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5篇文章
  • “动态平衡” 中的 “阶级斗争”

    “动态平衡” 中的 “阶级斗争”

    要么是“阶级斗争为纲”,要么是或明或暗的“阶级斗争熄灭”论,这种在两个极端之间的大幅摇摆,都会造成社会的失序和混乱。只有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主张接驳到中国传统阴阳平衡的大框架中,即“动态平衡中的阶级斗争”,才能引导社会主义事业从胜利走向胜利。

  • 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四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四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符合宇宙人生本相的终极信仰是一种纯精神财富。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达到了这个超越物质追求的精神境界,那么人类社会中为争夺物质财富而产生的对立(包括阶级对立)、对抗、暴力、战争就会消失于无形。问题是,迄今为止,追求这种纯精神财富的人始终是极少数。只要这类人始终是极少数,阶级对立、阶级斗争、战争暴力就不可能消失,不但人类解放遥遥无期,而且人类命运岌岌可危。因此,在马克思主义作为当代最先进的社会理论尚未认识这种纯精神财富的重要性的情况下,人类解放的理想就只能是一种美好的乌托邦。

  •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二战之后,发达国家一直在不停地剪发展中国家的羊毛,而发达国家基本就是在坐享其成。那时候,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并不突出,更不激烈。但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演变,这个出现的新趋势让发达国家自己也有点猝不及防,他们也是一脸地懵圈。所以,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感受到全球化对他们利益的反噬。他们开始破坏原来由他们自己制定的全球化的一系列规则。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退群行动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艰辛探索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艰辛探索

    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艰辛探索,浸透着他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理论思考,既包含着他的失误,更包含着他的贡献。毛泽东不愧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思想家,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与理论的开创者。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艰难征程的起步阶段,他作为我党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为在中国建立、巩固、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进行了最初的探索,积累了丰富的正反两方面经验,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和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借鉴和理论准备。

  • 鹿野:八一到底是什么节日?

    鹿野:八一到底是什么节日?

    我们今天纪念建军节,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重温毛泽东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人民军队的历程,明确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重要性。而在建军节之际大肆纪念“国军老兵”甚至向侵华日军“致敬”,不管动机如何,显然都是不利于明确人民军队和旧军队的区分,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

  •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必须坚持学用结合,否则就从根本上违背马克思主义。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课程中,我们可以学习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著。通过原著的学习,我们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许多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这样,我们可以更加体会到马克思主义的博大精深,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感情。

  • 鹿野:《狮子王》与《蜘蛛侠》宣扬了什么?

    鹿野:《狮子王》与《蜘蛛侠》宣扬了什么?

    “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是因为工人不对资本家才解雇工人”,“马克思的劳动创造价值是荒唐的谬论”等等一些西方资本的主流价值观,便随着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的热映不露痕迹的植入了观众的脑海之中。自我代入蜘蛛侠和钢铁侠,与共产党人和敢于反抗的工人阶级等“邪恶势力”作斗争,也就变成了西方社会舆论中顺理成章的事。鼓吹“历史的终结”,反对社会进步,尤其反对劳动人民当家作主,这些就是《狮子王》与《蜘蛛侠》等好莱坞大片宣传的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我们在引进好莱坞电影时,也应该注意其宣扬的这些反共理论对中国社会的不良影响。

  • 特别通知:“第二届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形态重要论述论坛暨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研讨会”开始征文了

    特别通知:“第二届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形态重要论述论坛暨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研讨会”开始征文了

    为了进一步深入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的思想理论体系,深入研究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的主要经验和基本规律,总结新时代党的意识形态建设的最新成果,探讨当前国内外意识形态发展的新态势,提升意识形态领域风险防范及化解能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文化安全与建设研究会、河北师范大学主办,河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的“第二届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形态重要论述论坛暨新中国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研讨会”拟于2019年10月12日至13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举办,论坛采取以文参会的方式,欢迎全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积极投稿参会。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陈先达:精神的匮乏比物质的匮乏更可怕

    陈先达:精神的匮乏比物质的匮乏更可怕

    毛泽东当年说,中国的革命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否则文学艺术的劳动就没有对象,就只能做鲁迅在他的遗嘱里嘱咐他的儿子万不可做的那种空头文学家或空头艺术家。这段话,对我们的哲学同样适用。

  • 马克思研究政经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马克思研究政经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坐在自己书桌旁的椅子上,默默地与世长辞了。在他面前的书桌上,还放着他正在修改的《资本论》有关手稿。从他1843年转向研究政治经济学起,到他1883年逝世,经历了40年的坎坷岁月:因贫、病、累交加,使他只走完了65个春秋。他曾将他的生活处境比作“在坟墓的边缘徘徊”,并且讲为了写《资本论》,他已经牺牲了自己的健康、幸福和家庭!

  • 如何评价“义和团”?

    如何评价“义和团”?

    诸位,我们是21世纪的现代人,我们接受过科学、系统的现代教育,我们懂得数学、物理、化学,学过马列思想,唯物主义,我们知道什么是文明,什么是宽容,什么是人性,我们见识过先进、高效、如臂使指的社会组织,我们还有着发达的生产力,还有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保护着我们。所以,我们可以高谈阔论,站在历史的制高点评价太平天国、义和团;其实,异地而处,我们21世纪的大多数现代人,真的比他们高明,比他们聪慧,比他们更勇敢,更善良,更有办法救中国吗?

  • 金融开放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困局

    金融开放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困局

    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信用和虚拟资本的分析是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的理论先驱。本文运用马克思—明斯基金融不稳定性理论分析金融开放为什么必然导致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频发并陷入金融困局的问题。这种金融困局表现为脆弱的金融系统、动荡的外汇市场、有限的政策空间和越来越难以自拔的依附型经济。在不平等的国际货币体系下,频发的金融危机使得金融自由化的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依附性进一步深化,而金融不稳定又为外围国家对中心国家的依附提供了金融上的条件。发展中国家因金融开放而导致金融危机频发的历史为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维护金融安全提供了前车之鉴。从而对我国在金融开放中如何确保国家金融安全并通过金融开放推动我国建设高端制造业强国提出一些基本的应对之策。

  • 罪恶昭彰的殖民岂能有功?

    罪恶昭彰的殖民岂能有功?

    号称“西方文明传播者”的侵略者用大炮“送”给中国的,绝不是文明或者“上帝的福音”,而是践踏文明的野蛮和无穷无尽的灾难。近代西方列强主动“送来的”文明,其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中国发展、推动中国进步,而是从其自身利益出发,为其殖民侵略服务的。如果说殖民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被殖民统治国家的发展和进步,那么这种所谓“发展”或“进步”,正如马克思所言,是“用被杀害者的头颅做酒杯”喝下的“甜美的酒浆”。

  • 新中国70年马克思主义与传统文化关系的底层逻辑

    新中国70年马克思主义与传统文化关系的底层逻辑

    我们也要警惕,社会上也出现了向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偏斜的倾向。这具体体现在:1)盛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的话语;2)新自由主义和古典经济学的教旨皆是虚构性、纯粹服务于私人资本目的,牺牲无产阶级劳动群众整体利益的追求个人致富的资本私有者理论;3)“接轨”的观念和实行值得反思;4)所谓“服务型政府”并不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而是新自由主义服务于私人资本集团的政府,是特色新自由主义政府的含义,是对西方新自由主义话语的误用;5)社会意识形态混乱、个人社会行为混乱,百年前的“初心”有所淡漠乃至丧失,非道德问题的社会蔓延,是非不分和坚持真理成为大问题,好事得不到赞许、坏事有人辩护;颠倒黑白,“爱国”成了“爱国贼”;革命英雄的名誉需要打官司才能维护,有的学校学生公开把党旗倒挂等等。如果静下心来好好思索,就会发现,这些乱象在逻辑上无一不是源自个人主义意识形态对社会主义思想的围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