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共为您搜索到194篇文章
  • 应对美国严重挑战,需要举国体制3.0版

    应对美国严重挑战,需要举国体制3.0版

    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改革开放2.0版基础上,催生出应对现在严重挑战的举国体制3.0版。说到举国体制,有些同志会有很大的问号,觉得是不是又想回到计划经济?是不是想从改革开放已经取得的成果上倒退?我个人不以为然。大家知道2.0版就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为背景的、为基础的,而3.0版肯定不是简单的重复1.0版计划经济的事情和2.0版。我们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去总结经验,去进一步探索和建立。为什么要探索呢?我们可能已有一定的经验,一定的教训,我们可能还需要从体制、机制各个方面来建立新型的举国体制。

  • 勿忘历史再出发:谈前三十年为改革开放留下的红利

    勿忘历史再出发:谈前三十年为改革开放留下的红利

    我们为什么强调要正确学习党史?正确认识前三十年,不仅是一个历史问题,更是一个现实而又严肃的政治问题。表面上看,敌对势力似乎是在探讨历史问题,其实他们是通过歪曲历史来讲政治问题,进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重大政治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就会产生严重政治后果。

  • 应当充分认识私有化的后果和危害

    应当充分认识私有化的后果和危害

    中国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因为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制度是我国宪法的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实行私有化,将在我国经济、社会、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道德等各个领域带来一系列极其严重的危害和后果。在经济领域,私有化不但难以促进我国经济长期平稳发展,相反将阻碍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减缓我国赶超经济发达国家的步伐,甚至可能使我国的强国努力功亏一篑。在社会领域,私有化将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使我国重新变成一个阶级剥削、阶级压迫和阶级对立的社会。在意识形态领域,私有化必然导致剥削阶级意识形态重新复活并逐步成为主流,彻底瓦解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私有化的危害和后果归根结底就在于放弃社会主义,使中国步入歧途,重新沦为西方发达国家的附庸,国家和人民将为此付出沉重的历史代价。

  • 90年代初中国是怎样顶住西方的制裁压力的?

    90年代初中国是怎样顶住西方的制裁压力的?

    邓小平在10月31日会见尼克松时说:请你告诉布什总统,结束过去,美国应该采取主动,也只能由美国采取主动。美国是可以采取一些主动行动的,中国不可能主动。因为强的是美国,弱的是中国,受害的是中国。要中国来乞求,办不到。哪怕拖一百年,中国人也不会乞求取消制裁。如果中国不尊重自己,中国就站不住,国格没有了,关系太大了。

  • 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研究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研究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总结好改革开放历史经验,对于人们更好理解这一基本国策的历史地位,对于在新时代在更高的历史阶段上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具有重大意义。总体来看,当前做好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研究应着重注意如下几个问题:1.把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研究和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结合起来。2.在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研究中始终围绕鲜明主题。3.把改革开放历史经验研究和推进新时代改革开放伟大实践结合起来。

  • 陈培永:深刻理解“改革开放是新的伟大革命”论断

    陈培永:深刻理解“改革开放是新的伟大革命”论断

    全面深化改革,必须综合考量、统筹兼顾。解决经济优化发展问题,只在经济领域施策、想办法,是断然解决不了的;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只讲环境保护、呼吁生态文明理念,也是断然解决不了问题的;解决社会建设问题,只在社会领域发展民生、强调公平正义,也断然解决不了问题。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生态文明体制的改革已经牢牢捆绑在一起,必须综合地、整体地、全面地把握。

  • 4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几个经济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4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几个经济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邓小平提出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无论在概念表述还是内涵上,都随着 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而不断丰富。中共中央文件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去掉一个“有”字,既在表述上更加简洁,又加重了“中国特色”的涵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社会主义本质理论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继承与发展,是引领我国改革开放与发展取得重大成就的重要指导思想。习近平在这些理论问题上都增添了新的内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引领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和现代化强国的指导思想,对这一理论的误解和错解应提出辨明理论是非的评析。

  • 徐光春:当代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

    徐光春:当代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

    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必须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必须要有正确的思想理论来指导,否则就容易犯方向性错误,犯方法论错误,这一正确的思想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法理学演变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法理学演变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法理学历经40年的发展演变,总体上呈现出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中国化的过程,其间也遭遇到西方法理学知识的冲击和挑战。在新时代的背景下,中国的法理学研究必须继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批判性地吸收和借鉴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和价值共识,从现实国情出发,直面中国问题,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自主型理论道路。

  • 改革开放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

    改革开放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

    国内外有些舆论质疑和曲解中国改革开放的性质和方向,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成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是完全错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中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而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改弦更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不论怎么改革、怎么开放,始终都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既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而是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稳步前进。

  • 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毛泽东时代26年,不止具有指标性的发电量增速与各主要工业国家相比遥遥领先,还有几乎所有基础性产品产量增速都遥遥领先,但在权威们估算的各主要工业国家GDP增速比较中,中国却成了与之相差悬殊的倒数第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国家GDP增长与物质财富增长到底是正比关系还是负比关系?该如何理解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

  • 陈文玲:“一带一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

    陈文玲:“一带一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

    最近要放开的22条和缩短的负面清单,尽管又有所进展,但我认为应该列真正的负面清单,那些不准进入的属于例外,其余的全部放开。没必要一条一条列,我们的负面清单能不能列禁入的类别或者方向?比如说涉及到国家安全,比如说涉及到人民生命健康的、生命安全的,比如说涉及到国家稳定发展等等。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名,今年否定了中国企业十几项企业购并案。我们应该把开放的主动权,安全风险防控的主动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比如说现在这些开放领域,凡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凡是不按照国际规则单方面发动贸易战的,我不对你开放。

  •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样态及其批判

    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样态及其批判

    作为一种舶来品,中国新自由主义衍生于改革开放时期,是西方新自由主义思潮理论逻辑与中国市场化改革实践逻辑耦合的结果。通观新自由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嬗变过程,国内其他社会思潮无论是在思想观念还是实践形态上,都镌刻有浓厚的自由主义属性,也都是新自由主义在不同领域的不同存在样态。仔细辨识新自由主义的中国样态,准确揭示其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理论实质,科学把握其批判前提,对于维护和巩固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安全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  注意!《我不是药神》点破了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原因

    注意!《我不是药神》点破了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原因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我父亲供我上学不是为了从我这拿走多少钱,而是让我有一个似锦的前程,但现在的中国恰恰相反,一盒药2万多,一平米房子10万多,一学期幼儿园5000多,本末倒置,那问题到底出在哪?

  • 刘书林:真理标准与改革开放40年实践

    刘书林:真理标准与改革开放40年实践

    在改革初期,我们党正是在实践中解决了正确评价毛泽东、找到改革开放的途径两个问题。这两个涉及全局的紧迫问题的解决,对于改革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由于我国的改革坚持了邓小平同志所说的不丢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老祖宗的原则,防止了我国改革犯颠覆性错误,防止犯丢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致命错误,避开了苏东剧变的覆辙。

  • 余永定:美巨额罚款公正还是勒索?

    余永定:美巨额罚款公正还是勒索?

    企业违法必须受罚,这是天经地义的。对于一些真正为涉恐涉黑融资、以有毒资产欺骗消费者以及像英国石油公司污染了墨西哥湾等企业,的确应该受到惩罚。但是,正如《经济学人》所说,正义不应当建立在闭门的勒索之上。由于可定罪的法规多达30万条,美国的刑事诉讼制度赋予执法者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使他们可以选择性执法。一旦对企业提起诉讼,他们就只能赢,不能输。因此,在一些实际案例中,如果对企业提起诉讼,不管是否有证据,不管证据是否充足,执法者会利用手上一切可以利用的杠杆,来敲开企业防卫和抵抗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