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共为您搜索到918篇文章
  • 张顺洪:新时代我国世界历史学如何更好发展

    张顺洪:新时代我国世界历史学如何更好发展

    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随着我国居民整体生活的全面提升,我国广大科研人员特别是青年科研人员生活水平将进一步改善,国家也更有能力给他们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和科研条件。这样,我国广大科研人员包括世界史青年专家队伍的科研生产力必将得到进一步解放。因此,我国由历史学大国转向历史学强国,我国世界历史学在国际学术界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并实现更好发展和更大繁荣,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 朱汉国:台湾地区中学历史教科书研究

    朱汉国:台湾地区中学历史教科书研究

    但是新版台湾史教材在强化“台湾本土意识”和“去中国化”史观上仍未有大的改观。如三民版台湾史仍把“汉人政权”来代替祖国对台湾的统治;仍把日本殖民统治简称为“日治”,与“清治”相提并论;仍用“台湾文化”来指代台湾乡土文化;仍然不提1945年台湾回归祖国,而称之为“接受台湾”,等等。所有这些,无不表明要改变目前存在于台湾历史教科书中一些不正确的思想,是何等艰难。我们殷切地期望台湾有良知的史学工作者,基于“一个中国”的立场,正确的书写中国史和台湾地方史。

  • 游翰霖:战歌嘹亮征途远

    游翰霖:战歌嘹亮征途远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面对敌人强加的风险和挑战,除了勇敢战斗,我们别无他选。战歌嘹亮征途远,中国已经在“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的波澜壮阔中前行了数千年,也必将用勤劳、勇敢、团结、智慧,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遵循下,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 王升:也聊聊美国的去工业化

    王升:也聊聊美国的去工业化

    犹太金融财团没有放弃瓦解中国,他们已经毁掉了美国工业,现在又瞄上了中国工业。为了共和国几十年的基业不在我们手中断送、为了中华民族有个灿烂的明天,更为了人类能找到一条灿烂的发展道路,中国人一定要担起国家的责任,和私有化以及“新自由主义”一直斗争下去,防止他们的阴谋得逞。而在这其中,青年人是国家的未来,犹太金融财团企图把我们青年变成他们的代言人,我们偏要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和他们周旋到底!

  • 李鸿章卖国还用质疑吗?

    李鸿章卖国还用质疑吗?

    如果一次割地赔款可以换来国家长久安宁,如果这是他争取时间励精图治的策略,那么一次 “和戎”还情有可原;然而当侵略者一而再、再而三地蹂躏中国,由侵犯周边国家而至于边疆,又至于内陆,进而至于京城时,李鸿章还一味求和、割地赔款,就只能说这是他一以贯之的投降主张,是他明知故犯的卖国行径。

  • 习近平:崇尚英雄才会产生英雄,争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

    习近平:崇尚英雄才会产生英雄,争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

    习近平指出,崇尚英雄才会产生英雄,争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对英雄模范的表彰。今天我们以最高规格褒奖英雄模范,就是要弘扬他们身上展现的忠诚、执着、朴实的鲜明品格。

  • 李戡:左手模仿、右手抄袭——杨天石的黄郛研究

    李戡:左手模仿、右手抄袭——杨天石的黄郛研究

    杨天石写这篇文章,还得到了美方的支持,这种支持,不论是经济上、或是档案上,换来的却是一片远不如谢国兴的文章。美方学者如果看过谢国兴的书,再审阅杨天石参考痕迹明显、“挑剩捡漏”风格的文章,极有可能取消补助资格,取消合作关系。杨天石顶着社科院的头衔,美国人想当然耳,认为他具有一定学术水准,给足方便和特权,殊不知杨天石是这样干法!当杨天石在媒体上大谈自己治学精神时,可曾有一丝愧对谢国兴、蒋永敬之感?愿本文的发表,让杨天石的治学真相得以为外间所知,并告诫近代史学者,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务必遵守学术引用规范与学术道德。

  • 李捷:把握新中国七十年发展的历史逻辑

    李捷:把握新中国七十年发展的历史逻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这其中就包括改革开放前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艰辛探索。没有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提供的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没有其积累的思想成果、物质成果、制度成果,改革开放就难以顺利推进。正如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没有中国共产党,不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不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今天我们的国家还会是旧中国的样子。我们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成就,都是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分不开的。”

  • 这头嗜血的恶狼,咬住香港的伤口不放!

    这头嗜血的恶狼,咬住香港的伤口不放!

    2011年,英国历史学家,也是当代最杰出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一的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对英国《卫报》回忆起一段与索罗斯共进午餐时的对话。席间,索罗斯问起如何评价马克思,接着又自问自答:“这个人150年前就发现了资本主义制度中我们必须引以为戒的一些东西。”这句话充分展现了索罗斯的政治倾向:他极度信奉资本主义,但又时常尖锐批评这套制度内部的“一些东西”。批评的目的当然不是像马克思那样埋葬它,而是对它进行补救、完善和巩固。颠覆任何非资本主义的制度,当然也算是对资本主义的巩固。

  • 阎锡山叛国通日考辨:抗战期间借日军屠刀杀害同胞

    阎锡山叛国通日考辨:抗战期间借日军屠刀杀害同胞

    揆诸史实,抗战期间阎、日勾结遍及军事、经济、政治的方方面面。就祸国殃民的波及面来讲,虽仅仅山西境内,但是,论深度,只能说在文字表述上比汪伪政权、伪满洲国、华北政务委员会这些公开叛国的伪政权稍逊,而事实上,绝不次于上述公开伪政权!不客气的讲,在抗战期间,山西确实存在着两个日伪政权——阎锡山日伪政权、日伪山西省政府!本文目的也就是为了张扬历史上这一罪恶人物的丑行,免得有人纪念他,当他是好人!

  • 对《外交风云》中新中国首次亮相联合国的一点补充

    对《外交风云》中新中国首次亮相联合国的一点补充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文艺作品一定要以实事求是为基础,适当的艺术加工也不能脱离当时的基本环境与氛围。当然,本文并不是对电视剧《外交风云》的全面评价,前面已经说过,其整体质量还是可以的,包括对新中国首个联合国代表团的部分也是如此。不过如果要是参照一下本文补充的相关历史事实,或许可以对新中国首次亮相联合国的情况了解的更全面一些。

  •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对西方政党制度的双重超越及意义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对西方政党制度的双重超越及意义

    西方国家往往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归入“一党制”“党国体制”“威权体制”等范畴,这是对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一种误解。这种误解与西方学者关于政党制度的理论基础直接相关,也与西方国家罔顾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实践效能紧密相关。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体现了理论科学性与实践有效性的统一,在实践中显示出强大的制度优势,突破了西方政党制度仅仅基于结构关系上的分类框架,突破了西方国家基于“竞选—民主”原则上的政党制度评判标准,也突破了西方政党制度所主张的异体监督原则,实现了对西方政党制度的理论超越和实践超越,具有世界政党发展史上的类型学意义。

  • 贺“逄先知文丛”出版:70载孜孜不倦研究党史

    贺“逄先知文丛”出版:70载孜孜不倦研究党史

    收录在“逄先知文丛”里的文章,是一位忠诚的党史工作者70年孜孜不倦的研究记录。“逄先知文丛”不仅是党史研究中的一份珍贵史料,而且读者可以从字里行间中感受到党史文献研究工作者无私奉献的精神。逄先知谦虚地说:“我没有什么专著,主要是结合编研工作,在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可以说,这部“文丛”体现了党史工作所要求的史德、史识、史才兼备,值得新时代的党史国史研究者一再学习和研读。

  • 陈先义|《外交风云》:书写伟大时代的外交史诗

    陈先义|《外交风云》:书写伟大时代的外交史诗

    这部剧作的演职员们,为了演好这部“致敬时代,献礼祖国”的大剧,反复研读历史资料,多次去现地进行参观访谈,细致揣摩老革命家的当年生活和经历,一句话,演好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必须对我们党和军队的革命历史具有发自内心的敬畏之情,必须爱我们的党、爱我们的军队、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人民,才可能奉献出像《外交风云》的优秀作品,我想,这不仅是为创作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提供了经验,也是对当下所有影视剧创作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样板,这也正是这部作品特别的意义。

  • 国庆70周年想起苏联解体前一位女教师的抗争

    国庆70周年想起苏联解体前一位女教师的抗争

    当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之后,恐怕当年不理解毛主席与赫鲁晓夫分手的人,会清醒一点了。道,是道器变通之根,器,是道器变通之基。毛主席的道器变通始终都是有根基的。毛主席与赫鲁晓夫的分歧,有意识形态的成分,但不仅仅如此,还有国家主权问题,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那还是没有读懂毛泽东。毛主席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我们该怎样对待我们的开国领袖,看来这还是个问题。

  • 新中国前30年科学技术在人民群众中的普及

    新中国前30年科学技术在人民群众中的普及

    晚近十余年关于“群众科学”的研究超越了“文革”之后围绕该时期科学技术发展的“失败叙事”及技术中心主义倾向,从技术政治视角重新审视其对政治优先性的强调和对平等主义的允诺。该学术转向的发生,既是因为中国的发展本身促使学者重新思考这段历史的意义,也是因为研究者从中发现了一条比建制化、专业化的科学技术更能明显地揭示科学技术与社会、理论与实践关系及其政治面向的道路。在新中国“前三十年”历史中,“群众科学”从“尊严政治”,“去技能化”与“再技能化”,塑造革命身体及巩固国家对基层社会的控制和支配等方面广泛参与了社会主义政治主体和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对它的深入思考不仅有助于清除某种意识形态的遮蔽,丰富对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认识,还有助于在当下这个日益技术化的时代中理解围绕科学技术领域展开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