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294篇文章
  • 林肯解放黑奴的历史真相

    林肯解放黑奴的历史真相

    归纳起来,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资产阶级在内战初期本来是无意于解放黑奴的,后来只是在人民的压力下,并迫于客观需要,为了粉碎叛乱者才迫不得已而颁布了“解放宣言”。而且即使他们决定解放奴隶,他们所确定的解放条件也是极其不利于黑人的。更值得注意的是:“解放宣言”虽然是北方资产阶级政府所颁布的,但它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它之变为实际,是黑人自己用流血牺牲争取到的。由此可见,美国黑人之能够从奴隶制度的压迫下解放出来,并不是出于什么资产阶级的“恩赐”,而是通过黑人自己的艰苦斗争而实现的。

  • 乔姆斯基:智利动荡毫不意外,凸显新自由主义失败

    乔姆斯基:智利动荡毫不意外,凸显新自由主义失败

    智利发生的一切丝毫没有令我感到吃惊。在过去的40年中,新自由主义不断袭击着全球民众,在这种袭击之后,作为袭击造成的后果,智利发生的事情是完全能够预见的,并且在世界范围内一再得到印证。​正如我已经提到的,新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特别野蛮的版本。新自由主义从里根政府和撤切尔政府那里获得了影响力,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产生了破坏性影响。这是造成民众对政治机构的愤怒、不满和蔑视席卷全球大部分地区的根本原因,为特朗普、博索纳罗、欧尔班、萨尔维尼等极右翼煽动者创造了机会,这些人试图将合情合理的怒火转移到一些替罪羊身上,如移民、非洲裔、穆斯林等。这是一种古老的伎俩,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 美国以国家恐怖主义方式反恐只能是越反越恐

    美国以国家恐怖主义方式反恐只能是越反越恐

    美国基本上是在用国家恐怖主义反恐,当然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毕竟是灭了本拉登,这次又“消灭”了巴格达迪,但是这种做法,一方面出于地缘政治目的在不断培养恐怖主义势力,比如造就了IS;另一方面造成某种极端势力在军事实力不对称的情况下以不对称的方式即恐怖袭击的方式来反抗美国,所以说,如果美国不放弃霸权主义,不通过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方式获得国际社会的合作来反恐,而是继续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方式反恐的话,只能是越反越恐。

  • 林肯的种族主义思想及其指导下的南方重建计划

    林肯的种族主义思想及其指导下的南方重建计划

    1863年林肯发布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从此奴隶获得了自由.然而林肯后来提出的南方重建计划非常保守,没有给黑人以选举权,也没实现“耕者有其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方重建计划深受其种族主义思想的影响。虽然黑人获得了自由,但自由得不到保障,所谓的解放也只是名义上的解放。自由之后的黑人没有一块土地,没有参加选举、集会和受教育的权利。套在他们身上的有形枷锁被打碎了,但无形的枷锁种族偏见依然存在,战后广大黑人群众为了消除这种歧视仍在进行不懈的斗争。

  • 中立国家比美国拥有更多的霸权

    中立国家比美国拥有更多的霸权

    人们常常把美国视为霸权国的唯一代理,这种观点并不能变得“历史化”,美国作为全球现象只是特殊的,不得不在更高的规定下制定行事规则。与之相比,中立国拥有霸权的久远历史,直至今日,它还依然承载着希望和幻灭。人们无所畏惧只是虚构的表征,他们都相信“繁荣源源不断”,恐惧相反的信念。任何战争都为中立(潜在的无政府状态)而服务,这一点道德主义无法反驳,而中立国家也不会很快消失。美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霸权,人们想要的霸权是中立。

  • 从任正非拒绝投行首席会面看华为为何没被美国击垮

    从任正非拒绝投行首席会面看华为为何没被美国击垮

    华为作为中国通讯行业的龙头老大,一直拒绝外部资本入股。目前来看,任正非这样决定无疑是非常明智的。因为投行不是产业资本,他们时常会扮演嗜血秃鹫的角色,通过入股一个国家行业位于龙头的几家企业,通过内部股东获取企业核心研发进展以及库存等机密信息,辅以美国制裁政策就可以达到四两拨千斤、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 金融危机十年后,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

    金融危机十年后,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

    男性所占比例过高的制造业正在衰退,这导致许多适龄男工退出了劳动力行列。房市泡沫的破裂进一步减少了工人——特别是没有本科学位的工人——的就业机会。还有更多的男性因为大规模的关押离开了劳动力大军。在美国,共计有200万人被监禁,被监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许多曾经被监禁的人离开监狱后苦苦寻找工作。在以大量需要商品和工人为特征的紧缩经济中,雇主也许会愿意雇佣曾经的罪犯,但这是有上限的:就算在经济繁荣时,公司拒绝雇佣有犯罪记录员工的比例也和雇佣其它员工的比例持平,意味着紧缩经济只能部分挽回高监禁率导致的长期经济损失。

  • 鹿野:纽约示威与香港暴乱是一回事吗?

    鹿野:纽约示威与香港暴乱是一回事吗?

    发生在纽约的示威游行指向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第一是反对美国贫富两极分化,第二是反对美国的种族歧视行为。纽约的示威游行是针对美国的现实存在的问题,是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潮流的,因此也就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难道美国资本势力做的不对,还不允许人民抗议吗?而香港的情况则与此相恰恰相反。其关键并非暴乱的形式,而在于没有指向现实当中香港的大地产商等超级富豪与其背后的西方资本势力,更没有呼吁实行“一国一制”、“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来解决香港现实社会当中贫富分化等严重问题,而是指向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央政府,甚至为西方殖民主义叫魂。这一指向是违背了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的。如果要是按照他们的计划搞下去,香港现实当中存在的问题不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好转,还会愈加严重。简单的说,纽约的示威是对的,所以全世界的进步人士都应该支持,香港的暴乱是错的,所以全世界的进步人士都应该反对。

  • 桃花舍主人:林肯总统不要“自由、人权”要统一

    桃花舍主人:林肯总统不要“自由、人权”要统一

    西元1862年8月22日,在给《纽约论坛报》编辑格瑞莱的信中林肯写道:“我的最高目标是拯救联邦,既不是保存奴隶制度,亦非摧毁奴隶制度。如果不解放一个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一个不解放;如果解放全部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全部解放;如果解放一部份奴隶不解放其他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也照办。”可见,林肯乃是个“大一统”的坚决捍卫者,在“拯救联邦”这个“最高目标”下,黑人奴隶的“自由”和“人权”对于林肯来说只是个可以运用的手段。亚伯拉罕·林肯总统以要统一不要“自由、人权”的“坚强”意志拯救了“美洲联邦”,显然这才是他得以在“最伟大总统”中排第一位的主要原因。我们现在中小学教育中的“世界历史”教科书对此说明白了吗?

  • 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在公共服务领域的破坏性力量

    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在公共服务领域的破坏性力量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公器私用,现在表现为公共服务的私有化,或者是国家机器成了某些集团的道具,往往都是帝国走向衰亡的特征。沉舟侧畔千帆过,美国的现状,可谓一面镜子,中国不可不察也。

  • 钱昌明:美国国会为何不务“正业”?

    钱昌明:美国国会为何不务“正业”?

    美国国会两院只要原意出台“禁枪”法案,至少可以挽救90%以上“屈死鬼”的生命!明知可为而不为,这就是美国资产阶级政客的“人道”主义,这就是美国资产阶级被霸权主义迷了心窍的必然结果。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早已背弃了《美国宪法》,被帝国主义的霸权主义转基因了!这使它丢弃了本职,不务“正业”,热衷于搞美国霸权的歪门邪道。事实摆在那里。如此美国,还会有“法治”与“人权”吗?!

  • 资本主义世界出现垂死腐朽、自我毁灭的亮丽风景线

    资本主义世界出现垂死腐朽、自我毁灭的亮丽风景线

    当资本主义强大的时候,他的那些欺骗性的说辞往往能够唬人,当资本主义丧失发展动能、变成一个破落贵族的时候,谁也不会再相信它,更不会有人信仰和崇拜它,资本主义大庙里的泥菩萨像也就无法过河了。佩若西称香港暴乱是一道“亮丽风景线”,这似乎是一句暗喻,充满动荡、骚乱、分裂、暴动的“最亮丽风景线”不仅在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更在整个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在英国、西班牙、法国、德国、美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还在智利、中东那些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亮丽而不美丽,虽艳若桃花,美如乳酪,但只在红肿之际,只在溃烂之时,与今日之资本主义“亮丽风景线”的现状何其相似。是的,“亮丽风景线”正标志着资本主义开始走向腐败和垂死状态,正在进行自我毁灭。

  • 鹿野:英国货车惨案落幕,中国的确要反思

    鹿野:英国货车惨案落幕,中国的确要反思

    现实当中有着大量前往西方而被迫卖淫、被奸杀或被活摘器官等事件。像前几天,仅仅去美国进行交流学习就被强奸分尸的章莹颖的家属便又进行了诉讼。可是此类事件总是在媒体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闪即逝,从未形成引人注目的系统性持续性的报道,更不要提将其创作为文艺作品了。相比之下,西方对于中国香港、新疆和西藏等方面制造的大量谣言却是几十年如一日,真正做到了“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相关的文艺作品也数不胜数……

  • 美国华人陈维娜:我在美国经历的几件事情

    美国华人陈维娜:我在美国经历的几件事情

    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永远赶不上我们。怕的是中国军队的毛泽东化,或按中国术语叫革命化。中国军队离毛泽东越远,美军的胜算也就越大。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善于以弱击强、以弱胜强的军事天才。他的军事思想体系及实战应用非常的精妙独特,至今还没有好的应对破解办法。虽然我们是在把他当做对手来研究,但是我对中国的毛泽东始终怀有最深的敬意。西点军校崇敬的两个中国的也是全人类的兵家泰斗,一个是毛泽东,还有一个是孙武子。

  • 轮到纽约地铁了,美国网友的反应竟然是这样!

    轮到纽约地铁了,美国网友的反应竟然是这样!

    实事求是地说,这些示威者虽然有些表现和香港暴徒类似,但比香港暴徒相比温和多了,而且也有具体的理由。那么,他们的示威活动,在美国社会是不是被支持或者鼓励呢?纽约警察是不是遭到谴责呢?实际情况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巧合的是,当天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纽约警察表达了无比坚定的支持。他连续发推,表示“纽约市再度变得肮脏和不安全,因为我们的伟大警察没有得到不尊重,他们身上被倒满了水。”他呼吁,必须珍惜、尊重和喜爱这些“纽约最美好的人(指警察)。”

  • 胡新民:中国和美国,谁该感谢谁?

    胡新民:中国和美国,谁该感谢谁?

    不管当年中美关系解冻的具体过程是怎样进行的,即不管当年中美哪一方对作出这个战略决策的分量更重一些,但美国当时有求于中国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回顾中美关系史,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美两国只有在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互惠互利的基础上的合作,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过去是这样,今天也应该是这样。特别是现在我们处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