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共为您搜索到236篇文章
  • 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如此“宪政民主”

    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如此“宪政民主”

    最后叶利钦于10月4日宣布进人紧急状态,并下达了攻打白宫的命令。部署在白宫附近的坦克开始进行炮击,顿时大楼冒起黑烟和燃起熊熊大火。白宫陷落了,哈斯布拉托夫和鲁茨科依以及其它白宫守卫者被押解到著名的列福尔托沃监狱。在这场血腥的镇压中,据官方的电视台报道,共有一百四十七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要多得多。有人证明白宫里有四百一十五具尸体。也有人估计,死亡人数大致为四百人。而根据著名作家邦达列夫在他的小说《百慕大三角》中抄录的红普列斯尼亚体育场的“大字报”,牺牲者人数多达二千四百七十三人。叶利钦在《总统札记》里也承认“有许多许多人被打死”。

  • 李建宏:西方“普世价值”背后的民主赤字

    李建宏:西方“普世价值”背后的民主赤字

    西方民主虽然号称“普世”,但是西方统治阶级所认可的民主原则,却仅仅适用于公共政治范畴,其他更为广阔的社会空间,特别是与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经济领域,则成为民主的禁区。资产阶级掌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和企业的经营活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阶级只能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由于生产关系的高度专制性,每个社会生产单位实行的是非民主化管理,普通劳动者缺乏劳动就业和经济收入等方面的稳定保障,曾经是工人权益后盾的工会组织作用式微,工人的民主权利受到很大限制,这对大众民主的政治参与范围和参与程度都是消解因素,大量的民主赤字也因此而生。

  • 李慎明: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

    李慎明: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

    要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当然要充分利用世界各国方方面面的资源,但是这个立足点,只能放到我们自己长时段的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上。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首先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基本路线,同时全面科学地贯彻基本路线。只有这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得到坚持和发展,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才有实现的可靠保障。

  • 混乱只对外寇有好处,对中国大众没有好处

    混乱只对外寇有好处,对中国大众没有好处

    有人歌唱民主是认为民主可以带来自由。其实普通美国人只是被资本雇佣的打工仔,怎么会是自由的呢?在美国真正自由的只是少数金主。相对于频频轮换的政党,强大的财团却是终身制和世袭制的。多党轮换体制下的政党根本不是财团的对手,这是财团们控制着的游戏。他们绝对不愿意让一个政党强大到可以组织起民众的力量,那样他们就不好控制了。

  • 告诉你什么叫做奴性,西方人的奴性为何举世无双

    告诉你什么叫做奴性,西方人的奴性为何举世无双

    若要问哪儿的人民的血管里充满了奴性,回答是:欧洲。苏格拉底说:贵族与屁民的身份,必须是世袭的,永远不可更改;屁民绝对是不能掌权的,否则会天下大乱。柏拉图的理想国,是这样的:允许亲兄弟姐妹相互结婚;只有优秀的男人、女人才够格结婚,屁民就不配结婚生子;男女交配,必须在政府规定的时间进行,否则就是犯罪;亚里士多德说:有的人生来就是主人,有的人生来就是奴隶;奴隶和女人,不过是跟猪狗之类的动物差不多的东西。初夜权,是欧洲女权主义实践的第一个创新。欧洲法制认为:主教、领主睡新娘子,那是依法治国;新娘子偷偷与别人睡,那是严重违法的,可直接斩杀,剁掉脑袋。总是斩杀女人,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欧洲人有了第二个创新。欧洲人坚持预防为主,研制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贞洁带。正当中国人搞四大发明的时候,欧洲人在玩这个。

  •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在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中,政治观、人民观、权力观、民主观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人民立场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统一,这一人民观共同支撑“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一基本政治观。“人民主体论”和“人民中心论”不仅具有“因”和“果”的关系,而且也是“体”和“用”的关系,表现在权力观上即“权为民所赋”和“权为民所用”相统一。这构成了习近平关于民主的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把中国共产党的民主理论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调和了程序民主与实体民主的紧张关系,为当今世界的民主理论贡献了新的话语体系。

  • 孔琳琳事件再次打脸西方“普世价值”!

    孔琳琳事件再次打脸西方“普世价值”!

    孔琳琳事件是一起英国某些政治势力势力结合香港“港独”势力干涉中国内政的严重事件,央视记者在现场抗议英国该次活动组织者和香港“港独”分子反遭人身攻击和不法对待,充分暴露了西方某些国家的反华政治势力和香港“港独”分子沆瀣一气图谋分裂中国的狼子野心,更是对西方鼓吹的“普世价值”再一次狠狠打脸。

  • 冯象:先生用一生为我们照亮的

    冯象:先生用一生为我们照亮的

    如今,先生已入居“光明的国度”,民主楼依旧树影斑驳。能否破除借“改革”之名还魂的“克莱登大学”的新迷思,则取决于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像先生一样,守持理想。而且时代变了,须更进一步,在那理想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实现人民反对官僚主义、监督批评官员、从事教育并捍卫学术自由的宪法权利(《宪法》第27, 35,41, 47条)。这是因为,学术理想的守持,不仅是领承诺而生希望的权利,毋宁说是意志之权能。而守持者既已退到墙角,沦为“数字化管理”的佣工,他迟早要学会工人的联合,集体行动,否则无以抵抗那彻底官僚化的教育与学术体制。因为,每一个学人的自由,唯有实现于全体的自由之中,才能真正巩固、伸张。

  • 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正是西方需要的结果!

    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正是西方需要的结果!

    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共15年的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的!西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你说经济搞坏了,社会搞垮了,所以民主不成功,你想换一种方式,变成像西方一样富裕。西方说:做梦!有些小国家可以。而且,西方也不在乎这些小国家是否像他们一样“真民主”,因为西方可以随时废了这些小国家。具有同西方竞争潜力的大国想变成像西方一样,西方自己往哪放?西方要你搞民主,就是为了更方便地控制你。西方要你搞自由,就是为了他跑到你家随便拿东西的自由。这么想明白了,你还能说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不成功吗?他们的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了。

  • 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正如前总统吉米·卡特所说,不受限制的竞选资金捐助“违背了美国原先政治体系的初衷。现在美国只有寡头政治,无限制的政治贿赂成为提名总统候选人或当选总统的主要影响因素。州长、参议员和国会成员的情况也是如此。现在我们的政治体系已经遭到颠覆,它只是用来为主要的献金者提供回报”。

  • 美国的“民主社会主义”是什么?

    美国的“民主社会主义”是什么?

    今日的自由派可能会感到不耐烦,因为他们的历史遗产被挪用来服务社会主义的计划。他们会担心自由主义改革被贴上“社会主义”标签的后果也是合理的事。某些人可能会发现他们正处在史密斯当年的窘境之中——随着新势力的渗入,自己与党核心的距离越来越疏远。然而,新政的例子提醒了我们:自由主义可以从不同社会和政治思想的学派中汲取价值,这些学派对于美式资本主义以及相关的政治实践提出更批判的见解。结果可能是充满冲突的自由派-左翼联盟,不过这个联盟将有更大的能力,思考社会问题与解决方案。如果这还不够说服自由派,他们至少可以因为下列事实感到安心:小罗斯福的新政改革,为民主党赢得了很多选票。

  • 恐怖!《民主的细节》竟成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

    恐怖!《民主的细节》竟成高中生基础阅读书目!

    小时候就爱听武侠类的评书,大一点爱看武侠类的小说。里头有一路故事印象特别深——刺客行刺的故事。尤其觉得一类刺客特别地卑鄙:打躬作揖施放暗器。同理,对有些这种味道的书,也特别的反感憎恶。毫无疑问《民主的细节》就是个放暗器的龌龊东西。

  • 破坏委内瑞拉民主的美国黑手

    破坏委内瑞拉民主的美国黑手

    川普的委内瑞拉政策,几乎可说是欧巴马委内瑞拉政策的延续,虽然金融禁运以及军事政变的威胁,看起来特别粗暴,而且无视国际法律与文明国家的规范。川普的制裁建立于欧巴马的制裁之上,后者视委内瑞拉为“巨大的国安威胁”。正当欧巴马启动与古巴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之际,他将矛头指向马杜罗政府内诸多资深官员与相关人员的资产。委内瑞拉遭美国不平等对待,原因显而易见:委内瑞拉政府寻求自立于美国之外,并且坐拥十亿多桶石油。当委内瑞拉经济复苏后,该国政府对该区域的影响力将十分深远。

  • 易中天美化崇拜美国宪法的寡头民主,无知又可笑!

    易中天美化崇拜美国宪法的寡头民主,无知又可笑!

    本文根据美国统计资料和宪法等官方文件,分析指出,美国本是独立国家联盟,南北战争后才开始融合,二战以后,才成为真正的联邦制国家。这是美国联邦政府权力很小的根源,自然不存在中央政府独裁。美国各邦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长期实行奴隶制。直到现在,美国仍然是资本寡头控制的国家,在温室气体排放方面要求第三世界国家人均排放量只有美国五分之一,从来就没有实施过易中天先生所宣传的自由民主和平等。

  • 从英国脱欧公投说起,看西方民主的不靠谱

    从英国脱欧公投说起,看西方民主的不靠谱

    到底是留在欧盟内还是离开欧盟对英国人有利?其实一直都没弄清楚。结果英国政府草率地决定公投,没想到,反对脱欧的一方居然输了。这下英国政府与很多老百姓都不淡定了。这显示出西方民主的某些不成熟,某种莽撞,也就是某种不负责任。因为这种与民生生死攸关的命题,应得到认真严肃地研究、思考与解决,而不是冒然采取民主公投的方式,企图一子定乾坤。

  • 如何超越西式民主,增强国际话语权?

    如何超越西式民主,增强国际话语权?

    20多年来,西方世界立足所谓“民主价值认同”,极力打造“民主同盟”、“民主自由之弧”,推行“价值观外交”等,不时掀起“新冷战”。争夺国际话语权正当时。全面的政治发展观力求以全面、务实的政治发展方略,提高政治发展力,以实现更真实、更广泛的人民民主。而持续、稳定的政治发展力有助于提高中国在国际上的政治竞争力和政治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