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49篇文章
  • 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虽然历史趋势是不会随着个人意志而转移的,但历史趋势是所有个人意志的加成。所以在历史唯物主义里,虽然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存放的位置的,可是这不重要,因为道路是曲折的,尽管最终结果一定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过程却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必然性中的偶然性。所以,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 彭湃:一个革命者的觉醒,先要革自己的命

    彭湃:一个革命者的觉醒,先要革自己的命

    觉醒了的彭湃,毅然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改掉自己的名字,第二件事,则是——“我祖父遗下产物,由剥削而来,现在把他烧掉了,田归还耕者,实现耕者有其田”。说了这么多,我们都在说彭湃。而对于彭湃自己,我想他一定希望我们和他一样,把目光投向那些农民,那才是他毕生追求的理想,纵使他很早就牺牲了,但我想哪怕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他也一定在心里念叨着这些农民。

  • 李零 | 别像“人”一样曲解《动物农场》

    李零 | 别像“人”一样曲解《动物农场》

    二十一世纪,时光逆转,历史倒读,好像什么都可以翻案,但中国革命的案不能翻。中国革命,不管是谁,不管他们的意识形态如何,所有人的愿望有共同指向,一是摆脱列强瓜分,二是结束四分五裂。先解决挨打,再解决挨饿,其他问题慢慢来。人民英雄纪念碑还巍然耸立在天安门广场。一百年来,所有为中国革命捐躯的烈士(从秋瑾到江姐)永垂不朽!

  • “资本与劳动”视域下的“供给革命”:批判与启示

    “资本与劳动”视域下的“供给革命”:批判与启示

    运用马克思的“资本与劳动”关系理论来审视“供给革命”,不难发现:(1)由于“大企业、大工会、大政府”模式演变为“大资本、小工会、小政府”模式,政府权力被资本绑架,资本逻辑在经济增长和财富分配中占据支配地位;(2)以工人为代价来改善供给,只可能扩大收入差距,加重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调;(3)“涓滴理论”已经被证明是骗人的谎言。当前,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警惕四种倾向:(1)警惕把“产能过剩”归因于政府干预;(2)警惕把“僵尸企业”等同于国有企业;(3)警惕把“降成本”等同于“减税+降低工人的工资和福利”;(4)警惕以增强用工灵活性、改善劳动供给的名义修改《劳动合同法》。

  • 汪晖:作为思想对象的二十世纪中国(上)

    汪晖:作为思想对象的二十世纪中国(上)

    本文探索如下问题:如何才能将20世纪中国建构为思想的对象?上篇共分三个部分:长世纪、欧洲世纪末与作为时势的世纪;短世纪的条件:帝国主义与太平洋时代的兴起;中国革命与短世纪的起点:非均衡性与“薄弱环节”。在对帝国主义时代的全球条件展开分析之后,作者认为,“短二十世纪”的诞生需要从对“薄弱环节”的探寻开始。从探寻革命契机的角度看,不是旧的欧亚地缘争夺,而是甲午战争至日俄战争后亚洲地区的新格局造成的革命形势,不是帝国主义战争,而是这些战争所触发的“亚洲的觉醒”,构成了“短二十世纪”的多重开端。因此,从时间上说,“短二十世纪”不是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始于1914年,而是始于1905—1911年;从空间上说,不是始于一个开端,而是始于一组开端;从契机上说,不是始于毁灭性的战争,而是诞生于对突破帝国主义体制和旧制度的探寻。

  • 美国面临“革命”与“政变”吗?

    美国面临“革命”与“政变”吗?

    如果说2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在倡导与推动全球化的时候只是看到了全球化好的一面,而没有看到不好的一面,以至于犯了一个错误,那么目前他们却又只看到全球化不好的一面,而没有或者不愿看到全球化好的一面,这又将是一个错误,因为闭关自守无异于自我边缘化和自我孤立化。对此巴斯夏指出:一个好经济学家与一个坏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只有一点,坏经济学家仅仅局限于看到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好经济学家却能够同时考虑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和那些只能推测到的后果。坏经济学家总是为了追求一些当下的好处而不管随之而来的巨大的坏处,好经济学家却宁愿冒当下的小小的不幸而追求未来的较大的收益。事实上,好政治家与坏政治家的区别又何尝不是如此。

  • 从瞿秋白《多余的话》探讨革命知识分子的精神出路

    从瞿秋白《多余的话》探讨革命知识分子的精神出路

    自我剖析的能力使革命知识分子能更清楚的看到他们的精神困境,但也正是自我剖析的能力限制了革命知识分子处理这个精神困境的能力。因此,比起来自其他阶级的革命成员,革命知识分子可能更需要意识到,“寻求内心的精神安宁”是革命知识分子不会有结果的追求。但这并不意味着革命知识分子必然要被无休止的焦虑、自我怀疑与抑郁所吞噬。即便如格瓦拉所暗示的那样,这样的精神困境不会有一个完整的、彻底的解药,但革命知识分子仍然可以在有限的空间里,以自己有限的能力,在新自我和旧自我的冲突中找到一条艰辛但光明的出路。

  • 中国百年历史变革中的辩证法

    中国百年历史变革中的辩证法

    毛泽东说过,中国应该对世界作出更大贡献。中国开始强起来后,这个方针没有变,也永远不会变。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到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显示了作为踏上强国之路发展中的大国,中国虽然已经改变了近代在世界格局中屡遭侵略和挨打的地位,但不会走国强必霸的老路,而是同各国人民一道,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断为人类和平和发展作出新的贡献。中国坚持对外开放,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发展了中国。中国的开放政策符合历史潮流,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是互利共赢的良性互动的辩证关系。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也离不开世界。

  • 革命英雄主义在历史重要关头的经典展示

    革命英雄主义在历史重要关头的经典展示

    中央红军夺取泸定桥后,即向川康要道上的重要关隘化林垃、飞越岭一线发起攻击,6月1日,夺取了飞越岭,打开了脱离大渡河上游峡谷的通路。6月2日,中共中央收到了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发来的电报,电报称:红四方面军已派出部队前往懋功接应中央红军。中央领导人遂决定,全军立即北进,突破天全、芦山、宝兴的敌军防线,前去大小金川流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实现遵义会议第一个决议。

  • 马克思主义真理具有强大而持久的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真理具有强大而持久的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指导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实现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全人类的彻底解放。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立场。马克思主义创立以来,一直都在指导着世界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发展,为人类实践和思想发展提供了强大理论指南,并在实践的基础之上实现自身的丰富发展,获得经久不衰的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170年的历史,也是中国由屈辱、落后到逐步实现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历史。中国先进分子找到并自觉接受马克思主义以后,中国共产党应时而生。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进到一个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标志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 特朗普又长

    特朗普又长"肉中刺",古巴新领导人称要继续革命!

    美国的最终目的是,让古巴变色,让古巴听话,让古巴成为跑前跑后的小马仔。于是,他们便把希望寄托在后卡斯特罗时代的新领导人身上。然而,“革命之子”卡内尔一句“资本主义不会返回古巴!将革命进行到底”的誓言,估计传到白宫时,特朗普会失眠。

  • 徐光春:伟大的社会革命与伟大的自我革命

    徐光春:伟大的社会革命与伟大的自我革命

    要发扬革命精神,推进新时代党的伟大自我革命。中国共产党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时期,都勇于发扬自我革命精神,高度重视党的自身建设,切实解决党内存在的政治意识问题、思想作风问题、消极腐败问题,不断推进党的建设伟大工程,提高党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保障各历史阶段社会革命取得胜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任务十分艰巨。

  • 新时代要弘扬革命的武侠精神

    新时代要弘扬革命的武侠精神

    今天重提革命的武侠精神,就是要提倡全体党员们能够有当年民主革命时期的共产党人风范,像方志敏、狼牙山五壮士等诸多革命志士一样人人争做革命大侠,以敢为人先的勇气,锐意进取,不忘初心,做到又红又专,既要干好本职工作,又要像雷锋同志这位新中国的大侠一样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既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又积极投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当年中国共产党带领组织起来的人民大众以革命的武侠精神为引领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的成就。今天,面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时代的背景,为了实现伟大梦想,继续发扬革命的武侠精神就显得愈加有必要了。

  • 谁要是提革命、讲斗争,谁就是“左”?

    谁要是提革命、讲斗争,谁就是“左”?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已经进行的革命、建设、改革的实践历程,以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奋斗进程,都属于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范畴,都是通过持续进行伟大社会革命从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必经的历史发展阶段。理解了这一点,对上述错误观点和认识的本质和根源,我们才能看得更真切,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进行社会伟大革命论述的深刻意蕴和重大意义,我们才能理解得更透彻。

  • 革命与法权:宪法序言的某种解读

    革命与法权:宪法序言的某种解读

    近日中共中央委员会提出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部分内容的提议。以此契机,正好借本文重温宪法序言的内容。

  • 《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之所以强调《血战湘江》是主旋律文艺的良心之作,是因为近年来颇有一些主旋律作品是不讲良心的——主创人员对深刻改变了现代中国命运的中国革命毫无敬畏之心,反而热衷于按照新右派公知的论调,重新叙述和解释——本质上是割裂和抹黑——革命历史,为已有定论的负面人物化妆翻案。肯定《血战湘江》是主旋律文艺的良心之作,并不是说它没有问题。作为一部文化产品或者文化消费品的电影,《血战湘江》是比较失败的。首先一个,影片的基调就不对。再一个,人物性格高度雷同。影片还有一个很大的缺陷:没有表现出路线转折的必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