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共为您搜索到219篇文章
  • 张宏毅:高度重视学术研究中的意识形态问题

    张宏毅:高度重视学术研究中的意识形态问题

    当前,我国在学术研究中存在着诸多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首先,对“意识形态”概念的界定,我们与西方国家存在着明显分歧,不能照搬西方学者用来攻击贬损马克思主义及各种进步思想的错误解释;其次,我国在世界近现代史研究中存在着一些明显的错误倾向,集中体现在学术方面,从理论上抹杀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思想,鼓吹西方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掩盖西方殖民主义侵略的本质;政治方面,否定党的领导及人民民主专政制度、否定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及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否定政府宏观调控作用等;再次,在欧美史的研究中,还存在着对苏俄史的研究重视程度不够以及苏俄研究中出现历史观倒退等问题,需要引起足够警惕;最后,应充分认识到西方国家在维护其剥削制度及意识形态上的态度顽固性及策略方式的灵活性,全面加深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不同制度的认识和思考,在做欧美史特别是意识形态问题研究时,应将“中国元素”置于欧美近现代史的研究视域中去考察中国道路成功实践的必然性,向世界进一步贡献中国方案、中国智慧。

  • 批驳错误思潮和错误言论是“惹事”?大错特错!

    批驳错误思潮和错误言论是“惹事”?大错特错!

    历史经验表明,每当党和国家处于关键时刻,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就会更加尖锐复杂,影响安全稳定的因素会明显增多。我们要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

  • 新自由主义的十大考辨:自由主义的演化及现状

    新自由主义的十大考辨:自由主义的演化及现状

    基于起源学和思想史的梳理同样可以发现,号称普世价值的新自由主义实际上是对自由主义的简单化返祖。事实上,自由演化过程呈现出这样三大特征:(1)它具有社会的而非生物的特性,自由演进体现出一个人为选择的否定之否定过程,从而不能被视为不断进步的自发过程;(2)它呈现出复杂化而非简单化的趋势,自由的内涵在演化中不断丰富和多元,从而不能被简单化为普遍而单一的标准;(3)它在否定之否定的发展中孕育出两类新自由主义,诞生于19世纪70年代的new liberalism具有更丰富内涵,而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neo-liberalism则是向古典自由主义的复归。相应地,新(古典)自由主义之所以在市场经济中的流行,主要是得到拥有庞大金钱势力的工商阶层及其政府的支持和推行。因此,新(古典)自由主义根本上是一种意识形态而非科学认识,体现了对自由的一元单维认识,进而也就会蜕化为原教旨的自由主义。

  • 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和教育严重西化是颠覆性错误

    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和教育严重西化是颠覆性错误

    各国共产党难以抵御最后吃了败仗的,正是那些以社会主义的名义而实质上是各种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的甚至是封建的社会主义思潮对科学社会主义事业的误导。苏联社会主义事业失败,归根到底还是苏联共产党在斯大林逝世以后对列宁斯大林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的动摇,在于戈尔巴乔夫以资产阶级民主人道的社会主义冒充马克思主义。苏联共产党没有及时识破戈尔乔夫的理论陷阱,而是将其视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因而照单全收才酿成苏联解体的实践灾难。

  • 警惕理论上脱离群众与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精神分裂

    警惕理论上脱离群众与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精神分裂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某些领导同志坚持马克思主义精英化、书斋化,与此同时让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以各种科学和专业知识的形式在群众中普及,让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掌握群众。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这种精神分裂状态必然会反作用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物质生产方式建设上,其表现就是不同价值观的矛盾和斗争,由此其后果是我们党在领导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过程中处于被动地位。

  • 为什么会长期地反复地出现严重的意识形态问题?

    为什么会长期地反复地出现严重的意识形态问题?

    我们之所以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建设中会长期地反复地出现严重的意识形态问题,就是因为我们党内一些人在认识意识形态工作和经济建设工作之间相互关系问题上还存在某些片面的方面。

  • 美国网络渗透左右舆论,严重威胁我国意识形态安全

    美国网络渗透左右舆论,严重威胁我国意识形态安全

    作为互联网的起源地,美国利用其拥有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规则制定权、文化话语权等优势,对华输出“网络自由”理念,进行文化和意识形态渗透; 扶植亲美网络舆论代理人,左右我国网络舆论导向; 研发“网络自由技术”,突破我国网络关防; 把“网络自由”与我国网络审查制度挂钩,或与中美经贸合作捆绑销售; 结成价值观同盟,形成威胁我国网络安全的国际氛围。美国“网络自由”渗透形式多样化,导致我国国民信仰危机或信仰转移,网络意识形态话语权和领导力受到冲击,网络意识形态争论频率加大并呈现网上与网下并行的态势,以及网络舆论管控难度加大。因此,应对美国“网络自由”及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必须揭穿美国“网络自由”的虚伪性、欺骗性,增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保障能力,构建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风险防范与预警体系,坚持一手抓“技防力量”、一手抓“心防力量”。

  • 当前意识形态领域中的几种错误思潮

    当前意识形态领域中的几种错误思潮

    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存在几种错误思潮,主要包括个人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和“普世价值论”。这几种错误思潮对我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构成了一定的冲击和挑战。因此,我们必须认清这几种错误思潮的存在形式、社会影响及其内在逻辑,揭露其通过意识形态渗透来达到和平演变的政治目的的本质。

  •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论述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论述

    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是意识形态工作中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有了主动权,才能有做工作的自由权,才能做到高屋建瓴、势如破竹,更好地服务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局。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意识形态工作发表许多重要讲话,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是其中的重要方面和突出特点。学习、贯彻这个要求,就要做到按客观规律办事,深刻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科学把握意识形态发展大局、大势,着眼长远、谋划大事;牢牢抓住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这个根本,做到有底气、有自信;讲究战略战术,创新工作方法,增强新时期意识形态工作实效性。

  • 英雄烈士保护法的十大亮点和仍需完善的内容

    英雄烈士保护法的十大亮点和仍需完善的内容

    英雄烈士保护法历经多年呼吁终于进入立法议事日程,该法草案十大亮点:1、阐发了更加宏阔全面的立法目的;2、界定了英雄烈士的范围;3、英雄烈士精神作为国家无形资产纳入法律保护范畴;4、规定了政府和军队有保护英雄烈士的职能及政府职能部门在英雄烈士保护方面的行政监管职责;5、规定了保护英雄烈士的网络监管职责;6、规定了英雄烈士事迹、精神教育应纳入国民教育系列及教学内容;7、要求政府有关部门支持有关英雄烈士事迹题材的作品创作与推广及引导鼓励媒体宣传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8、规定了公民及组织不得侮辱、诽谤英雄烈士的禁止性条款及法律责任;9、规定了保护英雄烈士的社会监督渠道及方式;10、规定了保护英雄烈士的国家公诉机制。

  •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革命英烈是革命的形象大使——评 “英雄烈士保护法”

    如果说英雄烈士是革命的形象大使,那么革命领袖就是革命的旗帜和灵魂!革命领袖一直是历史虚无主义攻击的重要目标,革命领袖受到造谣、中伤,有甚于英雄烈士。

  • 美国历史课本中的朝鲜战争:一部好莱坞大片

    美国历史课本中的朝鲜战争:一部好莱坞大片

    美国高中的历史教科书,不依据历史文件学术著作,反而采用几十年前报刊媒体上以讹传讹的说法,在下一代身上复制谣言,简直是是官方组织起来进行反智教育。当你真正翻开美国的历史教科书,原来“普世价值”就是他们的政治挂帅,“文明史观”就是他们的阶级斗争啊。

  • 警惕否定列宁的思潮,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

    警惕否定列宁的思潮,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

    从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东欧剧变之后,我国意识形态领域逐渐形成一股否定列宁及列宁主义的思潮。这股思潮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否定列宁及列宁主义进而否定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推行民主社会主义、颠覆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扫除思想理论上的障碍。因此,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否定列宁及列宁主义思潮的实质和危害,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坚定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

  • 兰德公司报告与VOA的宣传,都是对中国的舆论战

    兰德公司报告与VOA的宣传,都是对中国的舆论战

    美国兰德公司不是中国人民的诤友,不会好心眼来提醒中国人改正自己的缺点,纠正自己的错误。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打击中国人的自信,打击中国人的振兴中华民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雄心壮志。这就有点像VOA(美国之音)的广播一样,它广播的东西有的是真的,但同时也搀杂着捏造和假的东西。真的假的搅和在一起,就比较让人难辨真伪。如果我们有些人真的信了兰德公司的这一套,那他们的智商确实是值得怀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