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共为您搜索到439篇文章
  • 黎阳:杨振宁的

    黎阳:杨振宁的"网上批斗会"与"迫害知识分子罪"

    不仅杨振宁,一切科学家、一切工程技术人员、一切工农兵都在网上保护不了自己——人家的正事是实干创造财富,不可能整天在网上呼风唤雨“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更不可能在网上形成有组织的力量,无力抵御整天专门在网上兴风作浪横行霸道的“公知”阶级。

  •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公知式微了吗?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公知式微了吗?

    目前的网络形势很微妙,却也更复杂,明面上的公知在一个一个消失或闭嘴,但是,他们绝不会就此放弃他们“推墙”的“梦想”,更不会就此销声匿迹。与爱国网民不一样,爱国网民大多本就是普通人,离开网络一样过自己的小日子,但对于很多公知来说,离开网络,他们的存在价值将马上失去,例如@作业本 ,他就像孔乙己一样,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注意他的一言一行,因为对他来说,网络的影响力意味着全部。

  • “人大校友”已成为盗用名义的代名词

    “人大校友”已成为盗用名义的代名词

    可惜的是,好好的一个“人大校友”的概念,就这样被某些人玩残了,变成了盗用别人名义的代名词!某些人在盗用别人的名义的时候,往往会被奚落:“你不会是‘人大校友’吧?!”这都是拜某些人所赐。

  • 甘肃兰州是否经得起网络问政?(一)

    甘肃兰州是否经得起网络问政?(一)

    我在这次甘肃兰州官方处理舆情的过程中,闻到了非常熟悉的味道:维稳的味道。为了维稳,不惜动用警方介入一个高校食堂的食品质量问题,也是敏感过度。在维稳思路之下,维稳被一些人裹挟,维稳被一些人曲解,维稳被敏感化,是很不好的事情,具体如何处理,方案我可以给出,但是在给出之前,我想先问问这四家官博:甘肃兰州是否经得起网络问政?

  • 战争像病毒一样传播--社交媒体如何在全世界被武器化

    战争像病毒一样传播--社交媒体如何在全世界被武器化

    长期以来,互联网一直因为它将人们联系在一起的力量而受到称赞。然而事实证明,这种技术也很容易被武器化。从招募新人到战地报道,智能手机和社交应用已经改变了暴力冲突的基本要点。但最大的影响也许更加基本,即增加了战争的原因和发生率,扩大了战争的范围。社交媒体平台强化了“我们vs.他们”的叙事方式,使容易受影响的人暴露在病毒一样的意识形态面前,甚至会引发沉睡已久的仇恨。

  • 清算中心:金融网络的“路由器”

    清算中心:金融网络的“路由器”

    清算和支付系统金融网络的“路由器”,金钱的流动片刻也离不开清算与支付系统的运作。谁能保证在战争或金融博弈中,中国客户的金融交易数据不会被欧美的清算中心用于其他用途呢?金融高边疆的建设,必须包括建立独立自主的全球金融清算和支付系统,没有自己的金融“路由器”,中国的金钱在国境之外流动时,就没有可靠的信息安全保证,更谈不上资金在商战中的隐蔽性和突然性了。

  • 张捷:生物特征信息识别是最后救济手段

    张捷:生物特征信息识别是最后救济手段

    物识别现在网络泛滥,问题极大,因为生物特征信息,是不可撤销的,一但被破解或者泄密,无法像数字密码和号码那样重新置换,也无法像数字密码那样升级位数变得复杂而对抗。现在的网络霸权,网络资本极为发达,我们的这些生物特征信息一但到了网络上,被网络资本所掌握,公民的隐私和国家公共安全最后的救济手段也将丧失。

  • 何雪飞:颠倒错位的祝华新及其网络舆情报告

    何雪飞:颠倒错位的祝华新及其网络舆情报告

    将2009年以来反共大V进行的颠覆活动包装成正能量,否定2013年习近平819讲话,否定2013年有关部门对网络大V的整治工作,是祝华新编造劣质报告的一个主要意图。

  • 三姓导师@李开复

    三姓导师@李开复

    李开复,一个在互联网上和大学校园里如雷贯耳的名字。石头本文无意抹黑李开复的光辉形象,仅是整理现有的各种公开信息资料,组成一条逻辑清晰的证据链,质疑其近几年在网络搜集信息、造谣传谣煽动民怨是别有目的。既是质疑,就欢迎李开复逐条自辩,我愿与其坦诚辩论,若最终结果是我误解了李先生,我会公开发文道歉。若最终事实确实如我所言,那么李开复先生可有胸襟向13亿中国人道歉呢?

  •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要反对网络霸权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要反对网络霸权

    互联网创造了人类生活新空间,拓展了国家治理新领域,为促进经济发展、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互联网发展治理对世界各国都是重要而紧迫的新课题,中国实践、中国道路、中国方案体现了中国在网络空间这一新领域的成功探索,为世界各国提供了有益经验,体现了中国作为网络大国的责任与担当,这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

  • 网络意识形态负面营销的危害及应对

    网络意识形态负面营销的危害及应对

    当前社会上出现的几乎所有问题都有可能成为网络负面营销设置的议题。从局部和个别问题出发,其标准的话语逻辑用网络流行语来说就是“这国怎”,“亏总民”,“我陷思”,“定体问”,“中必输”,并通过制造负面情绪和认识的“意见领袖”,操控网络“水军”等手段,最终指向否定整个中国政治和主流意识形态。

  • 实行网络信息监管的三大必要性

    实行网络信息监管的三大必要性

    当下,微博、微信、微视等新媒体渠道已经成为突发事件信息最主要的传播源头,网络大V已经掌握强大的舆论资源,个别别有用心的账号时常散发破坏社会主义团结,甚至勾结境外势力煽动舆论,影响社会稳定,涉嫌造谣制谣的信息,严重混淆了网络视听,误导社会大众。

  • 新兴网络互动平台浅析

    新兴网络互动平台浅析

    随着科技的进步,网络平台的变化也是日新月异。接下来小编为大家介绍几种新型网络互动平台优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