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共为您搜索到236篇文章
  • 资本如何影响民主:政治经济关系的文献考察

    资本如何影响民主:政治经济关系的文献考察

    资本之于民主的关系是比较民主研究的传统议题,近年来学术界关于当前资本主义民主危机的讨论使得这一议题重新兴起。综观既有文献,可以把资本之于民主的关系概括为三种竞争性观点:一是和谐论,主张现代民主的形成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结果,“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民主”;二是条件论,强调资本促进还是反对民主取决于资本与民主相互适应已达成妥协的能力,并受到多重政治经济条件和历史情境的影响,是政治主体行为博弈的结果;三是冲突论,认为资本与民主虽然存在“偶然和谐”,但实质上存在本质矛盾,资本逻辑的扩展与侵蚀是导致民主衰落的根本原因。系统梳理和分析资本对民主的复杂影响,是破除西方民主话语模式的需要,也可以为我们发展适合本国国情和历史传统的民主提供理论支持。

  •  国家观念和持枪权利

    国家观念和持枪权利

    显然,仅仅从通过允许人民持枪以作为更换政府的手段而言,美国人民持枪的理由不再充分了。同时,如果人民持枪仅仅是为了防止相互之间的侵犯和掠夺,那么,这不要回到原先的自然状态吗?显然,仅仅从通过允许人民持枪以维护自身自由和安全的手段而言,美国人民持枪的理由也是很不充分的。很大程度上,美国人民之所以热衷于持有枪械来自卫,正反映出国家公权力的缺位,人民还没有真正从自然状态步入有机的社会状态。

  • 一个被“民主”忽悠,被“自由”抛弃的可怜虫!

    一个被“民主”忽悠,被“自由”抛弃的可怜虫!

    一心向往台湾“民主社会”投奔“自由世界”的温起锋,一年过去了,在台湾却没有体会到丝毫“民主”,更没有享受到任何“自由”,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其中的原因是他反G还不够“给力”,没有做出更大的“业绩”。而这才是“民主社会”、“自由世界”的真相。

  • “世界最大民主国家”——不可思议的印度

    “世界最大民主国家”——不可思议的印度

    印度人特别以继承了英国的民主制度而自豪,并称自己的国家为“世界最大民主国家”。这可是近代民主制度的发源地英国亲自颁发、亲自认证的“民主证”。

  • 西方民主是产生法西斯的温床

    西方民主是产生法西斯的温床

    事实就是事实,不仅过去的事实证明法西斯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而且今天的事实依然在证明,新生的法西斯主义同样产生于今天的资本主义的所谓民主制度。法国的国民阵线,多年来一直以极端的排外思想来争取选票。英国与德国,再加上俄罗斯,总有一些青年人公开表示十分崇敬法西斯主义,而且他们还采取过各种各样的极端手段来袭击外来移民。

  • 揭开宪政真相:为资本而生的宪政是真正民主的敌人

    揭开宪政真相:为资本而生的宪政是真正民主的敌人

    人民民主专政的坚持程度,与权力异化的程度成负相关关系,也与资本享有的权力成负相关关系,同时也跟人民享有民主的程度成正相关关系。不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只会距离共产主义会越来越远,距离资本主义则会越来越近。没有人民民主专政,宪法也只是一张纸,自由派所代表的资本权力就可以肆意的“砸锅”与“带路”,而国家却毫无办法。正义在这里被资本羞辱,自由在这里被资本吞噬。

  • 《大宪章》与民主自由,一个延续了八百年的谎言

    《大宪章》与民主自由,一个延续了八百年的谎言

    在《大宪章》的全部63个条款中,占据核心位置的、明确要求保障贵族及教会权益的条文约有18条,占全部条款的28%以上,其内容涉及保证贵族财产、司法和政治等各个至关重要领域的特权。此外,还有6条关于保障自由人财产、人身自由等权益的规定,占据所有条文的约10%。这些条文事实上也是贵族权益的保障,只不过为了显得不是只为自己谋取特权,用更加上位的概念“自由民”将市民阶层也囊括进来作为掩护。

  • 从政治与文化角度对西方宪政民主的剖析与反思

    从政治与文化角度对西方宪政民主的剖析与反思

    宪政民主源于西方基督教原罪文化,与政—教、公—私等方面的二元论以及从古希腊到现代的政治传统(欧罗巴宪政主义)十分契合;宪政民主以党派“私利”为出发点,服从于主流社会的利益;在实行宪政民主的国家和地区,宪政危机时有发生。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需要“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这方面的探索有两类:一是马克思等人的大众民主;二是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后者在落后的俄国取得了革命成功,并影响了包括中国在内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宪政民主是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主要表现形式,因此,作为资产阶级国家机器主要表现形式的宪政民主,也应当在社会主义革命中予以摒弃。此外,东亚、非洲、拉美、中东欧的众多国家实行宪政民主时因宗教、政治文化和政治传统与宪政民主不匹配而产生了政治乱局,陷入了治乱循环的怪圈,迟滞了国家的发展。原因是宪政民主难以适应这些国家的政治文化。对这些乱局的反思,会得出一个结论:政治需要相匹配的文化基因。

  • 于建嵘急于要给中国输入“普世价值”?

    于建嵘急于要给中国输入“普世价值”?

    近四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不断快速发展,经济总量已达到世界第二;在国际上话语权越来越有分量,连原侵略中国的西方国家都纷纷向中国示好,只怕速度慢了;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不要说与49年之前相比,就是与前30年相比也有了明显的提高。近些年来,一些社会问题和矛盾的产生,说到底是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也正一少部分官员忘记了党的宗旨问题所致,而并非中国的政治体制。从站起来到扬眉吐气,不是靠的别人恩赐,更不是靠的西方“普世价值”!

  • 不,以色列并不是一个民主国家

    不,以色列并不是一个民主国家

    我们不只是要挑战“维持开明占领”的主张,更要挑战以色列的“民主国家”假象。这些主张欺骗了数以百万计的被统治者,让他们投入这一场政治骗局中。虽然世界各地的大多数公民社会,开始否认“以色列是民主国家”的声称,但由于种种藉口,对于政治领袖而言,他们仍将以色列视为民主菁英俱乐部的成员。在许多意义上,抵制以色列运动的盛行,反映了这些社会对于他们政府的以色列政策感到挫折。

  • 资本主义是民主和自由的吗?

    资本主义是民主和自由的吗?

    当政治环境好时,资本主义的反民主和反自由的特点可以被缓和,但是绝不能被消除。对资本主义进行改良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的社会主义者所提倡的核心目标。但是如果要全面实现自由和民主,我们不能仅仅去改良资本主义,而是要彻底消灭它。简而言之,资本主义与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民主是互不兼容的。

  • 多数服从少数——代议制民主的先天性bug

    多数服从少数——代议制民主的先天性bug

    民主本身要求少数服从多数。但是代议制民主之下,完全可能出现少数派反而控股的局面。有可能明明是全体公民中大多数人不支持的事情,反而被议会通过了。造成赤裸裸的强奸民意。

  • 杨舒平为何“反认他乡是故乡”

    杨舒平为何“反认他乡是故乡”

    新中国六十多年的实践,充分证明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选择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中国不仅冲出了近代以来的历史三峡,而且实现了真正的“弯道超车”,走向了比现代西方更高等级的文明。但自八十年代以来,精英阶层否定了这条道路,就只剩下“传统的中国VS现代的西方”,就没有什么道路自信可言,就会以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山寨版的美国为目标,就会每日每时的、自发的和大批的产生杨舒平小姐这样“反认他乡是故乡”的精神美国人。

  • 治不必同,期于利民——民主的中国之路

    治不必同,期于利民——民主的中国之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之所以行得通、有生命力、有效率,就是因为它是从中国的社会土壤中生长起来的,是符合中国国情、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正确道路。可以说,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是共产党高扬的旗帜。中国社会主义民主之路必将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越走越宽广。

  • 思潮辨析:民主的“西方光环”

    思潮辨析:民主的“西方光环”

    西方民主的实质是少数精英的民主。我们可以看到,在西方现实政治生活中,民主政治陷入了一种恶性逻辑——选举竞争使得政党陷入恶性争斗,党派之争导致政治分化,政治分化推动了社会分裂。政府在整体上难以有效运作而经常性地瘫痪,不同党派之间的对峙阻挡了大多数政策议题的推进。

  • 王新生 姜迎春:民主的哲学分析

    王新生 姜迎春:民主的哲学分析

    民主既是观念形态的价值观和理论,也是现实形态的制度和体制。民主有其基本和普遍的内涵,但民主观念有分层,民主制度有差异。只有用理论与实践、历史与现实、事实与价值相统一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才能真正揭示民主的本质,把握民主实践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