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3篇文章
  • 论“两个必然性”——兼评民主社会主义的哲学基础

    论“两个必然性”——兼评民主社会主义的哲学基础

    马克思主义关于“两个必然性”(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理论有其科学的客观依据,唯物史观是这一理论的哲学基础。当代世界历史的发展不但没有推翻,反而是不断证明着“两个必然性”理论的正确性。民主社会主义否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把社会主义建立在抽象的道德原则的基础上,把社会主义仅仅看作是一种价值目标,这是以唯心史观代替唯物史观,否定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

  •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不得不承认,我们这一代一直接受西方经济学教育,有着浓厚的新古典自由主义和奥地利学派情结,而对马克思则感情复杂。就是在写此文的此刻,我仍然对哈耶克和米塞斯等奥派大师们充满敬意。但大多数人真的读懂马克思了吗?认真读过大部头的原著,还是一直陷入西方自由主义的话语体系和大学老师自己都不知所云的马列课堂上?

  • 赵磊:资本主义黄昏的猫头鹰

    赵磊:资本主义黄昏的猫头鹰

    沃勒斯坦对必然性的定位,把自己与马克思区别开来。虽然在这一点上,沃勒斯坦的确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对于正确把握资本主义历史而言,他的世界体系理论无疑具有十分有益的参考价值。在沃勒斯坦看来,在平等的名义下维持着极度的不平等方面,它也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如同所有的历史体系,现代世界体系将不可避免地画上句号。500年来,扩张一直是它的生命线:在社会动荡时期,适度的让步可以通过向外扩张得到补偿。今天,资本主义已经耗尽了扩张的空间。社会运动的压力不可能在不威胁利润最大化基本原则的情况下得到缓解。沃勒斯坦指出,当利润下降时,工厂已经失去了“逃跑”的选择权。

  •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和现代主流经济学在利益取向存在根本性不同,这也可以在其劳动价值理论和效用价值理论中得到经典的体现:劳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冲突的,并把价值的创造归功于工人的劳动投入;而效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和谐的,并依据供求来为现实的利益分配辩护。

  • 赵磊:马克思的“价值转型”始于何时?

    赵磊:马克思的“价值转型”始于何时?

    马克思关于“价值转型”的逻辑起点,并不是始于《资本论》第三卷,而是始于第一卷。这个问题之所以有必要澄清,就在于学界通常认为,马克思的“价值转型”是在《资本论》第三卷才开始的。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虽然马克思专门讨论了市场价值向生产价格的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的“价值转型”始于《资本论》第三卷。问题的要害在于,市场价值并非价值转型的逻辑起点,劳动才是价值转型的逻辑起点。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随着价值形式、资本、剩余价值等范畴的出现和演化,马克思为我们揭示了价值转型的发生过程;在《资本论》第二卷中,从资本循环与周转到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马克思为我们揭示了价值转型的深化过程;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随着市场价值转化为生产价格、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以及利润转化为平均利润,马克思为我们揭示了价值转型的定型过程。基于这样的逻辑线索,本文批判性地讨论了斯蒂德曼、鲍特基维茨等人在这个问题上对马克思的误读。

  • 何干强:不是市场决定生产,而是生产决定市场

    何干强:不是市场决定生产,而是生产决定市场

    我们理应沿着马克思的科学理论道路前进。看清新自由主义违反辩证法,颠倒生产与流通关系,颠倒企业发展内外因关系,夸大市场作用,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服务的欺骗性和危害性。

  • 葛元仁:要勇当马克思主义的战士

    葛元仁:要勇当马克思主义的战士

    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才能按照《宪法》规定的“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国家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并对非公有制经济依法实行监督和管理。”使所有资本家明确,必须合法经营,要夹着尾巴做人,不允许对劳动者残酷剥削。人民群众有协助国家对他们监督的权力。使得大家明白,私有制基础上形成的意识形态是要被消灭的,从而遏制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传播。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系统发生学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系统发生学

    资本不是自然本质,而是社会本质,甚至不是社会本质,而是历史本质。在后一方面,阿尔都塞也没有超出律师工作者——科斯的眼界。科斯不能够正确处理流通费用的内部构造关系,在于不能使之在规定上依存于相应的生产费用,并归结到生产本身的发展。阿尔都塞只看到资产阶级特殊社会的结构形式,而忽略了经济制度(实体是生产关系)背后的内容发展方面的规定。这样,他把生产关系生活化了,抽掉了历史的维度,直接抽掉了真正的生产方式规定。

  • 大卫·哈维:资本主义如何形塑我们的生活?

    大卫·哈维:资本主义如何形塑我们的生活?

    克林顿在1992年当选总统时,曾向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来自高盛)概述了他的新经济计划宏图,报道称鲁宾反对这一计划。当克林顿问“为什么”时,鲁宾说:华尔街的债券持有者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克林顿的著名回应是:“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整个经济计划都被挟持在华尔街一群该死的债券交易员手中?”鲁宾说:“是的。”克林顿就任总统时承诺实施全民医保,推行的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众所周知的福利制度改革,此外,他对刑事司法制度的恶性改革导致了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大规模监禁,住房金融改革则最终导致了2007—2008年丧失债务赎回权的灾难,同时,他还废除了限制银行投机活动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一监管框架。这正是债券持有者想要的。这就提出了一个大问题:谁才是真正的掌权者,是政治家还是债券持有者?在希腊答案很明显:就是债券持有者。

  •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近几十年来,在我国理论界,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不断蔓延、迅速泛滥。他们的手法基本上一样:通过歪曲恩格斯晚年思想,认为其晚年赞成民主社会主义,变成了民主社会主义者,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但实际上,恩格斯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反对的是带有抽象的人道主义的共产主义。通过武装斗争取得政权是一个普遍规律,恩格斯主张革命斗争应该有多种形式,但他始终坚持并强调暴力革命。

  • 王绍光 | 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王绍光 | 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关注点,不是无差别的个人,也不是中产阶级,而是社会的两极,一方面是急剧膨胀的资本势力,一方面是日益被边缘化的劳动阶层或阶级,往往会关注占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工农大众,他们的经济、社会、政治地位。很多进行阶级分析的人当然也关注中国社会的前途。但是现在重提阶级分析的立场和目的,不再是为了分清敌友、展开阶级斗争,而是认清新形势下的基本社会构成,确认什么是当前的社会主要矛盾,梳理各阶级之间产生矛盾的根源,寻求缓和阶级矛盾的途径,防止非对抗性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

  • 〔日〕不破哲三:《资本论》中的未来社会论

    〔日〕不破哲三:《资本论》中的未来社会论

    作者以《资本论》为研究文本,阐释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规律性和未来社会基本原则、主要特征的论述,阐述了马克思关于国家消亡和过渡时期的理论,对21世纪世界各国共产党重新审视社会现状和未来社会发展趋势具有重要启示。

  • 锤镰公:长江学者任剑涛10大政治学乱话辑录

    锤镰公:长江学者任剑涛10大政治学乱话辑录

    任剑涛是一位高产学者,著述颇丰。但其学术成果有一以贯之的东西,这就是:长期崇拜、传播西方宪政民主理论,长期批判、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多年来,在任剑涛们的搅动之下,我国政治学研究严重自由主义化,甚至出现了一股推动中国实现“颜色革命”的学术势力。在这里,我们无法完全展示任剑涛的全部错误观点,只辑录其部分观点,供读者诸君“赏析”研判。

  • 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即使未来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应该吸纳一些大陆的发展经验,例如发展公益事业、关注民生、共同富裕、精准扶贫等等。另外,也应该在香港的文化教育当中注意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让普通劳动者分清是非,明确到底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只要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拥护中央,反对西方资本势力,香港就不会出大的问题,即使有点问题也很容易解决。

  • “动态平衡” 中的 “阶级斗争”

    “动态平衡” 中的 “阶级斗争”

    要么是“阶级斗争为纲”,要么是或明或暗的“阶级斗争熄灭”论,这种在两个极端之间的大幅摇摆,都会造成社会的失序和混乱。只有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主张接驳到中国传统阴阳平衡的大框架中,即“动态平衡中的阶级斗争”,才能引导社会主义事业从胜利走向胜利。

  • 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四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四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符合宇宙人生本相的终极信仰是一种纯精神财富。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达到了这个超越物质追求的精神境界,那么人类社会中为争夺物质财富而产生的对立(包括阶级对立)、对抗、暴力、战争就会消失于无形。问题是,迄今为止,追求这种纯精神财富的人始终是极少数。只要这类人始终是极少数,阶级对立、阶级斗争、战争暴力就不可能消失,不但人类解放遥遥无期,而且人类命运岌岌可危。因此,在马克思主义作为当代最先进的社会理论尚未认识这种纯精神财富的重要性的情况下,人类解放的理想就只能是一种美好的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