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共为您搜索到219篇文章
  • 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高校意识形态工作

    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高校意识形态工作

    坚决做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表态已经有了,那么高校意识形态工作中所存在的问题是不是就可以顺利地解决了呢?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轻率地得出这个结论。原因在于,第一,意识形态的认识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例如,意识形态工作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关系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第二,高校意识形态问题的要害还没有抓住。例如,对于高校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逐步被淡化、被边缘化,甚至有被逐步清除的倾向,并没有找到真正的病因;第三,解决高校意识形态问题的措施,还仅仅停留在抓表面,例如教育部也就是抓一下西方原版教材的运用问题,还没有对高校中存在的严重的意识形态“西化问题”拿出系统的解决方案。

  • 暗流涌动:意识形态斗争尖锐复杂

    暗流涌动:意识形态斗争尖锐复杂

    意识形态斗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看似平静,却波涛汹涌;视之若无,却险象环生。意识形态斗争不仅体现在思想领域,还与政治斗争、经济斗争、军事斗争紧密相连;意识形态斗争不仅限于国内,还延伸到国外境外,呈现出错综复杂、多维叠加的立体网络形态。要赢得这场斗争的胜利,必须用火眼金睛,透视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战略意图和终极目的,认清其“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反动本质;必须有足够的战略定力、持续的战术谋略,掐住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要害致其亡命。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们党的前途命运光明无限,强筋壮骨永不变质;确保我们国家长治久安,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确保中华民族凝聚力向心力与日俱增,生命之火永不熄灭。

  • 从史杰鹏事例看中国的意识形态法规缺位

    从史杰鹏事例看中国的意识形态法规缺位

    应该尽快把诋毁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想和行为,用法律规则加以规制,制定统领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意识形态安全法》之外,还应该制定其他各种补充性的意识形态行政法规加以具体落实,如《教育部关于高等学校意识形态工作单行条例》和《关于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中贯彻意识形态责任的规定》等。通过法律规定,哪些思想意识和意识行为是国家所能允许的,哪些意识和行为是国家所不能允许的,会一目了然。怎么处置史杰鹏们的恶劣行为,法律内有明确规定,而且法律还要设计实质正义理性来说服人,凝聚更多的共识;同时也设计程序正义理性来更高效地处理相关行为。

  • 美国已暴露致命漏洞,我们为何不能全力反击?

    美国已暴露致命漏洞,我们为何不能全力反击?

    所谓的美国精神就被集中形象化在这几个美国国父们身上,美国的价值观“神话”就维系于他们对美国建国先驱们的神话塑造上。美国在任总统亲口说出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国父们的奴隶主身份,他的声音传向世界,美国的主流媒体再也无法维持的建国民主神话。神话倒塌之时,就是神话承载的价值观破灭的开始。我们现在需要加速这种破灭。

  • 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哲学变革

    当今西方哲学主流呈现碎片化、多元化态势,我们面临着相对主义、多元主义、“碎片化”占着主导地位的精神氛围。现在重温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不难发现,当下时尚的后现代情绪、非意识形态化思潮、消解“宏大叙事”、“思想淡出、突显学术”、“少谈主义、多研究问题”的氛围,无不指向一元化的世界观,这是目前非常重要的动向。所以今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元世界观、一元历史观,这是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主导地位的世界观基础。

  • “意识形态终结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终结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在诸多“终结论”者那里,意识形态的终结,其真正所指就是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胜利。而其他地区的社会主义,则被解释为民族性和地方性的运动,失去了普遍意义。事实上,在近几十年的历史演进中,“终结论”者所立足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意识形态已经终结”这一论断不仅具有明显的政治意图,而且带着深深的“西方中心主义”、“欧洲中心主义”烙印。

  • “意识形态”冲突不可能终结

    “意识形态”冲突不可能终结

    随着美国霸权的衰落,特别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及其主流价值观念——从社会民主主义到新自由主义,战后建制派地位受到多次猛烈冲击,各种被视为异端的社会思潮,如生态主义、女权主义、新纳粹主义、民粹主义等的影响挥之不去。西方社会的意识形态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多样化。因此,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说,“意识形态终结论”都是错误的。

  • 意识形态与经济发展的关联-对一个

    意识形态与经济发展的关联-对一个"香蕉帖"的思考

    没有了美国对中国发动的以意识形态战争为内核的军事威胁,中国不会被逼迫走军备竞赛这条路,中国有多得多的财富进行民生日用物资的生产与升级。当时中国关起门来经济发展的成果,绝不会比现在差,只能比现在好!因为,中国发展什么产业只看人民需求,可以在低端产业上花大气,更可以在高端制造业上急起直追!从4亿人发展到8亿人,直到现在14亿人,这么大的市场,什么样的产业养活不了?!况且,最要紧的,还没有贪得无厌的外资冲进来“分一杯羹”!

  • “去意识形态化”是何居心?-评赵鼎新的一篇文章

    “去意识形态化”是何居心?-评赵鼎新的一篇文章

    赵文鼓吹“去意识形态化”的目的,实质上是要用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妄图把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引向资本主义邪路,最终实现资本主义化。因此,我们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避免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陷阱”,才能把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革推向前进!

  • 警惕西方学术话语中暗含的意识形态陷阱(全文)

    警惕西方学术话语中暗含的意识形态陷阱(全文)

    西方国家的学术理论,尤其是涉及亚非拉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理论,经常用一套看似缜密的逻辑推理,以及繁复琐碎的学术论证,为发展中国家指出了一条不容辩驳的发展道路,最终目的是迫使第三世界国家在经济上与西方大国捆绑,形成依附性关系。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来说,借鉴西方理论必须学会鲁迅所说的“拿来主义”,“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不能照单全收,坠入西方学术话语暗含的意识形态陷阱。

  • 抛弃阶级观点,是苏联意识形态全面崩溃的开始!

    抛弃阶级观点,是苏联意识形态全面崩溃的开始!

    阶级观点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关键内容。苏联亡党亡国的重大教训之一就是苏共放弃了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最终导致意识形态领域的全面崩溃。苏共在赫鲁晓夫执政时期,错误判断国际国内依然存在的并且日趋复杂的阶级斗争形势,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缺乏警惕性,发动“非斯大林化”运动,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推行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所谓“全民党”“全民国家” 理论,从而全面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毁掉了苏共意识形态的核心战斗力,成为其意识形态崩溃的起点。

  • 他是苏联的掘墓人,被戈尔巴乔夫称为“精神教父”

    他是苏联的掘墓人,被戈尔巴乔夫称为“精神教父”

    作为意识形态的主管,雅科夫列夫被称为“公开性”运动的奠基人,隐身于戈尔巴乔夫之后的“精神教父”,是苏共高层领导中西化、自由化的代表人物。他在肆意诋毁苏共历史和马列主义的同时,对资本主义观念赞不绝口,成为瓦解苏共的关键人物之一。

  • 西方“普世价值”推销本质上是意识形态征服战

    西方“普世价值”推销本质上是意识形态征服战

    西方“普世价值”自诩“美好”,实际效果如何呢?从那些接受或被迫接受西方“普世价值”国家的情况看,这些国家要么发展缓慢,要么四分五裂,要么社会动荡。西方“普世价值”为什么给这些国家带来无尽的灾难呢?根本原因在于,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作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在人类历史发展到现今阶段,既不具有先进性,更不具有人民性,其内在的矛盾决定了它既不可能解决好发展问题,也不可能解决好和平问题。

  • 苏联意识形态如何彻底崩盘?

    苏联意识形态如何彻底崩盘?

    苏联第一个垮掉的并不是经济,而是意识形态。美国也经历过比苏联八十年中期更窘迫的经济危机,不是照样挺了过来?意识形态一乱,整个社会就是群魔乱舞局面。极端宗教泛滥,民族矛盾激化,邪教开始滋生,无政府主义,赞美沙皇的,灵魂学,鬼神学,性解放等思潮一下子喷薄而出。思想阵地丢了,人民的思想里只能是充满仇恨或者宗教,你说多元化也好,多样化也好,不过如此。最后就差一根火柴就能引爆这个社会,引爆苏联的是好几根火柴,以各地民族血腥冲突为开端,直到国家四分五裂。

  • 如何认识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意识形态

    如何认识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意识形态

    经济学关涉社会利益关系的核心,任何经济理论和政策都必然具有特定目标和利益取向,这导致了不同经济学理论往往得出不同的经济政策,也表现为不同经济学说流派往往反映了特定群体的利益。即使现代主流经济学试图借助数学逻辑来表明渲染其理论的客观性和科学性,但数学措辞也只不过是一种增强论点说服力的“暗喻”,目的在于掩盖内在的价值判断和利益取向。事实上,现代主流经济学根基于自然主义思维、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观以及边际主义分析方法等之中,从而内含了维护现状的意识形态;相应地,现代职业经济学家往往具有强烈的保守主义特性,以致不能、不愿也不敢触及现实社会中的问题。根本上,“价值中立”并不意味着经济学研究不应该有规范分析,而且强调应该清楚表明研究目的和立场。但是,现代主流经济学尽管内含特定的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却刻意地运用数学模型来包装成一种客观科学,就成了一种以客观和中立为借口抵制批判的“数学骗术”,最终将使经济学科退化为一门“伪科学”。

  • 布热津斯基,一位被误读的“大师”

    布热津斯基,一位被误读的“大师”

    准确的说,布热津斯基是一名“反共大师”“意识形态建构大师”,这是他最突出的贡献,媒体评价他的时候,忽视这一点,显然是有难以言说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