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共为您搜索到1106篇文章
  • 当自己永远正确的特朗普遇见别人永远错误的圆圆

    当自己永远正确的特朗普遇见别人永远错误的圆圆

    美国抗疫那么烂,纯属自己作死,活该挨骂,可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中国做得这么好,却也同样被骂。唉,这世道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懂了。话说,美国的圆圆还能让人理解,中国的圆圆嘛……

  • 美国疫情世界第一,特朗普大错铸成人间惨剧

    美国疫情世界第一,特朗普大错铸成人间惨剧

    中国必须积极应对各国的抹黑和攻击,同时有力度地质疑美国生物武器研究的目的和威胁,捍卫自身清白。对于世界人民而言,有必要明白,正是美国一直坚持生物武器研究,才对全世界构成了毁灭性威胁。人类为了自己的未来,必须全面放弃生物武器的研究!否则,末日并不遥远!

  • 兰斌强:特朗普拟解除美国隔离限制意欲何为?

    兰斌强:特朗普拟解除美国隔离限制意欲何为?

    欧美不仅在意识形态上与我们有差异,在生死观上也与我们不同。我们除了呼吁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我们必须对欧美开放限制做好充分应对的准备,绝不能随之起舞,更不能被他们带到沟里。因此,我们在欧美放开限制的同时,相反更要加大对境外人员入境的严格限制。做到不看到太阳绝不开门,看究竟是谁笑到最后!

  • 新冠病毒肆虐,美国被矢口否认与机能失调困扰

    新冠病毒肆虐,美国被矢口否认与机能失调困扰

    如果说新冠病毒拆穿了这个国家在应对危机时不应有的自信,那么它同样揭露了特朗普作为总统能力的局限——对于事实、科学和经验的蔑视。经过了几个月忽视疫情的严重程度,拒绝施用严格的手段来加以控制,以及把自己装扮成战时总统,特朗普似乎终于意识到新冠病毒的现实了。在一场与共和党人的会议中,总统说他的竞选不再重要了,因为再次当选与否取决于他对疫情的应对。3月31日,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未来三十天内,美国公民遵循指导绝对是非常重要的,这事关生死。”

  • 张帆:细思极恐的特朗普式“大号流感”

    张帆:细思极恐的特朗普式“大号流感”

    特朗普的“大号流感”计谋可谓一石二鸟。首先,疫情的全面扩大使美国庞大的底层老年人口走向大面积死亡和被清洗,垄断寡头们的经济利益与资本利润得到维护。其次,特朗普集团通过持之以恒的“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等公开性宣传,将文化程度较低容易被洗脑和操纵的美国底层白人及有色人种的愤怒都转嫁到中国头上,为与中国进一步大打贸易战、金融战,甚至抢劫中国在美资产、剥夺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等法西斯等等强盗措施奠定政治与舆论基础。

  • 朱新开:疫情、荒岛、囚犯、万人坑,美国啥情况?

    朱新开:疫情、荒岛、囚犯、万人坑,美国啥情况?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报道,早于2019年11月,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就在一份报告中,详细介绍了中国武汉爆发疾病的情况,并多次向美国国防部情报管理局、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以及白宫发出警告。事实则证明,美国高层当时要么是没当回事,要么是“对美国公众撒了谎”。挥手打脸的不仅是福奇以及NCMI等,更有美国在抗疫的过程中,所体现出的隐瞒、延误、混乱与种种不给力,包括纽约市将逝者草草地埋到哈特岛。

  • 世界大疫之下,基辛格的制度挽歌,特朗普知否?

    世界大疫之下,基辛格的制度挽歌,特朗普知否?

    基辛格紧紧聚焦制度的思绪,反而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我们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其实,在基辛格的整篇文章中,还缺少了一个文化的元素。疫情发展到这个阶段,成功的不仅仅是中国制度,还有东方文化。新加坡一开始疫情控制就很有效,韩国一度是亚洲除中国之外的重灾区,但也控制得力,我们的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也都控制有力。这其中离不开东方文明自律的文化成分。自由诚然可贵,但当你的自由影响了别人的自由乃至生命的时候,那其实就是“丛林法则”、“霸凌主义”和强盗逻辑了。

  • 高见高论:桑德斯的退出=民主党的福音?

    高见高论:桑德斯的退出=民主党的福音?

    特朗普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失当,使得民主党看到更大的击败共和党的机会。特朗普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开始时自信满满,在言论和举措上对新冠病毒十分忽视,随着疫情的恶化又举措失当、应对不利,进而开始各种甩锅,根本不具备领导应对重大传染性疾病疫情危机的能力。这也推动民主党内迅速作出决定,集中力量支持在选民心中能力较强、行事风格稳重的拜登。民主党的这一策略也初步显示出效果,在最近的民测中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特朗普。此时桑德斯选择主动退出,对于本人而言是一次巨大遗憾,可能此生再无机会竞选总统,但对于民主党而言却是一次集聚力量、赢得选举的重要一步。

  • 宪之:全球撤侨——备战乎?“极限”恫吓乎?

    宪之:全球撤侨——备战乎?“极限”恫吓乎?

    美国统治阶级积有着百年政治经验,大资本的政客很有战略头脑,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们被玩弄于股掌之上,还沾沾自喜。对付他们,也只有毛泽东才指挥若定,以弱抗强, 无畏无敌,稳操胜券。高瞻远瞩顶天立地,依靠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敌我友关系明确,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屡战屡胜,老人家高山仰止,虽不能至,但不可“告别”。“跟着美国”,事实证明并不高明。正确判断是正确决策的前提,如果还看不清美帝的强盗本质,敌我友关系定位失当,战略上就难免短视被动了。

  • 申鹏:你再怎么“忠诚”,也不可能成为他们

    申鹏:你再怎么“忠诚”,也不可能成为他们

    杨安泽和他代表的很大一部分华人,其实就是想要融入鬣狗群的水牛,为了融入进去,他还劝告所有同类,锯掉牛角,藏起蹄子,忍辱负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鬣狗群有难的时候,水牛还要冲锋在前,自我牺牲,他认为这样就能得到认同,成为一只真正的鬣狗。动物都能明白的道理,也只有人会这么蠢,以为靠自轻自贱、靠跪舔、靠忍气吞声、靠阉割自己的民族特征,就能得到其他种族的包容和接受。也只有人会这么坏,以为抛弃、贬低自己的故国,敌视自己的同胞,丧心病狂当别人的狗,就能最终高人一等,和他的“主人”们平起平坐。

  • 基辛格的梦呓呢喃,是资本主义的临终呐喊!

    基辛格的梦呓呢喃,是资本主义的临终呐喊!

    曾经的基辛格在国际舞台上叱咤风云,见证了以美帝国主义为翘首的资本主义最辉煌的时代,而晚年,恐怕要看到自己曾经奋斗的一切都要付诸东流了!当下的美国总统,一直在谎言、反复无常、无知、恐吓之间徘徊,被自己的对手攻击,甚至被自己的下属攻击,这还有一点大国领袖的样子么?美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何能振臂一呼,重举自由世界抗疫大旗?正如马克思所说,当人类出现瘟疫大流行,资本主义就会暴露出种种弊端,从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趋势来看,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

  • 李光满:面临重大疫情,基辛格在担忧什么?

    李光满:面临重大疫情,基辛格在担忧什么?

    作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游走了数十年的老牌政治家,基辛格对当前全球面临的重大疫情显示出了敏锐的政治嗅觉,作出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判断,“开启向后冠状病毒秩序转变的进程”。至于将如何改变世界秩序,他没有更明确的说明,但他内心显然有些惴惴不安,那就是如果美国在应对这场重大疫情时犯下重大错误,中美关系将面临重大冲突,从而打破现在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均衡,中美这两个大国一旦在激烈的竞争、博弈和对抗中迎头相撞,那将是惊天动地、对世界具有巨大破坏力的大事件,即“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失控对美国并不利,是美国不愿看到的,因此美国一直都在谋划如何牢牢控制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 美国报章社论:特朗普 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总统

    美国报章社论:特朗普 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总统

    《波士顿环球报》编委会:川普政府在过去两个月中犯了严重错误:选择早期开发自己的诊断测试,但失败了,而没有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的测试——此举使美国的新冠病毒反应受到限制,据大多数公共卫生专家据估计,这将导致数千甚至数十万美国人的付出生命的代价。相对于人们所预期的迅速动员联邦力量向设备不足的医院以及全国各地的正在没有保护地治疗数量迅速增长的病患的医生和护士分发防护服、口罩和呼吸机,川普政府则是被发现试图向各州(包括马萨诸塞州)高价出售医疗用品。 换句话说,总统手上沾满了鲜血。

  • 非同寻常!美国全球撤侨,世界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非同寻常!美国全球撤侨,世界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特朗普可能是美国自建国以来,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最重的一任总统。特朗普实际上是国家主义者加种族主义者,这样的人,一旦在面对内部压力过大时,比以往任何总统,都更倾向于选择战争模式。二战美国本土远离战争,成为全世界的大后方,美国得以大发战争财。而这次美国本土已经是全球疫情的“震中”了。如果说二战对美国本土经济是机遇,这次疫情对美国经济就是危机,而且很可能是严重的危机。帝国主义一旦内部发生严重危机,通过内部手段无法解决或缓解时,战争就是选择,这是资本的本性决定的。

  •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当特朗普说出“我将为你们说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战胜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英国脱欧公投中,我们也能看到同样的情况。大城市的情况还不错,但在那些经济支柱已经丧失的小镇上的人,很大一部分已被异化。同样,印度也是如此。那些新法西斯主义、民粹主义右翼分子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他们经常会说:“听我说,听我说,我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有不同的答案。”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在其他国家也存在。

  • 赵月枝:特朗普的对华传播战

    赵月枝:特朗普的对华传播战

    特朗普的言论只是说给亚裔美国人听,无关中国这个国家。2018年以来,我们见证了美国国会两党、媒体和军方对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和技术战的整体支持。特朗普利用对病毒的命名来维持和升级这场进行中的对华战争。一旦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去理解他的种族主义言论,很难想象他会道歉。这是一场传播战。在这场战争中,美国总统一直在采取强硬手段并发挥领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