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116篇文章
  • “乱港小丑”黄之锋

    “乱港小丑”黄之锋

    黄之锋美国之行,也不是“一帆风顺”,正当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大讲“港独”的时候,与会的爱国留学生突然起立,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和《歌唱祖国》。黄之锋一行人,只能在校方保护下仓皇离去。其实,我是觉得黄之锋这种人真的很可怜,当他年纪轻轻就甘心被政客和财阀利用,决定背叛祖国,投效反华势力的时候,他就在这个世界失去了所有价值,他不会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受到欢迎,现在吹捧他、扶持他的人,只是在把他当枪使,一旦他离开那块土地,失去这个功能,这一切都将化为乌有,他们会把他当作垃圾一样一脚踢开。

  •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从索罗斯针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可知,这个索罗斯的本职工作是搞政治的,说是政客不为过,而他在1990年代搅乱金融市场的,金融大鳄的形象,其实是他的副业。所以,对他金融炒家的形象,我们要做更正了——他就是美国政府里一个“不在编”的高官!索罗斯,及其基金组织的破坏力虽然大,但是,正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条件一样,时机和内应的作用更要高度警惕。

  •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毋庸讳言,中俄两国内部都有庞大的亲美势力,而中国这股势力尤其壮观。在中美俄关系问题上,他们将发起强大的舆论宣传攻势,把所谓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描述得比月亮还大,同时把中俄“共同利益”说成一介灰尘;把中美之间的“分歧”描绘成不足挂齿,同时把中俄之间的“分歧”说成险恶死活,以此形成政治作用,从而影响中俄关系的战略推进。

  • 美国的民主陷阱与颜色革命

    美国的民主陷阱与颜色革命

    这些矛盾的激化使今天不同的美国人爱的是不同的美国,导致美国民主政治基础——社会共识的动摇。而且这种分化随着外来移民的增多还在不断加剧,美国建国初期白人比例是95%,现在不到60%,其中靠近墨西哥的加州和得州白人不到50%,预计到2050年美国白人人口将不足一半。这是特朗普为什么要修美墨边境墙、限制外来移民的原因,也是美国深层次危机的根源,美国也正在再次掉入美式民主的陷阱之中。

  • 沙特石油“心脏”遭袭,中国如何确保能源安全?

    沙特石油“心脏”遭袭,中国如何确保能源安全?

    如果美国掌控制了中东石油,那么中国能源将要看美国的脸色行事,美国就可能利用石油美元和对中东石油价格的控制来控制中国经济,使中国无法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就像当下的高端芯片,当美国对中国高端芯片实施禁运的时候,中国经济立刻受到巨大影响,特别是像中兴那样的企业几乎被一剑封喉。如果俄罗斯掌控了中东石油,对中国也并非好事,当前中国能源已经对俄罗斯有着严重依赖,一旦俄罗斯控制中东石油,那么无论是在能源供应还是在能源价格方面都会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 长臂管辖:经济“教皇”发动的“隐秘战争”

    长臂管辖:经济“教皇”发动的“隐秘战争”

    国际经济竞争既是资源禀赋、生产效率及科技能力的竞争,更是国家独立自主性和捍卫自身利益能力的竞争。美国的司法域外管辖权同样威胁着中国企业,我们必须予以深入研究,寻找自己的应对方案。

  • 千钧棒:美军强烈谴责塔利班和博尔顿的下课

    千钧棒:美军强烈谴责塔利班和博尔顿的下课

    从美国的国家利益而言,特朗普对塔利班发动的对美国大使馆的恐怖袭击采取暂时容忍是正确的,如果再在阿富汗开战,搞不好阿富汗的“帝国坟场”的称号真的不是白给的。但是凡事都会具有两面性,对于这种专门选择在“9.11”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进行的,具有明显的恐怖主义特点的袭击都能够容忍,很可能会激励世界各国内部的恐怖主义势力蠢蠢欲动,发动一系列新的针对美国的袭击。

  • 胡新民:9.11,想起了金正恩和卡扎菲

    胡新民:9.11,想起了金正恩和卡扎菲

    在金正恩看来,卡扎菲之所以惨遭厄运,无非就是得罪了西方大国。所谓的国际社会就是美国主导的社会。联合国的一个决议,即使美国一家不同意,就等于是一张废纸。当然,他也应该权衡了先军政治和民生的孰轻孰重。有人说朝鲜的核试验是建立在朝鲜民众的无数饿殍之上的,有这点钱还不如改善民生。但改善了民生就可以保证自己不暴尸街头吗?未必!卡扎菲又是前车之鉴。金正恩当时肯定还想了更多的问题,但压倒一切的是维护国家安全。八年过去了,看来金正恩当年的决策还是正确的。今天的北朝鲜无论从哪方面说,总比今日的利比亚要强得多吧。

  • 张文木:美国金融动荡和世界新格局

    张文木:美国金融动荡和世界新格局

    苏联亡国就是从戈尔巴乔夫否定列宁开始的。今天的俄国正在重新认识列宁和斯大林对于俄罗斯的巨大价值。20世纪的中国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这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的选择,它也是全民族在其他政治试验失败后所做的郑重抉择。我相信,即使我们今天重新开始我们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国人民最终还会选择列宁主义,选择毛泽东思想。戈尔巴乔夫在与西方交手时,战事未起就先自掘祖坟,挖掉了列宁和斯大林,结果给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毛主席说“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与西方打交道,笑归笑,但要有随时“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的准备。具体说来,目前中国应利用美国战略收缩,尽早实现台海统一,这对目前我们发展战略是最实际的东西,说别的都还有些远。

  •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这样一个国家,你如果说它有什么“自由”、“民主”,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它只有国外资本、买办、寡头、政客的自由民主,没有广大乌克兰人民的自由民主,乌克兰人民不但没有自由民主,甚至连吃饭、居住、取暖都成问题了。寡头们可以卖国求荣,人民只能卖自己,卖妻女了,这不是“民主”,这是在吸血,这是在吃人!

  • 强世功: 为何大国都对美国长臂管辖无能为力?

    强世功: 为何大国都对美国长臂管辖无能为力?

    全球经济体系中始终存在着中心与边缘的帝国秩序。地理大发现以来,西方列强始终掌控着全球商业贸易,并通过炮舰和殖民政策强行打开世界的大门,将其他国家纳入到这个全球体系中。20世纪美国发明了一个看起来“文明”的方式来维持这个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那就是对在政治经济上不臣服美国秩序的国家采取封锁禁运政策,将其排斥在其贸易体系之外。冷战之后,美国加速了对全球秩序的控制,发展为直接用美国的国内法,以“制裁”作为武器来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包括颠覆他国政府。比如,1996年通过的《古巴自由与民主团结法案》明目张胆地宣传推翻古巴政府,扶持一个向美国俯首称臣的新政府。该法案将任何直接或间接与古巴的商贸往来全部定义为“非法交易”从而面临美国的严厉处罚。而今天,对朝鲜的制裁、对伊朗的制裁,甚至对华为的制裁成为美国手中的法律武器。

  • 博尔顿遭解雇,美国敌视对抗中国的政策会不会改变

    博尔顿遭解雇,美国敌视对抗中国的政策会不会改变

    博尔顿可能只是美国政坛上的一个匆匆过客,博尔顿走了,美国对中国的敌视依旧,哪怕特朗普也匆匆离去,美国对中国的敌视也会依然存在,尽管美国在全球收缩战略,对中国却仍会长期采取敌视和对抗政策,围剿、遏制、打击、灭亡中国仍将是美国长期的国家安全战略,不会因为博尔顿的下台而改变,也不会因为特朗普的去留而改变。

  • ​加拿大学者:香港乱局属于西方对华“混合战争”

    ​加拿大学者:香港乱局属于西方对华“混合战争”

    美国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提出了一项“香港再评估法案”,敦促总统就“中国利用香港来规避美国法律”进行调查。日前,美国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提出赤裸裸的威胁,他警告中国“不要阻止抗议活动,如果他们(抗议活动)受到压制,(中国政府)将会有麻烦”。这完全可以理解为美国要为这些黑色衬衫的法西斯暴徒提供保护。至此,这场战争已进入非常危险的阶段。

  • 我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我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基本信条,他们不相信仁义,只相信实力。对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与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因为国际法和所谓的普世价值永远都是他们对付别人的工具,怎样说对自己有利他们就怎样说。只有凭实力说话,把他们打怕了,他们才会讲一点道理。所以,我们在国际政治斗争特别是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在战略上处于防御态势的情况下,在战术上则应尽量采取主动进攻的行动,逐步转变双方的力量对比,从而彻底粉碎敌人的战略进攻。

  • 金融海盗高盛,才是《华尔街之狼》背后的狼王

    金融海盗高盛,才是《华尔街之狼》背后的狼王

    美国《滚石》杂志曾这样形容高盛:“高盛是一只吸血大乌贼,缠绕在人脸部,无情地把吸管插入任何闻起来像钱的东西。”我们之前提到过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中的“大空头”,那些比全球GDP高几十倍的房贷证券、金融衍生品,也是高盛等华尔街投行最先搞出来的。

  •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其实很可悲,他们既不了解大陆,也不真正了解香港,更不了解美国和英国所面临的巨大困境,他们以为天井里的香港就是整个世界,他们不知道香港正在急剧的衰退,他们还有什么资格鄙视内地?他们不知道世界的未来在中国,香港如果不抓住内地就将失去未来,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悲哀,也是香港人的悲哀,如果到今天他们仍然以做英国的殖民地、做英国人的奴仆为荣,那么只能是二十一世界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如果说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们有什么政治野心,那么绝大多数香港人应该保持清醒,美国能够救香港?英国能够救香港?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能够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