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共为您搜索到236篇文章
  • “民主”究竟是什么?——略谈民主与民主的历史

    “民主”究竟是什么?——略谈民主与民主的历史

    近代资产阶级民主的形成已有四个世纪,现代无产阶级民主的出现还只是刚过百年。从历史视角看问题,毋庸置疑,无产阶级民主还远未完备,有待于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另外,无产阶级民主政治的建设与完善,又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发生、发展的结果。因此,社会主义民主的真正实现,又必然是与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命运紧密相连的。相信只有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不断胜利,才会有无产阶级民主的不断完善。

  • 2000年至2015年,西式民主在27个国家失灵

    2000年至2015年,西式民主在27个国家失灵

    激进化的大众运动和民粹政治再度兴起。金融危机以及反危机紧缩财政措施,也使西方社会久已存在的福利、就业、移民等问题凸显、激化,导致民众示威游行不断,欧洲社会稳定和多元文化融合受到冲击。希腊和西班牙的社会运动、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都是激进化的体现。英国脱欧的全民公投,则是一场民粹政治的表演。这最终都意味着西方民主政治的危机,折射出资本主义与民主之间深刻的嫌隙与张力。而新自由主义自以为胜利的推波助澜,或许会将西方民主的旗帜置于再也无法高举的境地。

  • 为何西方人幸福感高?中国留学生:这才是真相!

    为何西方人幸福感高?中国留学生:这才是真相!

    在长期和西方人的交往中,笔者和身边的同胞发现,与亚洲中东部,尤其是中国人对待生活的“高标准”、“更精致”的要求不同的是,西方民众对生活的要求并没有那么苛刻。说得简单一点,我们可以这样形容:你给西方人一匹粗糙的绸缎,他们会觉得自己很幸运,然后就幸福地笑了;但中国人一般不会这么容易被安抚,中国人会想着要精致的丝绸,要更好的。

  • 柴尚金:当今西方代议制民主的困境

    柴尚金:当今西方代议制民主的困境

    近年来,西方社会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一再爆发,且一次比一次强烈。在危机面前,西方民主政府的应对捉襟见肘,举步维艰。严重的债务危机、财政紧缩导致政府关门,而愈演愈烈的社会运动和街头政治也使得政府难以招架。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民主已死?》文章中指出,民主让我们过于自负。尽管民主的价值是正确的,但民主制度无法兑现这些价值。《经济学人》于2014年3月发表了《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承认“西方民主在全球的发展陷入了停滞,甚至可能开始出现了逆转”。西方国家学者指出,人的生存和发展是实现民主的基础,民主如果不能促进和平、稳定和发展,那就是骗人的幌子。

  • 抽签与民主:释放对民主理念实现方式的想象力

    抽签与民主:释放对民主理念实现方式的想象力

    西方民主表面看来,选民手中的选票可以决定谁当选、谁落选;实际上,只有极少的人可以成为候选人;选民只能在特定候选人中做选择。在代议民主制下,候选人几乎都是通过政党推举出来的。谢茨施耐德的经典著作《政党政府》开宗明义在第一段话中便说:“政党创造民主;没有政党,现代民主是不可想象的”;类似的话,还有其他不少著名政治学者重复过。他们这么说的言下之意是,选举需由政党组织;没有政党,选举无法进行。当政党制度运作正常时,选民要么支持台上这个党的候选人,要么支持几年前下台那几个党的候选人。选民其实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无论他们怎么选,其结果都是精英统治。麻烦的是,欧美各国政党制度的运作越来越不正常,其最明显的标志是,认同政党的人越来越少。

  • 某些西方民主国家军人频频干政,说好的法办呢?

    某些西方民主国家军人频频干政,说好的法办呢?

    在美国,军人干政是常态,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都自觉不自觉地受到军人干政的影响,而这次的英国加文.威廉姆森的一系列军人干政则是非常明显的,说好的“法办”呢?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

  •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未来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未来

    冷战后,随着美国全球民主制度输出战略的推行,使美国民主制度内在的弊端都暴露无遗。推行这种战略所引起的国内外各种矛盾的加深和激化,已经把美国推到了进行新的社会变革的十字路口。比如“9.11”后,与布什在“先发制人”战略下发动规模庞大的反恐战争的同时,美国自身两大肿瘤却越长越大。一是财富分配和占有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二是由“内线人物”为核心的腐败活动越来越猖獗。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人民是不会容忍这二者任意发展下去的,它们迟早要引起新的变革。

  •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与中美关系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由于美国的基本战略是民主制度输出,并通过这种输出以确保美国对世界的永久性的领导和统治地位,不允许有任何挑战力量和对手的产生。因此,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完全实行了美国式的市场经济制度,实行了美国式的民主政治制度,美国也不能容忍中国崛起,不能容忍中国成为其强大的对手甚至超过它。

  • 冷战后美国民主制度输出

    冷战后美国民主制度输出

    2006年美国国务卿对澳大利亚访问,进行美、日、澳对话时也再次强调了美国在亚洲推行美国民主的目的。而且毫不掩饰地说明其主要目标是中国,他们称:“要创造条件使中国成为能够控制的国际政治的积极力量,而不是消极力量。”谁都明白,这种“积极力量”含义就是美国在世界推行美国民主的力量。美国新的安全战略报告明确指出,要利用亚洲盟国制衡中国。

  •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和历史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和历史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内容,除了民主体制外,还包括人权观念和价值观念。而这些内容都集中体现在美国的联邦宪法中。所以在世界实现民主制度的“美国化”,首先是实现美国宪法世界化。作为宪政制国家,美国无论采取军事占领的方法,或是采用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方法进行民主输出,开头第一件事,就是移植美国宪法。

  • 冷战后西方人道主义干涉的发展流变

    冷战后西方人道主义干涉的发展流变

    尽管用心良苦,但“保护的责任”不可能彻底解决人道主义灾难,最简单的道理就是干涉无法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发展的机会,而这种机会的丧失恰恰是西方主导的不公正的国际秩序所导致。没有可持续的发展,干涉的人道主义色彩也将不复存在。事实上,2011年“保护的责任”在利比亚首次实践和2015年以来西方试图在叙利亚再次复制该行动的努力,留给当地的并不是人道主义灾难的解决,反而是更大的灾难——混乱和失序。现实与理想的反差如此之大,让人错愕。世界需要的究竟是“保护的责任”还是“负责任的保护”,也就成为国际社会对西方人道主义干涉的新考问。

  • 蓝江:数字时代西方代议民主制危机

    蓝江:数字时代西方代议民主制危机

    在今天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每一个人越来越难以将自己孤立于世界之外,所有的个体实际上都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这就呼唤一种理论创新,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出发,探索走出西方代议民主制困境、建设未来全球社会的可能性,而中国与世界各国正在谋求建立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或许这是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条可行之路。

  • 不能忘记台湾割据政权的反民主本质

    不能忘记台湾割据政权的反民主本质

    台湾割据政权的诞生,缘于反人民、反民主的国民党反动派这一腐朽军阀势力甘于被帝国主义豢养,成为其分裂中国的走狗和工具,直至今天。虽然蒋家王朝已经灭亡,但台湾割据政权“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走狗和工具”的本质并没有发生丝毫变化。尽管台湾割据政权因为有着看似全民参与的选举和两个看似完全不同的政党而被一些人误以为是“民主政权”,但这些浮华虚伪的形式一旦接触到具体问题,便暴露了他们的本性,真正关乎民生的重大事宜,民众从来没有选择权,劳工的相关法律说改就改,来自日本核辐射泛滥地区的“核食”说进就进,“九二共识”说不承认就不承认,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服务于帝国主义和当选的无耻政客们的个人贪欲。

  • 《纽约杂志》:美式资本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纽约杂志》:美式资本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杰迪厄亚•普尔批判民主运动主要思想家对美国政治危机的各种分析中有一个根本性的缺陷:他们没有人质问美国七十年代通货膨胀危机之后出现的以弱小工会、企业集中、低增长与高度不平等为特征的资本主义是否“与民主相容”。普尔认为是不相容的。而且他是对的。想象一下美国99.9%的公民每周必须工作70个小时才能维持基本的生计,不至于让家人流落街头。想象一下那些公民不知道他们的工作时间安排,所以要一次又一次地协商时间来照看小孩。所有这些给他们的心理健康和人际关系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使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了解最新时事、加入社区组织、参加市政厅会议或是在大选中投出神圣的一票。你认为这样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与民主相容吗?

  • 愈演愈烈的绿色恐怖与台湾民主神话的进一步破灭

    愈演愈烈的绿色恐怖与台湾民主神话的进一步破灭

    在大陆自由派吹捧为“世界华人圈的民主典范”的台湾,网民只不过说出了大陆帮助台湾同胞离开灾区的真相,即使是所谓的“谣言”,也只不过是歌颂性的,民进党当局却要拘捕他,说好的“世界华人圈的民主典范”的“言论自由”呢?

  • 民主花开——美利坚祸众国简史

    民主花开——美利坚祸众国简史

    纵观历史和现实,我们不难发现,美国政府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