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437篇文章
  •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陈日君、黎智英等“五老”,一度为西方势力乱港立下汗马功劳。近日,香港媒体曝光说,在美国中情局前特工马克·西蒙的指导下,他们在香港长洲岛某秘密据点设立培训基地,并由中情局人员对“勇武组织”暴徒进行名为“战死沙场”的训练,内容包括“手语联络”“攻击队形”“徒手搏警棍”“美国海军陆战队格斗术”等。

  • 启蒙运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完美

    启蒙运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完美

    史密斯建议,有时候,我们应该“以一种比通常的二元选择更为谨慎的方式来考虑启蒙运动的遗产,而不是简单的接受或拒绝”。相反,人们很容易想到甘地(此为杜撰)对于西方文明看法的回答:“这将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启蒙运动是一项尚未完成、也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同理,理性本身就是一种理想,无论是从它值得被追求的意义上说,还是就它无法实现的意义上而言。然而,没有任何文化物理学原理规定:每一个行为都必须产生一种作用相等、方向相反的反应,理性本质上是一种自戕现象。我们不能仅凭理性来解决所有的人类问题;但是没有理性,我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 “1·25革命”使埃及陷入60年来最糟糕时期

    “1·25革命”使埃及陷入60年来最糟糕时期

    阿拉伯媒体评论称,埃及就像迷失在大海里的轮船,没有船长、航员、航海设备及可供停靠的海岸,随时会陷入“国家崩溃”危险。阿拉伯人有句谚语:“60年的暴虐也比一天的混乱好。”持续的动荡使越来越多的埃及人开始怀念穆巴拉克时期,充分认识到“秩序是个好东西”。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埃及军方强行罢黜穆尔西政府,重新回到威权政体状态,回到“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时代”。这不免让人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千钧棒:自由派公知最恨哪些“猪队友”

    千钧棒:自由派公知最恨哪些“猪队友”

    内地的自由派在政治上推动改旗易帜受挫以后,改变策略,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再改变社会制度,大力推进私有化,希望通过资本家与外国势力的勾结实现对中国的权力的控制。而香港某老板代表的一些香港大富豪在这次的香港动乱中的表现,也为内地民众提供了反面教材。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香港某老板等资本家的贪得无厌和无度掠夺,造成了香港的严重两极分化,与爱国商人霍英东相反,香港某老板有了钱宁可拿去给患重病的英国经济“输氧”,也不愿意拔一毛以利于香港百姓。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想解决香港民众的住房问题,但是由于香港的资本势力的强力阻挠而无法实施。由于中国政府要让上海成为新的金融中心,动了香港某老板之流的奶酪,他与反对派势力配合默契,想借助香港动乱向中央政府施压,以维持香港资本家的既得利益,到了反对派闹得实在不像话以后,才假装出来“劝和”,说些模棱两可的“反对暴力”的话。香港某老板就是个活教材,告诉国人,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命脉如果掌握在极个别大富豪的手中,而且这些大富豪又与外国势力勾勾搭搭的时候,对这个国家和地区意味着什么。

  •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

    有必要提及的是,这段师生讨论中有一句:“都9012年了……”,十分搞笑也十分新潮,把严肃的教学问题,先祖懿范,转化为轻佻的网络语言来恶搞,这要不是“师德失范”,就是更恶劣的“行为失范”了。“9012句式”很流行,俨然成了可以“行为失范、无祖无德、无法无天”的发语词,似乎当下的时代里,人类就都要进化到“数典忘祖、历史虚无”的猿猴境界,才能成为“新新人类”,这是哪里来的“普世价值”?恐怕他们所膜拜的西方祖师爷也不会脑短路到这个所谓的“9012”价值吧!

  •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多名祸港乱港分子已“跑路”台湾。据香港《文汇报》透露,已有三十多名暴徒藏匿台湾地区,不少人罪行累累,包括发动包围警察总部行动、高调冲击警总大门的“港独”分子杨逸朗,多次参与暴力事件、被发现后又假冒记者脱身的郑伟成,以及煽动“占领立法会”的梁继平等暴徒。不过,台湾民众普遍担心,那些乱港暴徒连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都舍得去大肆破坏,又岂会珍惜所谓“第二家园”?他们广泛批评蔡英文在“引狼入室”。

  • 中国日报:起底“当代吴三桂”李柱铭

    中国日报:起底“当代吴三桂”李柱铭

    李柱铭口口声声说自己“愿意为民主付出绝对代价”,但他一面蛊惑香港学生和社会青年参与暴动,一面却处心积虑让自己和家人远离纷争,当起了“缩头乌龟”。这块人血馒头,李柱铭吃的还可口?

  • 鹿野:谈谈高中语文新教材的巨大变化

    鹿野:谈谈高中语文新教材的巨大变化

    新版的高中语文教材的确和过去的人教版教材有了近乎根本不同的思想政治导向,由鼓吹“西化”和“民国范儿”转向了继承进步文化和传承红色基因。如果要是考虑到很多年来,特别是新世纪课改以来教材变动的趋势一直是向“西化”和“褪红”发展,那这种根本趋势的改变就更是了不起的了。

  • 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从本次G7峰会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发达国家主导这个世界一切重大事务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从G7向G20进行政治转移,从G7向G20让渡权力已经不可避免,2018年G7加拿大峰会尚能听到骂声一片,虽然最后仍然没有达成任何共识,甚至都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那也好过今年的G7法国峰会,悄无声息,几乎到了连放屁都不响的地步,如此你还认为G7有前途有未来吗?G7的衰落注定是整个西方发达国家衰落的先兆,当G20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就预示了G7已经开始走向坟墓。

  • 建立“文化自信”需要路遥精神

    建立“文化自信”需要路遥精神

    冷峻地直面现实,我们时下的文化市场鱼龙混杂,危机重重,民族主体文化观被各种来自西方、港台以及自身庸俗的消闲文化所挤压、排斥。如何在当前复杂严峻的形势下,占据具有崇高理想的社会主义主体价值观的文化阵地,弘扬民族优秀文化,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面临的重大紧迫课题。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文化自信”,正是基于当前文化现状的洞见。

  •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李建宏:西方统治阶级的独特统治手段——情绪管控

    西方统治阶级不惜余力地深层介入与公共政治完全无涉的普通民众最隐秘的私人情感领域,正是出于通过私人情绪管控实现社会情绪管控,从而防止社会变革和遏制社会革命的政治目的。因此,在号称“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西方国家,人民群众被公然剥夺了正常表达个人情绪的基本权力和自由。

  • 美梦成噩梦 乌克兰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美梦成噩梦 乌克兰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乌克兰政治评论家普罗卡普丘克在接受采访时曾对记者说,过去波兰是“欧洲的走廊”,被东西两方来来往往的侵略者利用、蹂躏,甚至分割。现在,乌克兰取代了这一角色。当年许多示威者都表示,抗争是为了给下一代争取更好的未来,让祖国变得更好,但激情过后,他们最终沦为政客权力更迭的工具,成为地缘政治格局此消彼长的耗材。

  • 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四年多来,黄之锋还频繁出境访问、做报告、对外传播其鼓动骚乱的歪理,却总是遭遇闭门羹——2015年5月26日,黄之锋前往马来西亚,抵达槟城国际机场时被马国边防人员强行遣返;2016年10月5日,黄之锋又前往泰国演讲,分享“雨伞运动”的经验,又被泰国拘押遣返;同年11月26日,黄之锋使用Skype与新加坡社会运动人士联络。一个月后,他险些被新加坡警方投入大牢。2019年4月,他的“学民思潮”学社走到尽头,他又野心勃勃地将其改组为政党“香港众志”,想在香港传统的政党政治中扬名立万。如今,黄之锋还在疯狂膨胀,“学生领袖”的衣袍已容不下他的身体。在接受法国《解放报》采访时,黄之锋说他很忙,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度假,政治已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

  • 混合战争视角下的美国极限施压与“颜色革命”

    混合战争视角下的美国极限施压与“颜色革命”

    美式混合战争理论诞生至今,美国虽然没有在该理论指导下发动一场对外军事行动,但是其对外活动中却明显带有着混合战争的某些痕迹,显示出该理论对美国的巨大影响力。然而,虽然在该理论指导下美国在对外行动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当前美国忽视道义、透支自身软实力的做法终究是饮鸩止渴。毕竟,一个强大的国家需要的不仅仅是先进的理论,更需要“混合实力”。

  • 香港教育启示:教育快乐减负,最终让孩子没有出路

    香港教育启示:教育快乐减负,最终让孩子没有出路

    在美国的公立学校可以说是一种“快乐教育”,但是连美国人自己都拍了部纪录片反应公立学校问题。2010年,一部名为“等待超人”的美国教育纪录片上映,狠狠揭露和抨击了弊端丛生的美国公立教育系统。美国公立学校是“快乐教育”,私立学校就偏“应试”了。美国私立学校的入学门槛则会相对较高,大部分孩子进入私立学校通常都需要通过学校的考试或面试,有时还会有智商和情商测试。私立学校的教学要求也比公立学校要更高,私立学校对学生的管理整体来说也并不宽松,学生如果达不到学校考试要求或者违反纪律,有可能会被劝退和开除。你觉得这样的学校,学习会宽松么?宽松了,你可能连入校考试都通不过,进去了也会因为考试不及格很快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