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7篇文章
  • 【讲真】中美机场数量250:20000?

    【讲真】中美机场数量250:20000?

    美国高铁计划的一大亮点是,高速列车将使用风能、太阳能、地热、潮汐等新能源,终结美国铁路的石油消耗模式,而这无疑威胁到美国石油公司的利益。多年来,以科氏兄弟(Koch Brothers)为代表的石油巨头一直凭借自身巨大的游说力量阻挠美国高铁的发展。正如朱莉·道布尔迪(Julie Doubleday)所揭露的,“美国每一次铁路计划流产,背后都能找到石油大亨科氏兄弟的影子。他们要么出资支持反对铁路项目的政党,要么扶植有保守倾向的智库,……凭借其幕后操纵成为利益博弈中的最大赢家。”

  • 震撼哥伦比亚的总罢工

    震撼哥伦比亚的总罢工

    工人中央工会号召举行罢工,以抗议美国支持的右翼政府强行实施的劳动和养老金方面的“改革”计划——减少退休金、降低最低工资。虽然伊万·杜克·马尔克斯总统(Ivan Duque Marquez)否认有任何削减退休金或工资的意图,但他所在政党的领导人、前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贝莱斯(Alvaro Urib Velez)却完全支持这一改革。随着原住民、非洲裔居民、学生和农民组织与罢工工人联合起来,罢工的规模和范围变得更大了。政府对原住民和非洲裔哥伦比亚人群体进行了无数次屠杀,包括10月29日杀死5名原住民活动家。

  • 《新左派评论》|资本主义将如何终结?

    《新左派评论》|资本主义将如何终结?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世界经历了三次连续的危机:通胀、公共财政和私人债务。自1945年以来,资本主义与民主的奉子成婚关系正逐步破裂。在商品市场的三个前沿领域——劳动力、自然和货币——为了资本主义自身的利益而限制资本主义发展的机制已经崩溃。目前,资本主义制度至少受到五种系统性失调的打击:增长放缓、寡头、公共领域的掠夺、腐败和全球无政府状态。可以预期的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累积性衰变——虽不一定,但很可能达到上世纪30年代全球经济崩溃的规模。

  • 中国要成为资本主义“同类国家”吗?

    中国要成为资本主义“同类国家”吗?

    历史事实与客观现实表明:改变中国制度以迎合美国,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同类国家”,不仅会使中国沦为美国的附庸国,而且会误导中国走向解体与消亡。中国必须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提升综合国力,奉行与世界各国合作共赢的外交理念,走和平发展道路,使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而是机遇。

  • 我们都不想成为高以翔

    我们都不想成为高以翔

    我敬佩那些无私奉献的人,我敬佩那些特殊岗位上坚持不退的人,我敬佩风里来雨里去的货车司机、交警、环卫工人,我敬佩那些节假日都在加班、维持社会安全运行的医生、基层公务员、工程师和技术工人,我更敬佩那些伟大的边防军人和缉毒警察。但是,我们的现代文明已经到了一定的阶段,我们的生产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宣扬艰苦奋斗是正确的,但我们没有必要在任何岗位、任何职业上故意制造“艰苦”,故意创造“感动的机会”。我们是可以让大部分人轻松、健康、安全地工作的。这世上没有那么多职业,需要让人奋斗到晕倒,奋斗到进ICU,奋斗到猝死在工作岗位上。我们没有必要强行制造难度。

  • 李光满:美国要中国的钱,更要中国的命!

    李光满:美国要中国的钱,更要中国的命!

    在当今世界,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施了魔法的怪兽,现在在美国身上我们看不到任何公正、道义、良善,美国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欺凌别国,正如科幻小说《三体》中的那句著名的法则:消灭你,与你无关。尽管仍然有人鼓吹和崇信美国文明是人类的最高文明、是人类的终极文明,但弱肉强食的信条已然让人感到阵阵寒意,被暴力绑架的香港已给美国的价值观留下冰冷的注释,由于美国受一股极端自私野蛮的暗黑力量控制,早已走向人类文明与正义的反面,最终必然成为人类公敌,最终美国必将是自作孽,不可活,终将无法摆脱其被人类抛弃的历史宿命。

  • 2018年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罢工的新特点

    2018年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罢工的新特点

    2018年美国、英国、法国等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罢工,或者在经历一段时间的低潮后出现惊人增长,或者把斗争矛头直指新自由主义政策,或者要求实行替代现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新政”。社交媒体在罢工动员和组织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些大型跨国公司的各国员工举行了联合罢工,许多罢工把维护土著人的民族权益作为斗争目标。但是目前发达国家工人阶级的国内国际团结薄弱,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在工人罢工中的作用有限,斗争的政治要求还不高,这说明各国工人阶级迫切需要增强政治意识,加强国际国内团结和工人阶级政党建设。

  • 为什么说资本主义的议会制度无法解决社会根本矛盾

    为什么说资本主义的议会制度无法解决社会根本矛盾

    苏联的解体,不是历史的终结,恰恰相反,正是资本在绝望反扑过程中暂时获得的成果,马克思如果在天有灵,肯定会哂笑不已:资本主义吞掉了苏联尸体,却加速了自己的溃烂,它以为有形的苏联瓦解了,资本就胜利了,殊不知,没有了苏联,无形的共产主义幽灵还会在欧洲、在西方继续游荡,直到有一天再次降临人间。

  • 柏林墙倒塌三十年,没人想到资本主义如此冷酷无情

    柏林墙倒塌三十年,没人想到资本主义如此冷酷无情

    在中东欧各国当年欢呼柏林墙的倒塌时,没有人会想到资本主义是如此的冷酷无情,没有人会想到资本主义会那么让人感到悲凉无助。在这些国家里,确实有人富了起来,过上了花天酒地的日子。但那只是少数人。大多数人的生活要么停滞不前,要么出现了倒退。他们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们,真的很无奈。

  • 于品海:什么是“香港特色资本主义”?

    于品海:什么是“香港特色资本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用到香港就是“香港特色资本主义”。首先,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一种资本主义。简单说,德国的资本主义就有产业政策,但英国和美国没有;德国非常强调工业能力提升,注重就业质量和国民收入,但英国和美国更注意保护金融产业,强调投资回报和企业利润,对国民应有的合理劳动回报不闻不问。日本的资本主义非常强调个人与家庭储蓄,新加坡的资本主义同样强调储蓄,但更重视如何为国民提供住房和退休保障。新加坡政府从不畏惧自由资本主义信徒对其政府角色的诟病,它积极管理国有财富,特别是投入国家级别的产业发展,提供庞大国家资源支撑社会公共服务。除此之外,还有丹麦、瑞典等北欧资本主义模式。这些都是不同的资本主义,它们之间没有对错,是否成功只能根据提升经济民生质量和创造生产效益的结果来判断。

  • 宪之:揭露“暴乱双标”,但不能混为一谈

    宪之:揭露“暴乱双标”,但不能混为一谈

    西方社会的骚乱,本质上表现的是资本万年王国的动荡,是资本主义统治秩序的危机,是美国殖民霸权的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好事儿不是坏事,与香港式的“暴乱”,是形同实异的两码事。

  • 田曦:在资本主义困境与危机中凝聚左翼力量

    田曦:在资本主义困境与危机中凝聚左翼力量

    社会主义大会是美国左派的重要集会场所。2019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主要围绕资本主义的困境与危机、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回应现实问题、寻求资本主义替代方案的斗争与策略等主题展开。会议从具体问题指向资本逻辑批判、资本主义系统批判,其中既展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生活”和“规则”,也让我们看到身处资本主义体系中人的彷徨与呐喊以及寻求资本主义替代方案的努力。会议试图将传统马克思主义与当下美国左翼的关注点融合,在凝聚左翼力量上有积极作用;但对大会中的各种观点应予以分辨,并不是所有谴责资本主义、批判资本的都是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

  • 《小丑》证明,美国人民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共产党

    《小丑》证明,美国人民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共产党

    电影把故事的背景放在了80年代里根开启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时代。影片里边的一些细节,诸如大量削减社会救济和自私冷漠的个人主义价值观流行等等,的确和80年代至今的新自由主义统治下的美国丝丝入扣,在很大程度上,的确是再现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小丑》是一部近年美国少见的优质作品。从根本上说,新自由主义统治下的美国和民国时期的中国一样,都是一个“把人变成鬼”的黑暗的剥削社会。

  • 刘方:怀念父亲刘迺强

    刘方:怀念父亲刘迺强

    父亲尝言,中央对香港向来都有一套十分完整的论述,就是著名的“保持现状,长期打算,充分利用”。“一国两制”,就是这个指导思想的延伸,“问题是这些论述都没有考虑港人的福祉和感受,并且越来越脱离现实”。为了国家长远打算服务,保持现状,暂未或永远不会融入一日千里的社会主义主流 —— 对于这样的一群共和国子民,国家应该如何正确对待,这是“一国两制”论述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香港的乱局,并非出于我们讲政治,而是自己多年不讲政治,让反对势力大讲政治。解决方法是我们也讲我们的政治”。

  • 美学者:全球掀起反资本主义新浪潮

    美学者:全球掀起反资本主义新浪潮

    当前的反资本主义浪潮正值自由市场的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遭到几乎普遍的批判。对这一新的时代思潮的部分解释是,这是一种对金融动荡的可预见的反应。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货币状况似乎不公平并引发激烈反应,2008年的金融危机促使人们普遍认为,这个体系被操纵了。虽然各国政府和央行拯救了大型金融机构,以防止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崩溃和大萧条重演,但数以百万计失去住房和工作的人们却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

  •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乱之缘由:傅高义如是说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乱之缘由:傅高义如是说

    傅高义写道:“(邓小平说,)香港一直以来的制度就既不同于英国也不同于美国,不适合完全采用西方的制度搞三权分立。他然后具体说明了港人可以期待的个人自由:1997年以后仍会允许香港人骂共产党,但是假如把言论变成行动,打着民主的旗号跟大陆对抗,北京就不得不进行干预。不过只有在发生严重骚乱时才会动用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