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5篇文章
  •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据说现在很多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已经弄出了一个“马克思学”。这个“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就是处心积虑地去考证:马克思与恩格斯互怼互殴,老年马与青年马不共戴天,马克思自己挤兑自己……。这就像李零所说:“所谓马克思学,‘鸾刀缕切空纷纶’,不但马、恩后学与马、恩作对,恩格斯与马克思作对,就连马克思自个儿,晚期与早期也作对。”

  •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事实证明,社会主义阶段,在所有领域的发展,都不能脱离政治。如果脱离了政治挂帅,结果必然会迷失政治方向,并会在不知不觉中走上邪路。中国革命的胜利,靠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的发展——特别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同样离不开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在人类思想史上,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峰,除了其科学性之外,还在于其深厚的人民性。科学性解决的是“是非问题”“我是谁的问题”,是认识问题;人民性解决的是“谁是谁非问题”“我为了谁”的问题,是立场问题。马克思主义不是为某个集团或阶级代言的“私器”,而是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而斗争的“公器”,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历史进步方向。代表人民、为了人民,是马克思主义能够始终占据理论最高峰和道义制高点的真正原因。

  • 妖魔化列宁意味着什么?

    妖魔化列宁意味着什么?

    苏联历史已经被俄罗斯的历史虚无主义者给丑化得不像样子了。但由于列宁还在,所以苏联历史的样子还没有变得那么难看。而今天如果把列宁也彻底妖魔化了,那么苏联的历史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任何苏联的合理性都没有了根据。苏联成了什么?今天在俄罗斯,那些曾经生活在苏联时期,而且至今对苏联还存有怀念之心的俄罗斯人民,真的能把苏联的一切都看成是比中世纪的欧洲还要黑暗的时代吗?如果列宁和斯大林在今天的俄罗斯都成了恶魔,苏共还能是什么样子呢?况且,我相信,有很多今天的俄罗斯人,并不打算真的相信那本所谓教科书里所说的那一套。

  • 读好“有字之书”与“无字之书”

    读好“有字之书”与“无字之书”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马克思主义学科的基础。尽管由于知识分类和传授的需要,我们可以把马克思主义划分为若干个不同的研究方向,或者有些地方叫作“二级学科”,但这都是在同一基础,即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著述的基础上的划分,都是同一棵大树上的分支。只有根深本壮,才能枝繁叶茂。缺失深厚的马克思主义基础支撑,不论这个学科的哪一个研究方向,都会使马克思主义理论不同程度地成为失真的哈哈镜,并使培养“真学、真懂、真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人才队伍的目标成为不可能。

  • 怀念郑州李爷!

    怀念郑州李爷!

    忍看朋辈成新鬼,李爷和风的节奏吹的消失对广大爱国网民来说固然是极大的损失,可是我们还是要惯于长夜过春时。坚持就是希望,我们有理由相信,爱国始终是最伟大的情怀,爱国者无论何时都是高尚的。在我看来,爱国网民就是新时代网络空间的隐形守护者,无形战线、无名英雄、无私奉献,无上光荣,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爱国者的步伐,相信我,李爷会回来,风的节奏吹会回来,而我们,一直都在!

  • 英共(马):像捍卫自己的自由一样捍卫中国的自由

    英共(马):像捍卫自己的自由一样捍卫中国的自由

    这些由“非政府组织”(NGO)资助的流氓们企图煽动警方进行镇压,这完全是美国“颜色革命”的伎俩。在过去的20年里,同样的策略也迫使东欧那些有独立思想或亲俄的政府下台。这与2011年在叙利亚爆发战争的策略相同,最近也被用来试图在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挑起“内战”。

  • 新中国七十年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程与启示

    新中国七十年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程与启示

    人民性是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品格,群众立场是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立场。联系群众还是脱离群众,依靠群众还是依靠少数人,是能否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关键。联系实际与联系群众是一致的,联系实际最根本的就是联系群众实际,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最重要的是坚持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一切为了人民群众,一切依靠人民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以人民群众为中心、为主体,始终把人民立场作为根本立场,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根本使命,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贯彻群众路线,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才能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团结带领人民共同创造历史伟业。

  • 这头嗜血的恶狼,咬住香港的伤口不放!

    这头嗜血的恶狼,咬住香港的伤口不放!

    2011年,英国历史学家,也是当代最杰出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一的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对英国《卫报》回忆起一段与索罗斯共进午餐时的对话。席间,索罗斯问起如何评价马克思,接着又自问自答:“这个人150年前就发现了资本主义制度中我们必须引以为戒的一些东西。”这句话充分展现了索罗斯的政治倾向:他极度信奉资本主义,但又时常尖锐批评这套制度内部的“一些东西”。批评的目的当然不是像马克思那样埋葬它,而是对它进行补救、完善和巩固。颠覆任何非资本主义的制度,当然也算是对资本主义的巩固。

  • 陈先达:摆正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位置

    陈先达:摆正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位置

    不要抽象地争论马克思主义指导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尤其是非历史主义地争论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高下优劣抑扬褒贬。一个是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理论指导,一个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血脉和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应该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处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反对蔑视以儒学为主导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化虚无主义,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中得到思想资源、智慧和启发,但也要防止以高扬传统文化为旗帜,反对马克思主义、拒斥西方先进文化的保守主义思潮的沉渣泛起。

  •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们看待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来认识问题和分析问题,而不能简单化、片面性和情绪化,更不能上一些反毛反共的“公知”的当。

  •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我们只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以“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作为试金石,才能真正做到“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在这个标准下,才不至于像某些核心领域的党员干部那样,把某些新自由主义公知旨再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当作“开明知识分子”们善意的批评,而把马克思主义学者和人民大众对某些涉及民生的具体政策的建设性批评看成反改革。毫无疑问,习总书记关于“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的讲话,为我们进行意识形态的斗争划清了敌我友的界限,指明了方向。

  • 吴易风:西方“重新发现”马克思述评

    吴易风:西方“重新发现”马克思述评

    从2007年开始的危机不只是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也不只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财政悬崖”,而是21世纪第一次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系统性危机。这场危机包括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意识形态危机以及已经持续多年的生态和环境危机。正是在这一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西方许多界别人士“重新发现”马克思,并且在各个领域程度不同地有所表现;同时,危机的爆发和持续使得西方学者在检视他们自己的相关理论,不少人把目光转向马克思的相关理论;他们“重新发现”马克思的许多重要理论对于他们认识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分析资本主义的现状和前途、认清新自由主义的危害等,具有重要意义。深入研究和认真思考西方“重新发现”马克思的现象及其背后的社会和历史路径,对于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方面都有重要启示。

  •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离不开政治工作作保障,意识形态是我党政治工作极端重要的一环,如果我们不用毛泽东思想占领意识形态阵地,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文化必然会去占领。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党动手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指示,党和政府主流媒体网站就应立场坚定、理直气壮地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伟大斗争。否则,只能事与愿违,走向反面。我们应该放声高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而不是泣声吟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就必须旗帜鲜明、勇于斗争!

  • 发扬斗争精神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

    发扬斗争精神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党领导的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我们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临着一系列重大风险考验。胜利实现我们党确定的目标任务,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各级领导干部要主动投身到各种斗争中去,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亮剑,在矛盾冲突面前敢于迎难而上,在危机困难面前敢于挺身而出,在歪风邪气面前敢于坚决斗争,要做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战士。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现象发生学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现象发生学

    这表明生息资本拜物教其实就是资本拜物教本身,而财产拟制基础上的货币拜物教亦不过是实现了的资本拜物教。它将财产拟制的一般运动和特殊运动有机结合起来,也即意味着达到了资本生活运动的完结形态;一句话,财产形式的资本拜物教即完成了的资本生活形式。通过建立直截了当的毫无内容的财产形式的虚拟实体,资本从两方面完成了自己的伟业:从实体-形式方面,使自身建构为货币和商品的高度化结合的统一运动;从生活形态方面,进而使自身仿真为它们的灵活性的运动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