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20篇文章
  • “颜色革命”中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因素研究

    “颜色革命”中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因素研究

    “颜色革命”是美国实现其全球战略的有效手段,而非政府组织正是美国策动“颜色革命”的一个重要工具。通过对香港“占中”事件的剖析,深刻认识“颜色革命”中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因素,以期为我国加强反颠覆、反分裂斗争提供借鉴和参考。

  • 江涌:应对系列挑战,维护战略安全

    江涌:应对系列挑战,维护战略安全

    尊重发展规律,就能确保安全;违背发展规律,就会带来风险。在国内要统筹好安全与发展两件大事,在国际上也要统筹好安全与发展两件大事。

  • 中东突变,美日欧联手孤立中国,中国如何突围?

    中东突变,美日欧联手孤立中国,中国如何突围?

    我们支持伊朗,是理所当然的,在历史的转折时刻,我们再一次认清了,谁是可以团结的力量,美日欧虽然互有矛盾,然而在对待非西方阵营的时候,则是出奇的团结,我们早就应该和美日欧划清界限,我们应该和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一起,伊朗必然会满血复活继续和美国人对抗下去,让美国人战略图谋落空。再者,我们此时支持伊朗,等于是救命之恩,今后可以借助伊朗底盘中国入主中东,对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大有裨益!可能有人担心说,这样做不是会被美国制裁吗?那么我反问,事到如今,我们还要甘愿臣服于美国的经济体系中吗?难道还要再来一次“中兴事件”的耻辱?不破不立,长痛不如短痛!我们要学习俄罗斯,不怕制裁,该拼刺刀的时候就要拼刺刀!

  • 警惕西方“奶头乐”战略对中国主流价值观的侵蚀

    警惕西方“奶头乐”战略对中国主流价值观的侵蚀

    借助“奶头乐战略”的成功实施,西方文化和美国价值观已经渗透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对青少年的价值观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为了抵消“奶头乐战略”对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侵蚀,尤其是防止“奶头乐战略”对青少年价值观的腐蚀和影响,需要教育部门和宣传部门齐心协力,共同应对。

  • 美国历任总统是怎样耍流氓的--谈所谓

    美国历任总统是怎样耍流氓的--谈所谓"契约精神"

    自二战之后,美国所有的总统全是流氓!这么多的总统言行,这么多的样本数量很可以说明问题了,美国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无赖国家!那么,和一个无赖国家打交道,如果不能保持尽可能远的距离,那就刀枪在身须臾不离身!

  • 应对颜色革命及“第五纵队”,俄军这样做

    应对颜色革命及“第五纵队”,俄军这样做

    普京即将开启新的总统任期,美西方不会停止颠覆普京政权的努力,俄国内反对派也不会偃旗息鼓,遇有合适机会一定还会蠢蠢欲动,里应外合,掀起一轮又一轮倒普京运动,重复着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的命运,对此俄军也是清醒的,故此将《第五纵队》搬上了舞台,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它既“可怕又现实”。俄军还将在叙利亚的成功打击“伊斯兰国”行动,视为不是单纯的反恐行动,也是对西方搞的“阿拉伯之春”运动的阻止,斩断了颜色革命链,阻止了其在中东的进一步蔓延。美英法刚刚对叙利亚发起的军事打击再次表明,这场斗争还远没有结束。

  • 眼看颜色革命在叙利亚失败,西方国家坐不住了!

    眼看颜色革命在叙利亚失败,西方国家坐不住了!

    突尼斯、利比亚、也门……这些国家短则半年就被颜色革命推翻了政权,而叙利亚即便内战6年,三分之一的国民沦为难民,依然还是政府军占上风,并大有稳定政局的趋势。这让幕后最大的黑手如何能忍?终于耐不住性子要亲自动手。笔者认为美国打叙利亚,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危化武器,不是石油,是颜色革命的失败,迫使美国不得不由幕后转向幕前。

  • 论戴着有色眼镜看西方的人

    论戴着有色眼镜看西方的人

    中国人有缺点,而且也不少。但中国人也有自己的优点,同样也很多。如果真的如柏杨所说的那样不堪,今天的中国会是如此辉煌的状态吗?那些慕洋犬会说,这不就是钱堆起来的吗?有钱也不等于你就有素质呀?这是更大的无知。有了些钱,是不假。可是这钱是怎么来的?不是偷的,不是抢的,不是坑蒙拐骗而来的,是中国人民一滴汗一滴汗,甚至一滴血一滴血地努力干活而积累起来的。西方的钱是哪儿来的?是对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剥削、掠夺再加上坑蒙拐骗等不光彩的手段弄来的。金钱没有臭味,但金钱的来路是有洁净与肮脏之分的。

  • 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什么样的“祸心”?

    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什么样的“祸心”?

    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 天则所茅于轼、许x润这股反改革势力又祭出大杀器

    天则所茅于轼、许x润这股反改革势力又祭出大杀器

    谈到反改革势力,许多人只注意到僵化保守的马列原教旨主义,事实上天则所茅于轼、许x润这类政经学者,才是危害最大的反改革势力。茅于轼、许x润们表面上用称赞改革、保卫改革的方式来迷惑当局,其实主要是在称赞那些迷信新自由主义和宪政理论的汉奸官员,称赞那些后三十年里的阴暗面,他们主张在中国搞宪政改革让新兴资产阶级掌握政权,他们把十八大以来和十九大以来的党中央攻击为文革余孽和纳粹余孽,他们打着改革的旗帜反改革,干扰改革大方向,离间党和人民的关系,妄图使中国误入歧途。

  • 清华的xu教授应该回家抱孙子去了

    清华的xu教授应该回家抱孙子去了

    《保卫》文中说“不仅‘改革空转’,虚与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宣泄着对党的大政方针的不满。不知xu教授是不是共产党员,如果是,则有妄议党的大政方针之嫌。如果xu教授是民主党派,则应该知道,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各民主党派共同协商写进《宪法》的,是各民主党派参政的政治基础。无论哪个党派,只要不遵守宪法,都可认为是自动放弃参政资格。

  • 政治人张五常其人其论

    政治人张五常其人其论

    张五常表面上是做学术,实际上是在玩政治,玩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张五常等人的投资不过是进行一种空谈博弈而已,也就是进行游说,游说中国某些人,特别是某些重要人物在中国搞资本主义。

  • 读《智囊》之: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卖国铁律

    读《智囊》之: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卖国铁律

    自家的篱笆没有扎牢,无论怎样坚固的堡垒也还是会从内部攻破的,到那时,国家已亡,家族已败,做怎样的叹息也无济于事的。而这样的事例,从家庭到党派,从民族到国家,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已然发生,以后也还将会继续上演。

  • 普世价值已成当今国际垄断资本压榨全世界的工具

    普世价值已成当今国际垄断资本压榨全世界的工具

    那些鼓吹普世价值的人们,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天天不惜叫嚣所谓普世价值的普世性,叫嚣中共领导的所谓非法性,叫嚣对中国现行社会制度的咒骂与诽谤。难道他们不知道颜色革命所发生的国家今天成了什么样子了吗?难道他们不知道中国如果发生动乱,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更为严重的灾难吗?据我看来,他们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他们不在乎中国是不是会发生动乱,他们也不在乎这种动乱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灾难。他们所需要的就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垮台,就是中共领导制度的垮台。其他一切,他们都是漠不关心的。

  • 从汤兰兰案看新京那段不为人所熟知的过往

    从汤兰兰案看新京那段不为人所熟知的过往

    《新京报》2003年由光明日报和南方日报两大报业集团联合主办。其采编、经营、管理骨干都是以《南方都市报》输出的干部为基础,2011年9月,《新京报》的主管单位由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主管、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变更为北京市主管主办。但是其业务骨干并没有什么变更,所以其本质也并没有什么改变,该报仍旧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南方系报纸。------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