视角下西方NGO的民主输出与“颜色革命”

    冷战结束后,西方发达国家借助NGO的民主输出,不断在世界各地制造旨在颠覆他国政权的“颜色革命”。作为西方输出民主的载体,NGO具有隐蔽性、灵活性、渗透性、跨国性等特点。促使西方NGO与政府“联姻”的是经济利益。根据社会运动理论,西方NGO主要在抗争动机、政治机遇、资源动员和抗争技巧等四个方面发挥作用,其五个发力点包括意识形态、资金支持、社会组织、舆论宣传、技巧培训。

  • 警惕西方势力利用宗教因素助推“颜色革命”

    警惕西方势力利用宗教因素助推“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 是西方国家用以推行全球战略的工具性概念,带有明显的政治扩张色彩,宗教因素在其中起到了特殊的作用。西方势力惯于运用宗教手段进行战略渗透,善于利用宗教问题搅动地区局势,乐于操纵宗教势力干预他国内政,极力推动宗教的政治化为“颜色革命” 开辟道路。西方国家利用宗教因素助推“颜色革命” 的做法短期内不会改变,应当引起高度关注和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